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31. 第三十一章 台灣,民主藥丸


香港人已看清了中共是什麼。

中共欲統戰台灣及香港(澳門已失陷),近年港台兩地也有大型抗爭,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香港的佔領中環(又稱:雨傘運動,於2014年9月28日因中共江派官員張德江、梁振英、張曉明、王光亞等人圖謀落閘拒絕真普選,而警方當日拋擲87枚催淚彈想驅散示威人群,而市民手無吋鐵,遂用雨傘抵擋如雨擲來的催淚彈,而佔中三子於凌晨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而市民走避之下分別佔領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維持達79日方暫作結束)等,佔中更凸顯出香港地政府及警員只是與匪同伍出力賣港無甚作為。
         民主是種苦口良藥,對於某些執政者來說,要吞下這種藥很難。民主這種藥,可以保護個人權益,避免黨爭的迫害。民主這種藥,就跟其他藥物一樣,有很多副作 用,但也讓個人得以存活、茁壯。民主有很多種方式可以進入一個政治體系中,例如人民起義爭取自由、推翻殖民控制,或是大規模戰爭。大多數的民主政體都是歷經艱辛才誕生的。
         還有一種更獨特的、將民主注入極權或共產國家的方式,那就是服用「民主藥丸」。而在限制公民自由的國家中,政治領導人可能低估了他們即將服用的民主藥丸的威力。現今中國的政治體制正等著服下兩顆民主藥丸。一是香港,一是台灣。顯然,中國把這種民主藥丸視為「毒藥」。其實中國老早就可以佔領香港,用不著等英國放手。另一方面,中國並未跟台灣正式簽訂和平協議,因此中國隨時可以提高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但中國並沒有選擇這兩條路。
         目前,香港享有有限的民主,人民自由受北京政府嚴控。從香港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以後,北京曾三度對香港的基本法提出釋法,而香港媒體也為了討好北京進行自 我監督。中共對香港的態度就像貓抓老鼠的遊戲,迴避香港境內的民主聲浪,讓香港人一等再等。他們很清楚只要再等四十年左右,香港自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就會期滿,到時候中共領導人臉上就會重現笑容,告訴這世界「情況變了喔」,然後收回前殖民地香港境內的所有民主。
         你覺得香港能夠完全民主化,然後香港人得以行使自己的權利,在六月四日上北京紀念天安門事件週年嗎?香港的民主派人士能夠運用這份自由,在中國其他大城成立民主政黨嗎?或者,香港記者可以問共產黨內的政治人物可能洩漏「國家機密」的問題嗎?答案顯然是「不行」。北京絕不曾容許這種事發生。筆者認為北京永遠不可能讓香港完全民主化。
         令人意外的是,英國有豐富的殖民經驗也熟悉外交事務,竟然不知道香港永遠不可能民主化。畢竟民主藥丸的藥性太強,共產國家是吃不消的。一旦服下這顆「毒藥」,民主就會像病毒一樣擴散,一城接著一城,所以中共一定會想盡辦法阻止這種事。
         目前香港普選毫無進展,當局給的藉口是,香港人民無法同時專注於民主和經濟發展。北京會強制香港專注於維持經濟穩定,而不是爭取民主、造成社會不安定。只 要讓香港實現民主訴求,中國其他大城就可能有樣學樣。不過,比起整個省要求政治民主,城市的民主訴求就相形見小了。
         台灣如果維持目前的民主政體回歸中國,則中國將面臨極大危險。其他「自治區」,例如新疆、西藏和內蒙,看見台灣實施民主制度,也會想為自己爭取民主。這麼 一來,中國的行省制度會被民主分裂,紛紛瓦解。屆時,中共將無力防堵民主滲入,因為民主制度會開始「治療」共產黨之前的弊端。看看中國對台灣前任和現任民 選總統的態度,就知道北京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服下民主藥丸。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就兩岸關係提出「兩國論」時,中國媒體將他打為「民族敗類」,說他是「國家最大垃圾」,並稱「支持統一反對分裂必勝,抵抗這種歷史趨勢的 人必亡。」即使在李卸任後過了很久,中國媒體照樣諷譭他。二零零七年李參拜靖國神社,因其兄長也是神社祭拜的二百五十萬陣亡將士之一。李稱這是「他家裡的 事」,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則表示對「個人行為」不表評論。台灣外交部長也說,「李前總統現在是平民,我們尊重他個人的決定,這件事跟政府無關。」但北京對 李毫不尊重。中國媒體報導,靖國神社之行暴露了李『台獨分子的醜惡嘴臉』,而不知它自己才是暴露了醜惡嘴臉及自私心態,這些謾罵更顯中共的小家心理。
