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19. 第十九章 磕頭外交


中共援助小國只是找支持者。
         「磕頭」是中國自古以來晉見皇帝的傳統跪拜禮。手腳先伏地,頭叩地板,正式情況下要連續跪拜三次,每次都要叩頭三下。
         磕頭的歷史跟中國的歷史一樣久遠,不過是在周朝〈西元前一零二七~二二一〉才發展出一套複雜的規則。到了漢朝更加普及,原本只對皇帝磕頭〈像在周朝〉,後來成了官場的重要禮儀。低階官更會對較高階的官吏磕頭,層層而上。磕頭甚至延伸到日常生活,學生向老師磕頭,晚輩向長輩磕頭。
         對地位或權勢較高的人表達敬意這種習慣,也影響了中國的外交關係。隋〈五八零~六一八〉唐〈六一八~九零七〉年間,中國統一,國勢日盛,鄰國也漸漸受中國 的文化習俗影響。這些國家雖然是獨立國家,卻必須固定向中國納貢。這樣他們就可以跟中國有貿易往來,由此可見納貢的真正意義是:認同中國的霸權地位。清朝 再度把磕頭當作一種控制的工具,廣泛利用。清朝統治者是滿族人,不是漢人,他們利用磕頭強調自己的優越地位。直到一六八九年中國跟俄國簽訂尼布楚條約,接 受平起平坐的外交原則,這才不再把他國視為下等民族。
         一七九二年,英國派遣使節馬戛爾尼〈George Macartney〉到清廷洽談通商事宜。他拒絕磕頭,不過提出了其他致敬的方式。馬戛爾尼的任務失敗是否跟拒絕磕頭有關,史學家並無定論。總之,乾隆皇帝拒絕英方的所有要求,至於馬戛爾尼帶來的禮物,他在給英王的回信中說,「誠如貴國使節親眼所見,我們什麼都有,珍奇物品我不看在眼裡,貴國的產品我也用不上。」
         一八一六年另一名使節阿美士德〈William Amherst〉再訪清廷,一樣拒絕磕頭,一樣鎩羽而歸。不過英國未能藉由外交得到的東西,後來藉由武力奪得-----香港殖民地就是收穫之一。
         荷蘭也派大使前往清廷,說服中國開放通商。有鑑於馬戛爾尼的教訓,他們決定遵照中國的禮儀,只希望能贏過英國。在北京三十七天期間,他們總共磕了三十次頭,連寫著皇帝名號的橫幅和皇帝賜給他們葡萄,也照磕不誤。結果任務還是失敗。
         一九一一年清朝滅亡,向直屬上司或高層磕頭理論上也隨著王朝消失。偶爾你會在各地飯店看見下屬職員低頭欠身的模樣,雖然已不像過去那麼正式講究,但可見部分傳統仍然保留了下來。
         中國仍是世界中心這種心態,再度以微妙的方式表現出來。不過,用「微妙」來形容中國對台灣的方式-----無論如何都要統一台灣,必要時會動用武力 -----可能並不恰當。現今中國從傳統中創造了「台灣磕頭」的概念,再加進一些政治手腕後,這種凌駕一切的政治觀輕易就收服了中國的政治幹部,還有社會 大眾。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國人大副委員長盛華仁會見澳洲眾議院發言人霍克〈David Hawker〉,就是一個例子。據中國媒體報導,盛重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原則,絕不容許「台灣獨立」。霍克先生對中國代表團表示,澳洲政府和 國會會忠於一中原則,絕不認同任何改變。同年三月中國媒體報導,澳洲總理霍華德〈John Howard〉對來訪的中國副總理曾培炎說,澳洲會忠於一中原則,絕不支持台灣合法獨立的言論或行動。霍克和霍華德先生急著要跟中國磕頭〈只不過披上新外 衣〉,為自己國家爭取經濟優勢,大概忘了澳洲國會是個由民選代表和思想獨立的個體組成的民主機構,其成員也許不會一直認同中共的看法。
         曾培炎二零零七年初的訪問之旅還去了紐西蘭、萬那杜、巴布亞新畿內亞。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重申紐國支持一中原則。當時,萬那杜總理里尼〈Ham Lini〉跟中國領導人晤談時也說,萬國會支持一中原則。巴布亞新畿內亞總理索馬利〈Michael Somare〉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切割的一部分,巴國政府會堅守一中原則。副總理曾培炎這次出訪,四個人都乖乖向他磕頭。
         這還不夠,二零零七年五月,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箎訪問紐西蘭,又得到紐西蘭外長彼得斯〈Winston Peters〉的磕頭,他說紐國不會改變支持一中政策的立場。幾天後,楊部長會見歐盟高層,包括外交及安全代表索拉納〈Javier Solana〉,以及對外關係及睦鄰政策執委費雷羅華德〈Benita Ferrerpo-Waldner〉。中國媒體說,「歐盟官員重申歐洲會一直堅守一中原則。」
