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 第二章 五個危險族群


中共領導人的終極政冶等式是個雙向等式 :「和諧=社會安定」和「社會安定=和諧」。真正的等式是:和諧+社會安定=持續的共產主義箝制,只不過他們絕不會告訴中國人民。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二零零七年的新年賀詞中提出和平發展和社會「和諧」的目標。他說:「二零零七年是中國人民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要一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簡稱人民政協〉也在二零零七年的年度會議最後,期許社會和諧發展。
         中共領導人的終極政冶等式是個雙向等式 :「和諧=社會安定」和「社會安定=和諧」。真正的等式是:和諧+社會安定=持續的共產主義箝制,只不過他們絕不會告訴中國人民。簡單的說,中共領導人對「和諧」著了迷,現代中國社會的每個重大議題一定都要扯到「和諧」。
         原因非常簡單。「和諧」其實是「權力」和「掌控」的代名詞。對中共來說,「和諧」就代表中國人民該把各種問題和全部信任交給國家領導人。但中共沒針對今日中 國面臨的各種問題提出有意義的回應,只忙著鞏固政權。任何質疑中共權力的人或事,就對「和諧」構成威脅。由此可見中國的安定和樂明顯跟欠缺政治自由有關。 因此,很多中國人認為不對中國的政治未來表達任何興趣,就是愛國和好公民的表現。
         和諧--和平--安定這個等式過於簡單,只能確保短暫的和平。儘管中共有效建立了一個人民不敢隨便說話的國家,但它面臨的問題太大又太獨特,人民勢必還是會集結起來,而且每個族群都代表一種社會現象。
         接下來我們要討論中國的五個危險族群,每個族群都可能製造動盪或不安,甚至動搖世界上最專制的政府的「和諧控制」。這五個族群不是軍事專家或退伍軍人組成的,而是因為政府有意或不小心導致他們寸步難行的平民。這些族群身不由己地逐漸累積力量,而且政府多半都渾然不知。這些人不是異議分子也不是革命分子,他 們只是人為了適應自然或是當權者沒有適時伸出援手而導致的結果。
第一個族群:窮人
         .出沒地點:主要是中國農村,但最近窮人分散到全國經濟版圖,尤其是餐桌上很多殘羹剩飯的中產階級聚集的都市。
         .性別:男女各半。
         .規模:有五千五百萬〈中共的估計〉到一億五千萬〈世界銀行的估計〉中國人民只靠一天一美元或更少的收入維生。
         .教育程度:低。貧窮地區的教育資源有限,都市的學費又貴,大多人根本不可能繼續升學。
         .歷史先例:當然有。窮人常是迫使中國王朝改革的一股力量。
         .危險程度:非常。一日三思識到沒什麼可以失去,窮人就會起來反抗。
         .政治目的:父親想要合理的工作,母親想要可以定居的地方,孩子想要希望。政府給他們的只有政治修辭包裝的夢想,只會讓他們對政治和政治人物更加反感。
         世界看到的是經濟蓬勃發展的中國。現代中國給人的印象就是簇新的摩天大樓,或是斥資數十億、規模無人能及的民間工程。但中國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國內的數千萬窮人。二零零七年中國有超過兩千萬人,一年只靠不到八十八美元維生,三千五百萬人年收入不到一百二十六美元。據世界銀行估計,中國有一億五千萬人一天賺 不到一美元。
         中國人自古就常因民不聊生而起義叛亂。明朝〈一三六八~一六四四〉的開國皇帝朱元璋出生於農民家庭,後來到佛寺棲身,未料佛寺因資金不足而關閉,他也淪為乞丐。當時中國正值蒙古人統治的元朝,反叛和暴動日漸猖獗。朱元璋帶領一群反叛者漸漸征服全國。
         具體而言,中國政府給窮人的幫助很少。除了在鄉村鼓吹「和諧」和「安定」之外,中共並沒有實際解決鄉村居民〈很多都是少數民族〉的困境。二零零六年中國鄉村 有八萬多起抗議活動,但如果中國的經濟成長持續把第一個危險族群排除在外,這八萬多起抗議活動就會只是冰山的一角。窮人一日三思識到自己可以推翻讓他們無 法翻身的中共,中國鄉村就會因為示威抗議四起而大亂。
