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0. 幸而中國出不了哥倫布

        我在上一篇為推介戴蒙德教授 ( Jared Diamond,1937-   ) 大作《槍砲、病菌與鋼鐵》( Guns,Germs and Steel )發表的〈長期統一導致今世落後〉一文,在網上引起頗大迴響,在著名的中國思維網,更迅即躍為該網站本年最多人閱讀的文章( 見www.chinathink.org/Aindex/lisu_n.asp )儘管這些網站已經擅自給拙文題目加上個問號,減輕震盪,許多有中國大陸背景的讀者看來還是怒不可遏,並提出不少質詢。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中國大陸政府歷 來向民眾灌輸的思想是:中國越統一,中國就越強大,人民就越幸福,跟我在文章的觀點幾乎完全相反:幹嗎人生最高價值所在-----國家統一 -----突然變成中國落後的罪魁呢?
        本來,「領土越統一,國家必越強大,民眾必越幸福」這種廢話之荒唐,是不辯自明的,就如說兩個地方、兩家公司、或兩個人結為一體,充其量只可以說可能會更 加幸福,卻萬萬不可以說,必然會更加幸福!反而因結合而帶來痛苦的例子倒鋪天蓋地,蔚然成災。要是歐盟成員國只許加入不許退出,你看會有多少國家會感興 趣?現代文明社會要是沒有離婚的自由,你說有多少人會願意結婚?至於 「指腹成婚」、「搶婚」、「逼婚」、「先姦後婚」等等封建陋習,即使在中國大陸也已在法律嚴禁之列。但這些封建陋習的幽靈卻仍然主宰著廿一世紀的中國政治。

國家前途不宜孤注一擲
        不少讀者問,若說中國的領土和政治大一統令鄭和的航海事業無疾而終,拱手予哥倫布,從而令中國 16 世紀後的發展被殖民大國急速拋離,那麼美國既大一統又強大的現象如何解釋呢?這問題的答案有幾方面。一是戴蒙德教授只是嘗試解釋中國在 16 世紀後落後於歐洲的特有原因,他發現中國過於統一,一再妨礙了中國的發展,但他並沒有將這種解釋引伸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定律,畢竟每個地方有其不同的發展 經驗。這就正如一個地方四分五裂是否就一定成功呢?當然不是。但大一統本身肯定是一場孤注一擲的豪賭,而中國在這樣的豪賭中輸得屁滾尿流。中國人素來口頭 上視賭博為惡習之一,卻對自秦以還的領土統一和自漢以來的思想統一這樣的驚世豪賭沒有感覺。
        其次,不要忘記,美國其實是歐洲人成就的延續,美國的擴張,當然是意味著歐洲價值、利益而不是亞洲或非洲價值、利益的擴張。美國的成功,是一群現代歐洲人 在祖先的文明基礎上,走捷徑成功的故事。美國社會在這種源於歐洲文明傳統的理性和自由等精神的調和下,減低了大一統的風險。但這也不是理所當然的。設若 「南北戰爭」是主張蓄奴的南部勝出,美國文明就會遇上難以預計的逆流。至於 「統一」的程度,美國也遠不及中國,美國總統的權力雖大,但與中國的皇帝、主席、總理相比,還是萬不及一的。
        有讀者說,戴蒙德教授和筆者將領土統一和政治制度混淆了,即是說問題的關鍵應是一個地方是否獨裁還是自由,而不是統一還是分裂。此論貌似有理,但有其嚴重 盲點。那就是,哥倫布當年身處的歐洲,還是專制君主的天下,沒有一個民主國家,專制國家林立,但由於諸國互不隸屬,各有不同利益盤算,互相競爭,因而令不 同構思或發明有發展空間,不容許一個胡鬧的政策垂之永世,也不容許真知灼見永沉海底。要是中國身處歐洲,恐怕兩千多年來就不會將孔夫子的臭腳抱得那麼緊, 也不會將婦女的香足捆紮一千年那麼長。中國也不至於成為鬧劇大國。而且,諸國林立,異見人士必要時也有路可逃。這跟中國先秦時代列國紛立、百家爭鳴空前絕 後的景象何其相似。若再追問,幹嗎歐洲可以從羅馬帝國逐步良性分裂為生機盎然的多個小國,而中國則從諸國林立、百家爭鳴,墮落為領土和思想俱高度統一的一 潭死水?要言之,幹嗎中國人具有如此巨大 「化神奇為腐朽」、「點金成鐵」的本事?這個問題相當複雜,當中部份原因或者又要回到筆者早前所說的中國毒鉛文化長期窒礙中國人智力發展的研究去尋找答案。
        又有讀者將歐盟之形成說明中國應該統一。筆者只需指出三點,就足以說明這是謬見。一是歐盟主要是經濟而不是政治聯盟,二是歐盟成員國可以自由退出,三是歐 盟的成立的一個主要目的是把普世的民主人權自由價值觀推及所有會員國,但中國說的統一台灣是指由獨裁殘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做統帥,而不是把台灣的民主人權 自由普世價值,推廣到中國大陸,或像德國統一後由西德的民主人權自由普世價值,取代東德的獨裁統治那樣。所以,現在中國說的統一是由落後統一先進,由野蠻 統一文明,與國際間文明社會的做法完全相反,這簡直就是罪大惡極的「危害人類罪」( Crime against humanity )。

