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0. 第十章 神話和謊言建立而成的國家


中共立國之本是靠神話及謊言兩大元素。
        納粹的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說過,「如果你說的謊夠大,而且不斷重複,人民終究會相信它。這個謊要延續下去,國家就絕不能讓人民知道這個謊導致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後果。因此國家運用所有權力打壓異議,就變得非常重要,因為真相是謊言的死敵,由此往下推,真相也是國家最大的敵人。」
        中共領導人把這番話發揮極致,現今的中國實際上就是個謊言王國。幾乎所有官方新聞稿和官方聲明都是一半真相和全部謊言混和而成的結果,有時不著痕跡扭曲真相,有時睜眼說謊話幾乎讓人信以為真.....直到想起謊言意圖隱瞞的苦難才猛然清醒。
        中共現今的偽善發言建立在他們捏造和杜撰的歷史上。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二零零七年中宣佈贈與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新史料就是一例。他說日本有些設法淡化大屠殺的政 治人物,「試圖抹殺或掩蓋南京大屠殺等歷史事實的作法將遭到國家社會的譴責。」他還表示「試圖抹除大屠殺記憶的人缺乏正確的歷史觀和面對歷史的勇氣」,並說「中國希望日本以負責的態度妥善處理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你可以想像日本外交部發言人說,「日本希望中國以負責的態度妥善處理天安門大屠殺 等歷史問題」嗎?偽善也要考慮對象,不能自說自話。
        中共以不負責任的方式處理歷史,不斷編造故事美化自己的行動,而且往往以犧牲他人為代價,這已經成了他們的一貫手法。例如,真正的「長征」《譯注:中共紅軍 遭國民政府圍剿失利後展開的逃亡,但中共將之塑造成可歌可泣的萬里長征》跟中共對外宣稱的版本截然不同;而毛澤東導致數千萬人死亡所犯的許多錯誤《編按: 作者指的應是一九五八至六零年的「大躍進」》,這些都從官方紀錄上抹除,至少從中國歷史書上抹除了。
        中國政府聲稱,「中國從未先發制人攻打任何國家,這不是國防部會採取的策略。」這是中共為了否認五角大廈對中國龐大的軍事花費產生的疑慮,而氣沖沖提出的聲 明,但這完全是謊言。中國一九五零年代攻打韓國,明顯就是「先發制人」的武力行動,一九七九年更是在「完全沒受挑釁」的情況下就攻打越南。
        在這些歷史謊言的調教下,也難怪對現今中國政府來說,神話和謊言就等於「真相」。而「最真實的」謊言始於最高層。二零零七年中,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會見美國當時的財政部長鮑森〈 Henry Paulson 〉時表示,中國仍是貧窮國家,因此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經濟威脅。她說,「中國能威脅誰呢?我們沒那種能力。現在和未來我們都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吳儀提出中國還有兩
        千三百萬人生活貧困的事實,支持自己的論點。她也提到鮑爾森的青海之行,表示很高興鮑親眼看見了當地的貧窮程度。
        中國確實有好幾千萬人連溫飽都有問題,但整體國家絕對稱不上貧窮。吳說這些話的同時,她任職的政府累積了一兆三千三百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一座超乎想像、快速 增加的錢山,但青海省的窮人顯然分不到。到二零零八年底,這座錢山已經漲到一兆八千億美元。中國富有並不表示貧人也會受惠。
        中國總是很快否認自己可能對別國構成威脅,另一方面卻隨時準備指控別國對中國構成嚴重威脅。根據中共中央委員會台灣工作辦公室和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的說 法,二零零七年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的作法,「證明陳水扁是徹頭徹尾的陰謀家和破壞者,會毫不猶豫犧牲台海和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然而中國卻一再威脅要攻 打台灣,並在台海周邊部署大軍並持續增兵。
