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8-2 第八章 羽衣 (下)

         花鐵幹叫道:「有鬼,有鬼!」心下發毛:「莫非是陸大哥、劉兄弟怪我吃了他們的遺體,鬼魂出現,來跟我為難?」登時遍體冷汗,向後躍開了幾步。
         狄雲和水笙有了這餘裕,急忙逃入山洞,搬過幾塊大石,堵塞入口。兩人先前已將洞口堵得甚小,這時再加上幾塊石頭,便即將洞口盡行封住。
         兩人死裡逃生,心中都怦怦亂跳。只聽得花鐵幹叫道:「出來啊,龜子兒,躲在洞中能躲一輩子麼?你們在石洞裡捉鳥吃麼?哈哈,哈哈!」他雖放聲大笑,心下卻著實害怕,卻也不敢便去掘水岱的屍體來吃。
         狄雲和水笙對望一眼,均想:「這人的話倒也不錯。我們在洞裡吃什麼?但一出去便給他殺了,那可如何是好?」
         花鐵幹若要強攻,搬開石頭進洞,狄水二人血刀已失,也是難以守禦,只是他刀劍刺不進狄雲身體,認定是有鬼魂作怪,全身寒毛直豎,不住顫抖。
         狄雲和水笙在洞口守了一陣,見花鐵幹不再來攻,心下稍定。狄雲檢視左臂傷口,見兀自流血。水笙撕下一塊衣襟,給他包好。狄雲將早已破爛不堪的僧袍大襟拉了過來,遮住胸口,以免給水笙見到自己胸口赤裸的肌膚,這麼一拉,懷中跌了一本小冊出來,便是得自寶象身上的那本「血刀經」。
         他適才和花鐵幹這場惡鬥,時刻雖短,使力不多,心情卻是緊張之極,這時歇了下來,只覺疲累難當,想起那是在破廟中初見血刀經時,曾照著經上那裸體男子姿式依樣而為,精神立即振奮,心想花鐵幹決計不肯罷休,少時惡鬥又起,就算給他殺了,也當狠狠打他幾掌,如此神疲力乏,怎能抗敵?當下隨手翻開一頁,見圖中人形頭下腳上,以天靈蓋頂在地下,兩隻手的姿式更是十分怪異。狄雲當即依式而為,也是頭下腳上,倒立起來。
         水笙見他突然裝這怪樣,只道他又發瘋,心想外有強敵,內有狂人,那便如何是好,心中一急,不禁輕聲哭了出來。
         狄雲練不到半個時辰,頓時全身發暖,猶如烤火一般,說不出的舒適受用。他隨手翻過一頁,只見圖中那裸體男子以左手支地,身子與地面平行,兩隻腳卻翻過來勾在自己頸中。
         這姿式本來極難,但他自練成「神照功」後,四肢百骸運用自如,當即依著圖中所示照做,內息也依著圖中紅色綠色線路,在身中各處經脈穴道中通行。
         這「血刀經」乃血刀門中內功外功的總訣,每一頁圖譜都須練上一年半載,方始有成。
         但狄雲任督二脈既通,有了「神照功」這無上渾厚的內力為基礎,再艱難的武功到了手中,也是一練即成。他練了一式又一式,越練越是興味盎然。
         水笙見他翻書練功,這才驚魂稍定。看了一會,見他姿式希奇古怪,當真匪夷所思,不由得又好笑,又詫異,心想:「天下難道真有這般武功?」走上兩步,向地下翻開著的血刀經瞧去,一瞥之下,見圖中所繪是個全身赤裸的男子,不由得滿臉通紅,一顆心怦怦亂跳:「這小惡僧練到後來,會不會脫去衣服,全身赤裸?」
         幸好這可怕的情景始終沒有出現。