         當台灣巨商許文龍發表支持台獨人士的言論時,中共媒體又顯「本色」,勃然大怒地甚至運用法西斯語言貶低他。《人民日報》說「許跟人交談喜歡說台語或日語, 很少說國語」,暗示唯有漢語才是文明的語言〈亦暗示了中共的宗族歧視心態,而它們不知道自家人民也流通約八十多種方言,而不懂聽說「漢語」〉。
         媒體還嘲弄他的經商成就,說「支持台獨的台灣商人其實常玩些見不得人的把戲賺中國大陸的錢。」《人民日報》也引了某不具名商人的話:「在中國大陸賺錢卻支持台獨實在不合理。」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同樣遭到無數諷譭和辱罵,比方說他是個有「邪惡動機」的「麻煩製造者和和平破壞者」。前副總統呂秀蓮則是「露出了極端分子和無可救藥的台獨煽動分子的醜惡面目。」她也是「民族一大敗類」。
         這些用語背後帶有直接的武力威脅,警告台灣人民不能肆無忌憚決定未來的走向、擁抱他們積極推動的民主。中國不了解的是,台灣跟香港和澳門的情況不一樣,台灣人根本沒把自己看成「中國」的一省。事實上,台灣人大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人民解放軍少將彭光謙談到台獨的可能性時表示,「如果台灣分裂分子想賭一賭〈搞台獨〉,必然付出慘重的代價,必然遭到可恥的失敗。」對中國政府來說,國家 的最大目標是統一。統一比任何問題都要重要,甚至比我們在書中提到的各種嚴重問題還重要。中共說願意賠上奧運、世貿組織會員國、外資,當然還有士兵的性 命,奪回「叛變的省分」,又顯出病態心理。
         二零零五年中國更明確提出「反分裂法」,明訂若台灣宣佈獨立,中國將「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更令人憂心的是,此法容 許當中國認定「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那麼它得以「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表示中國隨時可以斷定和平統一的可 能性已喪失,並把這當作『合法』攻台的藉口。
         反分裂法中提到「台灣問題是內戰的遺留問題」,可見北京只能從歷史角度去看待兩岸問題,毫不考慮當前的狀況。國民政府一九四九年撤退來台後,台灣在五十年 內實現了中國「五千年」來〈中共常把「悠久歷史」及「從來都是」掛在嘴邊〉都無法實現的民主政治--而中共不認為這跟兩岸發展有何關係。

中國和台灣最後會怎麼發展,我們可以合理推論出七種可能:
         一、中共全力開戰,摧毀台灣。這會造成嚴重的政治紛亂。中國會受全世界排擠。外資紛紛撤出中國,使中國的貿易和工業受重挫。很多國家會拒絕跟中國貿易往 來,對中國企業造成衝擊。也有國家會拒收中國學生,破壞中國的學術、知識和創造性發展。台灣軍隊反擊,重創中國的基礎建設,若是使用核武還會破壞自然環 境,土地經數十年才會復原。說不定還有其他主權國家加入戰爭,因而擴大了戰爭規模。台灣人民會遭殲滅。
         二、中國怕就怕台灣軍隊成功打敗協調不佳、經驗不足又龐大笨重的解放軍。這種情況下,成功反擊的台灣軍隊可能得到其他主權國家的幫助,中國其他地方〈從西 藏和新疆開始〉也會群起反抗共產統治。眼見各方全力抗戰,中國將大受震撼。中國歷史將陷入長期動亂,各方勢力爭搶政權,外國軍隊又會踐踏中國土地,帶來「國恥」。不過,這一次前來的是聯合國軍隊,而且中國戰敗可能就是民主政治的開始。
         三、中共發動有限的延長戰,人力和資源都損失慘重,台灣人民對中國和共產主義更加深惡痛絕。世界將明顯分裂成支持台灣和支持中國兩個陣營。支持中國的國 家,軍武和商品貿易會蓬勃發展。支持台灣的國家,要面對國內公民不合作/反戰示威的問題,以及要求遠離「他國戰亂」的聲浪。全球經濟會因為航線縮減而受害,進出口貿易也將受影響,台灣資訊科技產業減產,將導致全球經濟衰退。最後聯合國會出面調停,兩方回歸常態。
