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0. 中國好講命理反趨衰落

        幼時由於家庭環境影響,曾對掌相風水命理頗有興趣,也略有涉獵,幾乎覺得命運是理所當然的。漸長,民智漸開,學會了「宿命」、「創造命運」一類的詞彙,時時思考掌相風水命理是甚麼一回事,但問題太玄,人人都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甚至更玄幻的「信則有,不信則無」,連許多飽學之士也言之鑿鑿。我卻想從這個起碼發酵了兩千多年的中國大醬缸中突圍而出,相當吃力,浪費了不少時間。
未能以命理學避過災劫
        直到有一天,在思考了這問題約 20 年後,我突然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既然中國人搞掌相風水命理最大目的是趨吉避凶,洪福齊天,而且中國人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更迷信掌相風水命理,那麼,按理中國應當已進化為人間樂園了才是,卻為甚麼中國反而在這兩千多年來反覆沉淪為人間煉獄呢?當我讀到魯迅說的,「自有歷史以來,中國人是一向被同族和異族屠戮、奴隸、敲掠、刑辱、壓迫下來的,非人類所能忍受的楚毒,也都身受過,每一考查,真教人覺得不像活在人間。」我就想,中國人為甚麼不能應用他們精湛的陰陽五行之術,避過這些災劫呢?
        自此,我不再相信命理之術,我認為這種活動,主要是中國人生活艱難下、加上道德水平較低的情況的不擇手段謀生術而已。當然我也並不是說,也沒有能力進一步證明,命理之術是不是對每一個人都沒有幫助。但我認為,即使有一小撮的中國人真的藉命理之術趨吉避凶,扭轉乾坤,呼風喚雨,做人上之人,做全國或全球十大首富,惟鑑於絕大部份中國人仍然相當悲慘,我就覺得,這種方術即使真有其事,也是極其自私,決非正道,也就不屑一顧了。有人或會安慰我說,中國可能會有很璀璨的未來呢!但我認為,中國人-----特別是婦女-----已經受大苦大難兩千多年,而且到今天還看不見苦難的盡頭,命理之術對中國人之胡搞,到底是應到此為止了。我也毫不懷疑,有其人必有其神,以中國人的貪婪本性,按理是主宰中國人命數的神靈 (或邪靈)也是可以巴結賄賂的,就如非常靈驗的算命先生都是有錢人才看得起,中國內地一些據說靈驗的寺廟也是「無錢莫進」,連撞鐘也要收費那樣。這一來, 豈不是說又是一小撮富人的玩意?正如前說,這也決非中國人的出路。

命理預言 「自我應驗」
        有曰:「此言雖荒唐然極準,每見生女者,不發財;生男者,必發財,不解何故。」基本上,當命理之術發展到相當規模,民眾癡迷到相當程度,就會真的像這句話說的:儘管「 不解何故 」,卻又「 雖荒唐然極準 」的。那為甚麼 「 每見生女者,不發財,生男者,必發財」? 誠然,男子力氣較大,在實際生產和械鬥活動上較有利。但洋人的男女不是也有體力上的差別嗎?關鍵是,中國人用以加強婦女從屬地位的「 纏足國粹 」把起碼半數婦女變成殘廢人仕,令男女在生產和械鬥活動上的能力差異擴大了,而且中國社會開化較遲,依然較重強權和械鬥而非講道理。當人人都賤視女性,都篤信婦女要絕對服從男性,以種種卡壓使其較難得到經濟獨立,加上只有男丁才享有產業繼承權和祖先祭祀權,女兒很自然變成蝕本貨。而且中國統治者一向對民眾生計特別是退休後生活任其自生自滅,並配合男丁專用的產業繼承權和祖先祭祀權,父母都只會養兒防老而不是養女防老。在整個社會已合力預設了所有機關以確保 「女不如男」之後,人們自然視女兒為瘟疫,甚至是天譴,生女難免會導致整個家族情緒低落,愁眉不展,進而家無寧日,再進而為了索男而不斷生下去,完全不顧家庭的負荷能力,又或因為正室屢生女兒而納妾,徒增家庭開支,也益令家無寧日。
        當眾人認定婦女先天就是次等的,都是「無才便是德」,從一開始就剝奪其發展機會,那麼婦女結果也幾乎必然如眾人預期那樣,個個確是蠢物。這個道理,洋人學者早在七十多年前就發現,並名之為 〝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中文可稱之為「自我應驗的預言」,說得明白一點,就是「期望塑造現實」。總的來說,中國婦女的「命理」就是這麼一回事。推而廣之,洋人社會對那些殘障或外表有明顯缺陷的人都是無限同情,並設法助其過有尊嚴的生活,簡直是令這些殘障或外表有明顯缺陷的洋人比起中國的正常人還活得更快樂和有尊嚴。這又是有缺陷的洋人,跟有缺陷的中國人的不同「命理」。

機會均等可左右 「命理」
        隔了多年之後,特別是在接觸到越來越多不同階層的洋人之後,我發現許多洋人從中國的面相手相而言,按理都是命運堪虞的,但他們都活得遠比中國人幸福。年前我在挪威探望一位年近八旬頗受敬重的前政要,發現他的手掌幾乎比泥工的手掌還粗硬,嚴重違反了中國福相的一大要求-----即「掌軟如綿」,我當下就想, 若在中國人的社會,這樣的人大抵是不會有人給他機會的。我為此沉思不已,自然追尋到當中的一個禍源:孔聖人說的「君子勞心,小人勞力」。
        後來我陸續發現類似嚴重違反中國相學原理的情況在洋人當中相當普遍,我從而斷定,中國命理相學整體而言,有相當程度都是「自我應驗預言」作怪。也許有些江湖術士也曾經有類似發現而不得不另搞一套西洋相面術出來以自圓其說,但一般相士當然對甚麼 「自我應驗預言」理論一無所知,即使知道,為了生活也會設法隱瞞。至於那可算是中國陰陽五行術之極致,許多中國人說得神乎其神的《推背圖》,依我看,除了 是預言自我應驗之外,還加上無數版本穿鑿附會其中,特別是那些有心想做皇帝的人。