        中國也在二零零六年發表美國人權紀錄指控美國侵犯人權:「五角大廈調查小組監視了五千餘聖戰士的網站,每天鎖定二十五到一百個最偏激活躍的網站。」上面還 說,「二零零六年五月,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譴責美方在伊拉克拘禁約一萬四千名俘虜卻不起訴也不送審。」然而,中國不只投入大批資源監視激進分子的網站, 甚至監視人民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並封鎖許多網站,連他們用來批評美國的國際特赦組織也包括在內。
        國營媒體在相關報導中說,「中國提出的資料也指責美國未能保障人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益」,並指出「少數民族生活在美國社會底層」。我們在本書其他地方提過,中國政府經常以極其橫蠻的方式侵害人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益」,中國的少數民族也是中國最貧困的一群人。
        二零零七年中國人權研究會代表團訪美期間,代表團團長董雲虎說,「中國在加強民主法治建設和保障公民政治權利作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了顯著進展。」他接著說, 「中國將人權保障的制度建設作為構建和諧社會的一個重要內容,擺到了顯著地位,先後制定了《監督法》和《物權法》等一系列重要法規,從法律制度上加強對公 權力的制約、監督和對公民政治權利的保障。」
        童話故事大多以「很久很久以前....」起頭,但在中國卻以「中國把....擺到顯著的地位」起頭。這是中國編造謊言、假裝解決問題時慣用的辭令。
        儘管把保障人權「擺到了顯著地位」,二零零七年卻有報導證實北京政府狠狠剝奪了個人的自由。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在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共掌控的天主教會〉五十週年致詞時說,愛國會「培養人才卓有成效.....維 護天主教徒的合法權益」,一句話就點出當局界定的『信仰自由』。他鼓勵天主教愛國會「凝聚廣大的宗教人士,進一步加強工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貢 獻更多。」顯然唯有當人民的「權益」跟黨的目標一致時,才能獲得重視。人民的信仰自由和黨的政治目標結合,會生出什麼樣的後代?
        二零零六年底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的一項調查,證實了黨的謊言效力有多大。這份調查訪問了七千多户家庭,發現「74.9%的中國城鄉居民認為中國社會『十分和諧』或『相當和諧』,約75.8%認為現階段的中國社會『相當穩定』或『非常穩定』。」可是目前,中國每年都有八萬多宗抗議不公的暴動或遊行。
        這份調查也發現,「約八3.4%的受訪者『相當同意』或『非常同意』中國目前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只是暫時的.....約91.6%『相當同意』或『非常同意』黨和政府有能力將國家治理好。」中共知道你住在哪裡、說了什麼,只要看中國的任何一份民意調查就知道!
        二零零七年,媒體報導黨中央有份報告「展現了....為 建立一個持久的內部民主機制所作的努力」,並指出二零零三到零六年間,有一萬五千名黨員「經由公開選舉晉升到領導位置。然而,仔細檢驗就露出馬腳。媒體 說,「〈一萬五千人中〉三百九十多人是縣幹部,約三千八百人是鄉領導幹部。」這表示這些『領導位置』多半是鄉級以下幹部,因此沒什麼影響力。
        「專家指出,在黨內發展民主是政治改造和在中國建立政治文明的重要步驟,」媒體如是說。典型的中國式說明,聽起來不無道理,畢竟發展民主當然是好事,但裡頭完全沒提民主要怎麼創造,或是怎麼交到人民手中!
