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5. 第二十五章 破壞自然環境



中共為求剎那崛起,令全中國人民來承擔重空氣污染,亂排污水令食水互及農產品污染。
         在漢人傳統觀念中,自然界一直是人類必須控制的力量。中國王朝稱皇帝為「天子」,也就是說,君權乃上天賦予,因此有責任確保國泰民安--漢人稱自己的國家為「中國」,即中間的王國。漢人相信天在上、人在中間、地在下這種井然有序的世界,而人就是土地的主人,自然由人類掌控。
         天出異象,王朝也會覆亡。自然失序經常被視為上天收回君權甚至整個王朝的徵兆。因此,天災可能加速政治和社會變動,例如黃河氾濫〈幾百年來對中國帶來莫大苦難〉。有鑑於此,謹慎的帝王都會投入許多心力和金錢控制自然,盡可能減少天災。雖然王朝已遠,但這種觀念仍然保留下來。在今日的中國,自然仍然必須受人控制,必須聽命於人。這種觀念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清楚可見。
         漢文明始於今日中國北部的黃河流域。黃河就是漢人文明的中心,但黃河經常氾濫,因此才有「中國之憂患」這個別稱。不過,現今也許應該稱中國為「黃河之憂患」,因為黃河遭破壞的程度已經前所未見。
         黃河長三千四百哩,供應一億五千多萬人用水,但因為污染嚴重,現在有六成六已經無法飲用。二零零五年,超過四十億噸的廢水倒入黃河〈比前一年多八千八百噸〉,七成三是工廠廢水。
         光看一個沿岸城市就可以看出污染情況多麼嚴重。烏海位於黃河沿岸,一九九八年只有四家工廠,現在已達四百家,但沒有一家有環保設施,他們常常晚上營運,這樣就可以不管清理環境的規定,躲過環保視察。光是甘肅一省,每年倒入黃河的污水就有兩億噸,而且將近七成末經處理。時至今日,黃河的魚類有三成已絕種。黃河水利委員會李國英指出,黃河水的利用率是六成,而國際規定的最高利用率是四成。
         黃河源於西藏,流入黃河的西藏冰河每年以七%的速度融化。亞洲一半的冰河、全球一五%的冰原都集中在中國,因此對全球健康的影響很大。驚人的是,中國專家 預測中國六成四冰河可能在二零五零年代底消失,二一零零年冰河會全數消失。光是黃河流經的某個縣,全縣四千零七十七個湖泊十五年來就有三千多個乾涸。
         中國另一條大河長江是世界第三長河,長約六千三百公里,佔中國淡水總供應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一半排入大海的水量有一兆立方公尺。我們會想,這麼大的河再怎 麼污染也不可能多嚴重。然而,根據二零零七年的長江健康報告〈雖然名為「年度報告」,其實中國政府是第一次提出這類報告〉,長江約一成情況危急,三成主要 支流污染嚴重。中國最高學術機構中國科學院的研究員楊柱山指出,這些衝擊「大多無法挽回」。二零零六年的長江水位是一八七七年開始紀錄以來的最低。
         長江的各種生物都逐漸減少,最悽慘的是白鰭豚,又名白鱀,是世界上五種淡水豚之一。研究員在長江沿岸調查了六週卻一隻白鱀也沒看到,有些研究員推測白鱀已經絕種。果真如此,這就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造成鯨類動物絕種。在此之前,白鱀在地球上已經生活逾兩千萬年。另一個長江瀕危物種是露脊鼠海豚,其數量快速下降,目前只剩一千二百到一千四百隻,約為一九九一年的一半。
         二零零六年,倒入長江的廢水超過二百六十億噸。一九五零年代,漁民約有五十萬噸魚獲,現今只有十萬噸。漁民說,「就算捕到魚,他們也不敢吃,因為水污染。」
         長江吸收了全國四成的廢水,其中有八成未處理。但沒想到中國地質大學的某教授卻說,「很多政府官員覺得長江污染問題不算什麼。」目前,中國的環境保護部對 污染工廠的最高罰款是二十萬元。但官方媒體指出,「工廠只要暫停處理污水大概五天,一天省下四萬元就能支付罰款。」
         長江的大型工程也造成嚴重問題,例如三峽大壩。大壩的蓄水池受肥料、農藥和遊艇排放的污水嚴重污染。雖然中國政府眼看污染問題拖垮工程進度,便撥下四十億 元〈以二零零七年的匯率來算,約等於五億美元〉環保經費整治環境,但弊案層出不窮〈中國很多大型工程都有的問題〉,令人懷疑這些經費是否能妥善運用。
         一九四九年以來,長江下游和中游的湖泊從一萬八千平方公里縮到只剩七千平方公里。同時期,全國的溼地縮了將近三分之二。
