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7-2 經營馬場

         當英國人向農民徵收農地時,理由多多。最初是發展運動之用,向農民付出低廉的代價,用哄、騙、嚇的手段,透過官府、插客,實行強購硬買,收購時必定聲明只供娛樂運動之用,如果將用途更改變成住宅出售的話,英國人必定補回差額。但每次諾言都落空。最初時是發展賽馬和運動,但當整個區繁盛起來之後,英國人便高價賣地。
         賽馬掛名是運動,只是英國人虛偽的幌子,其實,馬場是正牌的銷金窩賭場。英國人喜歡將賽馬列為「高尚運動」,但又在賽馬的同時,將一些賭博方式讓予其他商人經營,造成運動和賭博分家的現象,各賭檔攤主將馬匹的能力來決定彩金多寡,掛上牌價,供賭徒落注。在馬場內,同是一匹馬,卻有不同的派彩,視乎攤主的眼光而定。
         到了一九零九年,英國人才正視賭博的現象。當時是這樣的,中國人是不可能踏足馬場的。有一位叫洪衍芳的人,在馬場外設置一個大棚,出售馬票,專賭場內賽馬 的結果。洪衍芳因為經營得法,生意旺盛。英國人有見及此,深明金錢敵不過虛榮和派頭,只好面對現實,和洪衍芳妥協,要求他將賭棚放棄,請他為馬場工作,引誘中國人入場賭博。因為英國人愛擺架子,將中國人拒諸門外的關係,其他由中國人興建的賭場如江灣跑馬廳、引翔鄉跑馬廳,都紛紛興建起來,因為競爭劇烈的關係,英國人只好將假惺惺作態的虛偽面具除下來,實行利用賭博賺取他們瞧不起的中國人金錢了。
         馬場最令廣大市民着迷的,是那些春秋兩季舉行的發財彩票。馬場利用窮人貪僥倖發達的心理,製造了不少發達美夢,一朝中彩,即時變成巨富。結果,每場賽馬之後,窮人沒有發達,只有跑馬廳的老闆袋袋平安發了大財。
         這種春秋兩季舉行的彩票稱為香檳票,每票售價十元,如果中了頭彩,便得二十四萬元的派彩,比之打花會一賠三十的彩頭更加吸引,難怪全上海上下各階層的人 士,都盼望春秋二季早日到來。窮苦人家籌不足十元的,便招股合購一張。曾經有一次,三位好朋友合購一票,中了頭獎,但結果是持票的人不認數,獨吞了獎金,令朋友反目,那獨吞獎金的人,卻招來殺身之禍,使這個中彩的好運氣卻變成了取命符。
         上海美孚行火油買辦廣東人許文亮,也中了頭獎,獨得二十四萬元獎金,但得獎之後,有很多所謂慈善機構便陸續上門苛索,綁票匪更來信恐嚇,令許文亮寢食不安,只好離開上海,遠走他鄉。
    浦東有一位姓周的窮苦人家,整天都發彩票夢,可惜好夢難圓,在他的遺囑中,叫他的兒子:「飯可以少吃,香檳票不能不買。」由此可見,彩票的毒害何其深也。難怪當時有句順口溜說:「香檳票,到處銷,吸盡了中國人的血,裝滿了殖民者的腰。」
         如果為上海跑馬廳算算,可見他們從詐騙、掠奪、剝削中得來的錢財,真是大得驚人。
         當年每天的彩池大概是一百萬元左右,抽取佣金百分之二十,即是二十萬元一天,每星期賽馬一天,除去炎熱日子兩天之外,進賬也是驚人的,再加上春秋兩季的香檳大賽、搖彩票等,馬場抽取的佣金起碼有一千萬元左右。
         如果單從一九零九至一九四五年這三十多年計算,外國人單是經營馬場,已經賺取了四億元,這筆款項可以在上海興建一百座二十四層高的辦公室。
         第二次世界大戰抗日戰爭之前,上海跑馬廳所存的現金,扣除一切費用之外,還剩下二千多萬元巨款,我們要記得當年英國殖民地主義者在上海圈地時,只是付出一萬二千五百兩銀罷了。當年幾次將馬場變成住宅用地賣出,早已賺了不少。根據當年劃地說明,跑馬場每年要向中國政府繳交地稅一百三十九元,僅是賭場上豪客一頓飯的費用,雖然稅項微不足道,但自一九三六年後,英國人居然索性不交。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