         四、中共決定放棄台灣主權,讓台灣宣佈獨立。台灣得以全面自治,並獲得世界認同。一開始中共會覺得自己顏面盡失,但全世界會對中共的決定予以高度肯定。國 際一致認為世界避免了一場戰爭,中國不愧為泱泱大國,作出了最好的選擇。全球經濟蓬勃發展,台灣也蓬勃發展,台海兩岸建立友好關係。中國未受民主政治侵擾,維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五、兩岸達成外交協議,台灣重回大陸懷抱。不管經由暴力手段或和平協商,台灣終於接受中國的提案,接受自己是中國的一省。中共逐步取消台灣之前進行的憲政 改革,台灣自治區的民主將漸漸消亡。戰爭解除,經濟蓬勃發展,但台灣的民主成果--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將化為烏有。
         六、台灣接受「一國兩制」回歸中共。但台灣終究跟香港或澳門這類特區不同,而且接受「一國兩制」等於把自己當成被殖民的國家。如果性喜干預的中國共產黨, 真的允許台灣維持民主政治,台灣對中國將是危險的藥物。中國要是服下這顆「民主藥丸」,其他省分將質疑自己為什麼不能享有同等的民主。中國媒體至今並未討論這個選項,但這對中共也許是最危險的一個選項,因為台灣民主可能是治療中國共產主義的良藥。
         七、台灣跟中國分家,加入不同的政治架構中。台灣認為兩岸協商應該以國與國協商為基礎。「變節」的台灣人民就好比家族裡的浪蕩子,在祖國附近成立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家規,還有自己的家系。中國把台灣看成一個出外闖蕩的孩子,靠自己的能耐想看看能闖出什麼名堂。於是中國任由台灣實行民主制度〈無論成敗〉, 維持中華民族認同,中共也可以延後服下這顆民主藥丸的時間。這種新架構就是「一族兩國」。
         還有一個理想解決方法:中國放棄共產制度,開始仿效台灣模式採用民主政體。這種情況下,台灣人民一旦認為中國已經徹底改變,就會願意跟自由、民主、開放的新中國統一。
         暫且不論理想方案。儘管兩岸維持現狀符合北京目前的利益,但中共顯然一直在為「武力犯台」作準備。中國的軍事支出相當驚人。根據美國國防部情報局二零零六 年的中國軍力報告,中國該年度的軍事經費介於七百億到一千零五十億美元,是中國政府公佈 的預算的兩到三倍。該局也指出「中國把最精良的設備部署在台灣對面的軍事區,可見因應台海可能的衝突,確實是他們近期的著力點。」該報告指出,「二零零五 年九月,解放軍進行了大規模、多部門的演習,明顯在為侵台作準備。而且中國六年來為侵台行動進行了十一次兩棲軍事演習。」
         二零零七年的報告則指出,「中國長期為因應台海衝突作準備,預防美國干預也包括在內,這似乎是中國現代化計劃的重要推動力。不過,針對中國的軍購和戰略思 維進行的分析指出,北京同時也在增加面對其他地區性衝突的能力,例如資源或國土方面的衝突。」而且,「國防部情報局估計,中國二零零七年的軍事相關經費介於八百五十億到一千二百五十億美元。」
         中國對此反應激烈,氣沖沖表示『中國是個愛好和平的國家,堅持和平發展的路線,只採取防禦性的國防策。』
         但台灣人民從不相信中國的「和平論調」。約十萬名台灣民眾走上街頭,抗議中國持續威脅犯台《編按:此處指的是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發起的遊行》。當時的執 政黨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對此表示,「台灣人民絕對不會向中國日漸升高的武力威脅低頭。」上街民眾高喊「護民主、反併吞」口號。台灣人民認為,如果重回中國版圖,他們在政治上的損失會比經濟上的收益更多。
         台灣反對黨〈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受邀到中國訪問《編按:宋楚瑜是在二零零五年五月五日至十二一日訪問中國》,正在發表直播演說時因未維持台灣是中國一部分 的假象,反以「中華民國」指稱台灣而被「消音」,採訪記者也從三十名減為十名。中國媒體也因為宋暗示台灣非中國的一部分,不再稱此行是「搭橋之旅」。有趣的是,台灣人民從中國限制台灣政治人物發言自由這點,就清楚體認到就算回歸中國,北京也絕不會任台灣自由發展,但黨內決策者卻還是執迷不悟。
         同樣的,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參加兩岸自一九四九年以來最高層級的政治會談,卻拒絕稱現任台灣領袖馬英九為總統,再一次拒絕對台灣 社會和文化表達起碼的尊重。台灣民眾發起抗議,認為這次會談將立下危險的先例,台灣也得跟著中國一起說謊,稱台灣是跟中國「分離的一省」,不是擁有主權的國家。如果中國重新佔領台灣,這種強烈的政治訴求肯定會被中共禁止。
