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8. 一個「私人重地閒人可進」的地方

        挪威社會以平等精神獨步天下,共產精神,無名有實,但這種共產精神同時揉合深厚的理性成份,我且鑄新詞,稱之為「理性共產主義」,或「理性社會主義」亦可。
傾力打擊菸酒消費
        自問平時熱愛搜奇獵異,但逐步深人這個獲聯合國推為人間第一樂土的挪威社會後,對當中許多制度仍然感到震驚。譬如星期天,還有所有假期,全國的商店〈食肆 除外〉禁售包括啤酒的所有酒精類飲品,逢星期天及其他所有假期的前一天則只可以銷售至下午三時。即使是平日,超級市場等地也只可以售賣啤酒,而且也須在下 午六時前買,其他低酒精啤酒以外較烈的酒精飲品一律要到國營的酒類專賣店購買,而酒類專賣店的分店數目也不是那麼多,營業時間也短:朝十晚五、週六半天, 週日全休。但食肆深夜十二時後也不得售賣烈酒,凌晨一時後不得售賣啤酒和普通酒。在所有政治選舉日,更全國禁售酒精飲品。
        法律甚至禁止民眾當街喝酒,違者罰款一千到三千挪威幣不等。
        挪威政府不但嚴格限制喝酒,對酒精飲品課以重稅,更專賣酒類飲品,為甚麼當局對喝酒管得那麼嚴呢?原因是正如任何冰天雪地的人幾乎都愛喝酒那樣,過去維京 人也有嗜酒的毛病,即使今天挪威特別在北緯七、八十度的地方,半年以上的日子天昏地暗,患抑鬱症者甚眾,這類人依然很容易酗酒。所以近代挪威人對酒精相當 警惕,不像他們的惡鄰兼酒鬼俄羅斯人那樣,他們確能做到今是昨非,坐言起行,用不著在公眾地方高懸一個口號牌匾,似乎他們才是孔夫子說的『吶於言而敏於 行』。今天挪威人平均每人每年喝啤酒約 50 公升,其他酒類約 14 公升,以純酒精計為約 4 公升,這酒精消耗量不僅低冠全歐,在國際間也屬甚低,在極度富裕國家更屬奇聞。單從這一點,就可見挪威人的理性反思精神與行動力絕不簡單。加上七十年代後 挪威逐步富裕後開車的人越來越多,而且挪威地勢狹長,開車穿州過省動輒數以小時計,酒後駕駛越來越成問題。為此,挪威政府已積極研究斥鉅資從瑞典引進昂貴 的酒精鎖,如無意外,數年後所有新車就要裝上這個一旦偵測到司機喝酒過量即令車輛無法啟動的裝置。在此之前,當局已通過另一重要交通安全措施,就是在今年 年底前所有 3.5 噸的重型車輛要裝上速度鎖,以確保車輛時速不得超過 90 或 100 公里。不過,挪威地大人少,公路上很艱難才會碰到一個警察,民眾若不自律,醉酒駕駛的問題是難以解決的。
        在這方面,這裡的人就像綿羊一樣的馴服。由於絕大部份人都是自己開車的,一般社交吃飯場合都罕會有人喝酒或啤酒,假如喝了,就會把自己的車子留下,自行坐收費昂貴的計程車離去。
        當局除了嚴控酒精之外,為減少菸草對民眾健康的禍害,對菸草徵收驚人稅款,一包普通香菸在挪威賣挪威幣 80 元〈若按 2007 年匯率算,約等於 15 美元)。菸民數目已逐年下降,在 16 至 74 歲的人口中,現在只有兩成四吸菸。自本年六月一日起的食肆禁菸令,也在大多數人支持下順利落實。許多菸徒說這會加強他們戒菸的決心,也表歡迎。

