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1. 第二十一章 網路監控


中共的網絡長城(真正的名字是金盾工程)比你第一眼瞥見所能想像到的更加神秘微妙
         五零年代末,中國軍方研發出一些基礎的電腦網路,每個網路都由幾個工作站組成,每個工作站都可以互通資訊,但無法跟其他網路互通。另外,每個網路都是由不同人、為不同目的而建立的,所以運作系統都不一樣。
         六零年代初,軍隊研究機構有個腦筋動得很快的中國科學家發現,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能跟任何網路互通資訊的工作站,以及適用所有電腦的統一操作指令。於是,這名科學家開始鑽研理論,他的夢幻團隊的其他成員則幫忙設計及執行必要的通訊協定。
         除此之外,他們發現這個計劃還有另一個好處:可逐步擴大,把國內的大學、研究機構和圖書館相連,如此一來,一般通訊也會更便宜更快速。這種系統對中國這樣幅員廣大的國家一定幫助很大。
         但中國的政治和軍事高層關心的事可不一樣。他們擔心這種系統會使外界輕易取得國家機密,甚至遭受恐怖攻擊。要是某個研究基地及其電腦網路被毀,其他地方相 連的電腦一定要能取而代之。因此,他們找來全國一流大學的頂尖科學家,一同研發有防禦力的電腦系統。有些知名科學家不滿當局白白浪費這種網路系統的龐大潛力。他們希望當局開放更多學術單位加入研究,讓整個科技社群都能參與創建新系統,這樣才能發掘更多潛力和優勢。
         中國軍方領導人堅決反對,他們毫無意願把新系統可能帶來的好處跟其他人分享,只想到這種網路系統對軍事戰略有什麼幫助。持不同意見的科學家被撤職、調離,有些甚至入獄。新的網路連結系統從來沒有離開過研究基地,因為中國軍方把祕密鎖在保險箱裡。
         約在同時,中國的電腦製造商〈跟國內其他產業一樣直接受國家控制〉奉政府之命,把研究重點都擺在軍事發展上。因此,電腦雖然很難使用也無所謂,反正只有經 過特殊訓練的操作員需要使用電腦。而且中國社會很重視服從,不可能會有哪個天才學生半路休學,自己在家創業,發明更好使用的電腦系統。電腦雖然後來慢慢地 普及,但能達上網路的很少。
         中國電腦科學家都受到軍方嚴控,因此沒有人研發能夠輕鬆瀏覽國防部大量電腦資料的程式。而世界其他各國當然不知道中國研發的網路系統,只聽見傳聞說,某個 強大的連接系統可讓紐約的電腦輕易跟倫敦的電腦交換訊息。不時有中國科學家或軍事專家被捕,因為洩漏國家機密。不過中國共產黨還是三緘其口。消息傳到西方 世界時,媒體忙著追蹤各種猜測、流言和推論,不亦樂乎。甚至還為它取了個名字:網際網路。
         我編的?廢話。但如果想想現在執政者透過各種政策和行動,急著要把全球資訊網塞回保險箱的樣子,你就知道這種事很有可能發生。試想,如果以上故事是真 的.....今天就不會有全球資訊網、網景、Internet Explorer 或 Firefox。也不會有雅虎、eBay,不會有 Google 或 Youtube。也許微軟的那些年輕小夥子會找到其他的工作。想想那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會變得多土多落後?
