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40. 第四十章 共產主義擁抱資本家


中國決不是從來就這麼窮的。直到清代中葉以前,中國經濟都在世界上佔據舉足輕重的地位。清朝乾隆年間的國民生產總值佔世界的51%,遠遠高於現在的比重(4%)(大紀元圖片)
         二零零二年國家主席江澤民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應該是中共最坦白承認中國共產制度失敗的一次。
         他說:「 我們要把承認黨的綱領和章程、自覺為當的路線和綱領而奮鬥、經過長期考驗、符合黨員條件的其他社會階層的先進分子吸收到黨內來,增強黨在全社會的影響力和 凝聚力。」這些枯燥乏味的文字背後,隱藏了相當驚人的訊息,因為江說要吸收入黨的「其他社會階層的先進分子」,指的其實就是私人企業主。換句話說,就是資 本家,這裡指的就是中國的有錢人。
         中國媒體自然把這看成社會主義目標的一大進步。有意在中國上市股票的某財團董事聽了之後,表示感覺很像「吃了顆定心丸,所有疑慮都一掃而空.....我們希望成為國際知名品牌,為國爭光。」
         這個也許是全世界最封閉的俱樂部,如今門戶一開馬上有富有民眾大排長龍,迫不及待想衝進去。權貴階級張開雙臂迎接富裕階級。事實上,這不啻於承認中國共產主義已經拿不出實質的東西給國內人民或全世界〈只是全世界還執迷不悟〉。所謂的「定心丸」並不表示中共將大力幫助國內商人,只是說中共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任意沒收私人財產。
         中共也在這次大會上第一次「引進財產權的觀念並承諾立法保障私人財產」。媒體指出,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說「加強立法保障私人財產將有助於加快中國的經濟發 展、緩和就業壓力並刺激人民創業。」不過,中共接納資本家的真正動機也許不是想幫助他人,而是出於控制欲和貪欲。今日的中共什麼都想掌控。過去他們打壓經商者,現在卻張開雙臂迎接他們。畢竟,經濟引擎的燃料就來自這些新鈔票,而這些新鈔票就是中國的新上帝。
         從尹明善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政府對商人的態度明顯轉變。政府態度轉彎之際,國營媒體就報導尹加入《財星》中國五十大百萬富翁的行列。他是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重慶市工商聯合總會會長,也是全國政協委員。不過媒體沒說他大半生都慘遭中共迫害。一九六零年他因發表「右派言論」被退學,三年後入獄,出獄 後過著社會邊緣人的生活,後來到農場工作直到一九七九年平反。中共葬送了他將近二十年的歲月,卻一聲抱歉也沒有。然而當他開始創業,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摩 托車製造商之後,中共突然豎起耳朵聽他說話了。發財和發達對現今的共產主義者來說遠比道德重要,當然也比個人自由重要。
         中國社科院私營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張厚義撰文指出,「從經驗中我們得知,私人企業跟經濟繁榮是相輔相成的。國內一半以上的私人企業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廣東 這類富裕地區。相比之下,所得較低的內陸省分,私人企業就少很多。但目前經濟成長的方向已經趨於平衡,私人公司的發展空間也會更寬廣。私人企業已經是一股 不可抵擋的力量,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更加成功茁壯。」
         中共在第十六屆全國人大上為滾滾錢流打了綠燈號誌〈或者該說是愛國為民的共產紅燈標誌?〉,也許只是為貪官污吏又開了一扇方便之門。二零零七年中紀委前特 約研究員劭道生說,「過去四年黨內高官被調查和逮捕的人數比任何時候都多。」他指出「〈近來〉貪污案最驚人之處,就是黨官商勾結盜取高達數十億元。」
