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46. 第四十六章 新版「醜陋的美國人」



中共的流氓霸權主義,港台均不歡迎。

中共主要透過「中非合作論壇」發聲,對非洲進行系統性的攻擊。(2011年03月23日AFP/Getty Images)
         中國至今仍巴著「受害者心態」不放,而且對世界上其他「受害國」的所作所為,就是抱持著這種心態。如果有個受害者聯盟,集合了所有自認曾受壓迫和統治的國家,那麼中國一定會搶著當主席。但跟非洲大陸每個遭受莫大苦難的國家比較起來,中國真的是個受害國嗎?
         二零零七年初談到剝削非洲的問題時,中國很機靈地提醒全世界誰才是罪魁禍首。中國媒體先是怪罪殼牌(SHELL)石油和雪佛蘭等公司把奈及利亞的溼地變成 「工業荒地」,接著又說「奈國的情況正逐漸蔓延非洲大陸,令人想起歐洲帝國時代,列強帶著槍砲掠奪這片土地的珍貴資源的情景。他們帶走了象牙、可可、珠寶和黑奴,卻留下一片落後、動盪又滿面瘡痍的土地。」
         中國還把中國歷史和非洲歷史相提並論,暗指兩地都有「共同的遭遇」。國務委員唐家璇說,「在廣大非洲國家為擺脫殖民統治、爭取民族解放進行的艱苦鬥爭中,中國始終堅定不移地站在非洲人民一邊,給予非洲道義上的聲援和物質上的幫助。」
         二零零六年底,胡錦濤在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說,「在漫漫歷史長河中,中非人民自強不息、堅忍不拔,創造了各具特色、絢爛多彩的古代文明。近代以來,中 非人民不甘奴役、頑強抗爭,譜寫了追求自由解放、捍衛人類尊嚴的光輝篇章,創造了國家建設、民族振興的輝煌歷史。」
         說到中國的對非政策時,中共的喉舌新華通訊社則說,「中非有著相似的歷史遭遇,在爭取民族解放的鬥爭始終相互同情、相互支持,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我們認為以上說法是天大的笑話。中國受東西方殖民強權擺佈侵略不到一個世紀,根本無法跟非洲大陸數百年來受到的奴役〈人類歷史上最可惡的罪行〉、白人殖民 者的剝削,和發達國家至今不斷的任意開發相比。中共說中非歷史相仿,就跟說南京大屠殺可比猶太大屠殺一樣讓人氣憤。
         稱中非有「相似的歷史遭遇」,就等於強調中非關係不只異於西方國家對待非洲的方式,而且好得太多。表面上是「受害者」幫助「受害者」,其實不過就是披著羊 皮的狼。事實上,中國在非洲豪奪強取,殘酷又貪婪。中共在「互利原則」的掩飾下,以驚人的速度開發非洲,買進大量非洲礦產,卻只給一些虛有其表的回報,例 如蓋體育場、基礎建設、橋樑等。
         二零零四年中國對非洲的投資是一百七十億美元,二零瑰五年增加到三百一十億美元,二零零六年超過五百億美元,到二零一零年更打算加至一千億美元。這些直接 的經濟投資,都是為了把能源輸回貪婪無比的中國經濟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二零零七年非洲開發銀行年會上說,「我們真誠幫助非洲加快經濟社會發展,使非洲 國家和人民切實受益。」
         但國際特赦組織二零零七年的報告卻指出,「非洲長久以來都受西方政府和企業剝削,但現在它面臨了來自中國的挑戰。中國政府和公司並不關心這塊大陸上的『人權足跡』。」「對非洲國家主權的尊重、在外交政策上不考慮人權問題、隨時準備跟專制的政權合作,都讓中國獲得非洲政府〈多半是非民主政府〉的青睞。反過來 也因為相同的原因,非洲民間就不那麼歡迎中國了。中國企業的健康安全標準及對待工人的方式,都不符合國際標準。」特赦組織說。
