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49. 第四十九章 歧視女性


中國的纏足世界聞名。目的是要讓女人有「三寸金蓮」,只有三寸的小腳。
         孔子說,一個「好」女人首先應該服從父親,然後服從丈夫,丈夫死了就服從兒子--雖然哲人說,真正的烈女會在丈夫死後就自我了斷。
         所有人類社會多多少少都歧視女性,但很少國家像中國這樣把女性歧視制度化。以幾百年的儒家思想為基礎,中國女人在父權色彩重、階級分明的體制中地位低落。儒家思想贊成把女人當成商品交易〈賣給人當妻妾〉,並要求女人無條件順從和服侍男人。
         中國傳統社會中,女人不受教育不僅很平常,甚至是正確的選擇。孔子說,「女子無才便是德」。約在西元前一千年完成的《詩經》中也說,「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棠,載弄之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生男孩就讓他睡在床上,穿漂亮衣服,給他玉石玩;生女孩就讓她睡在地上,穿普通衣服,玩破磚瓦。〉這種觀念在中國流傳數千年,至今仍存在父權文化中。
         中國的纏足世界聞名。纏足始於唐朝〈編按:纏足源於何時眾說紛紜,做出最終仲裁者是清代史家趙翼,他主張起源於十世紀,即唐末五代時期〉,也許是為了取悅男人最極端的一種殘害身體的方法。目的是要讓女人有「三寸金蓮」,只有三寸的小腳。小女孩五、六歲大時,就用布把腳綁起來,抑制腳繼續發育,有時母親甚至會把女兒的姆趾骨打斷。隨著女孩漸漸發育,腳經常腐爛或化膿,滲出鮮血和膿,因此裹腳布都灑上大量香水。換布時,味道相當強烈。
         但在中國男人眼中,小腳十分性感,小腳女人走起路來婀娜多姿。而且他們認為這種走路方式會使女人的陰道收緊,增加女人的性魅力。於是小腳成了一種性感象徵,甚至是迷戀對象,但真正的腳永遠藏在繡工精緻的鞋子底下,不讓男人看見〈即使在床上〉,不讓人看見底下潰爛的肉和變形的骨頭。
         上流階級的女人不纏足就嫁不出去。一開始只有貴族女性纏足,因為小腳女人無法工作,纏足即為富裕的象徵。此外小腳女人也無法走得很遠,對男人來說,這樣的 女人會更守婦道。經過幾百年,纏足越漸普遍,但一直是漢文化的專利,也成為漢人展現漢人優越感以跟其他民族區別的工具。清朝是滿族人所建,並不時興纏足這 種漢人風俗,甚至試圖禁止,只是並未成功。清朝滅亡後,新統治者才著手根絕纏足文化。
         中共一九四九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隨即以建國後通過的第一部法規矯正數百年來的王朝高壓統治。這部一九五零年頒佈的婚姻法,目的就是要保障女權、提高女人的地位。這些改變無疑是女權的一大進步,一改傳統社會看待、對待女人的方式。毛澤東時代初期,女人獲得了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平等地位。雖然粗重工作仍由男性負責,例如採礦,但女性在其他至今仍以男性居多的職業也能發揮才能,例如工程。
         奇怪的是,毛澤東死後,中國女人的社會和政治地位似乎也一落千丈。女人之所以難出頭,一個主要原因是政商界的女性寥寥可數。中國確實出了幾個傑出的女性, 例如國務院副總理吳儀〈二零零六年獲選《富比士》全球最有影響力女性第三名〉、中國最大鋼鐵製造商寶鋼集團董事長謝企華、聯想電腦副總裁馬雪征〈二零零六登上《富比士》全球最有影響力女性榜〉,但這些例子少之又少。
         謝企華二零零七年退休之前都是業界唯一的女性上司。吳儀也在二零零八年退休,並由男性接替其位,目前〈二零零八年底〉中國政府高層全無女性。馬雪征也在二零零七年因「個人因素」退休,但《富士比》暗示她退休跟聯想收購 lBM 全球 PC 業務引發的問題有關。
         中國的政治和商業圈是男人的世界。中國人大的女性只佔二成,全國政協僅一成六。中國直到一九八三年才出現第一位女性省長顧秀蓮。全國共一千五百萬名女性公 務員,佔總公務員人數的三成八,但多半是低階人員,省長級或部長級的女性只佔9.9%。根據媒體二零零五年的報導,最高政府部門只有2%的女性。商界的 「企業家級」女性只佔二成。不過在女性經營的公司中,女員工比例佔總員工的一半以上〈全國男女員工比例約六比四〉,可見是女老闆為女員工打開了就業之門。
