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29. 第二十九章 藍領犯罪



時移勢易,現今公然拿證作惡犯事的多為城管、武警及徵地流氓。圖為武漢城管人員用鋼管暴毆業主,民眾怒掀執法車。(網絡圖片)
         上海街頭一片昇平景象。自用汽車滿街跑〈有些是公器私用的公司車〉。你可以說這是個「富庶城市」〈fat city〉,從人口來看,它也的確日漸膨脹。
         而且,上海女人舉止優雅,穿著體面,教養也佳。男人自信滿滿,氣勢非凡。很多人手中都拿著最新型的手機,美好生活的配備。商店擺滿華麗商品,黃金、白金、鑽石,還有伸手可及的閃亮名錶。不管是法國名牌內衣或義大利皮製品,都可以在這個「富庶城市」裡買到。令人稱羨的工作讓你口袋滿滿-----包包也滿滿。時髦女性把包包垂在肩上,都會型男則夾在腋下。
         週末沒人待在家,都出去瞎拼了。買更多東西妝點自己或小孩或房子。所謂的房子就是他們多半工作沒幾年就買下的公寓大樓。去大吃一頓吧!好多高級餐廳館子任君挑選。別害羞,盡情享用,不過可別把整盤外國料理吃光光。剩下食物是上海人的習慣,背後的心態是「我們想點什麼都可以.....而且你看.....有沒有吃都沒差,反正我們有錢。」
         酷喔。
         如果你有養狗更酷,楚楚可憐的犬類體型越小,越能展現主人的闊綽,一定會讓鄰居看了嫉妒--或祖父母看了皺眉頭。鄉下地區還吃狗肉〈奶奶年輕時說不定也宰過幾隻〉。但在大城市裡,有錢太太花在狗寶貝身上的錢比一般農民一年的收入還多。有時候這些不幸的小狗穿得還比農民好。
         上海什麼都有。所有東西都在上海等人來拿、來抓、來偷、來搶、來盜。上海街頭一片昇平。目前上海治安還算很好。上海人仍然是中國的「特權階層」,上海不像中國其他地方已經成了犯罪的溫床,因此多了一層保護,在中國很多繁華都市已經看不到這種景象,例如香港對面的深圳。在深圳如果你死命抓著皮包不放,歹徒可能割破你的喉嚨。但筆者在上海住了超過二十年,從來沒碰過或看過這種事。皮夾被扒或手機被偷這種事當然有,不過通常是自己粗心大意,而不是歹徒蓄意犯案。那麼真正的犯罪活動呢?收看深夜新聞會比較清楚!
         真正的犯罪活動、殘暴的多重殺人案、輪姦、晚上下班走路回家看見有人打破櫥窗非法闖入商店搶走東西,還有歹徒拿槍指著你的臉說,「把錢、珠寶和狗交出來!」這類歹徒還沒找上上海的有錢人。但歹徒一定會入侵上海。而且年輕一代正在接受犯案訓練。這就是藍領犯罪,第四個危險族群中最可怕的一群。白領和紅領犯罪可能對經濟體制造成長遠的傷害,但令一般大眾聞之喪膽的卻是這批使用暴力的藍領大軍。
         上海到二零零六年底人口已達一千八百五十萬,民工約佔六百萬,當然也傳出犯罪事件--而且跟中國各地一樣越來越多。不過,上海人會面臨多少犯罪案要視乎犯案者而定。但多少犯案者會被捕、受審並定罪,無疑要視政府和執法單位而定。二零零七年初,有三個政府機關公佈了二零零六年的犯罪數據,分別是法院、警方和公安部。掌握犯罪趨勢和執法成績在中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以下就是藍領犯罪的數據: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簡稱中央綜治委〉公佈的數據指出,中國警方二零零六年破了一百九十四萬七千宗刑案,調查了四十八萬四千宗「嚴重」刑案,即縱火、搶劫、殺人、強暴和綁架案。同年二月七日,公安部在例行記者會上公布了自己的數據,稱刑案總數達四百六十五萬宗。
         公安部分列了「嚴重」刑案數:爆炸七百八十二宗,謀殺一萬八千宗,搶劫五十萬二千宗,縱火六百七十一宗,強暴三萬二千宗,總共五十五萬九千三百八十四宗〈不包括綁架案〉。
         同年三月十三日,輪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蕭揚在第十屆人大第五次會議上,公佈他的數據。他說中國各層地方法院審理的刑案達七十九萬八千五百七十二宗,「嚴重」刑案佔二十四萬五千二百五十四宗,指的是爆炸、殺人、搶劫、強暴和綁架案件〈如前〉。審判期間,法院共羈押了三十四萬零七百一十五名罪犯。
         三個單位都提出各種增加或減少的比率,指出政府打擊犯罪的不同成效。然而,這些數據存在幾個令人憂心的落差。這些落差可會使誤以為自己的城市很安全的居民感到不安,例如上海。
