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3 詐騙同鄉

         高橋鎮位居要衝,來往的行商小販、漁夫船家很多。這些過路客人,手上總有點閒錢,大家既然以高橋鎮為中停站,吃喝聚賭的情形,自然形成了風氣。高橋鎮內有很多賭棚,生意也頗為興隆。杜月生終日流蕩,混在賭棚門口向人討錢,最容易拿到賞錢。他為人又好奇,看到賭客只是將錢往枱上一押,呼盧喝雉地大呼小叫,便可以將錢一變二,二變四地賺了回來,贏了錢的人,更變成眾人的英雄。這種神奇的變法,早已經緊緊地吸引了杜月生。一有空,他便往賭棚去鑽,為那些贏錢的人敲邊鼓,為別人的勝利而陪叫,有時叫得高興,賭客也會賞他一毫幾文錢。
         十三歲那年,杜月生對於各種賭術,已有粗略的認識,他心中早已心癢癢,希望能落注賭一賭,這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有一日,杜月生正在圍觀的時候,有一位賭客盯着他說;「你這麼棒,為何不下注?」
         賭客的意思是討厭杜月生老是跟紅頂白,贏錢的當然喜歡他從旁幫腔叫嚷;但輸了的,難免認為這個小子礙手礙腳,故此,杜月生成了輸家的出氣袋。
         客人的一句話,變成了杜月生的新挑戰。他有膽下注去賭嗎?只有十三歲的野孩子,身上真是不名一文,如何籌錢下注呢?一向以來,杜月生袋中頂多只有幾文錢,連遞上賭枱下注的最低限額也及不上。如果賭注太少,豈不是變成人家的笑柄嗎?賭客的一句說話,變成了激將法,杜月生一生愛面子,他不甘心被人當眾侮辱,雖然,人家的話,本來是沒有特別用意的,但在杜月生的心靈中,卻造成一種極大的推動力。他不但是要賭錢,更要挽回面子,堂堂一名男子漢,豈可被人隨便 一句說話遣走呢?何況當時和流浪漢混在一起,杜月生已經是被默許的領袖。
         如何籌足賭本丟挽回威風呢?左思右想,他居然想到自己的家中去,自從父母雙亡,繼母失蹤後,偌大一個品字平房的杜家花園,已經沒有人打理,杜月生是整間屋的主人。屋內所有一切東西,都是他的。當然,這間破屋內值錢的東西是沒有的,如果有,賊人也早已搬光了。但細心思量下,屋內一些杯盤碗碟,舊傢俐木器之類的東西,也會值上一元幾仙。杜月生是流浪兒,高橋鎮上下他是跑通的,哪處有收買典當的小店舖,他是知道的。平時在街上撿到一些有用的東西,也可以換得幾文錢,家中的雜物,難道完全不值錢嗎?
         打定了籌賭本的主意,杜月生心中便有主意,他將父母留下來的破衣舊物、殘缺的傢俐木器、鍋灶碗筷,能夠換錢的通通拿出來變賣,起初是偷偷地拿,後來是公然地搬,一批批地拿出去變賣換錢,幾經艱苦,杜月生終於籌足了五角錢的賭本。
         這是一筆重要的資本,也是杜月生搞盡腦汁後籌回來的。十三歲的小孩子,已經體驗了籌錢的困難,只要目標明確,自己慾望夠大的話,他是可以排除萬難,達到目標的。當時的杜月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誓要學大人,賭上一手。
    袋中有了資本之後,他整個人便變得有自信,於是他便呼朋引類,昂首闊步地踏上賭棚。那裏的賭客見杜月生沒有在賭棚外偷偷摸摸地東張西望,反而大搖大擺的走進賭棚。他這般神氣,令守門的人愕然,來不及阻擋這名小孩入場,已經被他鑽進賭檯上去了。杜月生還怕人家瞧他不起,屁股還沒有坐好,便將僅有的五角錢從 袋中掏了出來,往着上一押。杜月生一舉手一投足,令左右的賭客着了迷,呆望這名出手如此豪氣的小孩子。
         杜月生在眾人眼光圍睹之下,心中可樂得難以形容,自懂事以來,他從沒有這麼受人重視,以及吸引到如此多人對他注目。原來真是有錢使得鬼推磨,只要老子有錢,還怕人家不留意自己嗎?金錢這種魔力,令杜月生體驗到金錢的重要性。自己是孤兒,一向以來在別人眼中是沒有地位的,原來真正的原因,是自己沒有錢,又沒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更沒有父兄的照顧。今次出手豪爽,一下子便扭轉了人家對自己的態度,一向的白眼,也轉變成捧場的支持和看熱鬧的眼光了。
         這麼一注押下去,杜月生居然旗開得勝,他不禁得意揚揚,拿回賭本利錢,勝利地踏出賭棚,門口的兄弟們,見這位心中的領袖居然贏了這麼多錢,當然擁着他上街,前呼後擁地走着,好不威風。一向以來,杜月生為人豪爽,只要手上有錢,便樂於請客,正是見者有份,全部兄弟被邀請一同去吃陽春麵。
         吃完陽春麵之後,杜月生又學會了一種騙術。當時的下層社會店舖,在舖門外放着一張長桌凳,俗稱叫「門板飯」,是供窮人在門口光顧之用。店舖的老闆,怕窮人吃完不付賬,便要求所有食客,首先在檯面上放下錢,才可以點東西。這是杜月生第一次請客,對於這門規矩,在他心中轉了一個念頭,便發明了一個白吃的方法。
         次日,他和另一老搭檔合作,一同光顧這家麵店。杜月生依足規矩,先把吃麵錢二百錢放在桌面上,然後命堂倌送來陽春麵。正當吃麵的時候,他的搭檔出現了, 悄悄走到杜月生的身後,並搖手示意堂倌切勿張聲,然後拿出一條稻草,在他的辮上結了一個花結,並隨手在桌上拿走了那二百錢。
         當杜月生吃完了麵之後,發覺桌上的錢不見了,便向堂倌查究。堂倌在旁笑着說:「你的朋友和你耍戲,將桌上的錢拿走了,不信,看看你的辮端,不是結了一個稻草結嗎?」杜月生一摸,發覺果然不錯,頻呼:「被賊人所算‥‥」話還沒講完,他便一個箭步搶出。邊走邊說:「我要將賊人追回來‥‥」結果是一去不返,堂倌看了之後,還搔頭搔腦,始知這個小孩是前來騙食的。
         杜月生追了幾條街,在另一間飯館找到了那位同伴,正在大吃,他又依樣畫葫蘆,在搭檔背後的髮端結了一個圈‥‥如此這般,兩人又騙了一頓飯吃。
         可惜高橋鎮是一個小地方,杜月生的騙術,很快便傳了出去。他的舅父朱傳聲,雖然沒有能力撫養這位外甥,但見他終日和野孩子遊蕩,染上了賭癮,又到處騙吃騙喝,為了家門名聲,又或者為了杜月生的前途,只好託朋友替杜月生找來一份賣油條大餅的幫工,胡亂混口飯吃,總比流離浪蕩實際得多。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