         現今中國女性的地位肯定比一百年前好很多,但並沒有像中國政府所說的差距那麼大。而且大多數據顯示女性的地位不進反退。
         二零零五年初,一份全國性調查發現七成一女性曾被性騷擾。其他調查的結果也大同小異。同一年又對八千多人進行調查,發現七成八男性表示從未被性騷擾,但女 性僅二成一。中國社科院的調查發現,任職私營及外商公司的女性近四成遇過性騷擾。二零零五年抽樣調查三千名女性,結果發現六成女性偶爾會碰到性騷擾,一成 七常遇性騷擾。二零零五年又有調查發現,北京有六十萬人為憂鬱症所苦,主要原因是婚姻不幸福和家暴。同年另一份調查指出,在工作場所和其他地方遇性騷擾的女性有八成六。
         二零零二年,全國政協委員巫昌楨表示她正在「考慮」提出立法遏止家庭暴力的提案。她說,「家庭暴力日漸普遍,對中國社會安定構成的威脅日益嚴重,最大的受 害者就是小孩、老人,尤其是女人。」媒體報導一九八零年代到一九九零年代間,家暴案例增加了25.4%。,但到二零零八年底,筆者正在撰寫本書時,都未見這類法規通過。甚至,二零零八年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簡稱全國婦聯〉副主席莫文秀仍在疾呼「將家暴防治法併入未來五年計劃的法律規劃中」。全國婦聯並指 出,二零零五到零七年的家暴案增加了一倍。
         中國並不是沒有防治家暴的法規,但都定義不明也效力不彰。二零零二年的修訂版婚姻法確實明訂婚姻暴力是違法行為,但並未定義何謂暴力,使受害人停留在法律 的灰色地帶。而一九八零年修訂的婚姻法則完全沒提到家庭暴力。化中國的《婦女權益保障法》〈一九九二年通過〉禁止對女性施暴,但並未舉出防治措施,甚至未 指出由哪個政府單位負責。而且這些法規都只針對已婚夫婦,不涵蓋同居人。巫昌禎表示,「中國婦女要實現從法律上的平等到事實上的平等仍需要很長一段時 間。」她本身也是全國婦聯的成員,並在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婚姻法。
         直到二零零五年修訂完成一九九二年的《婦女權益保障法》,政府才正式宣佈男女平權為國家政策。不過我們不禁懷疑此法的效力,因為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國才出現性騷擾判刑首例。犯案者名叫劉侖,是成都市某公司的人事經理。他強吻女職員陳丹,被判刑五個月。
         家暴防治網從二零零零到零一年對三個省、九個城市進行抽樣調查,發現34.7%的家庭有家暴問題。中國媒體二零零六年表示這是目前最新的數據,但全國婦聯二零零四年公布的調查也呈現類似的結果:中國二億七千萬已婚婦女中,有三分之一受到家暴。婦聯也指出,每十個家庭就有一個發生家暴,五分之三的離婚案因家 暴而起。北京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理事長謝麗華說,中國鄉村每年約有十七萬女性自殺案,六成六是家暴引起。她指出三分之一以上農村婦女每幾個月就會遭受家暴。
         二零零六年,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的李瑩律師說,目前的法規太籠統,不能有效保護受害者。身兼人大委員和法官兩種身分的買玉娥表示,犯案者常利用法規對家暴和相關刑罰缺乏明確定義來逃避刑責。
         全國婦聯說前來求助的家暴受害者快速增加,二零零三年共四萬五千餘件,是二零零零年的兩倍,其中有二百六十三件導致死亡。全國婦聯的另一位高層人員鄧麗 說,「近年來家暴已經成為普遍的社會問題,嚴重危害婦女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和安全。」據二零零四年媒體報導,山東省一所女子監獄內,近幾年殺人犯等重刑犯佔了一半,其中大多是抵抗丈夫施暴才犯案。警方懲戒抵抗家暴而犯案的婦女效率倒是很快,卻無法一開始就阻止悲劇發生。
