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7-3 各種歧視

         外國人巧取豪奪,令上海人不甘心,難怪他們支持杜月笙搞賭場,是關這淌肥水,養肥了外國人。杜月笙如何從賭中賺大錢,他如何運用中國人做生意的智慧去將賭業搶過來,超越外國人,請各位看官慢慢讀下去吧!
         上海除賭業之外,又有色情事業,讓我們看看這個行業的情形吧!
         西方的帝國資本主義入侵中國之後,中國的生活,面臨極大的變化。帝國資本主義肆無忌憚地向中國人榨取金錢。經濟制度崩潰了,生活自然出現變化。一向以來,中國的妓女,是很含蓄而有文化氣息的,但在好像吸血者的帝國殖民主義壓迫下,妓女也只好來個「大賤賣」,由雅變俗。讓我們看看這些可憐妓女生活上的轉變吧!
         上海的妓女,大體上分為蘇幫和揚幫兩派。蘇幫多數來自蘇州、無錫;揚幫來自鎮江、揚州四鄉等。蘇州的妓女,是一些說書彈唱的藝妓,擅長在飲宴中招呼客人,而揚州妓女呢?多數充當野雞,或者是「馬路天使」,隨街拉客。
         讓我們從妓院的等級中,看看其中的分別。
         (一)、書寓。這是日聖局級的妓院,又稱為「私局」、「住家」,一般曰是賣唱陪酒不賣身的。這些妓女稱為「長三」,又或稱為「先生」,他們的客人,一般稱為「恩客」。妓女向客人索財叫「砍斧頭」。
         為甚麼妓女稱為「先生」呢?除了先生之外,這些高級妓女,又稱為「校書」、「錄事」。在印刷本還沒有發明之前,中國的書是用手抄的。手抄的書,難免會有錯 誤,就要有校對。校對的情形是這樣的,一人唱(讀)原文,稱為「校書」,另一人便應對抄文,叫做「錄事」。這些妓女以彈唱說書為經營方式,好像「校書」和「錄事」一樣,所以有這些名詞,妓院便因此而稱為「書寓」。
         這些蘇州妓女,年輕的時候,便被鴇母收養,稱為義女,教她們讀書演奏彈唱,以及如何應酬客人的方法。當時娛樂的地方不多,縉紳士商招待客人,或者文人騷客 飲宴,為了增加雅興,多喜歡在高級的書寓宴客,借助妓女的聲色藝來取悅客人。但這些妓女,只是賣藝不賣身。當然,有些和恩客發生了感情進而發生肉體關係,那便是私人的事情了。
         這種妓院,多數是小規模的。有時由一位或兩三位妓女合營一間書寓。書寓大多數設在曲巷深處,門前寫上「XXX書寓」。客人踏入書寓,即有鴇母歡迎,即時奉 上香茶、點心,美艷的妓女才施施然從後堂蓮步姍姍地走出來會客。客人看了妓女但不滿意的話,大可離去,交下若干「房間鈿」便告退,妓院上下是不會責怪的。如果合眼緣的話,便通知鴇母,即時吩咐外場設宴,恩客便邀請妓女陪酒唱曲。
         這類高級妓院,費用昂貴,一般人是不會問津,妓院方面,當然也要有力人士撐腰,負責保安的工作。
         (二)、「長三」。這是比「書寓」低一級的妓女。這些妓女稱「倌人」,未破身的雛妓稱為「清倌人」,妓院的男工稱為「龜奴」或「外場」。妓院內有很多種類的妓女。嫖客進入妓院,「龜奴」便大叫「客人來」,接客的倌人便濃妝而出,各自報上姓名,供客人選擇。
         這些妓女,是有一定接客數量的,如果每月做足數額,便可以有分紅,一旦做不足的話,可有氣受,終日受鴇母流氓斥辱與痛打。妓院內唯一不留宿的,是那些還未破身的「清倌人」,她們是待價而沽。客人能夠付足款項,清倌人便只好破身了。
         這些妓院,又有出外陪客制度。例如某酒樓有宴會,客人可以透過酒樓安排叫妓女到來應酬,行內人叫做「叫局」,應邀赴局的叫做「出局」。
         以上兩類妓院,自鴉片戰爭五口通商之後,逐漸湮沒。妓院跟隨外國,逐漸走向明碼實價的制度化,再沒有「書寓」任意索取嫖資。
         一八五三年九月,上海發生小刀會起義,市內受爭戰影響,妓院也見蕭條。為了生存,只好降低身分,大量接客。
         一八六零年時,太平天國軍隊,佔據了上海租界的地方,各地的妓院,紛紛遷入租界經營,當時的洋涇濱,寶善街一帶,變成了妓女窟。
         上海的租界,是帝國主義者建立的王國,獨立於中國法律和行政系統之內,進入租界經營妓院,亦可以得到「自由」,不再受傳統禮儀文化的約制。妓院只要向工部 局申請執照,按時交納營業稅,便可以公開持牌營業,其次,上海逐漸繁盛,接踵而來的單身商人日漸增加,人肉市場的需要,也日漸渴求,公開和半公開的賣淫事 件,已經得到租界政府的允許。事實上,租界內的洋人只是求財,只要妓院經營妥當,租界當局,自然允許。