         二零零七年四月,當時的中國副主席曾慶紅在北京會見德國國防部長榮格〈Franz Josef Jung〉。
         榮格表示德國會堅持一中政策。榮格大概忘了當年東西德有賴民主政治才能統一,但現今中台兩方只有台灣施行民主政治。同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在海牙會見荷蘭外長費爾哈根〈Maxime Verhagen〉。費爾哈根重申荷蘭政府會持續支持一中政策。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國最高領導人之一吳邦國到波蘭華沙協商,跟波蘭下議院議長多恩〈Ludwik Dorn〉討論中波關係,要波國針對台灣議題向中國「磕頭」。多恩表示波國對台灣和西藏議題的立場不會改變,波蘭政府及人民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分裂運動。想想波蘭曾經多次落入極權國家之手,飽受戰火摧殘,現在波國首長竟然說出這種話真令人咋舌。當初也是因為「團結工會」帶領的民主運動,波蘭才重獲自由,擺脫共產政權統治,成立獨立國家  跟台灣追求民主的目標很像。
         外交部長楊潔箎這個月份也很忙,他去拜訪了加拿大外長麥凱。麥凱表示加國政府會堅持一中立場,不會跟台灣建立邦交。除了照例說些黨的政策、討貴賓開心之外,外長麥凱所屬的政黨大概也贏得不少加國華僑的選票-----為了逃離中國共產主義的華僑當然是例外。
         下一個月楊又前往亞塞拜然,亞國外長阿西莫夫〈Araz Azimov〉說,亞國政府會堅守一中原則。亞國人應該對磕頭不陌生,畢竟他們離中國比較近。
         當選後不久,法國總統薩克奇就跟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晤談,薩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法國會堅守一中立場。大家都知道法國的國家格言就是:自由、平等、博愛。只是不包括台灣。
         感覺上每國領袖,不管是不是民主選舉選出的,都必須說出承諾,就台灣問題向中國磕頭。光是二零零七年前半就有:
         .馬達加斯加總統拉瓦洛馬納納〈Marc Ravalomanana〉承諾馬國會堅持一中政策。
         .巴貝多總理亞瑟〈Owen Arthur〉說巴國一直支持一中政策。
         .斯洛伐克總理菲佐〈Robert Fico〉重申斯國堅守一中立場。
         .馬爾他外長弗朗多〈Michael Frendo〉表示馬國會信守一中立場。
         .希臘外長巴科雅尼〈Theodora Bakoyianni〉大概忘了希臘是民主的誕生地,也說希臘政府未來會堅持一中政策。
         .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說,「我國會一直堅守並支持一中政策,不可能改變也不會改變。」
         .象牙海岸外長欛卡佑國〈Youssouf Bakayoko〉表示象國會謹守一中原則。
         .尚比亞總統馬瓦那瓦沙總統〈Levy Patrick MwanaWasa〉說,尚國政府會堅守一中政策,支持中國的統一目標。
         .蘇利南總統維納勳〈Runaldo Ronald Venetiaan〉重申蘇國政府會信守一中原則,表示蘇國支持中國重新統一國土的目標。
         東加、愛沙尼亞、肯亞、拉脫維亞、莫三比克、薩摩亞、尼泊爾、烏克蘭、汶萊、塞席爾群島、委內瑞拉、阿爾巴尼亞、菲律賓、哥倫比亞、寮國、西班牙、捷克、匈牙利。這些國家都在二零零七年前半許下承諾。
         我們可以想像現今的政客高官,右手放心臟,頭微微向著代表中國的紅旗,象徵性地頭叩地板時眼眶泛紅,感同身受,彷彿奇蹟似地回到過去,站到了古代皇帝的跟前。
         可悲的是,就連悲慘的非洲國家蘇丹也為中國背書。蘇丹的聯合參謀長蓋利〈Haj Ahmed El Gaili〉說,蘇丹政府和人民會持續支持中國重新統一的目標。你可能會想,蘇丹正陷於慘烈內戰中,二十萬人死於戰火,一百萬人流離失所,也許有比一中政 策更生死攸關的問題要面對。