         要是中國像美國一樣,在五、六零年代「發現」了網路,我們今天所知的網路就會永遠不見天日。這世界會截然不同,不會有高科技的「網路經濟」,也不會有「E世代」。
         假設性的歷史或未來都無法加以驗證,但目前為止中國政府明顯想把網路當成一種控制工具,而非自由使用的工具。二零零七年,中國胡錦濤要政府官員確保網路 「可提高道德素質」。他說他希望中國共產黨協助「淨化網路環境」,並表示「能否有效管理網路,關係到社會主義文化的發展、國家資訊安全和社會長治久安。」
         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中央政治局還強調,「網路文化的發展和管理,必須符合進步的社會主義文化的方向,遵循正確的宣傳指示。」他們說,「在意識型態層面鞏固馬克思主義的引導地位」有其必要。也許中共「恨不得網路就是馬克思發明的」。
         但對中國政府來說,重點在於「控制」網路,而非「引導」網路。在西方,網路的最大成就就是可以讓使用者創造自我的小世界,但對中國來說卻是用來散播政府文宣、加強控制社會和個人自由的工具。
         中國的網民太過浩大,就算我們拿得出數據,過幾週肯定又會增加。到二零零七年中為止,中國約有一億五千萬網路用戶、約六千萬個部落格,到年底網路用戶又增至二億一千萬左右。二零零八年底又增加到二億七千五百萬,網路用戶人數居全球之冠。
         根據二零零七年的一份國內調查發現,七成中國網民有心理上的困擾,出現「健忘症、焦慮、精神渙散的症狀,但九成都從未求助心理醫生」。這些人只能將自己的 困擾貼到網路上。網路最能表達個人自由的一個工具是部落格。每個人都能在部落格上發表意見,雖然數量龐大,不是所有聲音都能被聽見,但至少在大多地方都能 暢所欲言。中國政府很害怕部落格代表的精神。每個人都能暢所欲言的社會,正好跟中國政府想要的社會背道而馳。
         要是能設計一種馬克思主義風格的保險箱,把中國快速增加的部落格關進裡面,北京政府一定很安樂。二零零六年,中共著手研究有沒有可能要求所有部落客註冊真 實姓名。這種註冊系統太過複雜,走筆至此尚未落實。不過,中國網際網路協會秘書長黃澄清說,「對網路博客進行實名制管理肯定是中國網路博客未來規範發展的 方向。」「規範和發展」說穿了就是「約束和限制」,直到全面掌控那些「在網路上匿名散播不負責和不實訊息、不只對個人也對整體社會造成負面影響的人。」
         在中國,「不負責和不實」的資訊,就是所有反對政府路線的資訊。師濤就是一個例子。二零零五年他因為「洩漏國家機密」被判刑十年。他何罪之有?不過就是利 用網路的力量把訊息傳到國外。他在電子信上摘錄了中共禁止媒體報導天安門事件十五週年紀念的內容,這份摘要其實就是當局傳給許多記者的禁令。
         北京政府極力想把消息塞回盒子的決心,跟恐懼真相外洩的程度不相上下。雅虎提供師濤的上線紀錄之後,中共就掌握了他的資料,將他逮捕。他的律師郭國汀指控 警察強行沒收師濤的電腦並把他押走是違法行為。話一出口,上海司法局就吊銷了郭的律師執照,表示郭無法再為師濤辯護,後來當局還將他軟禁。
         師濤案的審訊過程秘密進行,不准當事人家屬參加。「審判」只進行了兩小時,之後師濤獲准跟家人相聚十分鐘。後來世界報業協會把二零零七年的「自由金筆獎」 頒給師濤〈二零零八年的得主是李長青,他在美國網站上揭發中國爆發登革熱的消息而入獄三年,在此之前中國一直封鎖消息〉。
         人權律師楊茂東〈筆名郭飛雄〉二零零六年九月因涉嫌「非法經營」被捕。其實他真正的罪行是撰文披露中國政府不願大眾知道的黑幕。楊告訴律師,獄方電擊他的生殖器,後來他甚至試圖自殺。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他被判刑五年。
         二零零六年二月,部落客及電影製片吳皓因為拍攝某地下基督教會的紀錄片被捕,並拘押五個月。當局不准他請律師或跟家屬見面。公安人員說他「破壞國家安全」。
         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全球有六十一人因在部落格或網站上發表「顛覆性」言論而入獄,中國就佔了五十二名,是全球其他國家加起來的五、六倍之多。該組織說,「目前中國是全世界部落客和網路異議分子最大的監獄。」
