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38. 第三十八章 什麼都「大」






中國飲用水致千萬人患病。
         不論版圖大小或人口多寡,每個國家都覺得自己的國家利益最重要,甚至是無可取代的。連世界最小的國家都覺得自己的問題至關緊要,中國當然也不例外。從一九四九年起,中共就發現了自己最重視的問題和考量。
         中國自認為是一個正在崛起、開發中的國家,這種認知其實隱含了過去歷史上的種種問題和矛盾。但目前的領導人很多時候都使這些「老問題」更加惡化,導致國家踏進永遠找不到出口的迷宮,手中的對策也十分有限。
         部分問題出在中國現在就想變成發達國家,現在就想要現代化,現在就要一個科技進步的社會。但領導人飛速帶領國家前進,沒看見「前有危險」的警示牌。有些警 示,例如中共在五零年代偽稱經濟成長結果導致大飢荒、毛澤東鼓勵大家庭,還有毛澤東鼓勵學生加入紅衛兵,點燃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火苗,在在顯示中國對簡單的 因果概念缺乏深刻的理解,以致常常引發嚴重的後果。
         本書指出很多妨礙中國成為偉大國家的嚴重現象和問題。也許最根本的問題是,中國什麼都大。本章篇幅只有五千字左右,實在很難充分說明困擾中國的「大」問題。
         世界各地的發達國家通常不看好「大政府」。當資本主義制度衰退、經濟蕭條時,人民第一個批評指責的,通常就是大政府。喔懊,可是中國政府就是個大政府,而且大得不得了!
         根據官方的數據,一九二一年創黨時只有五十名黨員的中國共產黨,到二零零八年為止黨員已經增加到七千三百萬人。據中共中央組織部的某官員說,「黨組織涵蓋越來越多新興的經濟組織、社會組織、都市地區和市鎮。」過去中國共產黨是以農民和勞工為主要後盾,現在則重新把目光轉向商業。目前中國九萬八千多家私人企業中,高達97.9%設有黨支部。
         在中國感覺上跟共產主義有關的組織,永遠不會覺得「大」是個問題。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簡稱共青團〉成立於一九二二年,當時是直接由中共領導的青年群眾組織,被視為黨的「助手和後備軍」。從二零零零年到零五年,每年有超過八十萬青年加入共青團。二零零八年六月,媒體宣佈共青團人數在二零零七年底已達七千五 百四十萬。該報導還說,中國共產黨和共青團是「兩大最吸引中國年輕一代的政治組織」。這些數據沒提到一個問題:這麼一大群人的思考模式都相似,想出的對策 經常也缺乏想像力、深度和新意。
         現今的經濟、社會和統治問題漸趨複雜,民間浮現的各種負面現象都有許多可以深入研究並大書特書的地方。幾年前,中國百姓一起床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怎麼填飽肚子。如今,問題層面已經截然不同,大家要擔心的反而是要把生產的糧食賣給誰才好。你知道嗎?中國的:
         大蒜產量佔全球75%;蔬菜產量佔全球50%;水果產量佔全球15%;蘋果產量佔全球47%;中國也是世界第一的小麥〈二零零五年生產九千六百萬噸〉;稻米〈一億八千五百萬噸〉和啤酒〈一年二千四百萬噸〉生產國;中國生產和消耗的菜籽油也是世界第一,佔世界產量的三分之一;棉花產量也是世界第一;奶粉也是:還有羊奶;中國養殖的雞佔全世界25%;鴨佔65%;鵝87%--所以最可能引發禽流感。
         中國產量稱冠的還有青豆、蠶豆、蕎麥、甘藍菜、香瓜和甜瓜、花椰菜、栗子、紅番椒和青椒、大黃瓜和小黃瓜、茄子、薑、蜂蜜、高苗、洋蔥、水蜜桃和油桃、西洋梨、柿子、李子、南瓜、南瓜屬植物和葫蘆、芝麻、地瓜、茶葉、核桃和西瓜。
         不過,「大」要比較才看得出來。二零零五年,中國生產了五百九十萬噸蘆筍,第二名是秘魯,產量十九萬三千噸。胡蘿蔔呢?八百三十萬噸,居次的俄羅斯聯邦是 一百七十萬噸。磨菇呢?一百四十萬噸,第二名美國,三十九萬一千噸。馬鈴薯呢?七千三百萬噸。哇塞!俄羅斯只以三千六百萬噸位居第二。番茄呢?三千一百六十萬噸「美國第二,一千二百七十萬噸。
         這些數字令人讚嘆。但是,中國人口佔全球五分之一,可利用土地卻只佔全球十分之一。中國的人均耕地為0.09公頃,不到世界水平的40%。可見對人口十三億的國家來說,食物產量比質量還重要。
         這就是中國每年使用逾一百二十萬噸農藥的原因。過度使用農藥是中國農村常見的現象,一來政府一直刻意壓低農藥價格,農民當然就沒有必要省著用。再者,農民不會每次都仔細讀過使用說明,有時也會不小心買到摻雜不明化合物的假農藥。而且,農民常把農藥空罐丟在田裡,再次污染了土地。世衛國際化學品安全規劃署的科學家特里徹〈Angelika Tritscher〉表示,「必須改善生產過程、教育農民,必須立法規範農藥取得方式,當然還得建立監督機制。」