         二零零零年有份調查抽樣訪問了四千名城市居民,發現性騷擾主要有六種:男性上司吃女性職員豆腐、前夫騷擾、在公車上對女性毛手毛腳、在路上對女性吹口哨, 以及醫生對女病患或老師對學生進行猥褻。該調查也發現,女性認為謀殺、綁架、強暴、婚姻暴力和婚姻內性侵害是女人常遭受的傷害。但上海專門幫女性打官司的 葛珊南律師表示,她從沒打過性騷擾的官司,因為受害女性都不願說出當時的情形。
         為了明確定義性騷擾,中國政府在二零零五年公佈《婦女保障法》修訂版,更新性騷擾的涵蓋範圍。二零零一到零五年間,只有十件性騷擾案告上法院,其中只有一名原告勝訴。一名!雖然女性明顯需要更多權力才能免受侵犯,但《婦女保障法》卻跟其他旨在保護女性的法規一樣漏洞百出。條文中並無定義何謂性騷擾,因此女性很難名正言順控告犯案者。
         連立法中心--北京,也在二零零三年才首次出現對簿公堂的性騷擾案。後來法院以證據不足及被告聘請的醫學權威診斷原告有「妄想症」為由,駁回此案。 同一年武漢市某老師也控告上司對她性騷擾。法院判她勝訴,被告必須公開道歉並賠償她二千元。但後來中級法院以當事人並未受到嚴重傷害為由推翻此案。
         周美珍是上海婦女兒童心理熱線的主持人,她說「幾乎每個女人都至少遇過一次公車性騷擾。我們建議女性同胞要學習保護自己,鼓起勇氣反抗,不要默默承受。」周說很多來電求助的人都沒對家人透露,因為「擔心別人覺得是她們自己行為輕浮才被性騷擾。」
         據採訪女權議題多年的記者熊蕾說,侵犯女性的現象晚近才出現。她提到自己一九九二年發表過的一篇文章,文中說到杜科院第一個開始調查性騷擾的研究員唐燦。 他曾訪問過三十名四十歲以上的婦女,她們表示二十年前幾乎沒聽過性騷擾的例子。熊蕾的結論是,「過去中國人比現在親矩守禮多了,尤其是中國男人。」或者是 現代中國女性覺得不能再保持沉默。隨著年輕一輩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女人也更勇於說出自己遭遇的性騷擾。
         「我們的社會缺少的是過去珍惜的某些理想。」熊女士說。她撰文指出,幾十年前「大家真心相信男女平等、兩性該互相尊重。當時的中國社會雖然並未完全擺脫封 建思想和女性歧視,但一般都認為這些觀念是錯誤的,大家也覺得被視為沙文主義是件丟臉的事。」這番話似乎顯示,熊女士連對女性自由的記憶都充滿了迷思和一廂情願的想法。
         國家的性侵害防治法效力不彰,很多地方政府只好自立自強。例如,西安市就在二零零七年初制訂性騷擾防治法。當地女子劉麗援引此法,控告上司張峰二零零四年 強行「親吻及撫摸」她,並在二零零五年更進一步非禮她。她要求被告賠償她一萬二千五百美元的精神損失。過不久上海也通過性騷擾防治法,明訂「性騷擾包括口語、文字、圖片、簡訊騷擾和身體接觸。」該法也賦予受害者向雇主、相關部門和公共安全組織申訴的權利。
         不過,二零零六年曾對四千名白領階級所作的一項調查發現,九成白領「認為穿著火辣的女性分明在誘人佔她便宜。」
         性騷擾演變成一種社會問題,也跟性在中國是禁忌話題有關。避而不談就表示兒童對性侵害的了解有限。二零零四年媒體報導,「中國人民看到的都是別的國家的性侵害案,很多人似乎都不知道國內也有這種問題。大多父母和兒童對這個問題完全忽略也認識有限。」中國直到一九九一年才把性侵兒童列為犯法行為。有份調查訪 問了六千多名中小學生,發現只有一半對性侵害有粗淺模糊的認識,三份之一的「觀念嚴重偏差」。負責調查的雜誌主編鍾銀平說,「如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性侵 害,當然就不知道碰到危險情況時自己有權保護自己或該如何保護自己。」
         二零零三年有份調查訪問了一萬名中小學生和一萬七千名家長。訪問者要受訪者說出兒童面臨的主要危險,最常聽見的答案是車禍〈五成七兒童、五成八家長選此答案〉、上學放學途中遇搶〈一成八學生、二成五家長〉。性侵害〈可能是信任的老師所為〉則排在最後一名。教育部直到二零零七年才頒佈綱領,教導年幼學子辨別 並應對性侵害。
         對中國女人來說,性侵害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綁架女人強迫賣淫或結婚也十分猖獗。聯合國駐華協調代表馬和勵〈Khalid Malik〉二零零四年表示,「再過八到十年,這裡就會有四千到六千萬失蹤女性。」四千到六千萬!這麼多人遭遇不幸,一個原因是中國性別比例失衡日漸加劇,數以千萬計的男人討不到老婆甚至無法滿足性慾--除了經由強暴和買春等非法行為。
