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6. 香港人為何如此不理解台灣?

        我知道許多曾跟香港人打過交道的台灣人都對香港人沒有好感,一些台灣大專生曾對我說,他們覺得在亞洲,香港人之跋扈是僅次於新加坡。我是香港人,對這我完全同意。特別在對待台灣的態度上,香港人充分表現了他們的無知、狂妄、狹隘、趨炎附勢和是非不分的德性。
        我決無意挑剔香港。有人說,挑剔自己身處的制度、誇張鄰家的美好是任何知識分子的習性。但我並沒有因而看不到,台灣在廉政、法治和交通等方面顯然不如香港。
        台灣有兩件事,一直為許多香港人嘲笑並譴責的對象。一是立法院中的立法委員的肢體動作;二是台灣的台獨風潮。
        香港人一來仍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二來在英國殖民統治下政治上末獲啟蒙,對「亂象」仍抱有一種病態式的厭惡,也對「大一統」有一種病態式的追求。香港 人對「公義」、「抗爭」、「自決」等文明人起碼有的理念,至今還冷漠得令人吃驚。香港人雖然也不會對中共有甚麼好感,但一談到台灣政壇上的肢體動作與台獨 風潮,便跟中共情意纏綿,互訴心曲。更加有趣的是,這裡許多對台灣立法院中委員打架深惡痛絕,認為是丟盡中國人臉的人,卻對中共對民眾的奴役甚至屠殺顯得 相當諒解,甚或擁護!這等現象,即使是這裡一些以人民喉舌、民主鬥士自居的所謂名嘴也不能身免!他們甚至以遏止台獨風潮為由,反對台灣人行使最基本的政治 人權,直選總統!是的,要讓他們明白「國家可為民眾幸福而設,也可為民眾的幸福而分」這個至明之理,就簡直像要中共善待其人民一樣的艱難。
        香港人不但昧於許多台灣人己經奮力去實踐的文明人的理念,而且對台灣幾百年來的殖民統治、省籍情結甚至國際孤立等等也大都相當無知,他們只會知道,台灣是 中國的一部份,台灣想搞獨立,立法院常常有人打架。然而,一般香港人還是很喜歡以這樣貧乏、片面的台灣資料,儼然以中華帝國或中共統戰部代言人一樣,指點 台灣政治。
        在當前中共計劃在台灣北部一帶進行導彈試射一事上,一般香港人的態度也教人相當難受。他們的反應,大抵可歸結為:幸災樂禍,台灣人自食其果,中共無可厚 非、美國人惹是生非。他們大都抱著等看「老父教子」的看熱鬧心態,有的更甚至附和中共的所謂「寧願在廢墟中重建台灣」的論調。彷彿香港人真的是坐在安樂椅 上,彈著菸灰,慢不經心地給正受到北京奪命威嚇的台灣人發出判詞。這種種 「教訓」台灣的信息,從這裡的電台烽煙節目,到一般報章,簡直是鋪天蓋地而來。
        的確,這個世界是夠荒謬的。台灣這個作為全球發展得可算是最均衡、健全,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都沒有嚴重偏廢的華人社區,竟然要受到這樣粗暴和尖刻的 對待,特別是受到華人自己的苛待。我們是否需要反省?香港人是否需要反省?中國人是否需要反省?台灣按計劃到九六年便會出現首位由普選產生的民選總統,這 無論對華人社會發展,中國人政治發展,台灣人的政治抗爭或全球民主政治發展來說,都是了不起的大事,是幾許台灣人、中國人或華人多少年來的夢。又或者,只 要你走在台北的街頭,污濁的空氣也無阻你看到那種發展的生機、民眾的修養、親切和文化事業的旺盛,這些在華人的社區中己經絕無僅有了。台北一位出了許多優 質嚴肅書,賠了不少本的書店老闆對我說:「不要老是談甚麼愛國不愛國,我們只要多出好書給民眾看,提高他們的素質就是了。」據我觀察,現在許多台灣人便抱 有這種既理想又務實的精神。面對這樣一個堪稱是華人社區發展中的模範的城市,我們有資格「教訓」它,忍心「在廢墟中重建」它嗎?
        而且,更加荒謬的是,現在最想教訓台灣的不是別人,而且擺明是殘暴著稱於世的「中共政權」,無論怎樣,這也是難以服眾的。否則,這世界豈不變成善良向惡霸 學習,先進向落後取經?這還不算,荒謬之顛是,這種惡霸欺壓善良,邪惡打壓公義的現象,竟然得到許多人-----特別是包括香港人的華人或中國人-----的默許,甚至叫好!這就實在太恐怖了。為什麼我們對於納粹政權、波爾布特政權或北韓政權那樣不齒,卻對殺人和政治犯更多的中共政權那麼寬容呢?
        台灣的新聞局長胡志強說:「台灣有一流的人才,應該得到一流的對待」是一句振聾發聵也含有無限苦澀的怨憤之詞。其實,人本身就應得到作為人的對待!
        善良的要龜縮,邪惡的四處招搖,無知的廢話連篇,狂妄的贏得支持,久居這個荒謬世界,台灣人會瘋狂,我這個香港人也會瘋狂。

〈原載於1995年7月26日《中國時報》〉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