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30. 從奇技淫巧到科技興國

        中國本土的統治者,甚至普遍大陸民眾,甚至不少香港人,都有一種已經絕種於文明社會的思維,就是發展經濟或科技不需要同時發展政治或文化,又或者一旦發展 政治,就要政治掛帥,經濟讓路,過猶不及。中國人這種發展經濟發展科技不需要配以政治、文化發展,只「震於列強之船堅炮利」的思維,看來不止可以上溯至清 朝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教條,探本窮源,甚或可以從儒家的「君子不器」、「士先器識」、「先立其大」、「君子勞心,小人勞力」的「德性至上論」找到痕跡。
九個政治局常委俱屬工程師
        中國人對「唯發展經濟、科技論」的迷信,從當前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教育背景中就表露無遺。胡錦濤,清華大學水利工程系河川樞紐電站專業畢業,工程師;溫家寶,北京 地質學院地質構造畢業,工程師;吳邦國,清華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畢業,工程師;賈慶林,河北工學院電力系電機電器設計與製造專業畢業,高級工程師;曾慶紅,北京工業學院自動控制系畢業,工程師;黃菊,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電機製造專業畢業,工程師;吳官正,清華大學動力系熱工測量及自動控制專業畢業,工程 師;李長春,哈爾濱工業大學電機系工業企業自動化專業畢業,工程師;羅幹,東德富萊堡礦冶學院機械鑄造專業畢業,高級工程師。一個國家整個最高領導層全由 自然科學教育出身的人,甚至只是清一色的工程師出掌,徵諸全球,即使包括其他共產國家在內,也是罕見的。究竟中國是否就是靠科技興國,這個政治局的工程師 團又是否就必有助於中國的科技發展?若從諸文明國家的發展足跡來看,中國的「唯發展經濟、科技論」是否行得通,實在令人疑惑。
        同樣,許多香港人即使是到民主發達國家留學或住上好一段時間,仍會相信經濟和科技的發展可以在座制政治、文化發展的環境之下成功,甚至認為壓制政治、文化 發展是達致經濟和科技發展的必由之途。至於一些土豪劣紳膽敢反反覆覆說甚麼香港只是「經濟城市」,不得搞政治活動之類的言論,而香港人沒有像歐美人士那樣 奮而革命,也沒有像台灣人那樣將說話人掌嘴,足以說明,這裡的中國傳統文化仍然是死而不僵的。
        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遲浩田在神舟五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後稱此事增強國威、增強軍威、振興中華,無數中國人也認為這是科技興國的一大體現。但所花的千億元,足以令多少家學校無法興建,多少學齡兒童無法就學,卻看來從來不是他們會考慮的問題!日本以至國際間科學界早就普遍認為,鑑於人類在太空任務絕大 部分已可由便宜得多的無人駕駛飛船和機械人代勞,送人上天多無必要,也不划算,而中國的太空計劃正正是軍事、政治圖謀遠大於商業和科學研究,日本身為中國 最大援助國自然不能聽之任之,遂於神舟五號成功發射後大幅削減兩成來年對中國的援助,從原來的 11 億美元減至 9 億 1 千多萬美元,並將省下的錢轉撥作伊拉克的重建援助。

愛因斯坦 : 專門技能並不足夠
        中國從清朝視火車、輪船為奇技淫巧,到今天的工程師隊治國,究竟是進步,還是病態發展?我看是後者居多。到底夷人值得中國人師法的是否就只有「船堅炮利」?到底夷人的「船堅炮利」是否在一個中國一樣極度封閉和反智的社會中成就出來,是否可以移殖到中國這樣沒有思想、言論、宗教自由的地方複製?這些至關 重要的問題,向來不是中國統治者關心的重點,也沒有-----當然也不容許-----在中國本土好好的公開討論過。科學巨人愛因斯坦 ( 1879-1955 )一向深得中國官、民崇拜,不妨就聽聽他的看法。其實愛因斯坦,就如許多出色的科學家如哥白尼、伽利略、牛頓、羅素、沙卡洛夫、奧本海默等那樣,所關心的 決不是只是科學的。要是有人以「科技興國」去就教於愛因斯坦,想必將他氣死。愛因斯坦多次強調,通才教育之重要,其中一次說得很清楚,並廣為各界引用:
        「單單授人一門專門技能並不足夠,否則這個人只會是一架有用的機器,而沒有和諧發展的人格。至為重要的是,學生要對不同價值觀有所瞭解,和生動的體會。他必須對美對善惡感應靈敏。否則,他縱有專門知識,也不過是一條訓練有素的狗,而不是和諧發展的人.....所以我每每推崇人文科學之重要.....」
(原文: It is not enough to teach man a specialty.Through it he may become a kind of useful machine but not a harmoniously developed personality.It is essential that  the student acquires an under-standing of a lively feeling for values.He must acquire a vivid sense of the beautiful and of the morally good.Otherwise he-with his speciallzed knowledge-more closely resembles a well-trained dog than a harmoniously developed person...This is what I have in mind when I recommend the "humanities" as important.....見《紐約時報》1952年10月5日報導 Einsteins stresses critical thinking.)
        中國官、民大概在船堅炮利和科技興國思維的支配下,也只會研讀愛因斯坦的科學著作,不會對愛因斯坦關於反教育唯科技化、反獨裁專制、反思想控制等大量擲地有聲的非科技言論感到一絲興趣。就如對於當前中共賴以維生的民族主義,愛因斯坦居然不屑一顧的說,「民族主義只是一種嬰兒病,就像人類總要出一次麻疹那樣。」(Nationalism is an infantile sicknes .It is the measles of the human race.)愛因斯坦若當面對中國人說這句話,中國人是會跟他搏命的。故曰,中國人對愛因斯坦的崇拜,就像對魯迅或馬克思的崇拜那樣吧,葉公好龍而已。
        其實,科學與技術,傳統中國不是就已經睥睨全球嗎?傳統中國的工程師少嗎?仰慕中國的李約瑟 ( Joseph Needham,l900-1995 ) 用了幾十鉅冊也寫不完,但就是無法解釋為甚麼中國會淪落至此。為甚麼傳統中國的工程師救不了中國呢?不就是因為沒有自由,特別是資訊自由。於是甚麼紙張、 印刷術、指南針、火藥等等偉大發明都無不浪費淨盡,最後只能成為其他自由地方文明起飛的動力。