         中國的第二大湖洞庭湖跟長江相連,同樣面臨嚴重威脅。一九四九年全湖面積四千三百五十平方公里,現今由於泥沙淤積和圍墾,只剩下二千六百二十五平方公里。 洞庭湖的污染也很嚴重,主要因為沿岸有一百多家造紙廠,只有兩家符合排污標準,其他家終於在二零零七年關廠。但工廠常常不把這種關廠令放在眼裡,或只在官員視察時作作樣子,所以難讓人抱太大希望。
         較不知名的河流也一樣堪憂。中國西南方的紅河供應十五萬人用水,但因為鉛污染和其他重金屬污染嚴重而停止供水。
         二零零七年初,江蘇省宜興市的自來水遭污染,八萬居民有一個月沒有乾淨用水。罪魁禍首就是宜興市內的一千六百八十五家化學工廠。一名當地居民說,「我們把魚放進水裡才三分鐘,魚就死了,可見水有多毒。」他還說地方領導人「等到媒體揭露污染案之後,才要居民停止用水。」
         鄉村地區的自來水只有8.8%符合細菌含量標準,約二億三千萬人喝的水不乾淨,六成以上根本沒有自來水可用。二零零八年初,媒體報導光是四川省就有一千七百萬人無法取得乾淨用水。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河南省的污水和工業廢水排入河流,毒死逾四十五萬公斤魚類。這片毒水甚至流入隔壁的安徽省,侵襲陀河和新汴河的水生生物。類似災害二零 零四年也發生過。當時四川一家肥料廠污染了中國西南方的沱江,毒死逾五十萬公斤魚類,一百多萬名居民將近一個月無法使用江水。
         二零零五年底,一百噸苯化合物流入中國東北部的松花江,不只污染沿岸人家的用水,連下游的俄羅斯河段也無法倖免。政府還是一樣隱瞞事件,封鎖消息長達十天,罔顧數十萬人生命。
         就算當局出手整頓,成效似乎也不大。位於中部的襄樊市有家化學工廠把有毒廢水倒入長江支流,被處三萬美元罰款。當局之前就勒令該工廠及另外十三家工廠停業,但廠主不顧法令,繼續往河裡傾倒毒物。
         中國的河流有七成遭污染,農村有九成六沒有足夠的污水處理廠。二零零五年底,中國城市有四成沒有污水處理廠,就算有也不常使用或閒置一旁,因為市政府不願意花錢管理。而且有問題的不只是河流。中國城市有九成地下水都遭污染,六百個城市有四百個面臨缺水問題。
         若不考慮其他因素,中國的淡水供應量居全世界第六,但以每人分到的量來看,中國只達到世界平均分配量的四分之一。中國的大量水源都用在農業上,農業用水佔總用水量的三分之二以上。但五成五農業用水都因為水管漏水、灌溉過量和溢出而浪費掉了,流失量是已開發國家的兩倍。
         沿岸地區的情況也不樂觀。中國海岸約十四萬平方公里遭污染,二零零五年有三百一十七億噸廢水排入大海,內含二千五百萬噸以上的污染物。二零零六年,中國把五十萬噸氨氮和三十萬噸磷酸鹽傾倒入海。
         聯合國環境計劃署把黃河河口標為「死水區」,長江也是。這表示因為水污染而大量繁殖的海藻數量太多,吸收了全部的氧氣,其他海洋生物都死了。二零零六年六月,長江河口的海藻蔓延一千平方公里,造成一千二百萬條魚死亡。奇怪的是,中國媒體竟在二零零六年中,也就是聯合國公佈此數據前幾個月,報導黃河河口「多年來第一次如此清澈」,儘管二零零五年同一媒體才報導過黃河有七成遭污染。
         比較不會惹禍上身的說法是,中國在二零零三年提出「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新觀念」沒有發揮效力。打事實上,中國採取的環保政策對環境的壞處大於好處。表 面看來,政府的植樹運動相當成功,二十五年來種下五百億棵樹,參與者超過五億五千萬人。然而中國民間環保團體自然之友指出,這些樹逾三分之二是針葉樹,有 些省分的比例更高達九成五。針葉林跟混合林不同,它們對環境的幫助相當有限,因為幾乎沒有生物可以住在裡面。不過,這些樹卻是一大財源。
         此外,密集種植單一植物,該植物對疾病的抵抗力就會變弱。逾四億針葉樹不到幾年就凋零,約九百億元就這麼飛了。一些很快種下樹木的地區,土壤侵蝕速度大 增。再者,政府將一億六千八百萬公頃林地民營化,自然之友認為這會使自然林地加速消失。中國境內正有約六千種植物漸漸稀少,一百零四種瀕危。
         有時候,危害自然環境竟然還有錢拿。中國是全球最大的二氟一氯甲烷生產國,即用於冷氣機的冷媒,也是導致全球暖化的主要氣體。中國大可使用更現代、更安全 的冷媒〈像歐洲市場〉,但至今他們仍然使用冷媒來製造他們的國產產品。那是因為製造這種化合物會產生廢氣,這樣製造商就可以向聯合國申請大筆經費焚解此種廢氣。