         台灣人也持續觀察香港的變化。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他們聽到了香港政治人物的談話,如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香港權力第二大的政治領袖。到了二 零零七年六月,陳對香港回歸後十年毫無進步表示遺憾。她接受法新社專訪時說,「我不知道理由何在.....為什麼香港人還沒準備好迎接普選。」她認為北京應把香港當作民主的試驗場,別再阻止改革。
         提醒各位一點,根據中英移交香港前提出的聯合聲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持香港原有法律中所規定的權利和自由,包括人身、二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組 織和參加工會、通信、旅行、遷徙、罷工、遊行、選擇職業、學術研究和信仰自由、住宅不受侵犯、婚姻自由以及自願生育的權利。」但中國似乎不懂以上文字,雖然這是雙方正式簽署、聯合國登記有案的正式文件。而且這種情況並非第一次發生。二零零七年,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說,「香港的高度自治不是香港固有的, 而是中央授予的。」他表示「中央授予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不存在所謂『剩餘權力』的問題。」意思當然就是說,中央未授予香港人民追求民主的權利。
         二零零三年北京嚐到了民主藥丸的苦味。中央硬要香港接受『反顛覆法』,結果促使一百萬人〈香港人口的七%〉走上街頭,是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最大 的遊行。香港《基本法》雖然規定香港政府須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的行動,但中國提出的新法等於強迫香港接受北京箝制,香港媒體必會變得跟中國 媒體一樣膽小順從。此外,此法也要求香港取締在中國遭禁的組織,並嚴重限制了學術和勞工自由。香港大學指出,香港民眾僅一成六支持此法。就連『中央精選』 的代表、平常都乖乖聽話的香港立法會,這次也起來反抗。中共無法掌握自由慣了的香港人民的思考方式,急著想操作他們想要的結果,卻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中共常告誡他國應該「記取歷史的教訓」,自己卻不願記取過去的教訓。一九九六年台灣即將舉行總統大選,北京對台灣海峽發射飛彈,欲阻止台灣人民選出支持台獨的總統候選人李登輝。此舉不僅釀成國際事件,導致美國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前往監控,而且弄巧成拙:台灣人力挺李登輝,最後他高票當選。
         二零零零年陳水扁參選總統時,北京並無採取軍事威脅,而是使用激烈話語相逼。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說,「中國人民準備好要流血犧牲生命,捍衛祖國統一和中華民族的尊嚴。」北京最看不順眼的陳水扁得以險勝,也許是拜這些威脅之賜。
         共產制度建立在抗拒改革的規則上。民主制度則奠基在不斷分析、改變和重新規劃上--換言之,民主是種不斷進展的過程。但香港親中派立法委員卻否定了 民主制度這種富於彈性的特質,梁愛詩〈港人稱「香港江菁〉就是一例。二零零七年六月中國媒體報導,「梁委員坦承經過一百五十多年的殖民統治,導致有些香港 人的認同模糊,有些沒有清楚的認同感。她表示這需要時間改變。」梁愛詩的這番話尤其令人反感,因為話中暗示香港人不知道什麼對他們才好。她真正想說的是, 在英國統治下,香港人的自我認同產生偏差。
         民主帶來的挑戰,使認同感對每個國民來說,都是種有彈性、可移動、可改變的過程。梁梁愛詩不了解的是,香港跟很多脫離殖民統治的地區一樣,經過一百五十多 年的殖民統治,人民只會更加渴望民主,而對前殖民體制念念不忘,顯然是反映了對民主的渴望。梁梁愛詩這樣暗示香港人有自我認同偏差,等於是說香港人真正想要的是擺脫殖民主義的鐐銬,戴上共產主義的鐐銬。
         其實有自我認同問題的是中國自己。中國政治人物以為自己是醫生,可以治好香港這樣的後殖民地區或台灣這樣無外強殖民的分裂領土,其實他們自己才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救的病患。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三十一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