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1. 為甚麼中國人那樣蠢?

         中國為甚麼兩千年來反覆下沉?中國為甚麼長時間無法解決許多在其他文明國家無不勝任的事務?中國為甚麼無法既發展經濟,同時又發展政治、文化和人倫道德? 中國人為甚麼會如此精於發明並發揚陋習,中國人為甚麼會奴性如此深重,崇拜一個又一個以文明社會標準而言,屬於十足無賴流氓殺人狂的東西?一言蔽之,中國 胡混至今起碼兩千年,其病安在?
         過去,我致力從中國的地理位置或思想壟斷等因素思考中國的沒落問題。直到近來我發現了一個被所有歷史學家忽視了的重大視角,就是中國人很可能是比常人蠢的 民族。我說的蠢,不僅包括呆頭呆腦,如梁任公說的「華人一小小商店,動輒用數人乃至十數人,西人尋常商店,惟一二人耳。大約彼一人總做我三人之工,華人非 不勤,實不敏也。」
〈見《新大陸遊記》1904年〉
         我說的蠢,更包括損害整個社會福祉的個人小聰明或大權謀。我發現,中國人之所以蠢,不僅是因為中國統治者兩千多年來一直奉行如余英時教授所說的「反智 論」,而是,中國人很有可能生理上的智力發展存有重大缺陷,以致做出了諸如把女人的天足綑綁了一千年;將止瀉藥阿芙蓉 〈後稱雅片,再後稱鴉片〉當飯來吃;妄圖只用道德口號和法律而不用宗教就想把中國變成道德大國、「禮義之邦」;妄圖只用法律而不用傳媒力量就能促使為官者 奉公守法;不斷以加高兩岸大堤來解決黃河水患,以至當前男女人口比例失衡至 116.86 比100 之類罄竹難書、曠古絕今的荒唐事來。
         中國人做的蠢事,真是絕對不可理喻的。又如中國人自儒家教導我們要重男輕女之後,就完全再不能用自己腦袋想一想:瘋狂壓迫糟蹋女性,令其肢體殘廢,「無才 便是德」,即使撇開這種虐殺女性的行徑是多麼邪惡不論,但這樣做難,道不也會嚴重損害男性的利益嗎?損害整個國家的利益嗎?難道只會是女性自己受苦嗎?女 性佔了人類的一半,是所有人的母親,也是所有中國男丁的母親,難道她們因纏足而甚麼運動也做不了〈當然也難以參與正常生產活動和行軍之類〉,身體搞得羸弱 不堪,有辦法不生出一個個東亞病夫來麼?個個「無才便是德」,可以怎樣教育孩子呢?但鬧劇並不到此為止。一個國家毫無需要的製造了那麼多不能料理自己生活 的殘障婦女,怎麼辦呢?於是又要炮製一大群讓她們飯來張口的奴婢,還有把她們搬來搬去的人力轎夫。每個奴才下面都一個令自己暗自慶幸的更悲慘的世界。
         但據聞中國人民的感情是全球最脆弱的,極易傷害,揭發中國人蠢是很敏感的事,決不能假手於洋人,否則會引起種族歧視的軒然大波,情況或跟中國人只接受中國人打中國人那樣,所以筆者感到責無旁貸。

中國兒童血鉛含量驚人超標
         近年我閱讀了大量關於中國大陸環境污染問題的研究報告和新聞報導,其中一項關於中國兒童的血鉛含量 ( blood lead level ),最為令我震驚。中國當局不同機關近年針對中國城市青少年的血鉛含量經過多次檢驗,一致發現中國城市兒童的血鉛含量高得驚人,中國城區平均約百分之五十 二的兒童中血鉛含量超標,有的地方如廣州、深圳更高達七至八成,即使海南島也超過三成。而在先進文明國家,鉛中毒的兒童最多不會超過幾個百分點。鉛中毒最 大的問題是,腦部發展會受破壞,智力發展不良,精神渙散,無法專注學習,有的會有過度活躍症,最新的研究顯示,犯罪行為與血鉛含量也甚有關係。血鉛含量對 兒童的禍害大於成人,原因是兒童的腦部尚在發育,智愚待定。
         有關中國兒童血鉛含量研究顯示,兒童體內大量的鉛的主要來源之一就是本身也是鉛中毒的母親,其次是空氣、食具、食物,玩具、室內裝飾等等。中國人育兒歷來 講求天生天養〈其實是自生自滅〉,嬰兒尚且可以成為席上珍」、「壯陽補品」,探討兒童的身心健全、智力發展、正常學習的問題就難免有曲高和寡之虞了。