         政府打擊公務員集體貪污的方法,就是禁止官員經營私人公司。媒體報導,「其他列入賄賂行為的還有:高薪的掛名工作〈通常是官員的親屬〉、以遠低於市價的價 格購置地產或汽車,甚至企業人士故意輸了賭局再把錢塞進官員的口袋也算。」拿了錢的交換條件通常是「政策讓步、核准利多土地交易案或招標案,誰叫這個封閉 排外的政治體系缺少分權制衡的機制。」
         二零零七年,媒體公佈了政府的肅貪新「行動」〈已經不是第一次〉。這一次,這個做做樣子的行動鎖定商業賄賂,「一般指公司行賄,經常是公司賄賂官員要求特別關照。」媒體指出從二零零五年以來,共查辦了二萬一千八百八十九宗商業賄賂案,累計總值達五十二億元。
         打從中共張臂接納商業活動之後,媒體報導越來越著重於私人企業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而企業人士快速致富,企業主的名聲日漸響亮,意味著創業經商在今日中國是件很酷的事。因為如此,中國年輕一輩很多都想讀商,都說將來想當老闆。
         然而,這股商業熱潮把中國帶上令人哭笑不得的方向。二零零六年,福建廈門市的廈門大學宣佈將高爾夫球納入課程。這門課並非休閒管理系底下的課程,根據校方 的說法是為了「拓展學生的前途」。校長朱崇實說,「主修管理、法律、經濟和軟體工程的學生一定要修高爾夫課」,其他學生可選修。他認為「把這門課列入必修 對社會有益.....教育制度最具體的功能,就是用一流的教育栽培社會菁英。」
         後來上海財經大學也跟進。該校教職員陳曉教授說,「我們學校專門培養商業人才。現在商人都喜歡在高爾夫球場上談生意,我們希望學生也能精通高爾夫。」據媒體報導,上海其他大學正跟陳教授討論興建校內高爾夫球場事宜。共產主義者打高爾夫,這本身就是史無前例的事。
         在這種嶄新的重商氣氛中,有些社會部門突飛猛進,有些卻落後不前。例如,社會主義時期,中國人民幾乎對個人所得稅毫無概念,如今不管政府怎麼努力教育人 民,並給予這種資本主義常規適當的尊重,大家對納稅這件事仍一知半解。二零零七年初,年所得十二萬元以上的國民必須申報個人所得這條新法正式實施。但申報期限即將截止,申報人數卻只有二成。逾期申報者最高罰款一萬元,逃稅者可能坐牢並罰款五倍稅金。
         中國政府心中的緊張拉踞,看國稅局新聞中心主任牛新文的回應就知道。牛表示國稅局預期的稅務收入是機密。資本主義所需的開放社會,跟一向作風神祕、擅於掩 飾的中國政府就是格格不入。所幸現在在中國,聽到「同志,你納稅了嗎?」,已經不像文化大革命期間聽見紅衛兵問「你是走資派嗎?」那麼令人膽寒了。
         在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所習以為常的其他面向,中國也同樣患了適應不良症,例如慈善捐款。據中國媒體報導,二零零五年底中國企業僅1%捐過款。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僅約0.05%貢獻給慈善事業,美國是2.17%。
         不過這顯然不是因為中國企業缺乏善心。中華慈善總會的發表人說,他們不捐款行善主要是因為國家稅法的限制。某商人說,「捐得越多,納的稅就越多。」中華慈 善總會副會長徐永光說,「中國的稅收政策對捐款的免稅率太低,尤其對企業起不到激勵作用。」媒體也報導,目前只有捐款給七個有登記的慈善團體才可免稅,這 也使情況更加惡化。這當然意味著北京政府對生活各個層面都想控制。
         中國的稅法也許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但政府卻想盡辦法掌控每一塊錢的流向。
         如今中共對資本家敞開大門,日後他們會立法掌控人民的錢包,當成榨取資本家肥油的途徑嗎?接納商人其實是中共精打細算之後的偽善策略。自古以來,共產主義者多半看不起商人、為錢而活的生活態度。接納資本家明顯偏離了社會主義的目標。但中共暗地裡一點一點向資本主義靠攏,表示兩種制度間早已明顯的緊張關係, 未來只會更加緊張。
         中國政府滿口社會主義理想,實際上只要能增加財富或鞏固權力,任何政治策略它都會張開雙手擁抱。廣大的中國人民,那些未入黨、經濟能力有限的人民,如今已經越落越遠。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四十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