私人重地閒人可進
        挪威人雖然奉行私有產權制,但為了貫徹其理性及平等的精神,做出了一些隨時令香港的自由派經濟信徒大驚失色的舉動。譬如,為了自然環境的保育,許多挪威人 除正宅之外擁有的每每可以媲美香港半山獨立豪宅的郊野別墅,每年最多只可以住人半年,其餘半年必須閒置。在這半年之中,有些地區更規定不得連續居住三個月 以上。
        另一個更可能令張五常之類私有產權尖兵大呼 「私有產權已死」的措施是,為了讓國民得以共享全國的文化及自然遺產,挪威於 1957 年起正式就「公眾涉足權」( allemannsret-ten )立法,容許民眾有權進入任何私人擁有而未經開墾的地方。在挪威,除了住宅、花園、草坪、耕地、農場這些開墾地以外,其餘的絕大部分都屬末經開墾地,而在 冬天雪封的耕地也屬末經開墾地。民眾除了可以進入私人擁有的未經開墾地,還可以在該處採摘野果、休息、紮營過夜等。所以在挪威許多標明是私家路的地方即使 有門,都是打開或可以推開的,平民與狗,均可內進,但狗隻須在四月到八月這段多人四出活動的日子繫上狗帶。許多末經開墾地上面都圍上籬芭來牧羊,物主就會 在籬芭上面架一把木梯,讓所有路過的人跨過去,常見於中國人社會的過路權爭端在這裡沒有聽過。進入私人未經開墾地的人也要遵守若干規則,包括不得毀壞樹 木、土地等自然資源,或任何建築物、籬芭等等。
        就像郊野別墅不得住過半年這樣法例那樣,這條 「公眾涉足權」的法例其實不易執行,且不說「私有產權」方面的問題,挪威地廣人稀,郊野別墅居民或者尚有零星鄰居可稍起監察之效,但全國無邊的私人荒地有 沒有被外來過客所濫用,卻是萬難監察。唯這兩條法例實行至今,民眾普遍遵守,自然環境益受保護,每一個國民不論貧富均可登山涉嶺漫遊全國,挪威人無不稱 善,罕見紛爭。大抵,這樣的法例只能適用於有深厚公德精神的高度文明人類,法例只能以制度指出一個方向,能否落實還得靠全民自發自省。
    當局為了確保挪威稀少的耕地得到善用,維持挪威的農業,和防止有人兼併農地、坐擁閒田,農地地主不得閒置農地,必須將之用於農耕、畜牧之類農業生產。許多 已經不再耕作而依然持有田產的人,往往會讓荒田長草作牛羊飼料用。農民若把農居農田放租,所得租金也如其他物業租金那樣繳交約百分之三十的租金收入稅。如 此規定加上「公眾涉足權」之類措施,「富者田連仟陌,貧者無立錐之地」的景象在挪威是無法想像的。

個人財務完全公開
        可見,挪威人力圖平衡私有產權和平等精神與社會公益之間的關係。他們還有另外一個獨特措施,令他們的私產狀況愈見透明。那就是每一個挪威人的收入、財產和 繳納稅款都可任由公眾查閱。當然,當中有人或作個別財務安排以掩飾真相,但由於當地人一般不覺得公開私產或納稅狀況有何不妥,所以一般也不會太刻意掩飾, 有關資料頗為可信。稅務當局對每個人的銀行戶口全面監控,以確保所有收入均有繳稅,而納稅人也可申報個人的負債,以獲取稅務上的扣減。
    從以上挪威杜會的幾個事例及我前此介紹挪威社會的平等作風可見,挪威社會確是相當獨特的,並能戛戛然獨造境界,這令我不得不深刻反思甚至調校我過去對世界 發展的認知。他們沉醉於自家的文化、價值和自然世界,旁若無人,為了人人應該平等的信念、為了實踐擺脫人類弱點和失敗經驗的理性精神,理直氣壯,一往直 前。這裡從沒有人偷雞摸狗的說搞的是「有挪威特色的資本主義」或「有挪威特色的共產主義」,或像「亞洲價值觀」嘍囉那樣大吹特吹甚麼「北歐價值觀」、「挪 威價值觀」。他們謙遜、低調得幾乎令人費解。他們絕不熱切推銷一己成功經驗,整個社會依然故我的以挪威語運作,外人不易窺其堂奧。他們以行動而不是言詞服 眾。他們的寬容,令這個以路德宗為國教的國家居然成為其文化死敵回教徒的避難勝地,個個樂不思蜀,以致回教成為挪威國教以外第二大教,每年還得到挪威政府 慷慨資助。

〈原載於2004年8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