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7. 第七章 仿冒王國


中國假貨充斥全球。

有云:「中國出的盡是假貨」,只有:「中國製造」四字才是真的。

洛杉磯海關3天沒收100批假貨,全來自中國。
        中國是個仿冒王國。有些造假手法很簡單,一眼就能識破,比方上海的歐貝拉西點直接竄改產品上的製造日期,出售過期麵包。
        有些就複雜得多。例如上海恆和置業有限公司假造了一整個英國風小鎮--泰晤士小鎮,離上海市區一小時車程,裡頭有仿冒「英國風」的喬治時期和維多利亞時期住宅,甚至有座邱吉爾雕像。鎮上還有一間酒吧和炸魚薯條小吃店,而且是直接抄襲英格蘭多塞郡萊姆里吉斯鎮兩家由蓋爾.凱蒂〈Gail Caddy〉開的兩家店。凱蒂女士說未經允許甚至知會就這樣移花接木,讓她有受騙的感覺。
        從一條麵包到一整個小鎮之間,還有滿坑滿谷的仿冒品和冒牌貨。
        警方對中國九個省展開糾察,查獲七百七十五輛假軍車,還有一千多個偷來或偽造的軍車車牌。犯罪集團偽造軍隊證件和印章以利生產假軍車,光出售這些假證件就賺進成千上萬元。
        在中國開「軍車」就可以不怕警察、不管交通規則。開軍車可以闖紅燈,佔用公車道,而且軍人的位階比警察高,所以也不怕被警車攔下。這種車的喇叭跟一般喇叭聲不一樣,在中國任何一個大城都很常聽到,接著就會看見駕駛人不耐煩地把老百姓擠到道路兩旁。
        二零零七年駐上海部隊短短數月就查獲三百零三台裝假車牌的假軍車,還有十一個偷來的真車牌。這些人同樣是利用軍車牌避免在車多路段遇警察臨檢,以及享受免費停車及免收過橋費或過路費等優待。
        仿冒輪胎在上海可是筆大生意。地下工廠的員工收集廢棄輪胎再刻上新胎痕,以假亂真。員工一天可以做三四十個假輪胎,一個以二十五元售出。真正的新輪胎一個要三、四百元。仿冒品很容易就急速增加。
        浙江省台州市的繁昌油脂廠,利用廢棄油脂甚至再利用的工業油製成「食用」豬油,廠長應富明被捕。這家工廠一天生產六噸到十噸「豬油」,並以市價一半的價錢將「豬油」賣給全國各地的飯店和餐廳。調查人員進工廠搜查,發現三萬三千七百六十公斤原料油,例如製水油。這家工廠其實前些時日就被勒令停業,卻白天關門,晚上偷偷營運。
        中國的食品業充斥著偽造品、劣質品,還有非食用化合物製成的食品。二零零四年,廣東省南部某城有十四人喝了工業酒精和甲醛製成的米酒致死。調查發現二十六歲的程才明把十五桶工業酒精冒充食用酒精賣給當地的地下釀酒廠。程才明名下也有一家化工廠,後來他被判死刑。同年,上海驚傳不肖商人利用石膏、顏料和漿粉製作豆腐,甚至一年塞給查驗官一千美元以躲過檢驗。
        二零零四年三月,浙江省有名兒童吃了含過量亞硝酸鹽的豬肉死亡,另有五十六人中毒。幾個月後,又有一百一十五人亞硝酸鹽中毒。亞硝酸鹽通常用作食物防腐劑,但使用過量有致命危險。雲南省某小販以亞硝酸鹽代替鹽調味牛肉,檢驗發現其亞硝酸鹽含量每公斤十二克,是致死量的四倍。五十五人因攝取過量身體不適,一人死亡。
        上海商人張文榮二零零四年花了六個月調查當地食品,發現各式各樣的假食品和毒食品,包括泡過福馬林《水和甲醛混合而成,常用作防腐劑和殺菌劑,也用來保存人體標本》的魚、以工業用硫磺保鮮的竹筍、墨水染色的墨魚,還有塗上石蠟顯得油亮光滑的發霉柳丁。