歐洲分裂有助啟蒙運動
        歐洲的分裂不僅造就了哥倫布,也對其後令歐洲文明躍升的法國啟蒙運動功不可沒。近讀史學泰斗巴森 ( Jacques Barzun,l907- )新著《從黎明到衰頹-----西方文化生活五年》(From Dawn to Decadence-----500 Years of Western Cultural Life ),對此再得印證。當年法國的啟蒙運動主將伏爾泰( Voltaire,1694-1778 )和狄德羅( Diderot,1713-1784 )得以完成《百科全書》偉業,亦蒙益於歐洲的分裂。伏爾泰被法國政府追捕時,就跑到柏林給腓特烈大帝潤飾其法語詩篇,再浪跡布魯塞爾、薩克森-哥達公國 (Saxe-Gotha)、日內瓦及法德邊界的 Colmar,瑞士和法國邊界的 Ferney,以便隨時逃亡。另外,本身熱愛文學的俄國女王凱塞琳大帝 ( Catherine the Great,1729-1796)一直與伏爾泰和狄德羅保持緊密連絡,當她得悉狄德羅在法國出版有困難時,即邀請他可以隨時到俄國完成並出版大作,只是狄 德羅堅決留在巴黎,但凱塞琳大帝的熱情支持,肯定對狄德羅的士氣和法國當局的態度起過作用。
        同理,中國在過去幾百年,也一直因為中國仍然未能徹底統一而屢屢「因禍得福」,只是中國民族主義狂熱者為了面子,死口不認。要是中國當年以徐福東渡日本的 歷史為依據強行索回日本這片「神聖」的中國領土;要是中國第一時間摧毀中國的租界,第一時間引用「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等理由索回香港、台灣、南韓、 澳門,第一時間掃除中國的革命和現代化基地及活口,中國的萬馬齊瘖場面肯定比現在慘烈百倍。

一個中國已經太多
        筆者雖然對戴蒙德教授的觀察力相當拜服,但對其立論也不是照單全收的。按筆者對中國人的深刻理解,即使中國於 16 世紀的航海事業沒有中斷,成就了一個中國的哥倫布,我相信這或會令西方的勢力擴張減速,卻不容易將中國的命運扭轉。這個判斷,主要基於中國兩千多年來從一 小國擴張成超級大國後的業績。從歷史看,中國政府的管治能力奇差,弄虛作假、草菅人命、暴殄天物、胡天胡地是其專長。再看日人管治台灣和東三省、洋人管治 租界、英人管治香港、葡人管治澳門的成績均無一例外,凌駕中國人統治,全部成為中國本土難民天堂,中國管治之劣,鐵證如山!要是當年中國人擇居澳洲,英國 人開拓中國,中國會否變成難民天堂,或未可料;但澳洲變成難民輸出大國,則可斷言。所以,我很懷疑,即使中國五百年前出了個哥倫布,也只會令美洲變成另一 個鬼哭神嚎的人間地獄,人民仍要為溫飽權和生存權掙扎,密西西比河、田納西河的河患從 「百年不遇」增至「千年不遇」,希特拉會好像毛澤東那樣因殺人夠多而獲封神。這是損人不利己的大罪孽。以中國人的人均自作孽算,世間有一個中國都已經太多 了,誰會希罕兩個!中國出不了自己的哥倫布,阿彌陀佛,真的是全人類的福氣,也可能是中國人幾百年來,對世人的最大貢獻。但這樣的觀點,只有中國人自己才 容易領略,也只有中國人 〈而且是自由地方的中國人〉才可以比較安全地說出來。
〈原載於2004年3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