         狄雲練了一會內功,翻到一頁,見圖中人形手執一柄彎刀,斜勢砍劈。狄雲大喜,脫口而出:「血刀刀法」。拾起一根樹枝,照著圖中所示使發起來。
         這血刀刀法當真怪異之極,每一招都是在決不可能的方位砍將出去。狄雲只練得三招,便已領會,原來每一招刀法都是從前面的古怪姿式中化將出來。前面圖譜中有倒立、橫身、伸腿上頸、反手抓耳等種種詭異姿式,血刀刀法中便也有這些令人絕難想像的招數。狄雲當下挑了四招刀法用心練熟,心想:「我須得不眠不息,趕快練上二三十招,過得四五天,再出去和這姓花的決一死戰。唉,只可惜沒早些練這刀法。」
         哪知花鐵幹竟不讓他有半天的餘裕。狄雲專心學練刀法,花鐵幹在洞外叫了起來:「小和尚,你岳父大人的心肝吃不吃?滋味很好啊。」
         水笙大吃一驚,推開石頭,搶了出去。只見花鐵幹拿著鬼頭刀,正在水岱的墳頭挖掘,雖然尚未掘到屍身,但那也是轉眼間的事。水笙大叫:「花伯伯,花伯伯,你……你……全不念結義兄弟之情麼?」口中驚呼,搶將過去。
         花鐵幹正要引她出來,將她先行擊倒,然後再料理狄雲,否則兩人聯手而鬥,總不免礙手礙腳。他見水笙奔來,只作不見,仍是低頭挖掘。水笙搶到他的身後,右掌往他背心奮力擊去。花鐵幹左手疾翻,快如閃電,已拿住了她手腕。水笙叫聲:「啊喲!」左手擊出。花鐵幹側身避過,反手點出。水笙腰間中指,一聲低呼,委倒在地。
         這時狄雲手執樹枝,也已搶到。花鐵幹哈哈大笑,叫道:「小和尚活得不耐煩了,用一根樹枝兒來斗老子。好,你是血刀門的惡僧,我便用你本門的兵刃送你歸天。」反手從腰間抽出血刀,將鬼頭刀拋在地下,霎時之間向狄雲連砍三刀。這血刀其薄如紙,砍出去時的風聲嗤嗤聲響,花鐵幹心下暗讚:「好一口寶刀!」
         狄雲見血刀如此迅速地砍來,心中一寒,不由得手足無措,一咬牙,心道:「這就拚個同歸於盡罷!」右手揮動樹枝,從背後反擊過去,拍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打在花鐵幹後頸。
         這一招古怪無比,倘若他手中拿的是利刃而不是樹枝,已然將花鐵幹的腦袋砍下來了。
         其實花鐵幹的武功和血刀老祖也相差無幾,就算練熟了血刀功夫的血刀老祖,也決不能在一招之間便殺了他,更不用說狄雲了。只是花鐵幹十分輕敵,全沒將這個武功低微的對手瞧在眼內,是以一上手便著了道兒。他一怔之間,提刀欲削,狄雲手中樹枝如狂風暴雨般劈將出去,亂砍亂削之中,偶爾夾一招血刀刀法,噗的一聲,又是一下打中在他後腦。花鐵幹身子一晃,叫道:「有鬼,有鬼!」回身望了一眼,只嚇得手酸足軟,手一鬆,血刀掉在地下,轉身拔足飛奔,遠遠逃開。
         他自吃了義兄義弟的屍身後,心下有愧,時時怕陸天抒和劉乘風的鬼魂來找他算賬。適才刀劍刺不進狄雲身體,已認定是有鬼魂在暗助敵人,這時狄雲以一根樹枝和他相鬥,明明站在自己對面,水笙又被點中穴道而躺臥在地,可是自己後頸和後腦卻接連被硬物打中。谷中除了自己和狄水二人之外,更有何人?如此神出鬼沒地在背後暗算自己,不是鬼魅,更是什麼東西?他轉頭一看,不論看到什麼,都不會如此吃驚,但偏偏什麼也看不到,不由得魂飛魄散,哪裡還敢有片刻停留?
