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44. 第四十四章 全民大賭場


中共A股堪稱中共圈錢騙局,升跌不存在商業因素,只為政治考慮,你猜會是誰勝誰敗?於2015年7月開始一直暴升(國企泵錢)暴跌(散戶沽貨逃命),三個月還未停止震盪,致令散戶每人輸掉平均30萬人民幣過外,令散戶對A股信心盡失,繼而又讓人民幣貶值。
         中國快速成為經濟強權的過程中,領導人一直遵循鄧小平的名言--「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創造出越來越富、受盡嬌寵的「上流階層」。時至今日,鄧小平的這句話應該改成「讓一部分人越來越富」才適當。
         一九七九年鄧小平打開了中國大門,也等於打開了世界最大賭場的大門,正式宣佈十三億人都可以賭它一把。
         鄧小平也提出「致富光榮」的口號。中國的中產階級也樂得到處挖掘這種榮耀。因為如此,中國快速發展的城市漸漸成為超級消費殿堂。因為如此,儘管要買到比方仿冒的 LV 手提包輕而易舉,卻仍有很多年輕多金的中國人民寧可花錢買真品,而且一出手可能就是好幾個月的薪水或是鄉下居民一整年的收入。也難怪二零零六年中國人購買的奢侈品佔全世界12%。例如,賓利豪華轎車推出的Mulliner 728〈一部一百二十萬美元〉在北京的銷售量比任何城市都好。遊艇、車子、房子、珠寶、國際旅遊,都是中國新富階級爭相購買的商品。
         根據研究員胡潤〈Rupert Hoogewerf〉整理的中國「富豪榜」,中國身家超過五百萬美元的超過十五萬人,超過一千萬美元的有三萬五千人,億萬富翁至少五十人。對一個常說自己窮、形容自己正在「發展中」的國家來說,這樣的數字不算壞。
         這個「貧窮」國家的外匯存底將近二兆美元〈二零零八年末的數據〉,數字和成長速度都居世界之冠。二零零六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價值約二千九百億美元,但中國從美國進口的產品僅五百五十億美元。據估,中國到二零一零年就會成為世界第二大市場〈美國保持第一〉,產值約五兆美元。屆時,中國將進口約一兆二千億美元的商品,約二千億美元的服務。
         但這些中產階級〈中國的經濟奇蹟〉之所以能崛起,靠的是剝削生活普遍窮困、教育程度低的廣大鄉村居民。換句話說,中國快速累積的財富,是建立在低薪、高失業率和外資上。
         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激增,將對這種舒適安穩的環境構成極大壓力。GDP提高,勞工就會要求薪水隨之提高,因而破壞了中國企業賺大錢的最大利器:「廉價勞工」。薪資調高,製造商就會想辦法從其他地方賺錢--主要是在製造過程中偷工減料。中國企業早就因為劣質或危險商品惡名在外,將來仍會使用廉價的原料、不安全的化學添加物力求「節約」,品管制度也拿他們沒辦法。另外,生產線的勞工減少,也將使工傷事件大幅增加。
         中國勞工市場的問題已經漸漸浮現。二零零六年年底媒體報導,「雖然政府數據指出,中國仍有一億五千萬民工等著到城市裡打工,但種種跡象顯示國內的勞工資源漸趨縮減。」該報導也說,經濟蓬勃的廣東省已有每年減少二百萬勞工的趨勢。雖然報導指出,過去三年廣東的民工月薪已從六百元提高到一千元〈一百二十五美元〉,表面上似乎提高不少,但此數字只道出部分真相。據其他報導指出,廣東省居民的月薪比民工高很多〈約二百三十三美元〉。二零零五年,全國民工平均年薪是一萬八千四百元,較前一年的一萬六千零二十四元高。儘管調高幅度不小,但還是比不上國營公司,其勞工薪水提高了二成。