         紀錄顯示,中共不只無意幫助非洲,甚至明顯在傷害非洲。中國曾在聯合國安理會動用否決權,反對聯合國派兵阻止蘇丹的種族屠殺。雖然二零零七年在國際壓力和抵制奧運的威脅下,中國漸漸放手,認可國際部隊前往蘇丹,但中國明顯只想得到非洲的資源,不管非洲人民受到的荼毒。而且中共不只動用了否決權,還賣給蘇丹政府用來殘殺人民的武器。
         國際指責中國對蘇丹見死不救,中國則斥之為「污衊」和「卑鄙指控」。外交部副部長翟雋的說法更不可思議,他說要中國同意阻止種族屠殺的人很「無知」、「別 有居心」,根本「不了解達佛〈譯註:種族屠殺發生地〉或中國在這次危機的立場和角色。」「把爭奪田地、牧地和水源說成種族衝突,把逐漸回穩的情況說成戰亂,甚至把死傷和難民人數誇大十二倍,這難道還不清楚嗎?」中國媒體質問,還極其偽善地加上一句:「說出真相確實需要勇氣。」
         中共說國際誇大了蘇丹屠殺的死亡人數〈約二十萬人〉--低估他國苦難的速度倒是很快。但要是有人膽敢直指他們誇大了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中共的說法是三十萬人,但很多估計是十五到三十萬人之間〉,北京當局一定會氣得直跳腳。
         溫家寶在二零零六年訪問非洲時說,「中國一直以「互利」和『不干涉非洲內政』原則發展中非關係。」中共經常強調不干涉的立場,同時也要求非洲國家遵守「一中原則」,基本上就是把內政外交化。中國對外形容的中非關係,跟中國的官方政策根本是兩回事。中國對非洲的援助、投資和邦交關係,實際上並非不干涉,而是施壓逼迫居於下風的非洲後殖民政府不得不就範。
         中國媒體說,「一中原則是中國跟非洲國家和區域組織建立及發展關係的政治基礎。中國政府很感激非洲國家大部分都忠於一中原則,拒跟台灣建交往來,支持中國 的統一大業。」還有,「中國隨時樂意在一中原則的基礎上跟尚未邦交的國家建立國對國的關係。」換句話說,沒就台灣問題跟中國磕頭的國家,中國就不會出錢投 資。中共否認自己支持蘇丹種族屠殺時說,「蘇丹內政問題被國際化了」,但打壓台獨時中共似乎完全不擔心把內政問題外交化。
         「不承認台灣,非洲國家就能得到中國政府支持的外資投資、幫助和軍援,而且沒有『附帶條件』,」非洲專家薩巴拉〈Mark Sorbara〉在肯亞報紙《國家報》中寫道。「到頭來.....中國的對非政策主要還是為了自己,最大目的是得到天然資源。」在中國政府眼中,「統一大業」比重新找回非洲人民的尊嚴還重要。
         一九九七年查德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但百姓生活貧困,查德終究無法抵擋北京的金錢誘惑,在二零零六年跟台灣斷交,跟中國恢復邦交。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馬 上改口說,中國「相當重視中查關係,樂意與查國一同增進政治互信、友誼和合作」。中國把台灣問題看得比查德面臨的困境還重要。國際特赦指出,查國「人民喪 失基本人權,受害最大的是女人、小孩和老人。」中查復交後五個月,中國開始金援查國的暴虐政府,宣佈一連串放款、債務舒緩和經濟合作協議,價值八千一百萬美元。
         中國也把觸角伸到辛巴威。二零零七年四月,中共表示將「與辛國一同加深兩國的經濟、貿易和其他領域的雙邊互惠合作。」中國媒體登出賈慶林〈中國最高領導人之一〉跟穆加比〈非洲最暴虐的領導人之一〉的握手照,想當然沒提到穆加比政府欺壓人民、違反人權的暴行。也沒提到中國揚言要動用聯合國否決權,阻止對辛國 進行國際制裁。
         中國目前是辛國最大的投資國,錢不斷湧入辛國,各國抗議辛國政府違反人權的聲浪也是。二瑰零七年四月,中國同意借給辛國五千八百萬美元購買農耕設備 --向中國廠商購買。辛國的回報是接下來兩年輸出一萬一千噸菸草到中國。中非政府雙贏,但對痛苦的人民來說卻不是什麼好消息。
