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4. 為甚麼北歐能 ,中國不能?

        聯合國一年一度的人類發展指數又剛公佈,依然是挪威排名第 1,這已是挪威連續第五年成為按聯合國發展計劃定義下全球最宜於人類居住的地方。而香港名列 22,竟置於名列 26 的南韓之上,僅排在德國後面!而中國也竟能位列 81,比文明得多的南非還足足高出 40 名,而另一個獨裁政權新加坡也能居於 25。可見,這發展指數並不太重視一國的民主人權發展,而且也多只會聽取各國自行呈報的資料,或假設全球人類的坦白程度、道德水平是難分高低的。譬如在 「主要國際人權文件狀況」一欄下面,甚麼《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消除對婦女一 切形式歧視公約》等等,殘暴獨裁如中國都一一簽署更予確認,甚至連那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國也有簽署,只差在沒有確認,加起來中國所簽署 和確認的國際人權文件竟然比美國還多!而且,該聯合國發展計劃居然指明「中國」的人口包括台灣的人口,並稱台灣為「中國的一省」,而台灣也因而得不到任何 原本可凌駕於中國的排名,但同時尚未立國的巴勒斯坦卻可以「被佔領巴勒斯坦地區」( 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的名義在人類發展指數獲排名!由此種種看來,此計劃的運作及其排名對一些獨裁而又慣於報喜不報憂、以謊言治國應世的政權如中國、香港等最為有利,也因此 對這一類無賴國家的排名不可照單全收;但對於普遍有誠信有廉恥心自尊自重的國家,由於其提供的資料可靠得多,其排名還是不至於太過混帳的。特別是對於那些 報喜又報憂卻依然可以高踞榜首的國家,確是要另眼相看、虛心學習的。
基督教國家一枝獨秀
        在這個必要的認識底下,這個人類發展指數由於涵蓋面比同類指數明顯較大,其排名還是有其意義和重要啟示的。首先,從多年來包括今年的排名,在表現出眾的國 家當中顯然已可歸納出若干規律。就以 2006 年的排名而言(其他年份的排名也差異不大),在首 20 名的國家中,國家規模大小不一,有小如冰島或盧森堡,也有大如美國、加拿大、法國;氣候方面,按照我過去申述的理論,當然是集中於偏寒地區,但也有澳洲、 紐西蘭、西班牙或意大利等少數幾個較炎熱的國家。左算右計之後,當中最值得注意的規律包括:在首 20 名的國家中,有 20 個奉行自由民主政制,有 19 個是基督教國家〈當中10個是新教 Protestantism,9個是天主教〉,並注意當中沒有一國信奉無神論。更值得注意的是,挪威、瑞典、冰島、芬蘭和丹麥五個均推行 「北歐模式」的北歐國家,一直夏宴獨造,穩踞最前列。這一次挪威、冰島、瑞典、芬蘭和丹麥的排名就依次為1、2、5、11 及 15。北歐國家長期表現突出,已引起越來越多人的注意。
        不少人,特別是中國人會說,北歐國家的發展模式不足為法,說它們都是蕞爾小國,極易管理,對於中國這堂堂大國沒有可供借鏡之處,並照本宣科的說,中國有中 國的 「國情」。這類「國情」論者大概不知道,世界上許多小國其實也是可以管治得一塌糊塗,像中國那樣變成人間地獄的,如在人類發展指數排名 176 在榜末倒數第 2 的塞拉里昂,人口只有 500 多萬;排名 173 的幾內亞比索 ( Guinea-Bissau )人口只有 160 萬;排名 172 的中非共和國人口只有 400 萬;排名 157 的厄立特里亞(Eritrea)人口只有 440 萬;排名 153 的毛利塔尼亞人口也只有 300 萬。同理,冰島的人口跟澳門同是只有幾十萬,何以兩者文明水平,從政治、文化、經濟、環保等各方面的發展均有雲泥之別。當然有人會說,這樣的比較未免太簡 化了,我只是想突出中國人愛以中國人口特多作為停留在半野蠻狀態的「國情」理由之荒謬絕倫。其實美國人口也有 3 億之多,日本那麼小的地方也有 1 億人口,按照中國人的邏輯,美、日政府也大有把國民草菅人命的特殊國情需要。所以,我看關鍵不在於甚麼「國情」,還是在於「民情」。有甚麼素質的國民,就必會製造出甚麼樣的「國情」來。譬如,若在一千或兩千年前把典型的中國人搬到北歐,中國人準有能力以其博大精深的儒家中華 文化把北歐搞到人口爆炸,第一時間耗盡所有天然資源、導致人相食、峽灣斷流、沙漠化、生活艱難又不准移民,並下海禁、築長城、又篤信陰陽五行、滿天神佛、 妖氣沖天,還有女人纏足千年、皇帝和讀書人則專心於煉丹玩命,最後靠著人多勢眾霸佔了起碼半個歐洲,把原本桃花源一樣的歐洲糟蹋成中國大陸式毛廁一樣。
        中國人總是忘記了,中國幾千年前也曾經是個苗條小國,癡肥只是後來的事。
        而典型的北歐人挾其文化到中國也必能把中國治理得如今天的北歐那樣,就如英國人把澳洲和紐西蘭打造成兩朵出亞洲污泥而不染的蓮花一樣,英國人帶去澳洲和紐西蘭的不僅是征服土人的武器,更是一個優秀文明-----基督新教文明。
        即使今天就把中國和北歐國家的領導人互調,北歐國家由中國人管理,中國由北歐人管理,以從我對北歐文化和中國文化的認識,我也敢肯定,不出百年,中國可以 「奇蹟地」改邪歸正、由蠻邦進化為名實相符的禮義之邦,而且經濟發展無需以道德淪亡和摧毀生態為代價,也再不會有人說甚麼中國不能發展人權自由的「國情」。相反,今天北歐諸國如在中國領導人的管治下,我也深信,不出百年,他們就可以把這片人間樂土變成人間地獄,並會出現北歐諸國不能發展人權自由的「國情」來。按照中國人的邏輯,中國人遇到的困難總是天下間獨一無二的,全世界都是難以明白的,全世界的成功經驗都是無可借鏡的,總之就是「解鈴還須繫鈴 人」,而且充滿黑色幽默的是,中國人說所有問題都是外人造成的!受害人還要樂於陪葬,因為「子不嫌母醜」,而且也不可向國際文明社會求救,因為「家醜不可外揚」。

