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8-2 拚死搏鬥

         除了在十六鋪一帶打滾之外,杜月笙和眾流氓,又擅長在碼頭中找生活。當時的大洋輪駛入黃浦江,因為江灘太淺,不能將船駛入,只可以停在江面。運送貨物上碼頭,便要靠那些駁艇。轉運之間,貨物的損耗和失竊極大,杜月笙和自己的手下,便乘機趁貨物接駁時大做手腳,一般偷竊,已經算是克制的了,有時竟然將人家的駁艇弄沉,然後再撈起貨物。總之,沒有給保護費的船家,可有苦頭吃。不過,杜月笙和手下的勾當,只是零散而片面,毫無組織,隨心所欲地東拉西扯罷了。
         有一天,一位在十六鋪碼頭稍有名堂的人物,名叫張嘯林的,找上了門,向杜月笙招手。張嘯林說:「諸葛亮,我有位杭州同鄉,有一批錫箔在十六鋪碼頭卸貨上岸‥‥」杜月笙以為張嘯林向自己請求,不要干擾他的生意,便回答說:「我們決定袖手旁觀,不麻煩你!」
         「多謝老兄賞面。」張嘯林說,「不過,我怕其他幫會插手。我這位同鄉,給了我一點保護費用,我和你四六分賬,大家一同合作保護起卸貨物好嗎?」
         杜月笙一想,這種工作,比之偷呢拐騙來得光明正大,滿口答應了。
         但消息洩露了之後,各幫流氓認為張嘯林和杜月笙獨吞了大眾的利益,心有不甘。起卸貨物當晚,其他幫會的流氓從四面八方湧來,實行和他們兩人動刀動槍,雙方 打鬥起來的時候,杜月笙等人勢孤力弱,再加上這類械鬥,還是首次,他手下的流氓,被人打得落花流水,雞飛狗走。最後剩下杜月笙一人,他將性命豁出去地和眾流氓鬥下去,直至被人打倒為止。
         躲在一旁的張嘯林,見杜月笙這般猛鬥,心中也寫下一個服字。跑江湖的人,名堂是用手腳硬生生地打回來的,杜月笙今次拚死搏鬥,無形中為他建立了響噹噹的名堂,加上以前的名聲,杜月笙逐漸在流氓堆中樹起了一個極尊貴的地位。
         當眾人散去之後,張嘯林靜靜將杜月笙揹回家中休養,當張嘯林看看這個冒死盡責的戰友時,才發覺他已經奄奄一息,整個人被打得紅腫分不清眼耳口鼻。張嘯林的 經濟能力有限,請了醫生也沒錢配藥,如何搶救這位戰友呢?張嘯林沒有考慮多久,隨即將身上棉衣當了,籌得一些配藥錢,悉心為杜月笙調養。
         杜月笙的傷勢很危怠,張嘯林也六神無主,便找來杜月笙好友袁珊寶一同想辦法,袁珊寶見狀,也心中慌了起來,牽着杜月笙的手間;「你在高橋鎮鄉下還有甚麼親人?」杜月笙見他這麼一問,想到自己肯定命不久矣,雙眼不禁流出淚來,連話也說不出來。
         自己究竟有甚麼親人呢?父母雙亡,繼母也失了蹤,唯一的親生妹妹,也送了給別人,生死不明。舅父朱傳聲一向對自己有意見,堂兄堂嫂們呢?又瞧不起自己,翻來覆去地想,還有一位姑母,和姑丈萬春發。突然間,杜月笙腦中閃出了一個念頭。「姑母的兒子萬墨林,不是剛剛來了十一;鋪附近,在一間五金行內學做生意嗎?」
         在張嘯林和袁珊寶追問之下,杜月笙說出了這個年僅十歲的表弟在十六鋪工作。張嘯林等人耳目眾多,十六鋪內五金店也不多,輾轉託人打探,終於將萬墨林找了出來。張嘯林的意思是託他回鄉,請他媽媽到來照料杜月笙,讓他安心地養病。但萬墨林年少怕事,自己一個人不敢回鄉,張嘯林間明地址,託水客到高橋鎮請姑母到來照料杜月笙。
         姑母聽聞杜月笙性命垂危,毫不考慮地即時趕來,姑母纏了小腳,一拐一拐地走了這段路,也不是簡單的。當她看到了杜月笙這般傷勢,也不禁淚流滿面。為了照顧兄長這名骨肉,姑母朝晚相伴,無微不至地悉心照料他。辛苦了大概一百天,杜月笙身體已經康復。對於這次能死裹逃生,杜月笙對於救命的張嘯林、袁珊寶等感激不盡。姑母的照料,更令杜月笙終身難忘,人與人之間的愛心,無條件的關懷,令他不忍再自暴自棄。為了報答姑母,杜月笙將恩情施在萬墨林身上。杜月笙發達之後,萬墨林一直跟在他的身邊,成為杜家的總管。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