         中國跟厄立垂亞也越走越近。二零零五年胡錦濤說,「中國會致力擴展厄國的進口市場,鼓勵國內企業投資厄國。」據國際特赦組織說,「在厄立垂亞,僅佔少數的福音教派信徒因為宗教信仰被監禁,前政府首長、國會議員和記者末經審判就被扣留,很多都害怕性命不保。」
         中國也漸漸跟相對較安定的非洲國家建立友誼。例如,中國積極開發尚比亞的礦藏。但根據《衛報》的報導,二零零六年胡錦濤拜訪尚國期間,因為當地居民抗議礦坑工作條件不佳,不得不取消某冶礦廠的開幕典禮。《衛報》指出,中國的投資規模龐大,中國勞工的人數越來越多,都使尚國人的仇中情緒日盛。
         「到市場你會看見中國人在賣豆芽菜和甘藍菜。為什麼要這樣呢?還有很多中國人從事建設工作,這尚國人也能做。中國建設公司重挫本地的建設公司,」《衛報》 轉述了尚國議員史考特〈Guy Scott〉的話。「我們的紡織廠無法跟獲得中國政府補助的低廉進口貨競爭。大家都說「過去我們被壞人欺壓,白人很壞,印度人更壞,但中國人最壞。」
         《衛報》也引述了尚國前工商部長的話,「很多中國商人在我國市場做生意,取代了當地商人,造成很多摩擦。你會看見中國勞工在這裡推推車,這不是我們需要的 投資.....政府要想清楚到底想要什麼樣的投資。如果只是輸出資源、輸入低廉商品和勞工,對我們並沒有好處。我們要很小心非洲目前的亂象。現在的狀況 是,中國人其實帶有侵略目的,也有一套戰略計劃。」
         中共指控尚國的政黨愛國陣線種族歧視。尚國大選前,北京還威脅愛國陣線若勝選,中國就會中止尚國的建設計劃。這就是中國所謂的「不干涉」。
         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國和俄羅斯否決重建緬甸〈動盪不安的東南亞國家〉民主政體的決議。大多數安理會成員都同意此決議,沒想到南非〈編按:南非白二零零七至零八年擔任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卻投反對票。南非大主教屠圖〈DesmondTutu〉對美聯社表示,「我對這樣的結果很失望,這背叛了我們光榮的歷史。 國際社會大多無法相信。實在太難以理解了。」
         如果想想中國對南非的大筆投資,也許就不那麼難以理解了。投票前幾週,胡錦濤曾前往南非訪問,並說「中國和南非加強全方位合作,建立穩固關係,照顧兩國和 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國政府和人民願意同南非政府和人民一道,增強政治互信,加強務實合作,推動兩國戰略夥伴關係不斷向前發展,造福兩國人民,」他說。胡錦濤字斟句酌努力要喚起南非的兄弟情誼。但南非歷史籠罩著西方白人對南非原住民的種族隔離政策,而中國的長遠歷史卻在在顯示中國政府不斷支配打壓本 國人民。這種根本的歷史差距,意味著雙方難以建立能「造福人民」的夥伴關係。
         中國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大肆採礦,引起剛果人的反感。剛國的卡坦加省礦藏豐富,其省長卡圖比〈Moise Katumbi〉公佈新法以確保大多礦石都在本國冶煉。他說採礦公司「罷佔資金寄到國外」,並痛斥這種開墾行動對本國幫助不大,還說「有哪間廁所是用那些 錢蓋的,你倒是說說看。」
         不過據路透社報導,不是每個人都討厭中國。某非洲礦工說,「其他買主算你一公斤一百法朗〈約零點一八美元〉,但你得等一天才拿得到錢。碰到中國人就不用, 他們算你五百法朗,你過去,他們秤一秤就當場把錢給你。」不過據當地的合法礦工說,私下交易礦石嚴格算起來是偷竊,路透社的報導上說「中國企業藉此管道購 買的礦石其實算是贓物。」