         北京的家暴受害者熱線人手和經費都不足,來電者有九成六是女性。其中一名來電者四十出頭,女性,住在福建省,她告訴熱線服務人員她二十歲那年從四川省的老家被人綁到這裡,賣給她現在的丈夫,但他丈夫婚後就常常打她。她跟政府單位求助過很多次,但都沒人願意幫助她。她說打老婆在她住的村子裡很普遍,而且沒有 人想要插手管別人家的家務事。
         另一個來電者是個八歲女孩的母親,她說她「再也無法忍受丈夫十年來的性虐待。她不但身體飽受創傷也得了嚴重的婦科病。有時她丈夫甚至強迫她在親戚和小孩面前性交。」她曾經因為求助無門而考慮自殺或殺了虐待她的丈夫。
         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這種婚姻內性侵害是犯法行為。比方一九九四到二零零零年間,全中國僅約二十件婚姻內性侵害案。除此之外,男性對安全性行為的認知同樣薄 弱。二零零七年初媒體報導,竟有八到九成的鄉下女性有生殖器感染的問題。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主任蕭揚說,為治療這些婦女所作的努力未收成效,因為男人不了 解安全衛生的性行為有多重要,所以都拒絕一同接受治療。當代中國社會難以擺脫對女性的歧視,而且這種觀念往往父傳子,代代相傳。筆者曾看過一個父親餵兩歲的兒子白酒〈一種高酒精濃度的酒〉,還說「喝下這個才會長成真正的男人。」
         上海婦女聯合會二零零七年的調查顯示,女性覺得很難找到理想的另一半。在一個性別失衡日漸加劇而導致女性嚴重「不足」的社會,這種結果似乎不合常理。但女性難覓如意郎君,追根究底是傳統觀念加上節育政策造成的後果。
         在其他層面也可發現中國社會對女性的歧視。一九七八年中國通過一項法律,規定任職政府機關和國營企業的女性該於五十五歲退休,男性為六十歲。女性藍領勞工更早,五十歲就要退休。「立法規定女性比男性早五年退休是為了女性健康著想,完全出自善意,」二零零五年媒體報導,「立法者作夢也想不到幾十年後,好意會 被視為性別歧視。」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媒體宣佈北京將實施處級以上領導幹部男女同齡退休的制度。此法若通過,北京就是中國第一個實施男女同齡退休的城市。
         中國成年女性常因離婚、喪夫或分居而獨自生活,而且完全得不到前夫或家屬的資助。這些女性的就業機會有限,往往只能接受低於本身教育程度的職務或過去擔任 過的工作。至於數以千萬計無學歷的女性,例如工廠或紡織廠女工,退休後能從事的工作不外乎打掃街道、操作電梯、廚房幫傭等薪水低於法定最低薪資的工作。
         而且中國男性多半不喜歡獨立自主的女人。上海婦聯會的調查發現,「男性喜歡娶各方面都比自己差的女人,所以找〈結婚〉對象就更難了。」中國民間流傳一種說法:「現在有三種性別,男生、女生、女研究生。」意指有博士學位的女人尤其難找到結婚對象。
         目前,中國女性困在權力三角中,每個角之間的距離都相等。第一個角是滲入女性生活各層面的古老父權文化。第二個角是目前的男女比例失衡問題,而且諷刺的 是,這是男性自己造成的問題,且正慢慢地、間接地影響他們對自己命運的支配權。最後也是中國歷史走到這個關卡之際最重要的一個角:一胎化政策下的獨生女所受的教育越來越高。事實上再過二、三十年,中國女性的平均教育程度就會創下歷史新高。這些受過教育洗禮的女性將漸漸茁壯,越來越嚮往平等、個人自由,還有男女平權。
         中共會在這個權力三角中扮演一角嗎?我們不認為。六十年來,中共一直未能透過法制改革或立法規範實現男女平權。當這些教育程度高、思想獨立的單身女性日漸增加,傳統的父權社會結構將會由內而外產生變化。對待女性的既有方式將會改變。女性律師、法官甚至是政治人物將會利用她們的發言權,徹底顛覆目前中國的沙文主義社會。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四十九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