         另外,據中國環保總局指出,每年約有一千二百萬噸作物受重金屬污染,造成的損失超過二十五億美元。還有,中國消耗了全球三五%的肥料。雖然中國的肥料產量佔全球30%,二零零六年卻還得進口約一千二百五十萬噸肥料。過度使用肥料是河流、湖泊和海口受污染的主因。
         中國耕地至少有一千萬公頃遭污染,佔全國土地的十分之一。中國的土地總供應量也日漸減縮。一九九六年頒佈的國土使用計劃,定下二零零零年為止可用耕地不得低於一億二千九百三十萬公頃的目標。但到了那年,可用耕地卻降至一億二千八百二十萬公頃。後來政府又定下二零零五年為止要守住一億二千八百萬公頃的目標, 最後還是沒達成,實際可用耕地減至一億二千二百萬公頃。近二零零六年底完成的一項調查發現,農地總面積減少更多,光二零零六年前十個月就少了三十萬六千八 百公頃。專家指出,維持基本糧食供需穩定至少需要一億二千萬公頃耕地。
         耕地流失的主因是大興土木。急於募集資金的地方政府常徵收農民的土地,而只給他們極少的補償金。對腐敗的政客來說,金錢的誘惑凌駕了為國為民的責任感。這股大興土木狂潮,就是中國水泥產量如此之大的原因。
         二零零三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水泥生產國,光是那年的水泥產量就超過七億噸。二零零六年又增加到約十二億噸。製造水泥十分耗費能源。根據荷蘭環保局的調查,中國供應全球44%的水泥。該局指出水泥製造過程排放的二氧化碳,是中國二氧化碳總量的9%,等於說中國每年製造的六十二億噸二氧化碳,有五億五千萬噸來自水泥。中國因此成為二氧化碳第一大排放國。
         中國使用能源的方式很沒效率,採集能源的效率更差。中國的礦藏採集率〈即有用礦物開採率〉僅六成,已開發國家高達八成。礦物共生區〈即不同礦物混雜〉甚至只有三成到五成,僅已開發國家的一半。
         據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說,二零零六年中國九種有色金屬的產量居世界之冠。該協會會長康義說,預定二零零七年鋁、銅、鉛、鎳、錫、鎂、鈦、銻和水銀的總產量將達二千二百萬噸。
         中國工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也許是石油,世界強權都積極探尋這種珍貴的液態資源。但中國由於煉油廠技術落後,經常導致石油滲入土壤。效率差的生產方式也使 中國煉油廠平均提煉率僅五成八,亞洲平均提煉率是八成。此外,提升工業實力的要素--石油探勘,由於使用已開發國家早就不用的老舊設備,導致在新疆地區平均油田回復率僅四成,陝西省僅二成。
         中國的鋼產量和消耗量都居世界之冠。它每年出口約五千萬噸鋼,光二零零七年前四個月就佔世界產量的36%。二零零六年,中國的鋁產量達九百三十四萬九千 噸,是二零零三年五百五十四萬七千噸的兩倍。鋁產量世界第一,主要用於汽車和飛機。中國的銅消耗量也是世界第一,二零零五、零六年的消耗量大到導致國際銅價飆升,二零零五年世界各地的期貨價格漲逾50%。二零零六年中國就進口了二百零六萬噸銅。
         聽起來很驚人,不過表面看來經濟快速成長,實際上卻造成了可怕的後果。中國對金屬的需求永無止盡,導致廢金屬回收--還有偷竊事件--大幅增加。二零零四年《國際先鋒論壇報》報導,「市場的力量掃除了亞洲四處可見的蘇聯時代廢五金。」這顯然是件好事,但有些蒙古人表示希望由自己國家來回收這些廢鐵。報導上說,「在蒙古,公墓的柵欄不翼而飛,公共噴泉的水龍頭給人拆了,人孔蓋也不見了。」蒙古首都庫倫的某居民說,「一覺醒來發現電話不能用實在很火。原來有人趁夜偷走了電線。」
         再來看一些工業數據。中國生產的電子產品居世界之冠,二零零六年對美出口總值達七百八十億美元。二零零三年一年製造約七千萬台 DVD 播放機,全球市佔率達七成。世界九成的電動腳踏車來自中國,二零零五年約生產三百萬台,預計二零一零年達成三千萬台銷售量。
         廣東省潮洲市生產的結婚禮服和晚體服佔世界第一。浙江省溫州市二零零四年生產了全球70%的打火機。另外,中國每年製造的情趣商品也佔全球一半以上。
         聽起來很不錯。中國製造的很多商品都領先全球。然而,它卻沒有善加利用自己製造的產品,甚至是最好的產品,例如省電燈泡。中國是世界第一大省電燈泡生產 國,但僅三成供應內銷。如果中國全面使用這種生產效率高的燈泡,一年就能省下六百億瓩電。再加上其他省電措施,那麼中國一年就能少用三億噸煤炭。但國家發 展和改革委員會〈簡稱發改委〉二零零六年表示,為了節省成本而採用基本節能措施,對於未來發展「沒有幫助」。