         北京保證不干涉非洲政府如何運用他們提供的資金,不論拿來買奶油或槍砲他們都不過問。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都表示,中國任意放款破壞了他們為確保資金妥 善運用所作的努力。很多銀行都依據赤道原則放款給非洲--赤道原則就是投資放款的道德方針,確保「融資項目之使用考慮到社會責任並反映妥善的環境管理方式」。
         當時的世界銀行主席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表示,「我們不認為.....銀行應該放款給需要大遷移、卻沒有妥善照顧遷移者的計劃。我不能說中國銀行支持這樣的方案,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中國還沒簽署赤道原則〈協議〉,希望他們會。」正因為中國銀行未同意赤道原則,所以「他們更容易跟貪腐的政府官員有生意往來,」更容易資助罔顧無 數人權益的建設計劃。例如,蘇丹的麥洛維水壩就迫使七萬人遷離家園。「中國應當跟非洲的公民社會團體和受害地區協商它資助的建設案。」反水壩代表阿斯庫里 〈Ali Askouri〉對美聯社表示。
         中國政府掌握了蘇丹國內基礎建設的生殺大權,導致被迫遷移的蘇丹人民多達數百萬,相較之下,七萬人根本不算什麼。他們對自己的人民代表都不在意了,又怎麼可能傾聽非洲人民的聲音?
         中國人民外交學會會長楊文昌說,「有些歐洲學者對中非關係做出不負責任的評論。在這些人心裡,中國只有照著西方價值發展中非關係才算負責,中國不干涉非洲 內政就等於不負責。」「中國並不反對非洲國家推動民主。然而,比民主的具體形式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真正造福非洲八億人口。只要快速發展起來,非洲大陸自然會 全力推動民主。」他說。
         就跟中國的情況一樣,因為中共也把個人自由擺在經濟發展之後。中國對自然資源的需求是刻不容緩的,哪裡會在意非洲人民正著手建立但願能遏止貪官污吏的民主制度。就連民主非洲這個概念對中國來說也是種外來的、棘手的東西。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李保平指出,「非洲各國的文化和歷史各異,西方民主制度對他們的國家完整有負面的影響。」但中國忙著榨取非洲的資源,似乎對於在非洲國家發揮正面影響沒有興趣。它跟非洲大陸只有經濟互動,沒有文化互動。
         帕洛赤是蘇丹主要的產油地,其鎮長拜沃莫〈Matinn Buywomo〉接受《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的採訪時說,「中國人根本不在乎我們,跟我們沒往來,甚至從沒到過我的帳棚問候致意。他們覺得我們是下等人。我 們看到他們坐在卡車上,可是他們裝作沒看見。就算他們看見我們躺在路上快死了,也不會多看我們一眼。」「殖民主義又回來了。」他說。
         對中國來說,非洲只是供他們剝削的大陸,可以取得原料,生產低廉商品〈因此非洲公司都活不下去〉。他們很樂意幫助非洲打造基礎建設,以便更有效率地掠奪這塊土地,但完全從利他基礎出發的投資,例如學校和醫院,卻幾乎從未聽聞。
         目前,中國在非洲的作為受到非洲政府的歡迎,民主和獨裁政府都有。但非洲民間漸漸出現的不滿聲音只會漸次增強。「中國滾回家」無疑會變成他們未來的抗議口號。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四十六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