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39. 第三十九章 紅色犯罪


人前說自己如何清廉,轉頭便因貪瀆被捕。
         紅色犯罪是城裡最有綽頭的遊戲,不過你得先入黨才能拿到「入場券」。紅色犯罪是第四個危險族群最後一個組成分子,自從中共掌權之後就大行其道。偏袒自己人基本上也許不算犯罪,但層層而下鈔票終會進了某人的口袋。
         幹部〈公職人員〉和黨部高層嘴上大談政治理想,同時也在構思新方法和新政策,利用高明的手段一點一點從成千上百萬人民身上榨取好處。另外,紅色犯罪也為中國大報和世界媒體提供頭條新聞。舉凡盜用公款、賄賂、敲詐、性交易、任用親信都算是紅色犯罪,這些在黨部裡已經司空見慣,而且黨員的配偶、情人、子女和親戚也成為共犯。貪腐對現今的中共政府不過是種生活方式而已。
         中國刑法列出五十五種跟玩忽公職有關的罪行。每年國內調查的貪污舞弊案近四萬宗。根據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簡稱中紀委〉委員幹以勝指出,二零零六年黨內有九萬七千二百六十人因貪污受懲戒,其中三千五百三十人吃上官司。貪污黨員可能被開除黨籍,或進行察看後才決定要不要除名。二零零七年前半年,有二萬四千八百七十九宗貪污案進入調查,貪污金額累計約九億美元。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第一次明訂貪污賄賂罪的法律才正式實施。新法規定,公職人員若貪污、組織「迷信會」、嗑藥、從事性交易或有其他瀆職事項,可予以解職或降級。濫用權力惠及情人也會受罰。中共的思考邏輯有時令人傻眼。新法還規定,末對長輩盡孝道的公務員也適用相同的懲罰。好好照顧爸爸媽媽,黨就會照顧你。
         據商務部指出,一九七八年〈中國開始對外開放〉到二零零四年間,約四千名黨員涉嫌貪污,計有五百億美元公款流向海外。雖然近來中國提議跟已開發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但因被引渡者會被判死刑而受阻。
         二零零四年以來的情況無疑更加惡化,因為連負責肅貪的官員也貪污。二零零七年四月,湖南郴州紀委書記曾錦春被控收受三千萬元賄賂,名下還有五千萬元來源可疑。他會被捕是因為另一名高官李大倫將他抖出來。李本人因收受逾一百六十萬美元賄賂被捕,另有近四百萬美元的不明資產。意想不到的是,二零零六年曾錦春三度被調查都成功脫罪。調查發現,涉嫌李大倫貪污案的官商人士共一百五十人。某地方官說,「如果你不同流合污,就會覺得被孤立。」
         李曾兩人的貪瀆案在二零零八年四月送審。媒體報導「法院未做出判決」,理由為何並未說明。到目前為止〈二零零八年底〉,筆者還找不到此案的進一步發展。中國特色的貪污案,最大的特點就是參與盜用公款的人數。貪污集團運作的時間、從國庫裡盜取的金額,都跟參與這場騙局的人數有直接關連。
         紅色犯罪是個無底洞。二零零七年,湖南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周政昆被免職,因為他「利用職務之便牟取私利」。另一名紀委高層杜湘成曾以「反腐鬥士」聞名。二零零四年,他負責查辦某高官收賄近十萬美元的弊案,當時他說高官幹部「也是人,也有各種慾望,必須經受得住考驗。」彷彿是對未來的預告。二零零五年,警方發現他在北京某飯店跟一名白俄羅斯女子進行性交易,或許杜正是在「考驗自己」。二零零七年他被撤職,可見黨的正義巨輪轉得多慢。中紀委下令徹查他的資產和財務狀況。
         大家都想擠進公職抱鐵飯碗,現今的大學畢業生也是,甚至願意放棄薪水更高的私人企業,選擇公職。原因想當然是「額外」的機會多多,更別提舒服的皮椅、一個半小時的午休時間,還有輕鬆的工作氣氛。中央組織部前部長張全景便表示,「年輕一輩的〈新進〉人員跟老一輩上過戰場的資深人員不一樣。他們比較自我中心,想要的不外乎權力、薪水、地位、房子和醫療保險。這種心態很容易見人好就眼紅,也會助長買官的風氣。」不用說,花錢升官的人日後只要放任同事貪污就能回收資金。他們集權力和財富於一身,也為子女打開公職之門,下一代模仿上一代,形成週而復始的惡性循環。
         貪污名單長之又長。
         二零零六年十月,國家統計局局長丘曉華因捲入一百億元社會保險基金詐欺案而被革職。同一年,國家指派的體育彩票中心副主任張偉華也被控濫用權力。張作惡多端,其一就是成立空殼印刷廠賺進一億二千萬元。上海市黨委書記陳良宇二零零六年涉嫌濫用四億元社會保險基金,遭撤職查辦,成為十年來被免職查辦的最高官員。二零零八年四月他被判十八年徒刑。二零零七年,山東省委副書記杜世成因收賄數百萬元而被停職。
         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以上這些弊案都足以使民主方式選出的政府垮台。但中國並沒有獨立的監察機關,國庫裡的錢還是會滾滾向外流。
         表面看來,第四個危險族群底下的紅色犯罪者似乎是最邪惡的一群。可是目前中國共產黨黨員已經超過七千萬人,而且黨每年會吸收約二百三十萬人,這麼一來,「邪惡的外表」說不定就要變得跟隔壁的叔叔阿姨一樣熟悉了。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三十九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