         大興土木也是造成環境污染的一大原因。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表示,雖然二零零六年九成五的新建案都保證新建設會符合環境標準,但真正做到的不到一半。跟建築 相關的活動是中國的主要污染源,而且建築業消耗的能源佔了總能源消耗量的二成七,一年增加1%。但大多建設根本不必要。省政府經常規劃豪華建案,公私用途 皆有。中央政府常對此發出嚴正警告。
         某市政府夷平保育區內二百公頃的樹木,興建豪華別墅、網球場和游泳池,破壞自然環境。附近居民說大多別墅都無人居住,雖然起碼一半有屋主。屋主七成五都是公家人員。在全中國共約六百六十個城市中,有一百八十三個城市計劃大興土木。
         因為以上種種因素,《二零零七中國現代化報告》指出,以生態保育的表現來看,中國在一百一十八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百,跟上一次的名次一樣〈上一期報告在二零零四年發表〉。
         儘管政府成功掃平一些最大污染源,改變似乎也不大。二零零六年中國關閉三千一百七十六家違反環保法規的公司,懲戒了一萬三千家公司。儘管如此,還是沒達到二零零六年的污染防治目標,光這一年的污染申訴案就高達六十萬宗。
         中共政府的防治污染成果有限,一個原因是地方政府想盡辦法把督察擋在門外。比方說,很多政府成立工業園區,禁止其他政府部門進入視察,除非上級直接批准。 就因如此,河南省某工業園區百家公司大都未裝設任何防污設備,直接把未處理過的廢水倒進當地河川。類似的園區也可以在安徽、甘肅和浙江省找到。到處可見縣 政府跟製造污染的工廠勾結,鈔票流向官商口袋,毒素湧入自然環境。
         省政府也時常假造污染防治數據,阻礙中央政府的掃蕩行動。根據《中國日報》的報導,中國三十一省只有六省達到二零零六年的污染防治目標。可是就連這個差強 人意的成績也很可疑,因為環境保護部部長周生賢指出,有些地方政府的數字根本是捏造的。根據中央電視台的一則報導說,中國北部某城的冶煉廠未達環境標準, 卻仍持續營運好多年。原來地方政府的防污行動「只是愚弄上級單位和中央政府的幌子」。難怪不管政府怎麼「取締」,成果仍然達不到標準。
         二零零七年五月,國務院公佈禁止外國組織和個人在中國從事水文活動的新法案,並於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正式實施。此法規定唯有柑關政府部門或政府授權的水文 機構,才能對外發表水文評估資料。當局聲稱此法的目的是「管理外國水文活動的品質」。之前政府也公佈過限制土地測量的法規。中國政府說這些活動「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事實是,中國只是想隱瞞國內環境惡化的程度。
         禁止土地測量的法規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正式實施,規定「欲測量並繪製土地者,必須先經中央政府核准,並由地方政府監督執行。」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四名 日本學者因在新疆省進行「非法測繪」被捕。四人受日本綜合地球環境學研究所委託前來調查,結果被處兩萬元罰款。新疆測繪局局長李全戰說,他們的行為「不尊重中國法規,也無助於兩國的研究合作。」李全戰還說他們的測繪設備和結果都被沒收。
         中國的環境甚至全世界的生態系統面臨的最大威脅是:國內龐大的煤耗量。二零零三年,中國用掉十億噸煤炭,目前則增加到二十億噸。而且採煤工作的效率很低, 除了採礦人員要付出慘重代價以外,平均要挖出五到二十噸煤礦,才能採出一噸可用煤炭,在已開發國家則是約一.二至一.三噸。
         從一九七零年至今,中國最大產煤省分山西生產了八十億噸煤礦,卻開採約二百億噸礦石。同時間,每年有六十億立方公尺的煤層天然氣白白流失,總開採的天然氣有一半從中國西部轉運到東部。而且,每年還浪費了十二億噸水。
         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十大城市,中國有五個城市因為碳排放量榜上有名。主要原因是,燃煤引起的酸雨已覆蓋三到四成的中國土地,吸進有毒空氣的人民也差不多這個比例。
