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7. 北歐 :大政府的示範教材

        剛過去的聖誕節,我取道丹麥,去內子的來源地-----挪威-----遊玩了一個多月,和她家人過白色聖誕,也順道研究一下傳誦天下的北歐模式。
        北歐國家〈即挪威、丹麥、瑞典、芬蘭、冰島〉跟香港是兩個南轅北轍的世界。北歐的政府都是超級大政府,公共開支佔 GDP 可高達 55% 左右,而香港的公共開支佔 GDP 於 2002 年時約為23% (到 2007 年再降至以 20% 為上限),是超級小政府,即使加上原應要負擔的約佔幾個百分點的國防軍費支出,依然是低得驚人。北歐國家的每週工時是全球最短,平均約為 37 到 38 小時,超時工作一律有超時補薪;而香港則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地方之一,每週開工五、六十個小時是極等閒事,多至七、八十個小時亦非罕見〈也絕大多數沒有超時補薪〉,但是北歐國家的國民年平均所得卻還比香港高得多。
        雖然香港約近 20 萬港元的國民年平均所得聽起來也很可觀,但對許多香港人都沒有多大意義,原因是香港是發達地區之中貧富最為懸殊者,基尼系數 〈GiniCoefficient〉高達0.55左右,相反,北歐則是全球國家中財富分配最平均的地方,堅尼系數約只有0.25左右。歸根結底,北歐人不 會飽死,也不會餓死;香港人則固然有人飽死,假若有天當局好像 「不准行乞」那樣,下令「不准從垃圾桶覓食充飢」,剝奪市民到街邊垃圾桶找垃圾吃的權利的話,還準會有人餓死的。
        丹麥的薪俸稅為五個北歐國家中最高,個人薪俸稅 〈當中包括所有社會保障供款〉,最高近 70%,一位丹麥朋友對我說,這個制度所以仍能運作,逃稅並未嚴重到政府要改弦易轍,她相信是因為國民大都有 「強者應當扶助弱者」的人道信念。

平等意識高漲
        的確,北歐人的平等意識是要大書一筆的。你看看他們多喜歡領養亞洲黃種人就可知一二,後來我更發現,原來他們許多都對黑人有相當好感,而且並非屬於口惠的層次,除了偶有出現的通婚之外,更常見的是領養黑人兒童,儘管黑人兒童一般並不容易領養得到。這些在一般白人社會當中已是少見,在漢人社會中更是不可思議。儘管中國人不停吹噓中華文化如何偉大,如何幢憬天下大同,但真相是,許多都是些弄虛作假的圓機活法。大家可以想想,不要說跟黑人結婚,就算是領養個黑 人孩子,你的父母、親戚會有甚麼反應。
高位者無高薪厚祿
        北歐國家之所以能夠支撐如此龐大的福利開支,不單是因為直接稅率高,也是因為居高位者願意不拿高薪厚祿,這點在公務員架構中最為明顯。譬如在挪威,其公務 員之首〈即總理〉,月薪大概只有 6 萬多克郎 〈即等於 6 萬多港幣),《註1》而且沒有房屋津貼,繳稅後更少至 4 萬克郎左右,而最低薪的公務員大約月薪有 15,000 克郎左右,繳稅後就約有 11,000 克郎,最高與最低職位的稅後收入相距僅 4 倍左右!在北歐國家,從來沒人像香港華人或新加坡華人提出甚麼 「高薪養廉」的高論,也沒有人揚言公務員隊伍會因薪酬不夠高而人才流失。若以除稅後的工資比較,那裡領導人的薪金約是年薪 340 萬香港特首的六分之一,是年薪 900 萬金融局局長任志剛的十六分之一!