        二零零七年夏天,一連串真真假假的劣質食品弊案相繼爆發,政府發表了許多呼籲和聲明。政府部門,例如黨的宣傳部門,即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和新聞出版總署提 出聲明,「提醒國家媒體和管理地方媒體的省宣傳部要「復興新聞倫理」並「維持中國媒體的形象和可信可靠」。」這份聲明上說,「誠實是新聞工作的命脈,不實 報導是它最大的敵人。」「誠實」貴為「新聞工作的命脈」,但在中
        國化為實際行動時,真的真實可靠嗎?其實是暗諭媒體「小心點說話」的意思。
        二零零六年六月,中國媒體公佈西藏經濟改善的大好消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辦記者會宣佈,二零零六年中國的西藏自治區平均每人國民生產毛額達到一萬零三百九十六元......首度超過一萬元。」還有:「西藏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說,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年來,在中央委員會的關懷、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還有西藏各民族不懈的努力下,經濟和社會都大範圍進步,如今已經走進新的發展階段,正大步往前邁進,建立安樂富裕的社會。」
        西藏的漢人移民霸佔了土地,賺進大把鈔票,但一般西藏人卻沒那麼好過。藏人多半只能從事農業,農民的人均國民生產毛額是二千四百三十五元,不到媒體公佈的 「確實」數據的四分之一。儘管如此,藏人也無可奈何。副總理回良玉說,「少數民族不能跟漢族分割,漢族也不能跟少數民族分割。」提醒中國所有受壓迫的非漢 族居民,他們永遠不可能自由。
        中共不只把神話和謊言文化套用到他們的屬地,例如西藏、內蒙古和新疆這些「自治」區,連他們想殖民的地區也不放過,例如被他們納入中國領海的廣大海域。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媒體報導中日雙方就東海主權爭議進行「有建設性」的協商。爭議範圍就位在中日外海中間,蘊含豐富油田。日本提議劃一條中間線,雙方各得約一半海域。但中國劃的線卻大幅超越日本提議的中間線,把全部油田歸中國,日本什麼也得不到。
        中方代表是外交部亞洲司司長胡正躍。他說這些協商是個「新開始」,中國已經準備好要跟日本一同促進協商。同一天的另一篇報導中,中國日本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馮昭奎說,「我們可以說,著重在能源發展上互相合作一直是中國發展雙邊關係的一大重點。」
        隔天中國媒體又刊出一篇報導,這次引用了外交部發言人姜瑜的話。姜說,「中國希望推動協商過程並早日達成共同發展計劃,也要重申中國反對日本提議的分界 線,」並強調「中國從來沒有、未來也不會接受中間線,也不可能接受中間線作為協商共同發展的基礎。」姜瑜的這番話表明了中國無意放棄自己中國貪婪強取的慾 望,硬是要把油田利用到極致,不願跟別國分享。
        表面上講和,實際上根本不打算讓步,在當代中國的生活各層面都可看見。官員「道歉」也是其中一個列子。
        山西省的省長于幼軍為煤礦的高死亡率〈在該省簡直成了生活常態〉,發表幾乎史無前例的公開道歉。媒體說,「政治領導人物出面道歉,這是中國政治的一大進 步。」于省長的道歉看起來的確很誠懇,尤其是據報山西省已經讓二零零零年每百萬噸煤礦造成一百八十五人死亡,降低到二零零五年每百萬噸煤礦造成八十五死 亡。其他官員看于省長公開道歉也紛紛跟進。
        媒體指出,「于道歉後幾個月,一名副總理、一名教育部長、環保部門首長,〈還有〉三亞市副市長陸續坦承自己的疏失,保證會改進」,看來「有些官員似乎想得到大眾的諒解,藉此避免更大的麻煩。他們好像覺得只要夠嚴肅,道歉夠真誠,也許原本該受罰的事就會得到原諒。甚至.....有人說他們根本是假哭。」
        然而,政府似乎真信了那些眼淚。二零零七年五月底,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簡稱中紀委〉,也就是政府的肅貪反腐單位,宣告「以交易形式收受財物的官員在六月底 前主動認罪可從寬處理。」隔月就有一千七百九十人認罪,牽扯的弊案達七千七百八十九萬宗。中紀委發言人干以勝沒有詳細說明這些官員會受什麼懲罰,倒是說 「依中紀委規定,三十天內自動認罪的人,政府會從寬處理。」顯然連道歉都免了,還有一點像教堂的罪人向神父告解的模樣。
