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34. 第三十四章 白領犯罪


二零零五年,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張恩照被控以批准貸款為條件,收取四百萬元賄款。
         第四危險族群分三種罪犯,第二種罪犯就是穿白襯衫、戴黑領帶,可以直接掌握公司財務和進出銀行的人。
         中國的白領犯罪很少是單人犯案,因為反咬公同一口幾乎是社會認可的行為。這些人雖然屬於第四個危險族群,卻因為社會地位不同,反而很少跟藍領罪犯接觸。白領犯罪在中國十分猖獗,尤其在銀行業,因為看得到摸得到的錢都集中在那裡。
         二零零五年銀行詐欺金額高達九百五十億美元,比前年增加31%。先是一月份,中國銀行黑龍江分行爆發弊案。當地的東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聲稱在該行的三千五百萬美元存款不翼而飛,之後分行行長高山就逃往海外,數名行員也下落不明。調查發現其他公司也有共八千五百萬美元存款去向不明。警方後來逮捕東北高速董事長張曉光,懷疑他詐取公款。二零零七年二月分行行長高山終於在溫哥華落網。
         二零零五年,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張恩照被控以批准貸款為條件,收取四百萬元賄款。張閃電辭職,二零零六年底被判十五年徒刑。也是同年,中國懲處了四大銀行將近八百名失職行員,其非法或擅自放款金額總計達七百三十億美元。這些銀行經理藉違規放款得到汽車、房子、旅遊或其他非貨幣形式的優厚回扣。
         二零零六年,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宣佈發現行內不當放款金額達五千萬美元。貸款人曲滬平利用他人的身分證申請貸款,再拿錢去購買高級公寓。同年,交通銀行的華北分行也爆發金額達二千五百萬美元的詐欺案。
         警方不斷追緝白領犯罪,也在二零零六年取締了七家地下錢莊,查獲一百四十億元。其中一家位於上海的地下錢莊涉嫌五十億元的洗錢案,是中國目前為止破獲的最大洗錢案。
         說到取締行動,公安部調查員韓浩說「毒品交易、走私、貪污、詐騙等犯罪現在都緊密相連,對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穩定構成嚴重威脅。」韓並未提出確切的洗錢總金額。但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局副局長蔡憶蓮表示,沒有精確數字是因為「中國的反洗錢工作起步很晚。」
         二零零七年爆發中國最大的現金竊盜案〈相對於藉貸款等管道貪污〉。河北省兩名銀行行員盜取五千一百萬元現金,把四千三百萬元用來買樂透。人民幣紙鈔的最大面額是一百元。也就是說,這兩名行員得把五十一萬張紙鈔塞進口袋、餐盒和公事包裡。兩人表示銀行並不會每天點收現金,所以要偷錢很容易!他們買的樂透並未中獎--鉅款入袋後,並沒有比當行員時過得好。
         零售業也頻傳詐欺案。一九九七年,一群中國商人經美國連鎖超商普馬〈PriceSmart〉授權,得以使用其名字和商標在中國開設分店,除此之外雙方關係不大。外國品牌在中國深受青睞,可能因為如此,到二零零四年普馬在全中國已有四十一家分店。由於擴充速度太快,導致公司負債累累,經理階層開始說謊,非法挪用公款並假造合約申請銀行貸款。公司倒閉前累積了高達二十億元債務,而固定資產只有六億。二零零四年倒閉後,創辦人劉五一逃亡海外,至今在逃。經理人就沒那麼幸運了,總裁吳衛東二零零七年初被判無期徒刑,另外七名經理最多被判十六年。但沒人提到很多供應商和會員〈預付了幾百或幾千元的卡片儲值金〉可否拿得回損失的錢。
         二零零六年前十一個月,警方在全國商業界〈不只是銀行界〉共破獲五萬八千宗金融詐欺案,追回將近二十億美元。確寶的竊盜金額當然不明,但案件數比前年增加 6%。
         二零零七、零八年富商張榮坤和周正毅涉嫌的弊案登上頭條。張被控以標下高速公路建案為條件,賄賂官員逾四百萬美元。二零零三年他還拿竊自上海社會福利基金的三千萬美元開了一家投資公司。隔年四月他被判刑十九年。周正毅原是中國首富,二零零三年因操縱證券交易被判刑三年,從此身敗名裂。二零零六年出獄後不久,他又因盜用近三千萬美元公款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以獲銀行貸款被捕。二零零七年底他被判刑十六年,媒體雖然報導了此事件,卻未提張周兩人都跟上海政治高層關係密切。
         不只大企業貪污圖利,連小規模企業也不遑多讓。二零零七年中媒體報導了假幣的問題,指出越來越多便利商店購入大量假幣作為找零。跟其他犯罪一樣,假幣犯罪鏈運作周密。據媒體報導,首先中間人會以市值的三分之一買進一元假幣,再轉賣給商店。記者訪問了兩名中間商手下的員工,其中一人說他負責銷售,要在大街小巷和網路上張貼廣告。警方查抄了多家假幣工廠,有一家設在豬舍底下,警方從中搜出八噸假幣。媒體說假幣製造中心是河南省〈常被歸罪的省分〉,但又強調二零零六年前十個月警方在湖北省共查獲近一千一百萬枚假幣。
         各個公領域似乎都傳出弊案。警方搜查山西省離石市某賭場,結果發現屋主竟是該區的法院庭長馮建群。開賭場和其他賭博行為在中國都是違法的。但馮的賭場竟離派出所才二百公尺,大多警員都到那裡聚賭。當地警察不敢介入也不想失去非法獲利來源,因此才由外地警察進行搜捕。離石市的賭場已經營運一年,為了方便內部放高利貸的人討價,還建立了自己的仲裁制度。欠錢不還的人會被丟進地窖直到還錢,馮也縱容這種作法。
         司法弊案--另一種白色犯罪--在中國也日益猖獗。二零零六年,深圳中級人民法庭五名法官因慫恿行賄和收賄被捕。同一年,安徽省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三名最高法官被控收賄。二零零四年,被控貪污的法官有四百六十一名,二零零五年有三百七十八名,二零零六年二百九十二名。雖然遭起訴的法官人數逐年下降,但最高法院院長蕭揚卻說,他還是很擔心司法貪污的「情況嚴重」。法官貪污的技巧高不高明,就看他是不是能比他代為執行的法律搶先一步。
         往後數十年,中國白色犯罪的規模會越來越大,因為要加入並「分享」這塊肥油出奇地容易。新人只要有個高級職位、會玩數字遊戲,並願意吸收更多人加入這個龐大網路就行了。經濟急速成長失去控制的壞處是,中國的犯罪產業也會跟著急速成長、失去控制。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三十四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