         要戰火肆虐的蘇丹鄉野就台灣問題向中國磕頭,可見中國只想到自己。「我們中國人」的心態可見一斑。就算每個蘇丹人都發誓忠於一中原則,難道就真能讓台灣重 回中國懷抱嗎?難道蘇丹人就能恢復和平、重建家園嗎?中國很樂意跟蘇丹和其他獨裁政權通商〈例如緬甸、辛巴威和北韓〉,只要蘇丹乖乖給中國磕頭,認同一中政策,對中國開放自然資源。
         為了阻止其他國家為台灣說話,北京政府慷慨援助其他小國,為的就是要他們說出「通關秘語」。
         台灣也積極結交外國盟友,並大方援助願意承認台灣地位的國家。但正如台灣駐美代表吳釗燮所說的,台灣的資源無法跟中國相比,例如中國提供塞內加爾二億美元 的援助,只要他們答應效忠中國《編按:塞內加爾是在一九九六年與台灣復交,這次則在二零零五年再度斷交》。吳說台灣提供援助的方式跟中國不同,因為所有援 助都得經由民選國會通過,也要受自由媒體監督。
         全世界只有二十三個國家承認台灣。加勒比海有很多島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地位,而北京正努力用金錢換取他們的歸順。全國人口才八萬的多米尼克,是在二零零四年 台灣總統大選過後宣佈與中國建交。稍早多國新任總理史卡利曾向台灣要求五千八百萬美元的經援未果,在北京表示只要多國為一中政策背書,就願意提供一億一千二百萬美元的援助後,便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
         北京也對海地施壓〈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威脅他們若不改變效忠對象,就要行使否決權,阻止聯合國部隊前往飽受戰火摧殘的海地。看來中國認為自己的政治考量,比其他國家人民的生死存亡更重要。
         這不是中國第一次利用自己在聯合國的權威,左右他國的政治走向。一九九七年一月,中國否決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到瓜地馬拉的決議,因為瓜國跟台灣有邦交。一 九九九年,中國憤而動用否決權,反對維和部隊在馬其頓延長部署時間,因為馬國跟台灣有邦交《編按:台灣與馬其頓於一九九九年一月建交,二零零一年六月斷交》。
         當時的馬國外長迪米特拉夫〈Alexander Dimitrov〉說,他們沒想到中國會阻止決議案,畢竟聯合國部隊對維持安定的幫助很大,眼看鄰國科索沃戰亂不斷,國家安定是他們目前最大的希望。他說,「馬其頓有權利跟任何國家邦交。」對中國決策者來說可不然。
         連國際組織也成為中國遂行「一中政策」的工具。中共常轉移某些國際組織的關心焦點,只為了自己的利益和壓制台灣。每年世界衛生組織〈簡稱世衛〉的各國代 表,都會為了台灣是否能夠成為正式會員而無法專心於衛生議題,因為中國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省,在國際間沒有獨立地位。
         除了堅決反對台灣加入世衛之外,北京也認為中國之所以能成為全球性組織的一員,就是他國認同「一中政策」的明證。例如,二零零七年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常以 法文縮寫 OIE 表示〉同意讓中國加入會員,中國外長表示「這顯示國際社群都支持一中政策。」但中國媒體遺漏了一點:一九九三年 OIE 曾邀中國加入,但中國以台灣也是會員為由加以拒絕。直到二零零七年 OIE 把台灣降為非主權國家並改名為「中華台北」,中國才願意加入-----又一個「語言上」的磕頭。
         OIE 的工作是訂立肉品和牲畜貿易的健康標準,幫助防治當年的「狂牛症」危機和近期爆發的禽流感。OlE 對維護全球衛生和動物健康顯然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這些議題遇到北京的政治操作都要靠邊站。
         近年來,中國開始把國內的政治議題搬上檯面,將台灣議題輸出到世界各地的華僑和政治性組織。二零零七年五月,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在對中華海外聯誼會談話時 說,國內外的「同胞」都應該堅決反對台灣獨立。他說聯誼會應該團結香港、澳門、台灣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同胞,堅決反對台灣獨立。賈說台海對岸的和平和穩定, 因為「陰謀分子企圖藉由所謂的憲政改革尋求台灣合法獨立地位,而受到嚴重威脅。中國人民當然絕不容忍任何形式的憲改」,而不知他們正正就是破壞人家的和平和穩定。