        二零零四年安徽省喝了假奶粉致死的嬰兒至少有十三個。這種奶粉沖泡後看不出異樣,但內含的營養成分太少,可能使嬰兒餓死。還有兩百名嬰兒變成「大頭娃」,頭特大,身體瘦小,慌亂失措的母親搞不清楚孩子究竟怎麼了。給人後知後覺印象的政府官,公開銷毀四千多罐假奶粉,聲勢浩大,但這些母親還是無法原諒政府一開始怎能任由這種事發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下令展開徹底調查。遲來的查緝行動在陝西西安市查獲逾兩千公斤不合格奶粉,在山東阜陽市查獲二萬一千九百一十二袋加工過的奶粉。後來廣東省又發現大型連鎖超市賣的牛奶三成二末達國家標準。前後共查獲四十五個假牛奶廠商,搜查了一百四十一家假牛奶工廠。
        二零零六年十月,政府得提醒月餅業者不准買進過期月餅,再加工成「新鮮」月餅出售,因為這已經成了業者的常用手法。
        二零零三年北京某調查發現受檢的「有機」食品中將近一成是假貨。兩年後,另一項調查發現市面上二成五的營養品不是沒有合格認證,就是包裝標示不實。所謂的「綠色」食品越受歡迎,就表示越多人爭搶商機。
        二零零五年當局也回收許多流入市面的偽書。這些書跟一般只是非法複製原書的盜版書可不一樣。《沒有任何藉口》這本書號稱收錄了西方最新的管理技術,甚至還有外國媒體的佳評推薦,結果竟然是本偽書。書中的內容、評論,甚至西方作者都是捏造的。這樣的書竟連月登上暢銷榜,熱賣兩百萬冊。根據二零零五年更早的一份調查發現,市面上有一百零六本有關西方管理技術的偽書。
        懂中文的讀者還會發現多本哈利波特續集等著你驗明正身,比方比正版還早問世的盜版書《哈利波特與鳳凰社》,以及完全子虛烏有的《哈利波特與豹走龍》。其他哈利波特偽書還有《哈利波特與闢水珠》、《哈利波特與黃金甲》、《哈利波特與金甲魚》、《哈利波特與水晶花瓶》、《哈利波特與瓷娃娃》。
        這些書很多都由合法出版社出版,他們看準西方著作可在中國市場大發利市,但也知道要省下付給原著和原出版社的版權費。連暢銷作家也習慣了這種現象。有個名叫葉永烈的作家從一九九四年起發現了四十本冒用他的名義出版的偽書,這麼不可思議的產量連他的書迷也覺得可疑。
        一般盜版書〈直接複製〉也很常見。二零零七年前四個月,當局關閉了一萬三千家商店和三百六十四家盜印廠,並因各種違法行為科處一萬七千家商店和一千八百二十五家工廠罰金。
        有人在真實人生中扮演自己,卻是個「假的」自己。二零零五年《財星》雜誌選出中國四百大富豪,周益明是其中年紀最輕的,隔年卻因詐欺被捕。他偽造財力證明,謊稱他任職董事長的集團價值約一億五千萬美元,其實該集團負債三千五百萬美元。他利用假財報借了將近五千萬美元,再把錢投入另一家公司,後來吸走將近七千萬美元,掏空該公司。
        二零零六年,偽造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孫姓男子騙了數十名學生。他把假通知書賣給一心想上大學的學生,要價最高九萬元。這些學生拿著通知書去登記入學時當然遭拒。孫謊稱自己是可以干預入學程序的市長,貪官污吏在中國已經司空見慣,難怪這些可憐的學生會上當。
        大城市的交通運輸員也常碰到乘客把假幣或代幣投進車票箱。就算司機懷疑是假幣也不會跟乘客理論,因為這樣會延誤車班,到時警察就會開他們罰單。假鈔在中國是筆大生意。二零零七年廣東省某工廠員工發現他們拿到的薪資是假鈔,很多跟廠方反應的人都遭解雇。假鈔太過猖獗,還有新婚夫妻在喜宴會場擺驗鈔機,檢查禮金真偽。
        二零零六年,長春市的萬順華飼料公司把兩萬八千噸飼料米賣給食品業者,其中有些稻米已經放了十七年。萬順華以每磅一百一十美元的價錢買進,再以兩倍價錢售出。
        同年,當局破獲湖北省共九家工廠製造的一百萬條問題毛巾。這些毛巾都以苯衍生物等致癌化合物染色並銷到全國各地。
