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6. 第十六章 垃圾山


強國垃圾為患,二零零零年製造了一億噸垃圾,二零零四年光是都市就製造了一億九千噸垃圾。
         垃圾是中產階級的主要殘留物。產品本身有一定的生命週期,在這之前,所有產品都有包裝。就是過度包裝造成了龐大無比的垃圾,證明中國的中產階級快速增加。 包裝紙、厚紙箱上的透明玻璃紙、塑膠飲料罐、包裝高科技產品的紙盒,還有中國特有的保麗龍便當盒和一定附贈的免洗筷,形成了體積超乎想像的龐大垃圾山。
         中國在二零零零年製造了一億噸垃圾,二零零四年光是都市就製造了一億九千噸垃圾。根據二零零七年題為「中國固體廢棄物的現況報告和未來預估」的政府報告估計,到了二零二零年中國一年會製造四億噸垃圾。幾億噸的垃圾量簡直難以想像。所以換個方式來說,中國二零二零年製造的垃圾,估計將等於一九九七年全世界製 造的垃圾總和。但中國製造的垃圾當然應該算進全世界的垃圾中,地球受到的衝擊也會加劇。
         目前,中國都市的垃圾有七成進了垃圾掩埋場,剩下的三成用來做肥料。很多掩埋場都快不敷使用,估計再十三年就會飽和。但中國常常快速打破預估數字〈二氧化碳排放量就是一例〉,所以很可能不到十三年就飽和。目前中國已有五萬公頃土地因為掩埋垃圾而無法使用。垃圾產生的甲烷已經在二十多個城市裡發生過爆炸事 件。
         該報告也指出,都市居民每人一年平均製造四百四十公斤垃圾,中國六成垃圾來自五十多個消費人口聚集的城市。報告上說,鄉下地區的垃圾製造量並無紀錄,由此可見中國並未正視垃圾問題。
         較富裕的城市有錢建造高科技的垃圾處理場,但很多經濟狀況較差的城市就沒有這種選擇。而且儘管在富裕城市,居民也多半大力反對徵收垃圾處理費。例如上海,二零零四年的調查發現,三十五歲以上的居民多半難以接受收集垃圾還要收費。即使三十五歲以下、較能接受這種政策的人,也只願意每月每戶繳交三到十元。問題 是市政府為了提高收集垃圾的效率,把費用定在十到二十元間。
         一九九九年,北京市政府要求居民每月負擔三元的垃圾處理費。但到二零零四年只有二成居民乖乖付費。同年,北京製造了四百九十一萬噸垃圾。媒體說,其中將近一百萬噸「直接倒在當地的土地上」,其他則「載到環境健全的掩埋場處理。」
         不過,世界銀行二零零五年的一份報告質疑這些掩埋場是否真的「環境健全」。上面說,「掩埋場需要盡快提升整體的運作條件,需要鋪斜坡減少污水滲漏、需要分批處理,並按照國際衛生掩埋標準運作.....大多掩埋場不符國家標準。」該報告也指出,「近幾十年,垃圾管理方面已有很大的改善:雖然中國在固體廢棄物處理方面進展很大,卻還是達不到日漸增加的垃圾處理需求、安全垃圾處理系統的環保要求,也無法使垃圾處理服務的成本效益合理化。中國的垃圾管理方法造成全球性的衝擊。中國建設部打算將垃圾焚化率提高到三成〈目前是一成〉,全球的戴奧辛量至少可能增加一倍。」報告中指出,「戴奧辛是一種毒性極強的有機污染物,當地的排放量增加勢將影響全球的總排放量。」
         到了二零零七年,中國還是沒有全面徵收垃圾處理費,儘管政府誓言年底前要全面實施。雖然「很多城市早就開始收費,」媒體報導,「但各地的收費標準都不一樣,而且有人批評這些款項沒有妥善利用。」
         二零零八年北京跟隨上海的腳步,宣佈要提高垃圾回收量。「但依我看沒多大改變」,評論員黃晴撰文指出,「大多人丟垃圾的方式跟政策宣佈前沒兩樣。拿我住的社區來說好了,每棟大樓都有兩個垃圾桶,一個裝可回收垃圾,一個裝固體垃圾。可是我還是看見大家沒分類就直接丟垃圾,把垃圾都裝在同一個垃圾袋,任意丟進隨便一個垃圾桶裡。」
         「我曾經試著挑出可回收垃圾,然後把固體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放進兩個不同的垃圾桶。可是隔天的垃圾車令我大失所望。每天早上清潔隊員會把兩個垃圾桶倒進同一部車。」他寫道。「上班途中我也會經過一個垃圾收集站。我看見清潔隊員把推車裡的垃圾倒進垃圾車,沒作分類,固體和可回收垃圾都倒在一起,就這樣。我知道 這些垃圾接著會送到掩埋場掩埋或焚化爐火化。垃圾一出視線,一般人就把它拋在腦後。」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陳德銘二零零七年表示,「光是掩埋垃圾已經行不通。有些垃圾可以回收.....但這些計劃需要經費。」但媒體沒說經費要從何而來。