         總理溫家寶二零零七年三月提出政務報告時說,「我們會堅守黨對海外中國事務的政策,將海外華人、歸國僑民及其親屬的獨特角色發揮極致,幫助重新統一祖國,重振中華民族威望。」
         二零零七年六月,國務委員唐家璇對旅美華人促進中國和平統一聯合總會到北京訪問的代表致詞,呼籲他們「堅決反對台灣地區的分裂行動。」
         同年五月,一群華僑在德國舉辦攝影展,提倡統一的目標。中國媒體說,「該展覽的目的就是要證明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德國華僑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葉海杰說:「中國統一是全世界中國人最關心的事」。當時的台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王富卿則說:「這場展覽證明統一是海內外中國人的共同希望。」
         德國國會議員弗魯格〈Johannesp Pflug〉也參加了這場展覽,並表示德國政府和國會會永遠支持一中原則。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又說出這種話,實在令人驚訝。身為國家代表,弗魯格不該忘記過去德國也曾以舉手禮代替磕頭,也曾以喊口號代表對祖國的一片赤誠。
         v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地球另一邊,中南美洲中國和平統一基金會也發起活動,支持中國境內的統一政策。有五百名海外華僑參加這場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舉辦的會 議,並發表共同聲明:「二零零七年是打擊台灣分裂勢力、維護台海和平的關鍵一年。」該聲明中也提到要集合「中南美華僑的智慧和努力,推動〈統一〉的目標。」類似會議前幾年也在利馬、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和聖地牙哥舉辦過。
         中國甚至在二零零八年成立專線,供人通報「錯將」台灣標為國家的網站。中國國家測繪局副局長閔宜仁表示,「有些網站刊登敏感或機密的地理資料,恐怕洩漏國 家機密、威脅國土安全。我們應該阻止繪製及刊登線上地圖的外國機構和個人。」但網路是種全球媒體,要從何下手他並無說明。
         回頭看看中國干預他國內政的歷史,會很發人省思。清朝年間,中國介入邊疆民族準噶爾的內政。準噶爾是蒙古族的一支,一七四五年準噶爾領袖逝世,各派系群起 爭搶王位。中國皇帝乾隆支持的競爭者是阿睦爾撒納,並派遣兩支軍隊協助他繼位。但阿睦爾撒納即位後卻拒絕納貢,拒絕向清廷磕頭,更不願應召進京拜見中國皇帝。乾隆果斷做出回應。他派遣大軍鎮壓,並命部眾不要對「反叛者」手下留情。確實毫不留情。準噶爾人慘遭滅族,就這麼從歷史上消失。
         想想也實在諷刺,過了幾百年,中國皇帝的勢力消解,取而代之的卻是另一種形式的帝國主義。甚至連加勒比海的小島也遠遠看著中國氣急敗壞地譴責不支持一中政策的國家。
         二零零七年初,《鼠吼奇譚》《譯注:愛爾蘭作家 Leonard Wibberley 一九五五年出版的小說,後來改拍成電影,書中的小國家陰錯陽差打敗了美國強權〉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轟轟烈烈重現。加勒比海上的聖露西亞,人口十六萬八千, 土地六百一十六平方公里,這樣的彈丸小島竟敢拒絕向中國磕頭,承認台灣跟中國一樣是主權獨立國家《編按:這次是復交,先前聖露西亞曾於一九九七年與台灣斷 交》。
         中國黨內的「皇帝龍心大不悅」。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說,此舉公然違背中聖兩國的建交公報原則,並要求聖國修正「錯誤的決定」。劉建超還說,聖國的決定是對 「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堪稱二零零七年最叫人吃驚的發言之一,中共積極爭取全世界對其內部政策的支持,現在卻反過來指責拒絕合作的國家干預中國內政。而 不支持它們的「一中政策」便叫作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野蠻大國真不可理喻!