         . 解決方法:中國不把該貧窮視為一種數據,應該把它當作人權問題來處理。就算把窮人放到人為操控的低貧窮線之上《譯注:貧窮線就是最低收入的門檻,低於此門 檻就算低收入戶:低貧窮線則是指將最低收入壓低,使低收入戶減少》,也無法解決貧窮問題。只有維護窮人的基本尊嚴,才能減輕這群人的怨憤。
第二個族群:獨生子女
         .出沒地點:一胎化政策使經濟繁榮的中國城市充滿了獨生子女。這群人跟鄉村人口關係疏離。
         .性別:男女皆有,幾乎清一色是漢人。
         .規模:一億,且因實施一胎化政策而日漸增加。這群人其實就是最極端的「唯我」世代。
         .教育程度:中國史上最高,中英溝通能力皆強。此外,女性受到女性主義思想洗禮,將會成為另一股政治力量,說不定會帶領此族群爭取民主。
         .歷史先例:無。這群人代表的社會現象史上前所未見,而且完完全全是人為的產物。
         .危險程度:政治上很危險,這群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若反抗國家政策,後果不堪設想。
         .政治目的:這群人的弱點在於,就算政府倒台,也希望繼續過好日子,維持目前的生活方式,而在此同時他們又認為自己就是中國未來的領袖。這群人受過高等教育,懂得協力合作,因此對國家存亡勢將舉足輕重。
         中國的一胎化政策造成了數目龐大的獨生子女,多達一億以上。這群人多集中在城市,因為城市是一胎化政策最早也是最嚴格執行的地區。這群人肯定會被更為現代的 自由觀念所啟發;從金錢的角度來看,他們也將成為中國社會的富裕階級;而他們所想要的思想自由也勢必將超出國家所願意給予的程度。然而他們也有別人所沒有 的問題:由於是在沒有兄弟姊妹的環境之下備受細心呵護地長大,以致往往較為自我中心、不懂人情世故。在情感上,他們還背負著四億個幽魂-----他們家因中共的獨裁政策而無法出世的兄弟姊妹。
         這個族群的成員天生就是孤立主義者,喜歡獨來獨往。但要是政府無法給他們美好生活和幸福家庭的希望,他們勢必會團結起來以表達不滿,而這一切都源自於政府強迫他們的父母投入史上最大的社會控制實驗。
         .解決方法:最為困難,因為政府透過教化薰陶,迫使這群人專注於累積財富。這群人史上前所未有,所以沒有前例可循。即使在一個心理學家齊備的國家,要處理一億人的心理問題都相當棘手;更何況心理健康在中國仍然是個禁忌話題,要針對此問題提出有意義的對策,很難。
第三個族群:民工
         .出沒地點:從中國鄉村到都市工作的勞工。這群人離鄉背井卻是為他人建立美好社會,更使他們有如不定時炸彈。
         .性別:男性居多,有些離家數千哩遠。
         .規模:兩億,每年增加一千三百萬人。
         .教育程度:多半末受教育,但歷練豐富且足以拆解〈故意摧毀〉他們搭建的基礎建設。
         .歷史先例:中國沒有。中國的社會階層直到最近才鬆動,這群人才得以到城市求職。古今中國都嚴格管制社會運動,但這群人令人想起美國二十世紀初的勞工運動。
         .危險程度:這群人宛如前線士兵。其中已經有些挺身反抗地方政府。他們的優勢在於可串連各個工地和城市,但先送命的也是這群人。
         .政治目的:希望在他們建立的新中國有一席之地。他們想把家人帶來城市,也希望認真工作就能得到合理〈且準時發放〉的薪資。
         大批民工是現代中國的建立者及維護者。這些人多半是男性,從貧困的農村到城市工作,以賺取更多薪資。中國對非技術性勞工的需求似乎永無止盡,但從事這類工作的民工常面臨黑心雇主、超時工作、工作條件惡劣、居住環境不佳、工作福利差的問題。此外,都市人往往瞧不起鄉下人。
         這個族群雖然來自鄉下,但因為到繁榮富裕的中國城市裡打工,所以有別於第一個危險族群。這群人建立的基礎建設使中國的經濟得以蓬勃發展,但他們卻無法享受經濟發展的成果。
         . 解決方法:可能解決。完成必要的都市建設、轉變成已開發國家之後,中國對民工的需求會日益縮減。如果政府現在就未雨綢繆,採取行動,應該能把這群人的不滿 減到最少。政府可以為他們規劃良好的住所和完善的社會福利,說不定即能滿足這群人的需求。這群民工靠著雙手建立的最後一座城市,說不定就是他們自己的城 市。
第四個族群:罪犯
         .出沒地點:中國各地、社會各階層,但主要集中在中國都市,多金的地方。