「中庸之道」癡人說夢
        中國的發展,向來都是這樣的從一個極端走去另一個極端。非此即彼、顧此亦失彼、「一心不能二用」、不是 「勤」得滅絕人性,就是「戲」得毫無節制,故「勤」「戲」不能並存。從儒家經典上的溫良恭儉讓,到實際上的貧者無立錐之地的瘋狂兼併;從閹人成風之性毀滅 到 「後宮三千」之荒淫;從低首下心奴顏婢膝的奴才,到肆無忌憚的亂民、紅衛兵甚而皇帝;從無為而治到內亂連年;從全面保古到全面西化;從政治掛帥到經濟掛帥;從視「走資派」為彌天大罪,到發展到先付款後救人的驚世杏林奇觀;從奇技淫巧到科技興國。中國民族之極端,恐怕在人類社會中是罕有對手的。不過,所謂 極端,由於底子太差,也成不了有板有眼、稍見深度的極端,而只是形式上極端。歸根結底,矯枉過正,過猶不及,形式主義掛帥,才是真真正正的中國精神。這就 是一個民族停止獨立思考了兩千年後的慘狀。
        然而,中國卻在所謂「中庸之道」的偽裝下,一直被當作是客觀持平的人類代表。這錯得很慘,誤人無數。須知中庸之道,就像無數中國古訓那樣,嘴上說說而已,大家切勿當真,這是中國文化普遍將理想當作現實的現象。真相反而多半是,太多人太極端,才要鼓吹中庸;人太醜陋,才要五講四美三熱愛;地方太髒,才要年年嚷著要清潔香港。「中庸之道」即使有,也只是用於待人,不是律己。或如魯迅說的那樣:
        『中國人倘有權力,看見別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數」作他護符的時候,多是凶殘橫恣,宛然一個暴君,做事並不中庸;待到滿口「中庸」時,乃是勢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時候了。一則全敗,則又「命運」來做話柄,縱為奴隸,處之泰然,但又無而不合於聖道。』
        到底一個社會發展經濟、科技是否就可以只管經濟、科技,而完全不理甚至刻意糟蹋社會的政治制度、倫理價值、文化發展、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等等?只要從「希望工程」教育基金被人中飽私囊、防洪大壩偷工減料、全國濫伐山林濫採天然資源成災、膺品市場席捲全國、超標有毒食品貨如輪轉、城市過半兒童鉛中毒智力發展 受損、貧富懸殊拾級而上、敷以十萬計國家精英留學後拒絕回國等等,這些本身雖不一定直接與經濟、科技有關,卻由於政冶問責制度、社會倫理道德、言論自由等 等無不蕩然,而得以應運而生,越演越烈,以致社會上的經濟、科技根本難以健全發展,要不是虛應故事的敷衍,就是代價過高,而且多由弱勢社群承擔。到最近導 致中國經濟損失遇千億的 SARS 溫疫,追源禍始,還是離不開其封閉的政治制度。同理,中國今天的人口災難、教育災難,以致中國的經濟、科技發展舉步維艱,罪魁禍首當然不是科技過低,而是獨裁政治之故。
        1998 年諾貝爾經濟學得主沈恩教授( Amatya Sen,1933-)一大研究發現就是,人類歷史上的大飢荒只會發生在資訊不能自由流通的獨裁國家譬如中國,原因是當飢荒發生時,傳媒不許報導,延緩了外來援助 (又或戰無不勝的領導為了面子拒絕援助),加上官員為求自保互相瞞騙,結果小飢荒變成大飢荒,終至局面一發難收。果然,從近年美國政府解封的政治密件就發 現,中共為了面子,於 1961 初不顧千萬同胞餓死,拒絕了美國的穀物援助。(見 CIA 文件,編號00372/61)總之,從中外經驗可見,中國一天沒有政治問責制度、沒有起碼的、會理會他人死活的社會倫理道德、沒有監督各方胡天胡地的言論自由,就休想擺脫九貧一富的主奴式「經濟繁榮」、擺脫文盲遍地而斥千億送人上天的專斷和虛榮、擺脫每年損耗幾千億元的旱澇災害、擺脫最終令一切科技也束手 的生態破壞,和擺脫從一個掛帥盪向另一個掛帥的「掛帥主義」。

〈原載於2003年12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