         聖國外長布斯奎〈Rufus Bousquet〉表示,「我們是經過慎重考慮才下此決定,既然下了決定,我們並不期望中國會再與我國友好。但我們期望他們的反應不會超出我國政府可容忍的範圍。」小島上的媒體指出,「聖露西亞脫離強權〈英國〉獨立,可不是為了聽另一個強權命令它該跟誰建交的。」「中國不該強迫聖國接受一中原則,好像我們是中國的殖民地一樣。」民主贏得了勝利。
         北京當局要求聖國撤銷承認台灣地位的聲明。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甚至使用恐嚇性的語言,即一九一四年春天大戰爆發之前,巴爾幹國家心狠手辣的外長使用的語 言,明確警告聖國人民:立即修正錯誤的決定,「否則,聖國政府必須對由此產生的後果承擔全部責任。」「由此產生的後果」,天啊!-----我們大可想像聖 國的退役軍人聚集在沙灘上組成巡邏隊,拿著發放的雙筒望遠鏡巡視海平線那頭是否有中國軍艦的蹤影。有些人負責伸長脖子注意空中是否出現轟炸機,就像《珍珠港》片中的畫面。晚上,當地人會把手電筒對準海岸線,等著一看見潛望鏡露出水面就放聲大喊:「中國潛水艇!」這可不是好萊塢電影,不過很接近了。
         中國駐聖國大使古華明對聖國政府發出「嚴正聲明和強烈抗議」,也宣佈兩國的建交關係中止,先前的所有合作協議也立即中斷。泱泱大國根本不需要揭下這種頭腦 簡單的最後通牒。中國竟然還不明白,支不支持中國終究跟政治無關。至少對人口僅十六萬八千的國家來說,這不過是個經濟問題,重點是錢。
         加勒比海國家大多願意向中國磕頭,支持一中政策,其實是看上中國觀光客,還有中國的慷慨金援。中國觀光客是一大商機,任何國家的觀光業都想分一杯羹。不 過,加勒比海的海灘上至今還沒出現一群群曬成古銅色的中國觀光客。諷刺的是,加勒比海人以為中國人的習性跟西方人一樣,真是一大文化誤解。
         跟人形容一片迷人的海灘,成天看到的就是陽光、沙灘、海浪,一般西方人聽到了會讚嘆地說:「啊,太棒了.....」再說到加勒比海道地的海鮮大餐,配上雞尾酒,背後還有輕柔的鋼鼓伴奏,痛恨寒冬的西方人一定都會對這幅畫面無限嚮往。
         同樣的畫面,中國人可能不敢恭維。第一個打消他們前往旅遊的念頭是怕曬太陽,小姐太太怕皮膚曬黑,因為新潮時髦的中國都會把「黑」視為一大缺點。而且聖露 西亞這種小島的觀光預算,根本不能跟大型國際美容用品公司的廣告預算相比。這些公司的美白市場相當龐大,他們想美白的消費族群,正好就是加勒比海小島想曬 黑的觀光族群。就算中國人對西方人曬太陽放鬆身心的方式改觀,加勒比海人要靠中國觀光客賺錢還得等上好幾十年。
         中國表明了它端在世界面前的「我們中國人」被糟蹋了。只是沒想到激怒它的,竟然是聖露西亞這麼點大的國家,中國外交政策的弱點由此顯露無遺。更有大國風範 的國家可能不會直接跟他國一刀兩斷,而會說:「好吧,我們不想就此放棄,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可以怎麼樣改善遊戲規則。」留住情面,才有機會好好反省。這樣小器的大國世上難求,或只此一家。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十九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2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