         無國界記者組織在二零零七年的中國觀察報告上說,「自我監督看來完全發揮了效力。不過五年前,很多人還以為網路將會革新中國社會和政治生態,畢竟網路應該 是種無法控制的溝通媒介。現在,中國的地緣政治影響力越來越大,大家反而開始擔心相反的事:以監控審查為主的中國網路模式,有一天會不會套用在全世界之 上。」該組織並指出,「中國嚴格控制網路用戶寫作和下載的內容,並在網路監視系統上投入大筆資金,雇用大批線民和網路警察。」
         「中共也運用政治力量強迫雅虎、Google、微軟和思科等網路公司答應他們的要求,這些公司也都同意監督其搜尋引擎,過濾掉過度批評執政當局的網站。這 麼一來,中共監管網路的工作就輕鬆多了,因為這些公司就是網路世界的主要入口。如果這些搜尋引擎沒把網站列入,要找到網站上的內容就跟到海裡找個瓶子的機 率一樣低。」
         無國界的二零零八年年度報告指出這種情況並未改善,「很多觀察者以為隨著言論自由漸漸放寬,當局也會實現諾言,放鬆對新聞媒體的控制。但政府當局,特別是政治警察和宣傳部門想盡辦法阻擋自由媒體、網路用戶和異議分子表達意見。」
         悲哀的是,幫助中國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一大助力,就是中國人民。在中國,服從領導的強制心理產生了一種「從眾心態」,這種心態的影響力強大,甚至一出現反對聲音,大家就會群起攻訐或驅逐。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市民聯手壓制逾越世俗道德界線的個體。
         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的「銅鬚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二零零六年四月,化名「鋒刃透骨寒」的男子在網路上發文譴責化名「銅鬚」的學生,跟他妻子「幽月兒」 偷情。這封信很快造成轟動,不到幾天,一群憤怒的網民發起追查銅鬚行動,不久就把他的詳細資料公佈在網路上。這個倒楣的學生被迫休學,連家中也受到騷擾。 當時網路有成千上萬筆文章呼籲把「銅鬚」斬首、把「幽月兒」淹死,儼然中世紀刑罰的翻版。中國最大的佈告欄網站天涯網〈Tianya.com〉每天流量激 增一成。
         原該由三人私下解決的恩怨怎麼會引起全民討伐?但現今中國社會就是有很多族群不需政府督促就會自動拿道德壓人。「Chinabounder」就是個顯著的例子,再次暴露當代中國社會不知拿部落格提供的言論自由如何是好。
         Chinabounder在部落格中紀錄了一名上海外籍人士的風流韻事和社會評論。在美國部落格網站上成立不到幾天,就引來中國讀者的謾罵撻伐。後來上海 社科院心理學教授張結海寫了一篇慷慨激昂的長文,譴責該部落格及其版主,該事件於是越鬧越大。文章一開頭說,「今天我懷著無比憤怒的心情告訴大家一個外國 流氓的故事,並號召各位國人同胞一起行動起來,將這個老外流氓清掃出中國。」接著他細數了 Chinabounder 在部落格裡的紀錄。他還說,「讓我忍無可忍的是,這個垃圾在中國的課堂上肆意詆毀中國人的民族感情,公開散布分裂中國的言論。」
         「如此毫不加掩蓋、露骨的心靈直白,太令人震驚了!」他說。「我是做心理學研究的,這個垃圾,不厭其煩、不辭辛勞地把這些床第之事寫出來,只有一個原因,他的心理是變態的。」張教授還不忘呼籲中國男性:「我也有話要對中國的老大爺們說:想想那些垃圾老外,玩弄了你們的姊妹,嘲笑了你們的無能。你還要說什麼外事無小事?你還要把老外當回事?你還要見著老外哆哆嗦嗦了?挺直你的脊梁骨吧。
         張的「慷慨」陳詞引起類似「銅鬚事件」的網路追殺行動。「流氓外教事件」登上全國甚至國際新聞版面,BBC、CNN、時代雜誌、世界各大洲報紙都加以報導。
         Chinabounder 其實是馬里歐〈David Matrriot〉創造出來的人物,後來拉克洛伊〈Karl Lacroix〉也加入編寫。這些反應有趣-----也很嚇人-----的是,它揭露了中國現代社會表面下的赤裸人心。數以千計的網民透過部落格或電子信 表達憤恨、恐嚇要採取報復行動,甚至提議姦了或剁了 Chinabounder 和他的父母和家人。