        從其他報導也可看出當局對違法官員多麼縱容〈也許是無意的〉。警察登上一艘在廣東省沿岸漂流的船,發現船上載滿五千餘珍禽異獸,都是要成為桌上佳餚的食材。 船員顯然棄船而逃,由於船沒登記,警方也很難追緝到走私者。媒體說,「當地最猖獗的非法國際交易中,以規模來看,動物走私僅次於毒品走私。」
        廣東省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的資訊中心主任李滔〈音譯〉說,「幾乎所有廣東高級官員都拒吃野生動物,這是一個良好的示範。」「幾乎所有」表示不是全部,而且沒說不守承諾的官員要受什麼懲罰。
        中國政府擅長操作詞義模糊事實,發表動聽的聲明,例如「地方政府星期五召開緊急會,指示教育單位加強對所有學生的心理輔導,避免校園發生心理問題引發的意外 事故。」之所以發此聲明,是因為有五名小五生試圖自殺。王娟〈化名〉拒絕班上某男生的追求,引起班上閒言閒語,王覺得「不自在」,並以一種不成熟、衝動且 相當情緒化的方式反應出來。她決定自殺「以維護自己的名譽」,她的四個知心朋友決定陪她。五人喝了紅酒和啤酒之後投水自殺,王娟和另一個女生相繼死亡。中 國根本沒有這麼多心理學家能處理這個問題。事實上,對兩個女孩唯一的追念,就是說得動聽卻空洞無比的政府聲明。
        必要的時候,中國政府也會「好萊塢化」。甘肅省的官員就採取這種作法:在一條主要道路上搭起兩公里長的圍牆。為了什麼?媒體說是為了「不讓駕駛人和行人」看見破敗的住屋。村民張萍說,「建牆就圖個好看唄,從馬路上經過的人就看不到我們的破房子了。」她說她「沒錢整修屋子或建新屋,地方政府才會搭水泥牆遮住這片破敗景象。」但這道牆使村民的生活更苦。圍牆搭好後,村民張天智不得不收掉在路邊開的小店。該縣副縣長說,「建牆是為了美化村子」。中國解決貧窮的方式 是「不讓人看見窮人,而不是去幫助窮人」!
        中國擁護的神話也從追求歷史光輝的過程中獲得能量。中國考古學家在某處挖到一個頭骨,頭骨上有個顯然是人為鑿出的平滑小孔。查驗後確定此頭骨有五千年歷史。媒體說,「經過多年研究調查,專家學者推測這個孔洞應是開顱手術鑿出的。」「患者動了開顱手術後不會立即死亡,至少能再多活兩年。這表示當時中國的神經外 科技術已經相當進步。」然而專家學者並沒有提供病患心理狀況的醫學報告,也沒有告訴我們醫生為什麼會在他腦袋上開洞。
        中國頂尖建築師艾末末,也許一語道破了中國對過去-----和現在-----的態度。艾是北京「鳥巢」奧運體育館的設計師之一,他覺得奧運是種「虛偽的笑容」。「人們怎麼能去這樣慶祝一個忽視歷史的國家並以它為榮?」他問。「你是否有徹底自我反省的自信,而不是在臉上露出這樣的假笑.....就是這種假笑讓人覺得噁心,」他向路透社表示。
        艾親身經歷過中國可恥但往往隱藏起來的過去,因為他父親是中國當代最優秀的詩人之一艾青,後來被打為「國家的敵人和右派」並送去勞改。他說:「我和父親在一 個農場生活了五年,而他要做的就是打掃廁所。」他還說今日的中國在隱藏無止盡的錯誤:「有太多東西了,整個政治體制、民權狀況、腐敗、污染、教育,不勝枚舉。」艾在中國發表了這些看法,非常勇敢。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廣西省警方逮捕涉嫌收賄的法官黎朝陽。黎卻在四月二日突然死亡。據黎的親屬表示,「他身上有傷痕,嘴唇有傷口,門牙缺了一顆。」然而官方調查卻是「發現黎精神不穩定,常大喊大叫,放風後拒絕回到監舍.....調查人員說他多次試圖逃跑,看守所人員只好給他戴上鐐銬。」「三月二十八日,黎又逃跑卻滑倒在地,臉撞上一塊角鋼,上嘴唇嚴重割裂,門牙掉了一顆。值班人員將他送醫治療,將六公分的傷口縫合。」
        調查的結論呢?黎的死因是『青壯年猝死綜合症』。桂林醫學院的法醫人員表示,這「可能是精神不穩定、睡眠和飲食習慣不正常引起的。」『青壯年猝死綜合症』。捏造最新的神話和謊話,在中國是種高超技術。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十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1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