「北歐模式」不易理解
        外面世界要認識這個了不起的「北歐模式」,真的不太容易。除了地理上的因素,還有語言上的隔閡,五個北歐國家的英語水平雖有相當,但整個社會的運作、人際 交流到書面資料一概只以本國語出之。雖則北歐國家沒有出過甚麼經濟學大師,至今也只得過兩次諾貝爾經濟學獎,但其國家的整體經濟表現,特別是國民所享之平 均經濟福祉,卻長期是國際第一流。它也沒有出過甚麼政治學大師,但其民主政冶卻並非來自歐美甚至也不是源自雅典式民主,而是獨立發源於北歐地帶,比歐美民 主來得更早也獲公認來得更徹底,這一點,當代(美國)政治學大師道爾 (Robert Dahl,1915-)直到近年回顧人類民主發展時,才猛然發覺北歐諸國的民主和平等思想不假外求的獨特發展歷史,而他本人的祖父就是來自挪威。另一個令 外人難以認識北歐模式的原因是:北歐人不像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中國人或香港人那樣喜歡自我宣傳,他們一般非常低調、謙卑、不尚清談、炫耀、甘於淡泊甚至孤寂,從來不會像中國那樣日日夜夜鬧著要「崛起」或 「和平崛起」,或像新加坡推銷「亞洲價值觀」那樣推銷「北歐價值觀」。「北歐模式」那樣成功,北歐人本來就最有資格以此向外炫耀和推銷,但他們卻一以貫之 的繼續腳踏實地的踽踽獨行,就如中國人說的如錦衣夜行那樣。他們以行動,而不是言辭讓所有懷疑者折服,這與中國人沉迷於紙上談兵、超英趕美、弄虛作假恰恰 相反。
        要是你碰到一些北歐知識份子,特別是一些不常見的無神論者,他們倒會向你抱怨這片樂土的不足之處,以及會很有教養的以充滿同情諒解的態度,談論對中國發展 的欣賞和期盼,加上他們一般強烈反美的政治立場,這樣的交流準會讓典型的中國人聽得非常舒服,也因而甚麼都學習不到,繼續沉醉於巍巍五千年中華文化。中國 人放不下文化大國使者的身段,令他們很難欣賞夷人文化的優秀之處,他們也不明白,中國文化是整體失敗,而只有個別成功例子的文化。而且,中國的個別成功例 子也多僅以中國標準衡量而言,而且也沒有計及「一將功成萬骨枯」所涉的天文數字。
        雖然,也有人說,在北歐模式的幸福生活下,人很容易變得精神虛空,但要治療這個精神病也很容易,不用叫他們到中國的愛滋村或上訪村體驗一下,只要安排他們 到香港的籠屋 〈約18平方呎的鐵籠〉小住一兩個星期,或在香港做一兩個月每天 10 小時至 15 小時或以上、時薪 16 港元的清潔工,精神空虛的北歐人肯定會馬上發現人生的意義,並確認自己的祖國是人間天堂。

私心太重難容 「北歐模式」
        所以,儘管北歐文明有許多值得中國人或香港人師法的地方,但要中國人或香港人認識並道出哪些地方值得師法也並不容易。一般中國或香港官員當然最喜歡考察新 加坡那樣臭味相投的獨裁國家,但即使他們來北歐諸國考察幾個星期,恐怕也只能看看熱鬧而已,就如香港特首曾蔭權幾年前考察完北歐諸國回來後,印像最深刻的 就只有那裡蔚藍的天空而已。對中國人或香港人來說,瞭解和效法「 北歐模式」之難,不僅在於文化差異,也許更在於個人私心。譬如,香港的高官願不願意放棄目前動輒幾十萬港元的月薪,像挪威總理和部長那樣只領取幾萬港元的月薪〈並一律沒有官邸也沒有房屋津貼〉,也容忍最低下的雜工也領取相等於自己月薪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工資?又如香港會有多少大學教授願意把人工減半和取消房屋津貼,容許大學門口的警衛員的人工只跟自己相差一半呢?在香港 〈或一般傳統華人社會〉這是絕無可能的,香港的領導人早已聲明這會造成「人才流失」,而且中國人也多篤信「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之類怪論。許多諸如此類的社會結構差異,真不是習慣了中國主奴式統治的奴才所能想象的,就像猴子要瞭解人類社會的那樣艱難。若再追問,為甚麼挪威人,或北歐人那樣有人道精神,而香港人或中國人就沒有呢?那就簡直等於問,為甚麼猴子沒有進化為人類 那樣,要回答並不容易。
〈原載於2007年2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