         這座垃圾山裡的電子產品越來越多。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手機、電腦和視聽器材早就是這條垃圾洪流的主要分子,因為消費者會不斷更換新機型。」據媒體二零 零五年報導,全國每年丟掉七千萬支手機。報導上說,「民眾不是因為手機壞掉才丟掉,只是「不喜歡了」,每台相機、MP3看起來都像新的,都很漂亮。」「這種獨特的現象叫做「中國式浪費」。但引起的浪費資源和環境問題令人憂心。」
         二零零五年的這篇報導中也指出,五成中國手機用戶〈當時有三億〉一兩年就會更換話機,近二成不到一年就更換。到二零零六年底,手機用戶激增到四億六千一百 萬,光那一年就增加一億兩千萬支新手機,估計二零零七年銷售量會達一億五千萬支。據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副會長謝麟振說,二零零七年「中國手機用戶平均每二 十一個月更換新手機。」每買一支新手機,就有一支舊手機淘汰。當然了,每買一支新手機,就一定有終究得丟掉的外部包裝。
         月餅盒是過度包裝的一個顯著例子。月餅是中國人在中秋節時常用來送禮的傳統糕餅。二零零四年底中國媒體指出,「依照國際規定,包裝成本不該超過產品總價的 一成五」,但「月餅包裝卻佔了總價的七成甚至更多,非常驚人。」有個牌子的月餅是裝在印有誇張圖案的硬紙盒裡,盒內是三層塑膠盒並附把手。每層的每個月餅 都放在塑膠托盤裡。托盤和月餅上還鋪上透明的玻璃紙。年輕人越來越不愛吃月餅,但大家還是習慣送月餅,演變成包裝比月餅還重要的現象。
         同一篇報導還說,「中國目前沒有相關法規可加以約束」,並指出「環保人士強調過度包裝佔了重慶每日垃圾的兩成。」二零零五年的其他報導說,北京每年製造三百萬噸垃圾,整整有六十噸都是不必要的包裝材料。而中國包裝聯合會指出,到二零零五年為止國內的包裝市場產值達五百億美元,一年以二十%的驚人速度增加。
         二零零六年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包裝大會倡導「綠色包裝」,這「對中國是一個嶄新和十分重要的觀念」。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向大會強調,中國正積極提倡「綠色包裝」,建立更環保的社會。但他全無提到約束產業的正式法規。同年又有報導指出,「拿月餅盒來說,現在月餅都過度包裝,浪費了大量紙張,對森林造成危害。」
         一直到二零零八年中國才考慮立法約束產品包裝。媒體報導,政府將取締包裝超過三層或佔產品總價四成五以上的產品。但除了表示此案會「很快」送交國務院外,並沒有提出立法時間表,這在中國是常有的事。當時公佈的數據指出,中國每年就丟掉了價值四百億美元的包裝。
         保麗龍〈即發泡聚苯乙烯〉的問題尤其嚴重。保麗龍在一九八零年代初引進,很快就流行起來,到處可見這種白色加蓋的長方形飯盒。「很多人用完就把飯盒丟掉, 所以這種白色免洗餐具散落各地,很多就堆在鐵軌沿線或浮在河面上。」中國媒體報導。「白色萬里長城」和「白色污染」常用來形容各城的髒亂景象。」
         一九九零年代初,中國環境保護部「提倡」回收塑料廢棄物,但沒有法律推動,效果不大。媒體說,「一九九九年,中國最高的經濟組織,即前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宣佈不能再不管免洗保麗龍餐具的生產和使用」,並強調新世紀初中國很多大城都開始立法限制保麗龍的使用方式。
         例如,上海食品局局長二零零零年五月宣布,「今午年底前將禁止市區大餐廳和小吃店使用保麗龍飯盒。」但二零零五年的調查發現,免洗餐盒平均七成仍是保麗龍 製,應該很「環保」的上海竟然高達九成五。儘管市府積極收集保麗龍垃圾,但對保麗龍下的禁令卻毫無成效。再說收集保麗龍垃圾只是把環境問題藏起來,並沒有 解決。聚苯乙烯食品包裝協會表示,「目前聚苯乙烯食品包裝一般不會回收,因為不符合經濟效益。」
         只可惜中國人民似乎不想選擇更環保的產品。例如廣東省二零零零年有十六家生產環保容器的公司,到二零零五年十一家關閉,無法在中國這麼廣大的市場中生存。二零零六年媒體雖然說環保餐具的銷售量已達保麗龍餐具的五分之二,但不得不承認很多有「環保」標示的餐具其實並不環保。很多產品其實含有「更多抗水或抗油 成分,後者很難在自然環境下分解。」中國輕工業信息中心的可分解塑料專家唐賽珍說,「如果到處亂丟,這種所謂的生物可分解餐具同樣會造成白色污染。」