         一個特別嚴重的健康問題是氟中毒,這是燃煤時釋放出的氟化物所致。患者會出現骨頭無力、四肢癱瘓的症狀。貴州省一般人家都燃煤取暖,因此竟有高達九成七人口出現或輕或重的氟中毒症狀!中國境內有四千二百萬人氟中毒,另有一億人有氟中毒的危險。
         而且情況只會日漸惡化,因為中國大舉興建發電廠的速度無人能及。光是二零零六年,中國的發電力就增加了一千億瓦特,比全英國的發電力高很多。當初為了達成 這個目標,中國每三天就至少興建一座發電站。實際數字甚至更多,因為中央政府坦承,省政府未經許可就興建自己的發電站。這是中國近幾年常有的問題。
         國際能源總署的首席經濟學家畢羅〈Faith Birol〉表示,未來八年中國增加的發電力將達到二十五個歐盟會員國的發電力總和,而且這些興建的發電廠有九成是火力發電廠。
         二零零三到零五年間,中國投入一兆元興建電廠。二零零四年,中央政府批准興建的電廠電力達六百億瓦特,未經批准就興建的電廠達一千二百億瓦特。其中大都未 達環保標準。中國電廠的一氧化氮排放量佔全球八成,二氧化硫佔四成四,二氧化碳佔二成六。二氧化碳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元凶。二零零四年,國際能源總署預測到二零二五年,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會達世界第一。但也有些專家預測,二零零七年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就會超越美國,真如它們口頭禪『超英趕美』。測差距如 此之大,一個原因是中國提供的相關資訊相當有限。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協調小組就說,「我們沒有這麼近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估計數字。」該小組表示,中國要再兩 三年才可能提出二氧化碳排放量報告。
         中國為了發展經濟正在污染全球環境。他們不記取西方經濟發展的教訓,反而重蹈覆轍。然而,二零零七年五月在聯合國主要的氣候變遷會議上,中國卻想「強迫」西方國家接受他們的說詞,要代表團承認西方國家要為一九五零年之前九成五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負責,為一九五零到二零零零年七成七的排放量負責。此外,中國也反對由全世界擔起氣候變遷責任的主張,再度把罪責推給已開發國家。
         德國代表穆勒〈Michael Mueller〉說,中國協商人員是「說謊和辯解的高手」。不過很多代表認為,中國到最後總算比較講理。
         二零零七年初的一些報告預測,中國不久就會成為溫室氣體最大排放國,遭中國代表高廣生怒斥。他是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協調小組的主任,他說「這種說法是無稽之談,缺乏證據和數據。」後來他承認〈顯然沒發現其中的諷刺〉,中國從二零零三年以來從未發表能源消耗的數據。後來聯合國的推測得到了證實。今天,大多科學 家都同意中國製造的二氧化碳居世界第一。
         獨立團體估計的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則是根據中國公開的數字而來,比方二零零六年燃料使用量增加9.3%。二零零八年怕克萊大學的科學家發表修訂後的中國二氧化碳估計排放量。原本估計每年增加2.5%到5五%,重估後改成11%。
         高還說中國最近一次估計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在一九九四年,他接下來的話點出中國看待氣候變遷問題的態度。他說這些數據「不負責任,也許會變成對中國施壓的工具。」綠色和平組織和各國環保團體目前是最主要的施壓團體,因為中國人民未給政府適當的壓力。
         中國自我辯解的一個理由是,中國的每人碳排放量遠低於美國。的確沒錯,但你去問中國百姓他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得到的答案都是:像西方一樣的高消費生活。 而北京高層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中國經濟發展單位的高級官員徐錠明指出,中國每人的能源消耗量若要趕上美國,每年就需要四十五億噸石油,但全球石油年供應量僅四十億噸。