         二零零七年,發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長周大地說,「中國必須發展新的工業化方法,更有效使用能源和其他資源,甚至要比世界效率最高的方法更有效率。」可是落差這麼大,中國要怎麼在短期之內趕上、更何況是追過其他國家。
         在工業生產上,中國的單位產值能耗比美國高五倍,比日本高十一.五倍--兩國都是中國競爭世界領袖的對手。我們把以上數據換算成現金來看。《中國經 濟評論》雜誌指出,在中國用一公斤煤炭發電製造工業產品,只能得到36分美元的產值;在日本,則能得到5.58美元的產值。
         中國最嚴重--沒錯,也是最大--的問題是水,而且各種水問題都有。水太多、水不夠、水污染等等。不可思議的是,中國政府在四十八小時內提出了兩份報告,以度量衡的兩個極端指出水問題在中國有多嚴重。
         首先,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新華社報導東北地區乾旱日漸嚴重,造成八百六十八萬人沒有飲用水可喝。逾一千一百萬公頃土地、七百六十萬牲畜受影響。因缺 少雨水、地下水和其他灌溉來源而受影響的作物多達65%。隔天,七月二十七日,新華社報導了國家防沉抗旱總指揮部提出的數據: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的水災摧毀了逾一百萬公頃土地,二千二百七十二萬人受害,直接經濟損失達八十九億二千萬元。防沉抗旱總指揮部必須根據兩種極端的災變所需的救援金額,把預算分半。後來他們宣佈已投入一億元救災,水災救濟金額累計達三億七千七百萬元--只佔經濟損失的4%。
         但就算有水也不保證可以喝或作其他用途。二零零六年有份調查發現,對中國北部近七十個地方所作的水質檢驗,有一半以上亞硝酸鹽過量〈肥料使用過量的副作用〉,這可能導致糖尿病和腎臟衰竭。同年的另一份調查發現,二百四十三個受檢的供水站,只有9%符合含菌量標準。
         二零零六年另一份調查鎖定廣東省一百一十二個污水排放口。結果發現七成五排出的污染物超過許可標準。該省還將八十三億噸污水倒入海中,比五年前增加六成。二零零八年媒體報導,廣東省沿海有五分之一遭廢水污染,「九千三百平方公里海岸.....污染程度也一樣。」
         如今企業丟進水域裡、且早已臭名滿天下的工業廢料,更加重了污染程度。在中國任何一個城市,你都不能保證家中水龍頭流出的水可以安心飲用。
         就連最珍貴的資源也快速毀壞,超過大自然能夠控制的程度。青藏高原曾經擁有世界最大的高山沼澤,也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方。但近幾年因為人類的開 發活動,面積已經縮減四成。該地的興措湖原本有四百六十九公頃大,現在只剩十公頃。沙漠化的程度每年增加12%,另有十三萬五千三百三十三公頃土地有沙漠化的危險。勞布偺〈音譯〉,西藏人,在當地出生長大,他說「保護區的沼澤變很少,我有時候騎馬跑了五十公里都沒看見一個。」
         中國不論什麼事情都有個通病:有些單位小看了大問題,有些單位又放大小問題,鑽牛角尖的程度令人難以想像。媒體報導,雲南省一片二千八百平方公尺長的山坡 「自從變成採石場後就變得很醜,有礙觀瞻。」當地一名杜姓商人認為只要把整座山「塗綠」就能萬事順利。媒體解釋說,基於「風水」考量,這麼做可能會改運 --傳統中國人很重視周圍環境的「和諧」。也有報導指出,這是地方政府的噱頭;當地林務局命人把山塗綠,讓它看起更有生氣。
         以上事件如果讓你想來杯酒,我們可以送上很大一杯。廣州珠江雲峰酒業有限公司是杭州市的納稅大戶,每年貢獻國庫一千三百萬元,但當地銷路仍然不佳。因此他們跟政府談成了一筆生意。政治首長發文要一百零五個地方政府部門買下價值共二百萬元的酒,當作「對其投資的支持」。於是,杭州警局訂了二萬五千元、招待部訂了十萬元。把酒都喝光的部門可以得到現金價10%的回饋,沒喝完的就會被盯得滿頭包。
         這類事情很容易變成鬧劇。也許最大問題是,沒有哪個腦筋靈活的傢伙,不但敢也願意站出來說:「我不幹!這麼做對國家沒好處,對土地沒好處,對水、對空氣都沒好處。」
         最重要的是,中國需要的是拿出意志力,不要只看見政府目前認可的未來。商業、工業和科技與西方經濟體齊步並進,光這樣並不夠。從二零零九年西方企業帶領的經濟體兵敗山倒,就證明了公司越大,摔得越慘。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常識:「大」離「偉大」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三十八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