發揚中國人自私本性
        命理、風水之術的另一個害處是,它是極度自私的產物,所以極易吸引「各家自掃門前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中國人。正如前說,所謂「命理」,跟一個社會的政治和社會制度分不開的,個人的「命運」其實往往就是由政府的政策所決定。譬如一個清潔工若生活在中國或香港這樣講求「君子勞心,小人勞力」的華人社會,他的「命理」自然是很差的了,但要是他是居於講求人人平等的挪威,他的「命理」就會比中國或香港不少中產階級還要好。所以,命理、風水之術很容易令人誤以為個人的命運是可以獨立於政治和社會制度,甚至可以獨立於個人所身處的時代洪流。所以,篤信命理的人大都對政治社會改革不感興趣,因為他會相信只要自己的命相好、祖先的風水好就可解決一切問題。迷信風水的人都喜歡為死去的家人在蒼翠的山頭修建巨墓,他們只會想到自己的風水,不會想到巨墓對生態、景色的破壞和對土地的浪費。過去中國人更因沉迷讖緯之學而奉行厚葬,卻不理會這對樹木和其他資源的驚人糟塌。這些對修墓人自己或其家人也許是好風水,但對整個社會就是資源破壞。又如中國人只會想到自己必要有男丁送終,否則就不吉利,因而拼命繁殖,甚至為了壯陽強化生殖力而禍連犀牛,但中國其實已經人口爆炸了,而且是有量無質。命理、風水之術由於中國人的自私自利而得以大行其道,同時也令中國人的自私心更加發達。
沉溺命理只能畸形崛起
        傳統中國人花了人生許多寶貴光陰為相學命理之術著書立說,將人的命運用一條條定理寫出來,甚至譜成可以琅琅上口的口訣,深入民心。譬如著名的《面相醒世歌》,裡面所載的都是很典型的中國命數「定理」。且看:『牙齊衣食能豐享,滕蛇人口必要餓到硬嘟嘟;壽長耳大兼神壯,至怕腳跟唔 (不)到地必定少年亡」』、『指甲光明正得兒女易養,掌中明潤定必貴人長,骨硬艱辛,榮耀軟掌』、『鼻內空囊斜目看,此人好滑必要提防』、『婦人第一要益子將夫旺,背圓掌厚一世好風光,口小鼻圓雙孔吼不昂,能生貴子可旺才郎』、『肥婆腰窄乃係無兒相,刑夫眉大額頭光,兩顴黑墨屎會有雙夫喪,顴高眼凸就要剋夠三個才郎』、『面滑身粗係淫賤相,倘若不為奴婢亦要當娼;』、『半掌一紋為叫斷掌,此人必要過房養育,才保得壽元長』。當人人都信有其事,社會上那些不「牙齊」、「滕蛇人口」、不「耳大」、走路 「腳跟唔 (不)到地」、不「掌中明潤」、不「軟掌」和「鼻內空囊斜目」的人,那些不 「口小鼻圓」、「雙孔吼 (必)昂」、「肥婆腰窄」、「眉大額頭光」、「兩顫黑墨屎」、「顫高眼凸」、「面滑身粗」的婦女,對於這些「敗相」,傳統中國社會怎會給予機會,肯予栽培呢?有著這些以及其他許多種「敗相」特徵的中國人不僅會因被冷落而懷才不遇,長此以往,在不受寵愛、事事不如意,失魂落魄,兩餐不繼的艱難生活下,再加上這些預言的心理陰影,很難不早生華髮,壽命比常人短,那樣就連相士誇下海口說的「主凶亡」、「少年亡」、「買定棺材」等都「不解何故」的一一應驗了。
        中國人一向人認為極善於用人的曾國藩( 1811-1872 )就留下一本《冰鑒》,講述他用於識人用人的相人之術。譬如:『背宜圓厚,腹宜突坦,手宜溫軟,曲若彎弓,足宜豐滿,下宜藏蛋.....五短多貴,兩大不揚,負重高官,鼠行好利,此為定格。他如手長於身,身過於體,配以佳骨,定主封侯;羅紋滿身,胸有秀骨,配以妙神,不拜相即鼎甲矣。』任何人不合曾國藩心目中的好相,會獲得他的青睞嗎?這可與中國共產黨以個人的階級成份將人分類、為他人製造宿命論互相輝映。又如那部更加露骨的《擇交心法》,說甚麼 『面上無肉者不可交』、『準頭無肉者不可交』、『腦後見腮者不可交』、『唇掀露齦者不可交』、『身材過矮者不可交』、『面色過黑者不可交』、『面色過藍者不可交』、『面色過赤者不可交』,公然鼓吹排斥有某些生理特徵的人仕,簡直是直接給他人製造噩運了,在文明社會是要送官究冶的。當然,這些面相特徵有時會 與個人的長時間的成長過程、當前健康或營養狀況有關,也就是多少反映了一個人的社會階層,富有人家就如高級領導那樣,自然會比較珠圓玉潤,滿臉紅光。當人們都相信這些自然生理現象都是命運的指標,就會對不公義的社會制度和悲慘的個人命運不敢苛求。
        中國科學院2005年公佈的《中國科普現狀調查》發現,在中國,兩人中有一人迷信求簽,四人中有一人迷信星座,五人中有一人迷信周公解夢。中國人若不能明白命理就是這麼一回事,恐怕還是很難正常崛起的。

〈原載於2006年5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