         二月七日的報告說警方處理的嚴重刑案有五十五萬九千三百八十四宗,但三月十三日法院公佈的嚴重刑案卻是二十四萬五千二百五十四宗。那麼就有三十一萬四千一百三十宗顯然由歹徒犯下的嚴重刑案,仍末結案。另外,一月十七日的警方報告說,二零零六年調查的嚴重刑案有四十八萬四千宗〈不包括綁架〉,但比二月七日公安部給的數據少了七萬五千三百八十四宗。以上數據都不包含幫派犯罪、毒品走私、賣淫、賭博、侵佔和賄賂。還有一點值得注意:一月十七日報告指出警方破了一百九十四萬七千宗刑案,但公安部二月七日的報告卻說刑案總數達四百六十五萬三千宗。以上都未提到有二百九十二名法官濫權圖利,其中一百零九位受到法律制裁。三月十三日的法院報告也提到法院將一千七百一十三名刑事被告無罪釋放,「秉持符合法規的懲治罪犯、釋放無辜原則」。總計三十四萬零七百一十五名被告中,只有一千七百一十三人無罪釋放。比例僅零.五零二七%!一月十七日,中央綜治委還說,「社會整體治安穩定。」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長鮑遂獻指出,「中國存在很多紛擾和不和諧的因子,面對這樣的壓力,我們不可能只靠一百八十萬警力維持人口多達十三億的國家的穩定。警方需要更多人力。」不管實際刑案數字為何,逍遙法外的罪犯肯定會對國家的經濟和社會安定構成威脅。
         這裡還要考慮新一批犯罪力量:青少年。經濟上的弱勢導致大批青少年從事犯罪活動。根據二月七日的報告指出,二零零六年警方共逮捕了六十七萬九千名未成年刑事嫌犯。更糟糕的是,五月三十一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佈數據指出,二零零六年共逮捕九萬二千五百七十四名未成年罪犯,從二零零三年以來增加了三成三。檢察院某官員還說,二零零零到零六年間,十八歲以下被定罪的刑事犯超過四十三萬人。檢察院指出,二零零六年起訴的刑事犯中每十個就有一個未成年,而且幫派犯罪也明顯增加。該官員說,「這是破壞社會安定的嚴重問題。」
         執法單位彼此間缺乏共識,國內又缺乏社會救助組織,導致數十萬青少年落出社會安全網,第五個危險族群於是增加了大批新血。
         中國社會似乎想不透青少年犯罪的原因。二零零六年他們把錯推給網路。公安部發言人武和平說,「青少年涉嫌搶劫、性侵害和詐欺案的比例很高,網路是主要原因。」但中國兒童中心在二零零六、零七年提出的報告,又為大量未成年刑案提供另一種解釋,認為原因在於家庭破碎、學校的道德教育不足,還有受「壞朋友」影響。該中心指出,這些青少年中只有一六.八%完成九年「義務」教育。另外,未成年犯的平均年齡是十五到七歲。不可思議的是,二零零四年連抽菸都被視為未成年犯罪的原因。當時媒體報導,逾九成五少年犯是因為抽菸才開始犯案。
         中國常以中庸和平之國自居,但在步上發達國家的過程中,國內的連續殺人案和集體殺人案越來越多,令人憂心。最近不斷傳出震驚全國的校園學童襲擊案、滅門案、員工攻擊案,閱報人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貴州省地方官文建剛一家六口被殺,連家中保姆也遇害。警方很快逮捕四十二歲的兇嫌曹輝,他供稱自己純粹是為了金錢糾紛而犯下滅門案。但外界流傳文建剛負責取締地方上的非法礦場,可能是礦主策劃謀殺案以洩心頭之恨。同一月份,廣東省東莞市某餐廳老闆和他的三個家人也被殺。
         十二月,廣東省佛山市一家五口遭滅門,包括一名七歲男童和孩子的母親。蔡姓婦女家裡經營餐廳和藥局,警方懷疑她跟顧客結怨而惹上殺身之禍。後來證實凶手是她丈夫,另外有名客人也遭殃,共六人死亡。同月份又有一宗滅門案。甘肅省地方官陳義明和他的妻子、七歲孫子和女傭遇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廣東省再爆一家六口滅門案。一群盜賊闖入民宅,強迫屋主打開保險箱,財物到手之後就殺了在場所有人,包括四名孩童,最小的年僅四歲。
         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間,三十七歲的李德興在遼寧和吉林省先後殺害五人、強暴八女。同年七月,二十八歲的楊佳在上海殺了五名警察。他是為了前一年十月,警方攔下他質疑他騎的腳踏車是贓車,所以憤而犯案。
         不是所有殺人案都會上報。有些小村落傳出殺人案,但實際狀況無人知曉。
         公安部副局長余新民說,二零零六年的集體殺人案比前一年少了六成三。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李玫瑾教授在同一份報告中指出,「像中國這麼大的國家,一年發生十宗集體殺人案,比例很低。」照這麼說,難道集體殺人案在中國不足為奇嗎?
         藍領罪犯形成的大軍,將會變成第四個危險族群最大的力量。不管是成人或注定踏上犯罪生涯的青少年,這批盜賊大軍都沒有效忠對象,而且肯定會令大眾不安,尤其是那些不由自主想耍炫耀財富、顯得高高在上的人。
         貧富差距、缺乏優勢和灰心失意都是激勵他們行動的燃料,這些都無法幫助他們往上爬,也無法說服他們指望涓滴效應《譯注:指不直接救濟窮人,而是透過刺激消費促進經濟發展,讓利益向下滲透,最後患及窮人》,能改善他們的生活。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二十九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