         (三)、「么二堂子」。「么二」是次等妓女的名稱,這些妓院,多數由流氓開設的,妓院內的收費,也有明文規定。當客人踏足堂子,龜奴便大叫「移茶」。很多 妓女便從房中走出來,供客人挑選,被選中的一位,就把茶移到她的房間去,待客人坐定,裝來一檔「乾濕」(瓜子、水果),收費一元,至於住夜,需四元,加上「下腳」(雜費)一元,共費六元,就叫做「六跌倒」。住過一夜,第二夜收費只兩元。
         每年九月,么二堂子為了增加生意,便在堂子內擺設「菊花山」。么二堂子有一個大廳,一到九月,便在大廳上擺滿菊花,邀請客人來吃「花酒」。在平時來說,富客們自恃身價,不屑踏足「么二堂子」,看「菊花山」是推廣生意,吸引闊客的機會。
         (四)、「花烟間」。晚清期間,鴉片烟館林立,有些烟館為了拉客,聘請女子為客裝烟,叫「女子烟間」。客人只費銀一、二角錢,便可以隨心所欲地放肆,只要客人付足費用,秘密賣淫也是有的。
         (五)、「釘棚」。這是夜間經營的妓院,在虹口虹橋邊一帶,妓院內是沒有燈光的,因為妓女多數是太老太醜,那些客人是名副其實的「短打客」,只求發洩罷了。
         (六),「跳老蟲」。這是下等賣淫所,盛行於十六鋪、小東門市場一帶。跳老蟲十分猖獗,但她們向巡捕按月交足陋規,可以隨便拉客。那些老鴇坐在樓梯旁邊, 一邊唱「十杯酒」、「十八摸」等小曲,只見客人腳步稍慢,便叫一聲:「來啥!」如果那人站定了回頭一望,妓女們便立即一擁而上,把客人像俘虜般擒了上樓 去,當日杜月笙剛踏足十六鋪便被老鴇抓,後來因為他是找附近的店舖,老鴇見他找街坊,才放他一馬。
         (七)、「鹹水妹」。所謂鹹水,即是英文Handsome的譯音,在上海虹口一帶,有美國租界,經營色情事業的人,在門外擺一副唱機,放上幾瓶啤酒,客人一到,鹹水妹才從房內出來招呼,有時只是開啤酒跳舞計代價,不完全是性慾發洩的。有些積極的龜奴,更在門外拉客。巡捕房對這些外國方式,也採隻眼開隻眼閉 的態度。不過,巡捕房卻時常檢查妓女的下體,發覺有梅毒,即時禁止經營。
         (八)、廣東妓院。這類妓院,迎合一些好聽粵曲的人,妓女為客人唱一曲,合意的話便可以過夜,每晚由五元至十元不等。
         (九)、東洋妓院。這是日本式妓院,有藝妓,專門向客人表演,藝妓喜歡濃妝艷抹,穿著和服,她們的名字刊在一張表上,任客人揀選。又有「舞子」,以表演跳舞娛樂客人。妓女又會唱歌鬥酒,日本客人喜歡和妓女一同歌舞。這種消費比較貴,每晚也要二三十元以上。
         (十)、台基。這是專門介紹婦女幽會的場所,這類有別於妓女,因為這些女性是兼營性質,主持人是「人肉市場」的經紀,一般名流巨公,也喜歡嘗試這類與妓院不同的口味。
         (十一)、「鹹肉莊」。這是名副其實「人肉出賣所」,每到晚上,各類妓女坐在莊內,任客人挑選,這叫「坐莊貨」。客人上門挑選,稱為「斬鹹肉」,一吹花費三元或五元,莊主抽一半,巡捕又從中抽取三分之二。這些妓女,每晚要接客三四次,才可以拿到三五元,真是可憐。
         (十二)、「淌排」。這是無固定地點的流妓,她們淌來淌去,好像河邊沒有固定的木排,任何人也可以撈起。因此叫她們為「淌排」。當年上海流行遊戲場,這些野雞便在場中找客人,合意者即到旅館完成交易。
         (十三)、「碰和檯子」。這是一些半公開式的住家妓女,稱為「半開門」,又或「私窩子」,她們名義上是招呼客人打牌飲宴,合意的才上床歡度。這些妓女,一 定要透過熟朋友介紹才接客,如果貿貿然摸上門,肯定會招妓女轟走。一般有錢人,也喜歡光顧這類半公開式的妓女,但問題是這些妓女沒有保障,隨時有仙人跳。 客人正和妓女溫存之際,流氓闖入來,只好花錢講和,失財又失色。
         除此之外,又有外國妓女,最多的是白俄妓女。上海低下層社會中,特別是華界和租界的十六鋪附近,最多野雞拉客。上海人叫野雞拉客為「跳老蟲」,這些野雞,一般都受老鴇限制,每天要定額接客若干,因此要特別勤力拉客。這些野雞的
         來源,有些是被當時的「蟻媒黨」誘騙賣予鴇母,杜月笙的繼母便是被這類蟻媒黨騙去,有些野雞是賣身還債,因欠工下高利貸,不得不拚命拉客。又有些野雞是那些人老珠黃的高級妓女。這些野雞,多數是無固定地點,又沒有領取工務司執照,只是一些極低下的可憐女性。
         最特別的是,上海也有很多男妓,通稱「相公」,供客人恣意侮辱。這批男不男,女不女的人,令人作嘔。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