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0-2 隆重其事

         青幫收徒弟開香堂,是一件十分隆重的大事,手續非常認真及繁瑣,要集中十幾個「空子」,才舉行一次入幫儀式。開香堂的儀式,多數選擇在城外偏僻的寺廟來進行,如城西門關帝廟,城外的翟真人廟等。開香堂時,除了青幫前輩和入幫的空子外,其餘的人,一律不准參加。
         當夜,杜月笙和袁珊寶,在稀微月色之夜,兩人聯袂一同由小東門出發,往城西門關帝廟去。他們兩人因為能加入青幫,心情特別興奮。據杜月笙回憶,這是一生人 中最重要的事,可算是人生的轉唳點。他這名孤兒出身的人,居然有機會參加青幫,已經算是一種成就。當天口兩人為了贅敬應該封多少錢問題,已經爭論了幾天。 兩人將儲蓄掏盡了出來,一共只有三塊銀元。袁珊寶的意思是每人封一元,剩下的錢,還可以應付兩三天食用。但杜月笙卻不以為然,三塊銀元實在太少了。
         結果,袁珊寶自己封了一元,杜月笙封了元半。後來,他怕贅敬太少,又向王國生多借來一元,一併封了上去。因為他認為這是一生中的大事,不如此做,不能顯出個人的誠心和歡喜。況且杜月笙很愛面子,他怕別人將自己瞧低了。
         青幫舉行開香堂大典,事前都大發請帖,老頭子以上的前輩,以及同輩的兄弟,都被邀請來參加,這叫做「趕香堂」,參加趕香堂的人越多,老頭子越顯出有面子,新收的門徒也感到光榮。
         行行重行行,杜月笙和袁珊寶兩人,終於跑到關帝廟範圍內,廟外早已站滿了人,陳世昌請來撐場面的「趕香堂」前輩和十多位入幫的「空子」,也大概到齊了,廟門是關閉的,各人在一位引見師帶領下,留在廟外。
         再等了一會,人數到齊了,引見師便帶領一隊「空子」,向廟門操進,只見他在廟門上輕輕地敲了三下,於是,裹面有人高聲應道;「你是何人?」
         引見師便和那人對話,一個字也不容出錯,引見師自己報上名道;「我是某某人,特來趕香堂。」
         對方說:「此地抱香而上,你可有三幫九代?」
         「有格。」
         「你帶錢來否?」
         「帶格。」
         「帶了多少?」
         「一百二十九文,內有一文小錢。」
         答對了,廟門「呀然」而開,引見師一馬當先,帶領十多個空子一齊走到神案之前。杜月笙抬頭一望,只見神案正中上面寫了一個牌位,「敕封供奉上達下摩祖師之神位」,然後是整整齊齊地寫上十七位祖師的牌位。
         坐在正中的,是這群空子的老頭子陳世昌,他是本命師。他的兩旁是來趕香堂的前輩,青幫內稱前輩為「爺叔」,在十幾位爺叔之中,便是所謂香堂十大師,即剛才的本師和引見師,其他執事的八師,即傳道師、執堂師、護法師、文堂師、武堂師、巡堂師、讚禮師、抱香師。
         這時香堂上香烟締繞、紅燭高照,排仗森嚴,鴉雀無聲。各空子依次序在廊擔下站立,由引見師唱出空子的名字,在祖師神主牌面前跪下,各磕三個響頭,然後到老 頭子面前跪下磕三個頭,再到老頭子的長輩跟前跪下磕三個頭,然後又到老頭子同輩兄弟處也磕三個頭,還向六部各師尊面前磕三個頭。同時又向來趕香堂的師尊也 磕上三個頭。在這個儀式中,空子磕頭如搗蒜,真是磕得不亦樂乎。
         接着,有人端來一盆水,由本命師開始,挨輩分次序,請各人一一淨手,這代表沐浴。水只是一盆,但各人的手十分髒,傳到杜月笙的時候,好好一盆水已經變成了爛泥漿。杜月笙並不介意,他誠心地將手洗淨,其實,他把自己的手弄得更髒。
         淨了手之後便要齋戒。執事人端來一盆清水,內放一個小勺,由本命師開始,依次序傳下去,一人喝一口,這個儀式,在青幫稱為「淨口水」。喝了這口水之後,新進門的「空子」,便要遵守幫規,不得胡言亂語洩露幫中秘密了。
         沐浴齋戒完畢之後,抱香師從行列中踏出來,面望殿外,高聲地說了四句請祖詩;「歷代祖師下山來,紅氈鋪地步蓮台,普渡弟子幫中進,萬朵蓮花遍地開。」
         然後,這位抱香師一手持燭,一手持香,將香燭架成十字,在每一座牌位前磕三個頭,十七個牌位,磕足五十一個頭。磕完頭之後,他又從神案中央將五支抱頭香點燃,捧到廟門口,再一次把廟門關牢,轉身進來,大喝一聲道;「本命師參祖!」
         參祖即是拜祖,陳世昌站在神壇前,唸唸有詞地說了一首詩,然後報上名來,說;「我陳世昌,上海縣人,報名上香。」
         接着,各執事人員十大師紛紛依次序參祖,然後是趕香堂的前輩,逐一參拜磕頭。
         到了這個時候,杜月笙等人才向祖師神牌,十大師和各爺叔參拜,空子中領頭一代表說;「先進山門為師,後進山門為徒。各位大老受禮!」
         說完眾位空子便上前磕個頭,讚禮師父手捧一大把香,分給空子每人三枝,杜月笙等人雙手捧香,十來個兄弟,一字兒排開,齊齊並肩跪下,等傳道師升座,交代三幫九代。所謂三幫九代,就是幫中的祖師世系,徒子徒孫輩分的來龍去脈,一一向各人說明白。
         最後,本命師陳世昌說話了,他看杜月笙這班矮自己一輩的門徒,說:「你們入幫是心甘情願,還是別人勸你入幫?」
         十幾個人異口同聲地說:「我們是自願的。」
         陳世昌又說:「你們既然自願入幫,入幫並沒有甚麼好處,但入了幫之後,要遵守十大幫規,而且又要嚴於律己,你們一定要明白,並且要做得到。」
         各空子齊聲答:「甘願入幫,當然要自我約束,誓守幫規,決不違背師訓。」
         最後,陳世昌說:「既是自願,要聽明白。安清幫不請不帶,不來不怪,來者受戒。進幫容易出幫難,千金買不進,萬金買不出!」
         眾空子齊聲答應,隨即大家奉上預先準備好的贄敬。
         拜師帖是一張紅紙,正中寫:「信守不渝」四個大字。帖子裏面寫着:「投拜陳世昌老夫子大人門下。」,中間寫着:「自心情願。」
         在老師下首填上了門徒的家庭三代姓名,帖子最後寫上:「門生某某謹具」。
         帖旁最末寫上;「引見師某某某押」,「傳道師某某某押」在這張拜師帖的反面,寫下了一首誓詞:「一祖流傳,萬世千秋,水往東流,永不回頭。」
         陳世昌收齊了贅敬和拜師帖,又喊了一聲:「小師傅受禮!」
         各入幫小師傅很恭敬地站着,聽師傅講述青幫的典故和歷史,甚麼是一幫二一代,十大幫規,以及一切青幫的「切口」。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