         整個事件鬧得不可開交時,我們都很怕自己遭遇不測。網路上甚至出現了一個網站,名為「Chinabounder是誰?」專供網民提供線索,揪出作者。也許 該版主沒意識到一件事:他今天能站出來箝制他人的言論自由,靠的就是部落格賦予他的言論自由。當時我們在全世界旅行,不免擔心會不會回不了中國  我們第二個家。當時我們很猶豫要不要在一週後返回中國,也擔心會不會入境就被攔下?幸好後來經香港回深圳都平安無事。
         不過,假如身份曝光,我們很可能受到攻擊,也肯定會惹上政治麻煩。為了防範未然,我們銷毀了多年來研究中國的大量資料,也毀了儲存這個部落格內容的電腦硬 碟。這麼一來,就算有人「找上門」也找不到證據,除了我們臉上的心虛表情。我們還把最重要的物品「打包」,以備隨時逃跑,同時也採取其他方法隱藏自己的身 份。我們決定關閉部落格幾個月,善變的中國大眾漸漸又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
         另一個例子是台灣模特兒孟廣美引發的「廁所門」事件。她在大陸星運亨通,但回台灣上節目說中國的廁所很糟糕,因而引發了爭議。她還提到中國電視節目給的薪 資很低,並嘲笑中國電視台還在播過時的歌曲。最大的爭議點是,她說南京大屠殺是歷史事件,不該放進現今發展中日關係的框架。
       中國網民義憤填膺。根據中國最大網站新浪網的調查〈可能只是火上加油〉,五成二受訪者表示從此對孟失望,四成二說她活該挨批。很明顯沒有人站在她那邊。 《中國日報》佈告欄上有個讀者針對此事件發表評論:「外人來我們國家沒有理由侮辱我們,除非他們看不起我們或嫉妒我們。」《中國日報》一向嚴格監控網站上 的讀者意見,這筆留言想必很受官方讚賞。中國重要的英文生活資訊網「單位」〈Danwei〉出現了一篇文章,文中主張孟在中國工作就無權說中國的不是。
         「流氓外教」事件引起的負面評論中,除了數不清的閹割和碎屍萬段的恐嚇威脅外〈中文字眼更讓人不寒而慄〉,最常看見的就是號召眾人把 Chinabounder 趕出中國〉最好裝在箱子裡丟出去〉。
         「中國-----愛它,要不就離開它。」聽來似曾相識。雖然來自不同文化,但令人想起另一個時代。很久很久以前,在美國,星條旗代表的精神要求人民必須堅守跟民族主義一致的聲音。謝天謝地,美國已經把這種心態留在過去。
         然而,在中國這種心態仍然相當普遍,「唯我國家」的觀念就是這樣來的,認定中國才是正統的國家,中國的思想才是正統的思想,中國的言論才是正統的言論。張結海竟然可以利用對「流氓外教」事件的所有負面情緒,出版一本名為《我憤怒》的著作。
         到頭來,「流氓外教」寫了什麼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說出了一些超出規範的事情,說出了中國人不希望西方人對中國評頭論足的事。在中國重要的不只是你說了什麼,還有你為什麼說、誰說的、又是透過什麼管道說的。從這些方面來看,「流氓外教」成功達成了目的。
         加拿大媒體理論家麥克魯漢說「媒介即訊息」,意思是說,傳達訊息的方法可能比訊息本身造成更大的影響。他並不是說「訊息」的重要性比不上傳遞訊息的「媒 介」,或者訊息本身不重要。而是說,新發明可能以我們無法預知的、隱而不顯的方式改變這世界,這才是它們真正的、不變的訊息。在長期的過程中,改變人類社 會的不是媒介傳達的訊息,而是媒介的本質。
         個別訊息可能是重要的,但更深遠的影響來自其他地方。而媒介本身就可能改變社會的運作方式。從麥克魯漢的理論來看,真正有遠見的人,要能洞悉尚未有人發現的有利點所潛藏的可能性,並隨時準備激發或回應這些有利點。此外,不怕死在中國也有些幫助。
         麥可魯漢會從這些觀點來分析中國的議題嗎?也許他會說,中國全體人民竟然都沒「抓到」部落格寫作的重點。中國社會坦白說,就是無法擁抱部落格提供的各種可 能性,還有這種新媒介可能改變世界的方式。中國現代社會以陳舊的觀念迎向嶄新的媒介,終究會跟真正的訊息失之交臂。
         中國的「金盾工程」規模龐大,有三萬到七萬名職工投入計劃〈估計數字落差很大,但每天都有新人加入〉,他們的唯一目標就是監督網路用戶。這個計劃引發了一 個負面現象:思科、微軟、雅虎和Google《還大言不慚地說Google的企業格言是:光明磊落》都迫不及待要提供中國相關的硬體和軟體,中國再把這些 資源改成約束網路用戶的鐐銬。「金盾工程」的另一項工作是盡可能收集人民的資料,不管此人上不上網。這部分效率驚人,從二零零三年至今已經收集了十二億五千萬人的個資〈中國人口十三億〉。