         無怪,無數中國兒童學習遲緩,長大後如李鵬那樣的一臉呆相,也無力解決中國千古常新的「老問題」,中國人學者每每要離開中國才大放異彩,甚至勇奪諾貝爾獎 〈和平獎或須以坐牢受刑為資格,又當別論〉,看來不盡是因為中國教育資源不足或政府長期控制思想所致,也極有困難可能是由於中國人腦部受到有毒化學物質的 破壞而無法健全發展。美國疾病及預防中心年前比較了中國大陸領養兒童抵達美國時和抵達一個月後的血鉛含量,發現所有受測試者已從嚴重超標降至接近美國兒童 的水平,可見血鉛含量在乾淨環境下即迅速下降,這多少解釋了許多在大陸學生或血鉛含量偏高地區包括香港等地區的學生去了血鉛含量偏低地區求學後,往往有脫 胎換骨的表現。即以筆者的個人經驗,不才自逃離香港深水埗移居血鉛含量超低地區兼環保勝地挪威以來,也感到頭腦思想比以前更清醒、精猛、敏銳,更能集中精 神,開始領略清潔環境和高度文明發展的關係。
         但令人沮喪的是,雖云血鉛含量可以降低,研究顯示,早年鉛中毒患者(特別是婦女)即使他日康復,體內的鉛也很可能會永久藏於骨頭裡面,成為日後誕下 「毒嬰」的禍根。

以智力為代價的國粹
         中國人血鉛含量特高,稍經考究,似乎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中國文化中有幾種國粹,其實令中國人的智力付上了驚人代價,但中國人至今仍然津津樂道,大抵也是太蠢之故。那就是青銅器、煉丹術和鉛釉陶瓷等等。
         中國自公元前 21 世紀到公元 5 世紀這段所謂青銅時代,製造了大量青銅器,煉製方法是將銅、錫及大量的鉛混和起來,有關研究顯示,中國古代青銅器鉛含量高,從百分之一至三十不等,藉以降 低青銅的冶煉溫度,並令溶液柔化以利加工。青銅器不僅廣泛應用為生產工具,也普遍用作食具、酒器。這是中國的青銅器發展跟西方的青銅器發展一個不同之處。 青銅器由於是貴重器皿,在中國主要是貴族階層或富貴人家的玩物,在歷朝的皇宮都是主要的裝飾和食具。可以推論,青銅器對於抑制中國統治階層的智力,曾發揮 過一定的作用。
         在 1869 年的巴黎博覽會上,來自中國的青銅器極之奪目,特別是表面都有一層黑色的光澤,觀者無不驚歎。後來,巴黎音樂院(Paris Conservatoire )的人員就把這些巧奪天工的青銅器化驗一下,發現這些青銅器含鉛量極高,通常佔 10%,最高估 20%,這就是中國青銅器與歐洲青銅器在成份方面最大差異之處,也是中國青銅器遠比歐洲青銅器美觀的原因。這個事件除了反映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中 華精粹,對於中國人鉛中毒問題也有相當啟示意義。(詳見 Journal of the Franklin Institute 1874年 第 98 卷第 1 期 )。
         另外,銅錢相信也曾經長期是中國鉛污染的重要來源。過去就曾有研究人員認真化驗過乾隆年間銅錢的化學成份,發現這些銅錢大致是由「鉛、青銅、黃銅」為主的 多種金屬混合而成,當中鉛含量動輒高達 10%,最高竟達 26%!(詳見《考古化學》Archaeological Chemistry:Materials,Methods,and Meaning 231-244 頁 2002 年 )。加上中國人愛財如命,錢不離手,還有中國一直無法建立健全的紙幣制度 ( 這也可能是太蠢之故 ),中國人從銅錢當中所吸收的鉛,是絕對不容低估的。
