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50. 第五十章 聽!中國的自由之聲


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已由內爛到外面有目共睹;為禍中國六十多年竟稱:六十華誕盛世興;削刮民脂強自己,民窮得想有兩個銅幣噹噹響也不能,何來:國強民富新紀元?
         共產主義是種過時的政治經濟體制,這種體制企圖把個人納入可為政府服務的社群中。這是上個世紀由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等西方政治理想主義者開創的政經體制,後來又被更現代、更進步的社會民主主義理論取代。
         然而,中國持續鼓吹共產主義意識型態以便統治人民,利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口號,隱藏共產主義終究是西方意識型態的事實。其實,現今世界各國運用的政府體制和政治思想,多半都源於西方。
         說民主是一種政治制度,倒不如說它是自由的必要條件更貼切。在共產主義領袖口中,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跟共產主義往往相互對立、水火不容,但其實共產主義真正的「死對頭」是自由。簡單地說,民主可以說是自由的培養皿。
         美國所選擇的兩黨制是民主的最佳展現。雖然在有限選擇下脫穎而出的這種民主制度不乏缺陷,但美國的政治制度賦予人民最高程度的自由。英國、加拿大和澳洲的議會制是直接民主制的最佳例子,雖然不像美國那麼自由,但議會制之所以能運作,是因為人民都願意將統治權交給政府。瑞典實現了社會民主主義的理想,人民繳納高稅,共同維持全體人民的自由和平等。以上所有例子中,民主都不是最終的結果,自由才是。
         目前有四種明顯可見的力量,迫使中國人民去思考民主制度的可能。
         一是消費主義。無論源於何處,消費主義就是對現代科技的追求,也是新奇事物引發的美好感受,例如時尚,生活方式,當然還有財富。光是消費這個動作,就在鼓勵每個人標新立異、與眾不同。無論追求的是汽車或牛仔褲,中國正快速往龐大 C 型社會邁進-- C 代表的是消費主義〈Consumerism〉,不是共產主義〈Communism〉。
         二是教育。中國大力推廣英文教學,為中國學生開了一扇以其他體制的語言閱讀、交談和思考的大門。世界上從未出現過、未來也再不會出現說英文的共產國家。此外,科學研究也包含在教育之內,現今各種科學都無法關起門來作研究,因而打開了全球性議題的討論窗口。
         三是電子通訊,包括網路、手機,甚至盜版 DVD,中國人民靠著這些工具故意跟政府作對,逃過當局的監控。各式各樣電子通訊產品基本上被視為一種進步。雖然這些產品傳輸的智慧財產受一心想控制智慧財產的政府操弄,但中國人民會不斷爭取權利,發揮這些電子通訊產品的最大效用。
         四是海外旅遊。中國遊客一脫離政府,就會看見不像原先想像那麼面目猙獰的不同社會。去過迪士尼樂園的中國人,沒有一個帶著「美國人是帝國主義者」這種想法回來。到過德國、英國甚至日本之後,中國人會發現民主意味著自由。每個中國遊客就像海綿,吸收著逐漸浸透中國社會的各種不同文化、理想和觀點。
         此外,還有另外四種無形但不容忽視的可能壓力,使中國人民懷疑忠於一個從不改變的制度是否有必要。
         一是擔憂。如果別的國家在民主制度及其伴隨的個人自由下,不論在社會、藝術和知識上都發展得如此成功,那麼中國要怎麼在共產主義下達到同樣的成果?擔心落後其他國家的心情一直都在,尤其中國人民為求進步發展已經如此拚命。而黨內領導人堅稱共產制度優於其他制度時,更是加重了人民的擔憂。
         二是渴望。很多父母都想把孩子送去國外讀書,因為想在世界強國殿堂裡確立自己的地位,不讓其他人專美於前。所有中國人都想跟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平起平坐,而且對「贏」這件事無比熱中,二零零八北京奧運就是明證。「贏」在中國就代表運作體制十全十美、無懈可擊。
         三是個體的獨特性。中國人對老外說話常出現「我們中國人」這種口吻,漸漸會轉變成「我是中國人」,藉以表達個人的觀感和問題,比方說「我想要與眾不同,甚至超越所有人。」與眾不同意味著選擇,選擇到哪裡旅遊、到哪裡求學、如何行動,還有最重要的:思考些什麼。「我思故我在」正在中國重生。
         四是對以支配和控制為目標、抹除人民成長及改變之可能性的社會和政治制度極度不信任。就算是民主國家,難道一國國民就可以無條件信任政府?目前的經濟危機顯示,所有金融組織、政府機關和經濟制度,都不能百介之百保證能給人民真正想要的東西--真相。