又如政務司司長曾蔭權,現在年薪是410 萬港元,另加他因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而得以提前每月領取的 7 萬港元長俸,另加免費入住白加道 15 號佔地面積逾32,000 平方呎、月租估值起碼逾 30 萬港元的 「政務司長公館」,另加獲免費提供的公館每月逾萬港元的電費,再另加公館內獲免費供應的 8 個工人!但在北歐這邊,自 1996 年上任以來表現出色的瑞典總理兼現任歐盟輪任主席培爾松 (Goeran Persson,1949-)每天早上還會親手熨好當天要穿的衣服,他說,「我每天都會熨一件自己洗好的襯衫,這些事我都是自己做,沒甚麼好奇怪的」。我 跟挪威人論及此事,他們的回應是 "very normal"(非常正常),這就是北歐社會很典型的平等精神。你若去問一問曾蔭權那樣家僕成群會汗顏否,他準會插科打諢地說,這會有助減輕香港的失業 率!儘管工資是由香港人支付的。
        北歐國家的公務員沒有因為沒有年薪百萬就敷衍塞責,仍然可以把他們的地方建設成全球最出色的地方。據聯合國的 「人類發展指標」,北歐 5 國多年來一直高踞頭幾名,目前挪威更名列榜首,而香港卻只是屈居於頭 20 名之外。
        不要說北歐在經濟、民生、政治和文化等等方面的整體發展上拋離香港,就是從一些很簡單的施政上已看出官員的表現跟工資高低沒有必然關係。譬如挪威就絕對沒 有出現香港那種空玻璃瓶、空膠瓶和空鋁罐胡亂棄置的環保災難,即使在當地街邊的垃圾桶也不容易找到一個,這當然與他們的公德心好有關,也因為所有這些空瓶 或空罐都有不菲的按金。
        譬如一鋁罐或小型膠瓶汽水若賣 6 克郎,罐子或瓶子的按金一般就是 2 克郎,賣 15 克郎左右的大型膠瓶汽水的空瓶按金就一般是 4 克郎。所以民眾絕大部分都會自行把空罐或空瓶儲起來,去超級市場時就大批拿去兌現。通常超級市場都有一座回收機,顧客把空罐或空瓶一個個的塞進去,拿回收 條,這張收條就是再購物時的現金代用券,也可取回現金。這部回收空瓶空罐的環保機,原來就是挪威人發明的。為了讓空瓶能多次重用,那些膠瓶一般比香港的堅 固、耐用得多,當地越來越多飲品改用膠瓶盛載,店裡的汽水多的是裝在外表陳舊的瓶子裡,原來 「舊瓶新酒」可以是個很環保的意念。
        香港的官員、議員年薪百萬〈港元〉,年年以公費出外考察,為甚麼沒有把人家這些從盤古時代就採用的智慧解決方案移植香港,任由空罐空瓶淹城,嚴重作賤自然 資源呢?當然,街邊一旦少了空鋁罐也許會使以拾鋁罐養命的長者再無法自食其力生存下去,這也許是官府大人為免香港走上福利社會的難言之隱吧。
        放眼全球,香港特首與高官人工之高,僅次於另一個獨裁國家新加坡。看來正正是因為政府無須向民眾負責,政府才以這樣無法無天,比殖民地年代搜刮得更猖狂。 香港公務員架構的問題決不是冗員太多〈通常是「沒有拉幫結派者」會被歸類為 「冗員」〉,而是人工太高,特別是高層的。香港的問題不是政府開支佔 GDP 太大,而是政府開支中竟有近 7 成用於公務員薪酬,這跟香港的大學約將 7 成的開支用於員工薪金一樣荒謬。有時薪酬過高反而會降低員工表現,因為他們太怕失去工作,以致為保權位,不擇手段,荒廢正事。而香港政府給香港的大學教授 發給他們在其他勞動市場難以得到的薪酬 (香港的正教授月薪近 13 萬港元,尚有其他大量福利),這種跟香港平民一般只有月薪數千港元的生活水平完全脫節的薪酬,除了令香港教授的生活容易趨於靡爛,在社會問題研究時難以想 像普羅大眾的困苦,更壞的是,他們為了保住這超高的薪酬,而大都潔身自愛,不敢投身跟政府對著幹的民權抗爭運動。所以,他們的高薪酬也是變相的掩口費。

確保人人有尊嚴生活
