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8. 第二十八章 虐待動物





大陸很多令人詬病的節日習俗,同時也是動物的災難日;每年的「廣西玉林荔枝狗肉節」都有很多貓咪、狗隻被虐殺,打造大陸人的盤中餐。(圖片來源:互聯網)
         夏季天快黑時,我們打開窗戶就會聽見慘烈的聲音。是五百公尺外的工地傳來的。那裡的工人養狗,通常只養幾天,可能是工人趁狗主人不注意時抓來的,或引誘走失家狗跟他們回家〈寵物常會接受陌生人的善意〉,再把牠們關起來。
         發出慘叫的這隻狗通常跟大型梗犬一般大,因為在中國很少看見大型狗。牠會哀號好幾天,直到有一晚死期臨頭,曾經是某人疼愛的寵物如今卻再也聽不見別人喊牠的名字。牠只感覺到木棍打在牠身上,越來越急,每個部位都不放過,牠想躲也躲不了。牠並不知道哀號得越久就會被打得越慘,最後木棍會正中牠腦袋,而牠將變成人類的食物。牠越是痛苦掙扎,肉嚐起來就越美味多汁-----至少今晚要煮了牠打打牙祭的工人是這麼想的。
         聽到別人說他們虐待動物,這些工人只會一笑置之,還會說他們很愛自己的寵物啊。怪的是,這些寵物的體型、大小和顏色每隔幾天就會改變一次。
         亞洲企業管治〈一個結合新聞、分析和研究的網站〉的創辦人羅斯〈James Rose〉指出,「全世界最暴力最殘酷的行為,每天都在中國各地城鎮上演。這些可怕行為的受害者無能抵抗、無法說話或完整表達痛苦的程度.....我指的當然就是虐待動物,還有中國在走私及交易動物上-----死的活的都有-----所扮演的核心角色。」
         羅斯撰文指出,「在中國待過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當眾殺狗、貓、家禽、魚很常見,而且有些餐廳還供應猴腦並放在頭骨裡端上來,或是從活著的熊身上砍下的熊掌。」。中國媒體甚至詳細說明了吃猴腦的方法:「一隻活生生的猴子被固定在餐桌中央。廚師把猴腦切開,露出仍在動的溫熱猴腦。然後客人拿湯匙挖來吃,新鮮猴腦據說相當滋補。」
         中國虐殺動物的歷史由來已久。媒體報導,「古代富人會把活鴨子放在熱鐵板上,鴨子會跳個不停直到斷氣。食用者吃的是鴨掌部分,據說這比用普通方式料理的鴨掌美味許多。」還有一道叫做「三吱兒」的殘酷料理,食材是剛出生的老鼠,食用者用筷子夾起老鼠時,牠會「吱」一聲,浸到醬汁裡又「吱」一聲,放進嘴裡嚼又「吱」一聲,故得其名。
         媒體也提到有些人對動物較和善,可能是「害怕虐待動物會得到報應」,因為「佛教鼓勵人吃素不吃肉.....人死後可能投胎變成動物。」,善待動物是因為怕宗教所說的因果報應,而非自然流露的善意。
         中國並不是沒有保護稀有動物的法律,但跟國內很多法規一樣,這些法規都如同虛設。因為如此,在這個滿街都是雜貨店和超商的時代裡,稀有動物就成為獵人捕獵、賣作食材的目標。
         在二零零三年的春雷行動中,警方稽查了一萬六千個牲畜市場和六萬七千八百間飯店和餐廳。僅僅九天內就沒收了八十三萬八千五百隻稀有動物,這些動物僥倖逃過中國府廚,其中約四萬五千隻是一級保護野生動物。
         到了二零零七年,野生動物和外來動物食材的需求量仍高。有十三人因非法買賣數千隻國家列入保護的野生動物而被判最多十四年的徒刑,媒體報導這是國內有史以來最大的動物交易案。涉案的馬維虎非法買進約九百隻貓頭鷹〈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再賣給廣東省的餐廳。同年,警方也處理了逾十七萬二千個「危害野生動物和森林資源的案子,從盜獵者手中救出約一百五十萬隻野生動物。」
         當某一部門努力加強國人對稀有動物的尊重,另一部門卻又助長食用稀有動物的潮流。國家林業局批准某家釀酒廠飼養老虎,利用虎骨釀造「強身」藥酒,也准許另一家餐廳供應中國養殖鱷魚的料理。中國的野生老虎目前只剩約五十隻,野生鱷魚只剩一百五十隻。
         中醫師也積極尋求熊膽作為中藥材。二零零五年媒體報導,中國二百多個農場養了約七千隻熊,這此熊被關起來並插入導管抽取膽汁。亞洲動物基金會負責人羅賓森〈Jill Robinson〉表示,「熊農在剝削、虐待並殘殺中國的.....極危動物。中國飼養場抽取熊膽未使用人道方式,未來也不可能會。政府被利欲薰心-----而且把獲利擺在道德前面-----的奸商給騙了。」
         國際對這種駭人聽聞的虐待動物案發出怒吼,政府的反應竟是完全不承認這是個問題。二零零六年初,林業局野生動物保護司副司長王偉表示,「合法的熊飼養場暫時會繼續存在,因為無痛抽取的膽汁是重要的中藥材。」然而亞洲動物基金會和其他動物福利計劃卻表示,「中藥師強調,所有熊膽產品都可輕易以藥草或合成品取代,這些也更便宜、更容易獲得,而且一樣有效。」試圖提高大眾對養熊取膽案的認知。
         王偉顯然不同意。媒體引用他說的話說,「熊膽是中藥不可或缺的一種藥材,用在一百二十三種藥品中,其功效非代用品可取代。基本上,殘忍的取膽方法已經廢除。」王偉也表現出常見的「中國式傲慢」。他說,「有些人或組織仍然使用過去非法養殖場的影片或照片,誇大目前的狀況。這麼做是扭曲事實並誤導人捐款。」暗示那些只是想減輕熊的痛苦的人,不是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傻子就是「仇中」人士。
         由此可見,政府並沒有「被騙」,只是壓根不關心動物福利,這應該才是對整件事更切實際的判斷。從二零零六年在上海舉辦的全國動物奧林匹克運動會來看,動物在政府眼中不過只是財源和樂子。據媒體報導,「超過三百名動物選手參加奧運開幕賽。主要比賽有熊打拳擊,猴子、熊和人類比賽騎腳踏車,還有猴子爬高。比賽會持續兩個月,項目從田徑到足球都有,有來自中國二十六個省或城市逾三十種動物參加。」
         被迫表演節目、娛樂中國大眾的不只是老虎、熊、袋鼠和猴子。二零零六年媒體報導〈似乎語帶讚許〉河南省還有人教八哥抽菸。報紙上登出鳥與主人的合照,主人手拿香菸湊近鳥啄,圖說寫著:「鳥主說這隻八哥訓練完後喜歡來根菸,看來已經染上菸癮。」
         中國的瀕危動物保護法顯然起不了作用,而且國內甚至沒有禁止虐待動物的法令。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助理教授莽萍長期在中國提倡動物權,她主張「不能靠大眾輿論或道德壓力來解決〈虐待動物的〉問題,該要立法規範了。」但中國普遍漠視動物福利,再加上缺少法律規範,而相關法律也要經過多次重修才會正式上路,看來莽萍還得努力很多年。
         並不是偉大國家才會善待動物,只要是文明國家都會!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二十八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