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8-4 成好朋友

         張嘯林逃到上海,在小東門東昌碼頭一帶落腳,輾轉入了青幫,拜「大」字輩樊瑾丞為「老頭子」。張嘯林比較成熟,又有點文化底子,所以爬得比較快。在東昌碼頭上,有很多從杭州來的船家,時常受地痞流氓的閒氣。其中一位錫箔商人,因為從前在杭州已經認識了張嘯林,知道他做事比較認真,既然要向人交保護費,便只好將錢交予值得信任的人手上,要求張嘯林代為打理照顧錫箔在碼頭上落貨的事。
         張嘯林找到機會,正所謂「猛虎不及地頭蟲」。他認為自己沒有十足把握,便向杜月笙招手,事關杜月笙在小東門十六鋪一帶,也是很有名望的。由此可見,地下組織和任何專業也是一樣的,誰人有好名聲,便有機會。做犯法勾當的人,也要不斷奮鬥,建立一個好名譽才有好機會的。
         杜月笙養好了病,思前想後,認為和別人合作會有一定的好處。自己雖然有一班手下,但組織上仍然末夠嚴密,和其他幫會比較,簡直不成氣候。如果要在上海灘闖,一定要參加一些幫會,尋求一些靠山。自己一個人奮鬥,畢竟勢孤力弱,究竟哪個幫會適合自己呢?也不急於一時三刻,但他心中已作出決定,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參加幫會的組織。
         杜月笙和張嘯林,很快便變成要好的朋友。張嘯林比較成熟,認識的人也比較多,透過他作為扶手杖,正合時宜。杜月笙手下年輕的樓囉是有一大伙,但向上爬的話,還是要靠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為了這個目標,他和張嘯林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當時上海航運發達,外洋船隻在上海起卸貨物,然後轉銷全國。因為輪船多了,更多的碼頭便陸續建成。俗語說:「多個香爐多隻鬼。」碼頭多,競爭自然激烈,當時有一個叫新開河的碼頭建成,主持人便向張嘯林招手,希望透過他的介紹,找一些洋輪來此碼頭起卸貨物。
         外省的船商,也不堪上海稽徵官吏的勒索,有機會轉碼頭,當然樂意支持張嘯林。這班稽徵官吏發覺輪船少了,再查之下,原來是張嘯林做的手腳。打破別人飯碗,當然罪大惡極,各稽徵官吏商量,決定殺死張嘯林。
         某一日,張嘯林正在南碼頭聯絡朋友,他被該處的稽徵官吏發現了行蹤,巡警立即招集了十數人,將張嘯林逮住,不問情由,將他拖了入稽查局,準備痛打一頓之後,然後將他毀屍滅跡。
         張嘯林被捕的消息,即時傳遍上海灘,杜月笙聞訊,便想辦法救人。他的手下在稽查局工作的,說明了內裏有洋槍,不便劫獄搶人,唯一的辦法是當他們押解張嘯林出外時才可以下手。原來稽查官吏們決定,將張嘯林痛打一頓之後,便將他綁起,晚上趁黑便將他拋下黃浦江淹死。
         為了救人,杜月笙和十來個流氓在稽查局門口守候,等到傍晚時分,乘稽查們換班忙亂之際,他們便衝入局來,殺個稽徵官吏措手不及,將張嘯林救了出來。
         張嘯林脫險之後,休息了十來天,身體一復原,便四出偵查這事的來龍去脈。原來策劃整件事的是一名叫「金獅狗」的稽查,以張嘯林的性格,當然要報仇。某日,當「金獅狗」在外查船之際,突然間遭十多人圍毆。張嘯林首先將他的頭幪起來,然後拳打腳踢,將一生的烏氣,盡情發洩在他身上。當「金獅狗」還未斷氣的時候,便照板煮碗,將他拋下黃浦江淹死。算「金獅狗」命大,正巧有一艘大糞船駛過來,只聽「撲通」一聲,「金獅狗」被拋入大糞之中,命是保住了,但他飽嘗大 糞滋味,真有他受,「金獅狗」爬出來的時候,各流氓已經四散。明知這是張嘯林報復,奈何自己眼睛被幪,不能指證是誰人幹的,又礙於張嘯林的勢力,也只好忍氣吞聲。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