         既然如此,什麼樣的人民會支持一個公開表示絕不可能讓人民決定國家領袖的執政者?二零零九年三月,人大委員長也是中國最高立法者吳邦國在年度代表會議上表示,中國絕不允許多黨制也絕不允許成立獨立的司法部門。也就是說,中國不會有「西方」式的民主。吳委員長並沒有說也不會有自由,不如坦白一點。
         每個大國都有一套對外宣揚的「理念」。但吳邦國所說的這類常從中國高官口中聽到的話,顯示中國永遠只有一種理念:六十年歷史的共產政府抱持的理念。事實上,無法代表人民也不受國際信任的中國共產黨,並沒有說出人民真正的希望。中共在創國初期也許還保有人民的信任,但過去的鐵腕統治延續至今,導致近幾十年來人民對政府的信任銳減。
         偉大的國家有偉大的價值主張要向世界闡述。偉大的政權起起落落,他們的價值主張因為被謊言蒙蔽而消失。事實上,中共宣揚的理念缺少了「哲學員理」,而且永遠不會有。他們的理念無法讓人信賴,當然也就對促進未來發展和釐清自己在國際間的地位毫無幫助。中共給人民的只有毫無變化的美夢,只會令人想起過度美化的過往。
         近年來,中國人民看在中國經濟持續成長的分上,勉強支持現今的政府。他們願意容忍剝奪人民自由的共產主義,只要能夠--或覺得自己很快就能--賺到錢,而賺錢的目的就是藉由消費獲得自由。但二零零八年全球經濟衰退一拉開序幕,這種自我安慰的方法也漸漸不管用。
         此外,中共早期硬是把人民和黨湊成一對,如今佳偶變怨偶,雙方的關係日漸緊張。但中共仍然拿不出新的對策,說來說去還是兩條旋律,一是經濟,二是控制,再加上譴責反對言論的幕後合音。這兩條從共產主義岔出去的旋律不知不覺滲入各個層面。愛中國就得愛錢。反過來,如果不服從領導你就不能愛中國。
         本書的原文書名是《中國社會表層的裂痕:中國可能永遠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因為我們相信這種不祥的預兆〈也許〉可以避免。原因在於,目前有一個聲音也許能夠激發新的未來,或者至少看清邁向偉大的方向,而且這個聲音就在中國不遠處。
         至今仍是中國社會一道沉痛傷口的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一年,台灣學生也上街要求全面民主,史稱「野百合學運」。中國面對學生抗議的反應是血腥鎮壓,但台灣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卻選擇了很不一樣的路。他邀請學生代表進總統府協商,給予他們支持,並承諾為會台灣民主化努力。他傾聽了人民的聲音,也遵守了諾言。
         時至今日,台灣靠自己的力量,發展出了民主培養皿,並持續為人民創造台灣認知中的自由。李前總統的作法清楚證明,中共堅持拒絕「西方」式民主是毫無道理的。台灣人為了實現民主所作的努力,跟「西方」並沒有關係:追求自由是所有民族、所有社會都能支持的一種行動。
         中國歷經了兩千年的王朝統治,從來沒有實現過民主,過去六十年更把自己封鎖在共產主義門後。台灣卻因為戰爭跟中國切割,在同樣的六十年內,實現了全面民主。
         偉大的聲音從民間對自由的討論開始。這些聲音並不大聲或吵鬧。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願意仔細傾聽,就會聽見來自台灣的自由之聲。台灣會不會就是「新」中國文化可以發出來的最好也最高貴的聲音呢?我們認為今日的台灣就是中國真正的聲音,是真正說出中國人民心聲的聲音。
         中國若要成為泱泱大國,那麼中國人民就必須認清,中國共產黨只是歷史暫時脫軌的結果,只是一個從不尊重或關心它統治的人民的獨裁政權。唯有當中共解開對民主的鐐銬,中國人民才可能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呼應由李登輝最早說出的追求民主的決心。
         偉大的起點其實離中國並不遠。只要越過台灣海峽,就能聽見自由之聲。那聲音在空中飄送,越過大海,降臨土地、村鎮、城市,也在大學、工廠、公司裡傳送,最後在擘劃中國未來的黨中央會堂和走廊裡迴盪。
         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仔細聽吧!

《原文摘錄: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第五十章〉》 撰文.David Marriott & Karl Lacroix(2015-09-25再修訂)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