        同樣在二零零六年,三百多人吃了含瘦肉精的豬肉引起食物中毒。雖然瘦肉精已在九零年代被列為禁藥,當地農民仍非法餵食豬隻,因為這樣動物會長得更快。農民通常會在屠宰前幾週停止餵食,這樣就能通過檢驗。不過據地方食品官員說,大多豬都末送檢,因為送檢一頭豬得花三十元,太貴了。
        中國人民並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健康。二零零七年的調查發現將近六成五的中國人民擔心食物安全問題。據媒體報導,前一年還多出七個百分點,但二零零七年的另一份調查發現,將近八成五的鄉村居民認為食物安全是困擾他們的一大問題。
        上述這些簡直充滿創意的詐騙手法為的都是錢。就連穿制服的都不可輕信。二零零七年上海很多小企業主被假消防官員騙了。這些人以違反消防安全為由亂開罰單或詐取「消防安全證件」的費用-----當然是偽造的證件。
        偽造車票在中國也很普遍,尤其是國定假日遊客多、火車票一票難求的時候。二零零七年廣州警察查獲一個偽造車票集團,搜出價值達十萬美元的假車票。出其他數千名買了「黃金週」假期車票的旅客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買了假車票〈真票都賣光了〉。
        中國製的情趣用品居全球之冠,二零零四年在全球有七成市佔率。但國內的情趣用品店一般賣的是劣質不合格的產品。業者算準了顧客發現自己買了劣質品也不好意思抱怨。一個情趣用品售價六十美元,但製造費只要五美元,這樣就可壓低成本。二零零三年的一份調查發現市售保險套三成都不保險。不僅如此,二零零六年,杜蕾斯的主管萬萬沒想到他們正考慮合作的中國廠商,竟然明目張膽仿冒他們的保險套,連商標和設計都一模一樣!
        吃了含非法添加物、不良加工和標示不實的食品的中國人民,也許會因為得不到貨真價實的醫療照顧而更加悽慘。山東省的於保法醫生認為,中國已經成了「國際醫學界的笑話」。十年來中國核准了十六萬八千七百四十種新藥。他說,「中國一年不可能發明一萬六千多種新藥。就算美國一年也只批准數十種新藥,而且大家都知道中國的醫療技術還很落後。
        會有這麼多新藥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簡稱藥監局〉貪腐猖獗。局長鄭筱萸於二零零五年被免職。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即一年多後又被控收賄。於醫師說,「在鄭的庇護下,很多跟醫藥高官「關係特殊」的藥廠很快就能拿到許可。「關係特殊」就表示消費者得多付一半以上的錢才能買到新藥。」
        鄭筱萸以「鐵腕」推動良好的藥品製造過程,深獲敬重,還獲選為「勞動模範」和「傑出企業家」。他創立了「優良藥品」的標準。有了優良藥品認證制度,他就能把大把鈔票送進自己口袋。一位不具名的製藥商說,此認證沒花錢是弄不到的。偽善的鄭筱萸竟在二零零四年批評濫用抗生素「是中國人民健康的最大威脅。」他還說他跟多數人一樣擔心食品安全問題。
        鄭筱萸的貪瀆案漸漸曝光後,政府宣布要重審藥監局批准上市的近十七萬種新藥。光是海南省的康力元集團就涉嫌賄賂鄭,順利讓近三百種新藥上市,其中大多是高利潤的抗生素。由於鄭筱萸利慾薰心,無數假藥和劣質藥流入市場,危害人民的健康甚至奪走人命。然而中國的監察部比較關心的似乎是藥監局「破壞了黨和政府的形象」,而不是「對大眾健康勢將造成的威脅。」鄭筱萸二零零七年五月被判死刑,同年七月處決。
        從簡單的護理用品到複雜的化學治療都可能是仿冒品,而且不只在中國流通也外銷到全世界。這個問題逐漸獲得國際重視。