         中國立下的防污目標越來越難。政府打算到二零一零年之前單位產值能耗要降低二成、五年內汽車油耗效率增加到每加侖四十哩〈比美國目前的油耗標準還嚴格〉、 二零二零年之前減少一成水污染並增加六成工業固體廢料回收率。但中國連污染從何而來都不是很清楚,直到二零零八年一月才進行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中國至 今未達到防污目標,看來要實現這些願景不太可能。比方說,二零零六年上半年,中國的單位產值能耗增加0.8%,廢水量增加2.4%,達到一百二十億噸,這 還只是二零零六上半年。
         另外,中國也以全球鈾產量有限及核廢料處置不便為由,拒絕以核電廠代替火力發電廠。政府官員開始提倡發展水力發電,他們說中國有二成的水資源適合水力發 電。去年,中國增加了六百萬瓩水力電力,全國的水力發電佔總電力的一成四。但為了發展國內經濟,火力發電還是比例最高,佔將近八成四。
         國內油礦有限是中國高度依賴煤炭的原因之一。二零零六年,中國將近一半石油仰賴進口,共約一億四千五百萬噸。然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宣佈發現了石油 儲量至少四億噸、甚至可能達十億噸的油田。消息一出舉國歡騰,但很少人提到這對環境可能造成的衝擊,也沒說位於黃河口、渤海灣的油田一經開挖會造成什麼後 果。
         幾個月前,中國才宣佈在青藏高原發現豐富礦產,計三千到四千萬噸銅曠、四千萬噸鉛和鋅,以及數十億噸鐵礦。另外還在六百多個地方發現新礦場。中國地質調查 局主任莊育勳說,「我們會加快勘測過程,更精確掌握礦藏所在.....一旦開發這些礦地,就會大幅抒解中國目前吃緊的資源問題。」開發這類土地要有詳盡確 實的土地保育規劃,但這方面在中國尚未嚴格執行。
         中國發展水力發電的決心值得嘉許。但二零零五年中央政府不得不中斷三十二個水力發電廠建設案,因為他們未遵守相關的環保法規。只是政府介入之前,已經砸了二百億元,這些錢全都白花了。
         二零零八年奧運舉辦地北京的污染問題尤其嚴重。二零零六及零七年的冬天,北京六千個燃煤暖爐全開時,空中的懸浮微粒比標準值高出七倍。二氧化硫和一氧化碳值則超出危險值很多倍。
         北京誓言要為迎接奧運淨化空氣,便於二零零六年立下一年要有二百三十八天「藍天」的目標。但所謂的「藍天」,據說大多是「霧氣和高度污染糾纏在一起」。十 二月十二日情況惡化,北京市環境保護局還要居民「減少戶外活動」,因為空氣污染指數高得驚人。此消息發放之際,北京市竟然聲稱再八天就能達到「藍天」目標。根據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的一篇報導,十二月十二日〈當局因空氣污染嚴重建議居民留在室內〉到十二月二十四日之間,北京出現八天藍天,達到了年度目標。 此外,十二月二十四日到年底期間也出現三天藍天。
         國際奧運委員會副主席林勃〈Ludmilla Linber〉二零零七年三月訪問北京時表示,「我的喉嚨感覺得到〈空氣污染〉,住在這裡我想對健康不是很好。」當地的政治人物卻相信一切問題都會在二零 零八年前解決。北京奧委會副主席屠明德就說,「我相信到時候空氣品質不會影響運動員,這點很重要。」而北京市採取的一個因應辦法是在開幕前人工造雨,確保開幕當天不會下雨。
         氣象專家指出,造雨的附帶好處是可以清除空氣污染。北京氣象局的氣象學家王建捷說,「降雨是自然淨化空氣的一個方法。」世衛組織的空氣污染指數上限是50,北京奧運期間高達88。
         但中共稱這是一大「成就」,因為中國的指數上限是「101」,世衛的兩倍多。叫目前,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而早夭的人數逾四十萬,三十萬人死於戶外污染,十萬人死於室內污染。
         當中國在渤海灣發現大量油田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說,「我聽到消息興奮得睡不著覺。」仍要是中國領導人看清中國未來要面臨的環境災害,大概會永遠睡不著覺。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二十五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