         過去,中國曾是首屈一指的世界工廠,如今其他「開發中國家」可能也來搶奪這塊市場。勞工短缺的問題逐日逼近,原因不在於人不夠,而是勞工得不到合理的待遇。缺少遏止剝削勞工的有效措施,再加上工會掌握在政府手心,使民工面臨「接受或離開」的抉擇。未來,很多勞工會直接選擇離開,目前已經可以看見這股趨勢。北京人民大學的溫鐵軍教授表示,「為了存活,有些工廠壓低勞工薪資,也不幫勞工辦社會保險。薪水低、福利差使這些民工的心涼了大半。」媒體也指出,「從鄉下到城市打工的民工,因為公司福利太差已經開始返鄉。」
         這並不只是中國自己的問題。外資湧入,刺激中國經濟成長,中國公司和跨國公司聯手壓低薪資--也聯手壓榨勞工。外商要求壓低薪資甚至還得白紙黑字寫進合約,不顧一切只想賺進獲利,這意味著中國幾千萬窮苦大眾不只被國內的中產階級剝削,也被全世界剝削。
         市場競爭激烈,外商不斷要求降價,原料成本也日漸提高,兩面夾攻下,也難怪中國製造商常常偷工減料了。在這麼競爭的市場中,分毫之差可能就是贏得或失去合約〈公司可能破產〉的關鍵,而「生存之道」就是欺騙、使用劣質原料,再提出捏造的品質證明給買方--這在中國並不困難。如果你覺得中國的仿冒品品質很好,你應該看看這些產品附的假品質保證書。
         最直接面對此難題的,是養尊處優的中國中產階級。他們享受的繁榮富裕,是建立在對貧苦同胞的剝削上,而跟全國同胞分享這份繁榮富裕的唯一方法,就是讓窮人漸漸擺脫貧窮--也就是說,讓他們加入排外的中產階級團體。但這個過程如果成真,中國的工廠勢必要更具競爭力、創新力和獲利力才行。
         中國顯然正面臨低廉勞工短缺的問題。媒體在二零零八年指出,「國內大量的低廉勞工是中國經濟大幅擴張的支柱,但一兩年內勞工人數可能停止增長,八到十年內開始減縮。」中國本身並沒有勞工不足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們不願意付國內窮苦勞工更公平且合理的薪水。
         而中國的弱勢族群絕對不可能拿到合理的薪資。一般接受的美式觀念「做好一天的工作就得到一天應得的工資」,在中國這個大賭場並不適用。事實上,中國政府不得不維持高失業率和低薪資,因為中國經濟持續成長就是建立在一場危險的賭局上:數千萬窮苦勞工將繼續默默忍受這種殘酷無情的剝削。
         不過,中國投入的高風險賭局還不只這一個。中國目前的股市熱是國內最瘋狂、最貪婪也最危險的社會現象之一。想要投資的人沒有太多選擇。銀行利率低得可憐,黃金買賣被禁止,政府控制貨幣匯率也使一般人很難投資海外市場。中國政府因此為本國人民提供了一個專屬賭場:中國 A 股指數,深圳和上海都有。在此國內證券交易所內,只有中國公民和合格機構可買賣證券。由於這幾乎是人民唯一可以快速致富的途徑,所以相當受歡迎。歷史給中國人民的教訓是,他們的錢財可能一夕之間跟著政府化為雲煙,因此他們總有股「有錢可賺就要賺」的直覺衝動。
         二零零六年,中國股市總值增加了150%。二零零七年一月到五月又增加50%。湧入股市的資金簡直超乎想像。這真的是中國,那個「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嗎?光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就有二千五百億資金投入股市,其中約一千七百億元來自散戶而非公司企業。
         媒體指出,「上海股票指數僅十八個月就從一千點爬上二千點;從三千點到四千點只花了四十八個交易日。」,二零零七年一月到四月間,光是上海的儲蓄帳戶轉入股市的金額就有七百億元。股市在五一假日後重新開市,投資人迫不及待要重新下注,單單一天就多了四十二萬一千八百三十一個股票帳戶。
         二零零七年八月中國證券基金會發表一項調查結果,指出散戶有七成把三分之一家中積蓄投入股市,超過13%投人全部積蓄,11%借錢投資。這些錢多半來自不完全合法、也就是不明的來源,例如地下錢莊。高利貸的業績也跟著蒸蒸日上。