         政府鼓勵民眾少用塑膠袋也同樣成效不大。中國每天用掉十億個塑膠袋,一年消耗近五十萬噸汽油。政府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從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起禁止零售店提供免費塑膠袋,就是希望購買者更謹慎使用塑膠袋。
         當月底,媒體報導「從全國各地的報告看來,結果很難不令人感到難堪。大型購物商場確實不再提供用完即丟的免費塑膠袋。但連在北京,民眾還是可以拿到免費塑膠袋,而且多半是在新法規明確禁止的場所拿到,從小攤販到雜貨店都有。其他地方的情況更嚴重。除了法規本身有缺陷,改善空間仍大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應該是 個人和家庭的觀念不足。」媒體指出了其中一個「缺陷」:肉品、海產和麵包仍可提供免費塑膠袋,「很多消費者會多撕一兩個塑膠袋,塞在或藏在購物車裡。」
         沃爾瑪二零零八年八月開始提供生物可分解塑膠袋,為奧運打廣告也推動環保意識,但效果不佳。普通塑膠袋一個只要 0.1 到 0.3 元,這種生物可非解塑膠袋一個要 0.69 元,購物者嫌太貴。報導上說,「官員表示自從國家規定超市和店面不再提供免費塑膠袋之後,普通塑膠袋的用量大幅減少。」
         但這個黑暗故事的一線曙光-----資源回收-----竟然受到中國政府的打擊,而非支持。現今中國約有一千萬名垃圾收集員,事實上這群人是這個國家裡唯 一的「環保」回收員。他們多半踩著三輪車、掀著手搖鈴穿越大街小巷,收集瓶罐、廢紙、紙箱、鍋壺、老舊電器、舊衣,簡單說就是所有可回收哪怕賣不了多少錢 的物品。他們其實就是資源回收的「馬路鬥士」。
         二零零七年五月資源回收法上路,規定「垃圾收集員不只要取得營業證,也要跟當地經商局登記。」這些人之所以靠收集垃圾維生,當然是因為教育程度低〈甚至未 受教育〉。其中大多數是社會上的貧困階層。當局怎能期望像「馬路鬥士」這樣的弱勢族群,打進並應付複雜如迷宮的中國官僚體制?況且,取得營業證需要一個固 定住址,很多垃圾收集員都沒有。他們經濟拮据,注定要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因而不具申請營業證的資格。有些連吃睡都靠別人的施捨,只怕東西會被偷走。
         媒體指出,「如果嚴格執法害他們丟了飯碗,很多垃圾收集員就沒有其他工作可做,因為他們大部分來自鄉下,欠缺學歷或專業技能。」收集路上的可回收垃圾在中 國不是一種職業上的選擇,卻是走投無路時的一種合理的選擇。中國政府加以限制等於把他們往下推,而不是幫助他們往上爬,當局似乎並不明白這群馬路鬥士就是 第一線的環保尖兵。
         好像還嫌國內的垃圾山不夠大似的,政府竟然還進口大量廢棄品作回收,其中多半是電子產品。媒體二零零五年指出,「中國成了電子廢棄品的主要垃圾場,甚至可 能變成世界的高科技垃圾場,綠色和平組織提醒中國注意這對人民和環境的危害。」另外,「中國雖然已經禁止電子廢棄品輸入,但還是有公司非法輸入廢棄品。」
         二零零七年,媒體報導英國每年輸出約二百萬噸廢棄物到中國,其中以塑料居多。雖然中國已經禁止進口無法作為原料或乾淨回收的廢棄物,但仍有很多中國公司知 法犯法。中國環境保護部某位不具名的官員說,「為了賺錢,不肖業者會跟外國組織勾結,非法將垃圾運進中國,危害大眾健康和自然環境。」
         似乎永無止盡增加的垃圾山,不只對中國,對全球人類都是一大問題。中國持續製造出比例驚人的垃圾,但國內的問題意識卻依舊薄弱。在中國你常看見人把冰淇淋 包裝、香菸盒和飲料罐隨手一丟,但垃圾桶往往就在不遠處。筆者看見常會拍拍對方的肩,指著垃圾桶說,「別讓中國變醜。」對方遭人指責亂丟垃圾,多半會一臉驚愕。在中國,羞恥心還有用。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十六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1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