        浙江省的某工廠在非無菌且可能受污染的環境下,生產了大量的仿冒OK繃。執法人員突襲工廠時〈因為接獲專利權所有人嬌生公司報案〉,發現三萬三千箱仿冒OK繃,價值逾十萬美元,另外還有一萬一千個空紙箱和三百萬個標籤。在這之前工廠已經營運五個月。仿冒OK繃充斥市面,原產品想要避免的感染機率可能不減反增。
        仿冒品最多的是威而剛和犀利士。假壯陽藥的市場到底有多大?二零零四年針對多個大城市進行的調查發現,九八.五%的情趣商品店販售假威而剛。二零零六年,警方在王偉平的工廠查獲三十八萬一千顆假威而剛和一百四十萬顆假犀利士,市價高達二千九百萬美元。王被判刑十年,罰款兩百萬元。同年安徽省蚌埠市某集團製造了六十噸假威而剛。前一年則是在河南省鄭州市破獲一個假威而剛製造集團,製造了近一千萬顆假威而剛。
        二零零四年,中國撤銷輝瑞公司〈威而剛製造商〉在中國的威而剛專利權,直到二零零六年才又給予輝瑞專利保護。二零零七年,輝瑞爭取「偉哥」中文商標案敗訴,因為有家中國公司也用了同名,儘管亞洲其他國家都承認此商標,而且十年來此名在中國一直是威而剛的代名詞。到了今天還是很容易在小藥局、美容院和和網路上買到清楚印著輝瑞藥廠的假威而剛。
        二零零六年,亮菌甲素假藥造成十一人死亡。這種假抗菌藥含二甘醇,會傷害腎臟肝臟和神經系統。黑龍江省的某製造廠售出一噸以二甘醇冒充原料丙二醇的假藥。政府同樣是在傷害造成之後才開始搜查化工廠。
        二零零六年,中國東部某工廠生產的克林達黴素造成六死、八十多人嚴重不適。同年七月二十七日,藥監局在網站上公佈這些不適症狀,七天後才貼出「緊急公告」,禁用此藥。
        二零零六年的一次查緝行動破獲了十六家廣告並推銷假藥的假軍事醫療機構。中國的軍事機構不能廣告任何藥品,但不肖商人卻利用軍隊的名號混淆大眾。而這種無療效的「解放軍」假藥有一種謊稱可治心臟病,一次的療程要將近一百美元。輔導上說其製作成本只有一.二五美元,卻沒說明人吃了會有什麼後果。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表示,這些廣告「嚴重危害人民的健康和人民解放軍的形象」。
        中國人民日漸恐懼且意識到未受監督、肆無忌憚、甚至不管人民死活的食品和藥品工業隱藏的危險。同樣的恐懼也擴散到全世界。
        二零零六年,摻雜二甘醇的咳嗽藥在巴拿馬造成一百人死亡。標籤上說製造成分是高純度的丙三醇,其實是廉價的化合物二母甘醇,而且就來自中國江蘇省的泰興甘油厰,藥監局辯稱該厰屬於食品而非藥品製造商,所以不在他們管轄範圍,把責任推給其他部門。
        二零零七年巴拿馬又發現六千條含二甘醇的牙膏,不久前這種化合物才奪走一百條人命。這些牙膏看來同樣是在中國製造。中國的反應不是道歉或立即展開調查,而是「指控批評者找藉口豎立貿易障礙」。疑似牙膏來源的江蘇省某公司經理則對路透社辯解,「牙膏是你會吐出來不會吞進去的東西,跟吃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另一家牙膏工廠的資深主管說,他沒聽過政府對化合物用於牙膏有任何規定。
        兩家收到調查的牙膏工廠經理一概否認有錯。某公司負責人石磊對《紐約時報》說,「我們沒有這樣做,我們末添加任何有害成分。」可是她確實說中國常在牙膏裡添加二甘醇。但石磊後來又向《中國日報》否認曾對《紐約時報》發表意見。她說,「有人打電話問我牙膏的事,可是對方說是客戶公司。」雖然公司網站指名她是聯絡人,她卻說自己只是幫忙在某貿易網站上刊登商業訊息。