         .性別:幾乎全是男性,但可能有女性幕後人員,尤其是中國的白領和紅領罪犯。這群人分成三類:藍領罪犯,涉偷竊和身體傷害;白領罪犯,涉偷竊和貪污;紅領罪犯,涉賄賂和貪污。
         .規模:不明,但引發的恐懼可能使其勢力大得不成比例,藍領犯罪集團就是明顯的例子。
         .教育程度:依「顏色」而定,偷的錢越多往往表示此人的教育程度越高。
         .歷史先例:這種規模前所未見。資本主義和杜會主義激盪出各種機會,為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犯罪活動開了一扇門。
         .危險程度:極端危險。自從一九七九年鄧小平開放中國後,這群人天天都在摧毀人民對共產黨是否有能力打擊犯罪分子的信心。
         .政治目的:無。所有行動都源於自私的動機,所以政治主張大可免了。
         中國的犯罪活動猖獗,但為了促進「和諧」和「安定」,中共刻意低估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很難確定這群人的規模。即便如此,根據已知的資料顯示,單單二零零六年一年,中國警方偵辦的刑案就有四百六十五萬宗。
         值得注意的是,共產黨內的貪污已成常態,貪污網路龐大,多以黨員的親友或小團體為掩護。據估計,每年約有四萬宗共產黨員的貪污案,在二零零六年有約十萬人受懲處,其中大多是低階黨員。
         另外,金融業的貪污規模雖然不明,但二零零五年的金融詐欺金額即將近一千億美元,可見問題有多嚴重。上述兩者之外,還要加上日漸增加的、由社會底層人口所犯下的暴力案件和各式小案,這些人眼看著別人享受經濟發展帶來的好處,而自己卻沾不到邊,從而萌生歹念。
         . 解決方法:可以解決,但可能性不大。藍領犯罪只要加強治安就能解決,而白領犯罪和紅領犯罪則要仰賴民主制度。民主制度可由人民監督政府官員,這樣就能削弱 紅領罪犯的權力,進而削弱紅領掩護白領罪犯的實力。然而中共絕不可能由人民監督政府官員,最多只會推出幾個小官當替死鬼,所以要阻止這個族群繼續犯案,很難。
第五個族群:單身漢
         .出沒地點:中國各地,但集中於鄉村,傳宗接代壓力最大的地方。
         .性別:清一色男性。
         .規模:三千萬到四千三百萬,持續增加中,看鑑定胎兒性別的超音波掃描器數量多寡而定。
         .教育程度:低,通常從事勞力工作,勿跟獨生子混淆。
         .歷史先例:無。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導致的性別失衡現象,因政府的一胎化政策更加惡化。
         .危險程度:沉默的少數族群,但破壞力驚人,伺機宣洩不滿,第一目標是他們得不到的女孩,第二是限制他們活動的政府官員。
         .政治動機:無。不過他們有個一致的動機:宣洩心中的怨憤,如果集結成眾,這股怨憤就會成為他們的利器。
         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再加上實施一胎化政策、要得知胎兒性別及墮胎都不困難,導致中國人口性別日漸失衡。男女差距在城市較小,在觀念傳統的鄉村地區較大且急遽拉大中。在中國出世的男嬰遠多於女嬰,據估今日十個男童中就有一個長大討不到老婆。
         . 解決方法:無法解決,想解決也太遲了。就算中國能馬上拉平男女出生率〈根本不可能〉,先前幾十年出世的男性還是討不到老婆。他們將永遠獨自一人穿越中國的人口金字塔,無法結婚或安定下來。當這群人想辦法發洩鬱悶時,強暴、賣淫、綁架女性的事件就會增加。這幾個族群代表了北京政府難以控制的龐大問題,但他們 卻很少思考這些擺在眼前、步步逼近的大災難。中共專注於追求「和諧」和「安定」,卻緊緊封住以上這些問題,不是拒絕承認就是淡化處理。但這麼做有害無益。 現在中共有人民解放軍和人民武裝警察部隊這兩大後盾,尚且能壓下這些問題,只是這種情況不可能長久。一旦再也壓不住,這股爆發力將對中國造成莫大衝擊。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二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0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