         中國目前正繼續大幅增加「虛擬警察」的人數。這一大群人就是政府的密探,負責即時監視人民在網路上的活動。如果網路用戶讀了未經官方批准的訊息就會被封 鎖。更可怕的是,用戶要是發表官方認為越界或超出「唯我國家」思維的言論,文章就會被刪。要是有人回應該文章,「虛擬警察」很有可能變成真正的警察來敲你家的門。
         二零零六年,虛擬警察首度在南方的深圳市出現。大型網站上方會出現代表警察的卡通圖示,直接連到當地的警察局。「網站上出現這種浮動的簡單圖示,能夠提醒大家這些網站有人監管,」中國社科院的網路專家劉本復說。廣州也繼之設立虛擬警察〈設於高度戒備的大樓,也有自己的指揮架構〉,後來陸續增加到九個城市, 北京和上海還擴大編制。目前中國政府計劃把監管系統擴大到一百個城市。
         中共以超高效率打壓「不符合」官方政策的網路言論,感覺很像迅速部署反恐部隊。舉個例子,推動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成立了中文網站,結果中國網路警察 不到八小時就發現並將之封鎖。無國界把網站搬到另一個主機後,又再度遭封鎖。但中國竟然否認任何網路監管行動。例如,參加網路管理論壇的中國代表聲稱,「中國沒有封鎖網站的軟體,有時我們連登入網站都有困難。不過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事實剛好相反。現在中國甚至能夠任意封鎖外國的網站。例如,二零零一年的亞太經合會期間,長期被中國封鎖的 CNN 和 BBC 等網站開放了。狡猾的中國要讓來訪外賓看看中國多麼開放。但這些國際領袖一走,這些外國網站隨即又被封鎖。直至今日,我們每天還是連不上 BBC,無國界記者網站也一樣。
         中國的教育機構增加了另一層次的掌控。校方會挑選學生組織的人「監視」大學網路的聊天室。這些人隱藏身分,假裝只是跟大家一起聊天,其實真正目的是導引對 話走向健康的「馬克思主義」方向。有一名監視員談到她的信念,「我們其實沒有控制誰,只是不希望不好或不對的東西出現在網站上.....我是學生幹部,應 該扮演學生先鋒的角色,表達我的意見,加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念。」另一名二十二歲的學生也說,「我們的工作是引導,不是控制。」
         已開發國家早已放鬆對性的管制,但中國正要漸漸加強火力。中國展開了一場打擊性放縱的「人民戰爭」,發起一連串端正性道德的運動,也加強對網路色情的控制。這場「戰爭」是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初開打,頭一個月就掃蕩了四千八百個網站和十六萬筆網路訊息。
         另外,「人民戰爭」也引出一些令人咋舌的聲明。中國公安部發言人武和平說,「近年來我們發現的案例裡,涉嫌詐騙、強暴或搶劫的年輕人當中,沉迷網路或被網路骯髒資訊污染的比例相當高:初步估計,落網的年輕嫌犯有將近八成都是受了網路誘惑。」這種結論是經由何種提問或分析方法得到的,官方並未說明。中國的禁慾思想非但不把對性的好奇視為一種健康正常的成長過程,反而把性幻想等同於犯罪。
         公安部副部長張新楓表示,「中國網路目前存在的問題,都要怪國外流入的色情資料和國內管制太寬鬆。」至於西方女人的裸照如何被解讀成詐騙、強暴和搶劫,同樣並無說明。
         陳輝,二十八歲,他經營的色情網站吸引了六十萬註冊會員。也就是說,超過五十萬人可以自由瀏覽網路上的圖像。由此也許可以看出該網站受歡迎的程度,或是人民渴望自由的程度,然而陳輝卻因非法牟利而被判無期徒刑。在中國司法體制的眼中,經營色情網站跟殺人一樣嚴重。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二十一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2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