        北歐人不喜歡揮霍性消費。月薪繳稅後若還有 3 萬克郎(挪威幣),已經可以過很好的生活,而稅後 1 萬克郎在那裡算是較低的人工,但同樣可以過很有尊嚴的生活,因為在那裡,有全民醫療保險,有全民老年退休保障,有遠高於糊口式接濟的失業援助,小學、中學 和大學教育一律不收學費。在挪威,失業人士可以領得相等於其在職時收入約 6 成的失業救濟;一旦有了孩子,母親起碼有為期 10 個月的全薪產假,或 12 個月的 8 折支薪產假。另外每個孩子每月有 3,000克郎的補貼 (除非使用政府的托兒所服務);一對夫婦退休後若同時領養老金,每人起碼每年有 8 萬克郎。跟許多的中國人政府剛相反,北歐政府實在對國民是體貼入微的,他們才是中國統治者最愛講的「愛民如子!」儘管他們絕對沒有中國人那麼多的口號和道 德訓誨。若你去問那些北歐人是否真的接受那樣高的稅率,很典型的答覆是:「政府真的很照顧我們,稅是沒有白繳的。」
        一個介紹北歐模式的瑞典網站這樣說,「北歐國家的發展經驗顯示,民眾大都沒有因為 50% 的稅率而打擊工作意願.....人還是渴求工作多於失業的.....生產力仍較許多地方高,社會保障並沒有降低生產力.....在這種高稅率制度下,北歐幾乎沒有美國貧民區那樣的貧窮或溫飽問題,沒有無家可歸的問題,只有極低的犯罪率,和人人不問貧富均享教育和醫療服務。」北歐國家已經以行動而不是口號來 證實了這個評語。
        我身在北歐,沒有辦法不把那裡的超級大政府跟香港的超級小政府比較,為甚麼超級大政府帶來了如此人間樂土,而超級小政府卻送來了投機倒把、自私自利和滿城 愁雲慘霧?我想到多年來香港官員、商界,甚至傳媒全力以赴的推崇小政府,一面倒的詆毀大政府,甚至有人說貧窮是推動個人努力必不可少的元素。每念及此,大 嘔不止。
〈原載於2002年4月5日179期香港《資本雜誌》〉
《註》1港元的幣值,已從2002年4月的1港元約兌1.07克郎,跌至2007年4月的 1港元約兌0.70克郎。
附錄 :北歐人最誠實
        也許,在一個接近「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大政府底下,誠實這個美德特別重要。《讀者文摘》去年測試了 35 個國家民眾的誠實程度,方法是在每個國家挑幾個地區,然後故意在每個地區掉下 10 個內有相當於 50 美元的當地貨幣的錢包,並附有物主的通訊資料。結果,北歐國家表現最突出,挪威和丹麥是僅有的兩個把全部錢包交回的地方,而芬蘭和瑞典的錢包交回率也有 80% 和 70%。反觀香港,10 個錢包中只有 3 個交回,誠實度之低,在三十多個國家中列於倒數第 2,僅在墨西哥之上《見表1》。
        記得我的北歐朋友說,在那裡不是隨便可以遺失財物的。我在丹麥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就對丹麥人的誠實感到吃驚。他說曾兩次在哥本哈根的遊樂場遊玩後掉了 錢包,兩次回去都可以到工作人員那裡領回。他說,他的孩子正在幼稚園上學,老師常常教他們不可以拿別人東西,孩子都很誠實,有時還會指正企圖越軌的父母。 其實,香港學校的老師也有這樣教導孩子的,在許多學較的走廊、課室還懸掛大量隨時會讓那些北歐國家自愧不如的道德箴言  ,但是中國文化的精髓是「講一套做一套」,加上整個香港社會上的達官貴人 、特首高官都在忙於弄虛作假、指鹿為馬、坑蒙混騙,就很難期望蟻民以德報怨了。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