         至於另一個可能更能抑制中國統治階層智力發展,使其難以清醒思考的國粹是道家的煉丹術。所謂丹,就是將水銀、鉛、丹砂、硫磺、錫等人體毒藥共冶一爐,哄騙 蠢人長生不老的不學無術。故煉丹術又名「鉛汞之術」。〈詳見何丙郁教授的《中國科技史概論》〉就如常人忽視婦女纏足、長期宵禁等中國現象對中國歷史的影響 那樣,對於煉丹在中國歷更上規模之大,破壞之巨,中國人也是不甚了了。中國人在儒家的思想教育下,缺乏了一種超越現世、令人懷著盼望離開塵世的宗教,結果 極度厭惡、恐懼死亡,眷戀現世,哪怕是似人非人的苟活,也不惜一切以冀無限延長。煉丹就是在這種文化背景下佔據了整個統治階級和文人雅士的心靈,也因而令 他們吞下了大量鉛和水銀,不但破壞了他們的智力、學習能力和脾氣,也令許多人包括皇帝賠上性命。
         鑑於中國的專制統治者權力極度集中,代表全中國人民思考,他們智力受損,對中國破壞極大。

鉛釉陶瓷鋪天蓋地
         中國自漢代興起鉛釉陶瓷,成就了唐代的唐三彩,和中國的琉璃文化,卻甚少中國人關注鉛釉對人體毒害的問題。中國歷史上許多技師、釉工因鉛中毒而早死,或在 繪圖中途中鉛毒棄世,以致留下不少待完作品的慘事,恐怕也是許多人聞所未聞。中國的鉛釉陶瓷文化一直禍延至今,今天中國大陸的鉛釉餐具,俯拾即是,「毒 碗」滿天飛的報導還不絕於聞,香港的廉價陶瓷餐具絕大部份來自中國,也算是有禍同當。中國人買食具重價錢、色澤或耐用與否遠多於安全,不會考究這是劣質鉛 釉彩,還是安全而略貴的釉中彩、釉下彩。中國人嗜茶,但古來多少茶壺茶杯以鉛釉製成?今天則連茶葉都有鉛了。英國人同樣嗜茶,但早在 250 年前就有人看到並解決這個問題。嗜茶的華爾醫生 ( Dr.John Wall,1708-1776 )想向窮人推廣品茶,又擔心鉛釉茶具的毒害,於是致力研究,卒以皂石 soap rock 製成無鉛的白磁,創立今負盛名的 Worcester 磁器廠。但在中國,只聽聞玩物喪志的警告,卻甚少人將嗜好與知識、科學結合起來,至於有閒階級關心貧民死活,則屬多管閒事。而且,中國的獨裁統治者長期以 操縱、壓榨和馴服民眾為保住萬年江山、維持政治穩定的法寶,最怕的正正是民眾不夠蠢,現在鉛中毒能有效壓制民眾智力發展,使之貼服如黑羊,不違國情,不正 是求之不得的愚民妙法?但中國人是否蠢到某一個地步就會比現在單純一點,少一點爾虞我詐和陰險毒辣呢?若是的話,他們變得笨一點也可能未必全是壞事。
         推而廣之,隨著中國輸往歐美發達國家的陶瓷餐具日多,加上當地也有許多民眾旅遊中國時私下購買劣質鉛釉餐具,和其他大量進口的如兒童玩具、茶葉等鉛污染中 國製品,相信假以時日,歐美人士的血鉛含量必漸提高,那麼中國愚民相對之下就沒有那麼笨了。以筆者看,中國人口之劣質,已不再限於 「東亞病夫」〈全國感染結核菌者 5 億 5 千萬人,乙型肝炎帶菌者超逾 1 億 3 千萬!)《註》,也在其智力缺陷;「黃禍」的含義已不僅指中國向外傾倒劣質人口,也擴展至傾銷劣質害人商品。
         中國的毒鉛文化並不以此結束。過去中國婦女嗜服鉛粉〈即宮粉或胡粉〉去胎,大夫以鉛粉治病,美人攬著鉛製的青銅鏡或鉛鏡,以鉛粉撲面,「夫鉛黛所以飾容」〈見《文心雕龍》〉,中國婦女一天不洗盡鉛華,實在很難清醒。自然,古人「以鏡為鑑」,也有越照越蠢的危險。
〈原載於 2004 年 1 月(開放雜誌》〉
《註》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王隴德確認,全國有多達 5.5 億人感染結核菌,佔中國總人口的 45%。有關資料可見人民網 2006 年 3 月的報導, http://politics.people.com.cn/BIG5/1027/4236518.html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