         甚至有人抵押房契借錢買股票。北京某大型典當行的總經理嚴興農說,每個月約有十個股票投資人到他店裡抵押房契。《中國證券報》報導,只北京一個地方,抵押房契借款的金額就達十五億元,這些錢幾乎全流入股市。媒體試算後發現,典當行一般只提供典當品市價70%的貸款,而且每月收3.2%利息,那麼「如果投資人拿市值一百萬元的住宅去抵押,股票投資報酬率是50%,那麼一年也僅賺八萬一千二百元。」
         賭博狂熱令人欲罷不能。狂熱就表示沒有太多深思熟慮的空間。不玩股票在朋友鄰居面前就沒面子,比為了可疑的報酬率賭上自己的家還要丟人。
         股票是城市裡唯一的賭博遊戲,這表示每個人都想玩,不懂股票的人也一樣。連專家都覺得這個股市很難操作,因為中國企業的財報大多模糊不清,而且經常捏造數字。據說,中國企業都有好幾本帳簿,一本給稅務員看,一本給投資人看,一本公司自用。每個版本都訴說著不同的故事,只有最後一本接近事實。股市裡充斥著黑箱作業,很多未上市公同未經批准就發行股票,也有不少地下据客出售未上市公司的股票。
         不過也許這並不重要。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股市是種情緒投資,不是商業投資。確實,玩股票也許是種自由的展現。各種流言和它本身的投機性驅使人一頭栽進去。而且當你的鄰居、朋友和同事都在談自己投資的股票時,實在很難抗拒誘惑。唯恐錯過賺大錢的機會以及怕沒面子的心情,超越了傾家蕩產的恐懼。再怎麼微不足道的謠言或毫無根據的推測都可能影響股市。例如,當中國太空人第一次上太空時,科技公司股價大漲,連跟太空研究只沾上一點邊的公司也是。你說內線交易是嗎?中國有什麼不是內線交易?
         就好像設法讓窮人繼續窮下去一樣,中產階級也同樣受中國政府操弄。誰不知道中國股市完全是情緒化的賭博遊戲。當局採取過很多冷卻市場的措施〈比方提高證交稅〉,但都無顯著效果。政府也會暗示股民大量買進或發行過去政府控制的股票,操縱民眾的情緒以維持股市熱絡。
         不過這也算魚幫水、水幫魚。中國人民也知道政府不會眼睜睜看著股市崩盤,尤其大家都對二零零八北京奧運寄予厚望。就因為這樣,根據中國證券基金在奧運前的一次調查,六成股民「認為漲勢會持續到二零零八北京奧運。」他們相信政府  這個超大經濟賭場的莊家--神通廣大,可以讓每個玩家都贏到錢,就是這股信心使股市撐到現在。這種巧妙的公關戰連賭城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編按:本文撰寫於二零零八年上半年,實際發生的狀況是,京奧一開幕,中國股市就大跌,到年底封關後比前一年下跌 65%。〉
         有數億中國人民雖然也看到股市在向自己招手,卻沒辦法加入,因為他們在他人的土地上辛苦掙來的收入連養活自己都不夠。鄧小平從沒說富人什麼時候才要停止追逐財富,轉過頭,把手伸向沒他們這麼幸運的人。
         目前,玩家大排長龍,手裡抓著現金,準備好要聽從老鄧的建議,但現在卻沒有一個同樣洞察機先的領導者來告訴他們:「夠了,到此為止。」因此在二零零九年,世界經濟將會讓中國知道,雲霄飛車會以多快的速度飛出軌道、又將飛到多遠。也許不一定會如此收場,但如今中國領導者已經跟其他成群結隊一副要投海自殺的西方集團站到同一線上。
         經濟大蕭條〈當然是中國特色的經濟大蕭條〉如果發生,至少中國每個人都看見了經濟民主〈譯註:指不讓少數人控制經濟發展,尊重市場機制〉。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四十四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