        出口牙膏到巴拿馬的某公司經理胡克玉〈音譯〉說,如果二甘醇有毒,「中國人早就中毒了。」胡先生還說了更叫人發毛的一段話,「你知道外銷市場的利潤很薄,所以大家都使用替代品。儘管價格只差一個或半個百分點,對這裡的人就差很多。」這裡就是指中國。看來「中國人在意利潤更勝於外國人的健康」。
        諷刺的是,中國出口的食品和藥品突然引起關注,是因為二零零七年美國家庭很多寵物吃了中國製飼料而死亡。這些飼料含有三聚氰胺,一種可冒充食物蛋白質的化合物。少量三聚氰胺通常對身體無害,但調查發現這些飼料中可能也含三聚氰酸,後者才是直接的死因。三聚氰酸通常用作游泳池消毒劑,同樣對身體無害。但科學家發現兩種化合物混合後會結晶,導致寵物因腎衰竭而死亡。
        儘管爆發了這種醜聞,二零零八年仍有業者在人喝的牛奶裡添加三聚氰胺,造成四名兒童死亡,五萬多名兒童住院,這些孩子的父母心焦如焚,擔心孩子會腎結石。
        美國農業部指出,二零零五年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只有六%被列為無污染食物,只有一%標為「綠色食品」。中國是蔬果和許多商品的最大出口國,但已有很多國家開始禁止進口中國的一系列產品。例如,歐盟禁止進口含過量抗生素的蝦子,南韓禁止進口含寄生蟲卵和鉛的泡菜。香港〈一般視之為國際市場〉發現中國產的鱖魚含致癌物質孔雀石綠就禁止進口。日本要檢疫局監督進口商查驗中國產的啤酒純度,擔心內含過量甲醛。
        面對這些禁令,中國一貫的反應是指控這些國家實行保護主義。日本禁止農藥殘留的波菜和感染禽流感的家禽進口時,中國說「日本政府以食品安全為由,阻止進口中國產品。表面上說是維護大眾健康,其實是貿易保護主義」,而且「禁止中國家禽和蛋進口對中國家禽業造成嚴重打擊。」
        二零零七年美國很多州都對中國鯰魚下禁令,因為發現裡頭含美國禁用的氟化奎林酮類抗生素。中國卻說美國應該遵守世貿組織有關保護食物供給的規定,不該操弄規定以保護本國業者。其實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只檢查了一小部分湧入美國的中國貨物。儘管如此,美國一個月內拒絕的中國貨船就約兩百艘,遠多於其他國家,因為這些貨物合過量農藥、抗生素等化合物或標示不實。義大利居第二,一個月約三十五艘。中國食品供應鏈太過混亂,有時根本無法判斷食品來源。
        可怕的是,二零零六年中國到美國的二十萬艘貨船中,只有二%經過檢查,原因是人力不足、時間有限和數量龐大。到了二零零七年春天,美國才又新聘一千七百五十名檢驗員。訓練人員和堅持高標以確保大眾安全,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
        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前部長湯普生〈 Tommy G.Thompson〉對《紐約時報》表示,「我實在不懂恐怖分子為什麼還不對我們的糧食供應系統下手,那實在太容易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的副局長哈伯〈William Hubbard〉也對該報說,「大家都知道,問題貨船進人美國也不會被逮到。」
        二零零七年四月,美方拒絕了二百五十七艘食品貨船,其中一百三十七艘貨品被列為「不潔」,檢測出沙門氏菌和禁用原料。隔年四月,劣質商品仍舊充斥市面。當月檢驗員就發現冷凍蝦子殘留動物用藥、魚片含沙門氏菌、陳皮含氟氯碳化物、葡萄籽萃取物有毒,還有鱈魚、麵、豆腐和金桔等多種食品都被列為「不潔」食品。然而美國公司十分依賴中國進口產品,少了中國貨很難生存,因此貨運量仍快速增加中。
        歐盟視中國為人類健康和安全的最大危害者,認為通報的不安全產品將近一半來自中國。四百四十種不安全產品中,玩具排名第一,接下來是白色家電《譯注:泛指可代人類從事家務的用品,如洗衣機,相對於泛稱「黑色家電」的娛樂性產品如音響》、汽車和燈具。
        中國持續出口假藥,在全世界引起恐慌。二零零四年藥品業者高敬德服用保肝藥出現副作用,後來發現藥中成分造假,此後他便開始調查中國的假藥,四年來舉發了二百八十九次假藥。但當局似乎不以為意,開開罰單就算了事。二零零八年九月,高敬德在他揭露販賣假藥的醫院外遭人痛毆。高敬德說警方吃案,並認為是院方雇人毆打他。高敬德說,中國藥局賣的藥有三分之二都是假藥。
        二零零六年,歐盟貿易執委曼德森〈Peter Mandelson〉說,海關檢查員查出中國製的假避孕藥和假抗愛滋藥。美國海關還查出中國製的假克流感,一種可防止禽流感擴散的藥物。更早之前,二零零六年八月,上海官員查出四百多公斤的假藥,過不久中國和美國執法人員聯手查出更多假藥。
        怎麼會有人明知道這些假藥可能會要人命卻還繼續生產?實在難以相信中國會假造用來防止禽流感蔓延全球的克流感,會製造假避孕藥造成不必要的墮胎和意外懷孕,會製造假抗愛滋藥讓愛滋患者受病毒侵襲。
        中國信誓旦旦地說要跟非洲國家建立關係。國家主席胡錦濤表示,中國希望『支持非洲國家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幫助非洲國家培植自我發展的能力,推動中非合作。』他說,『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中國和非洲人民靠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創造了輝煌而獨特的古老文明。在現代,我們的人民持續勇敢地抵抗征服者,在歷史上寫下了光榮的一頁,爭取自由和解放,維護人性尊嚴,追求經濟發展和國家復興。』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也說,『中國政府秉持著誠信、友好、平等、互利和共同發展的原則,致力跟非洲建立新的一種戰略合作關係....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們會....促進政治平等和相互的信任,推動雙贏的經濟合作方案和文化交流,並在國際事務上緊密合作。』

     這些辭令治不好病也減輕不了病痛,銷往非洲的中國製藥顯然也是。
        中國是青蒿的產地,這種食物可提煉出青蒿素,再用來製造有效治療瘧疾的青高琥酯。瘧疾平均每三十秒就奪走一條人命,一年最多造成三百萬人死亡,九成集中在非洲,其中多半是兒童。但亟需抗瘧藥的非洲卻充斥著假的抗瘧藥。中國製的假藥不是青蒿琥酯含量太少就是完全沒有。而且這些假藥做得幾可亂真,連防偽標籤都有,而且非常便宜-----約美元四十分,真藥要美元兩元二十分。
        在世衛組織負責瘧疾防治工作的帕爾莫〈KeVin Palmer〉說,「這些藥多半都流入窮人手中,他們沒有選擇,只能拿一點點錢去買這種藥,結果賠上性命。」「我們有不少服用這種假藥致死的案例。這是謀殺!」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七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1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