         狄雲雖打中了花鐵幹兩下,但他顯然並沒受傷,忽然沒命價奔逃,倒也大出意料之外。
         狄雲拾起血刀,見水笙躺在地下動彈不得,問道:「你給這廝點中了穴道?」水笙道:「是。」狄雲道:「我不會解穴,救你不得。」水笙道:「你只須在我腰間和腿上……」本想告知他穴道的部位,請他推血過宮,便可解開被封的穴道,但說到「腿上」兩字,想起這「小惡僧」最近雖然並沒對自己無禮,以前可是品行十分不端,倘若乘著自己行動不得……
         狄雲見她眼中突然露出懼色,心想:「花鐵幹已逃走了,你還怕什麼?」一轉念間,隨即明白她是害怕自己,不由得怒氣急衝胸臆,大聲道:「你怕我侵犯你,怕我對你……對你……哼,哼!從今而後,我再也不要見你。」氣得伸足亂踢,只踢得白雪飛濺。          他回到山洞中,取了血刀經,逕自走開,再也不向水笙瞧上一眼。
         水笙心下羞愧,尋思:「難道是我瞎疑心,錯怪了他?」
         她躺在地下,一動也不動。過得一個多時辰,一頭兀鷹從天空直衝下來,撲向她臉。水笙大聲驚叫,突然紅光一閃,血刀從斜刺裡飛將過來,將兀鷹砍為兩邊,落在她身旁。
         原來狄雲雖惱她懷疑自己,仍是擔心花鐵幹去而復回,前來加害於她,因此守在不遠之處,續練血刀刀法。他擲出飛刀,居然將兀鷹斬為兩邊,血刀斬死兀鷹後,略無阻礙,又飛了十餘丈,這才落下。這麼一來,他這招「流星經天」的刀法又已練成了。
         水笙叫道:「狄大哥,狄大哥,是我錯了,一百個對不起。」狄雲只作沒有聽見,不去理她。水笙又道:「狄大哥,你原諒我死了爹爹,孤苦伶仃的,想事不周,別再惱我了,好不好?」
         狄雲仍是不理,但心中怒氣,卻也漸漸消了。
         水笙躺在地下,直到第二日穴道方解。她知狄雲雖然一言不發,但目不交睫地在自己身邊守了整整一夜,心中好生感激。她身子一能動彈,即刻去將那頭兀鷹烤熟了,分了半邊,送到狄雲身前。狄雲等她走近時,閉上了眼睛,以遵守自己說過的那句話:「從今而後,我再也不要見你。」
         水笙放下熟鷹,便即走開。狄雲等她走遠再行睜眼,忽聽得她「啊」的一聲驚呼,跟著又是一聲「哎喲」,摔倒在地。狄雲一躍而起,搶到她身邊。
         水笙嫣然一笑,站了起來,說道:「我騙騙你的。你說從此不要見我,這卻不是見了我麼?那句話可算不得數了。」
         狄雲狠狠瞪了她一眼,心道:「天下女子都是鬼心眼兒。除了丁大哥的那位凌姑娘,誰都會騙人。從今以後,我再也不上你當了。」
         水笙卻格格嬌笑,說道:「狄大哥,你趕著來救我,謝謝你啦!」
         狄雲橫了她一眼,背轉身子,大踏步走開了。
         花鐵幹害怕鬼魂作怪,再也不敢前來滋擾,只好嚼些樹皮草根,苦度時光,有時以暗器手法擲石,也打到一兩隻雪雁。狄雲每日練一兩招血刀刀法,內力外功,與日俱進。
         冬去春來,天氣漸暖,山谷中的積雪不再加厚,後來雪水淙淙,竟然開始消融了。
         這些日子之中,狄雲已將一本血刀經的內功和刀法盡數練全。他這時身集正邪兩派最上乘武功之所長,雖然經驗閱歷極為欠缺,而正邪兩門功夫的精華亦未融會貫通,但單以武功而論,別說已遠在花鐵幹和血刀老祖之上,比之當年丁典,亦是未遑多讓,這俱是練成神照功而打通任督二脈之功。
         水笙跟他說話,狄雲又怕上她的當,始終扮作啞巴,一句不答,除了進食時偶在一起之外,狄雲總是和她離得遠遠的,自行練功。他心中所想的,只是三個念頭:出了雪谷之後,第一是到湘西故居去尋師父;第二是到荊州去給丁大哥和凌姑娘合葬;第三,報仇!
         眼見雪水彙集成溪,不斷流向谷外,山谷通道上的積雪一天比一天低,他不知離端午節還有幾天,卻知出谷的日子不遠了。
         一天午後,他從水笙手中接過了兩隻熟鳥,正要轉身,水笙忽道:「狄大哥,再過得幾天,咱們便能出去了吧?」狄云「嗯」了一聲。水笙低聲道:「多謝你這些日子中對我的照拂,若不是你,我早死在花鐵幹那惡人手中了。」狄雲搖頭道:「沒什麼。」轉身走開。
         忽聽得身後一陣嗚咽之聲,回過頭來,只見水笙伏在一聲石頭上,背心抽動,正自哭泣。他心中奇怪:「可以出去了,該當高興才是,有什麼好哭的?女人的心古怪得緊,我永遠不會明白。」
         其實,水笙到底為什麼哭,她自己也不明白,只是覺得傷心,忍不住要哭。
         那天夜裡,狄雲練了一會功夫,躺在每日安睡的那塊大石上睡著了。這塊大石離山洞不遠,以防花鐵幹半夜裡前來盜屍或侵襲水笙。但這些時日中花鐵幹始終沒有再來,料想已然無事,是以他心無牽掛,睡得甚沉。
         睡夢之中,忽聽得遠處隱隱有腳步之聲,他這時內功深湛,耳目聰明,和昔日已大不相同,腳步聲雖遠,已令他一驚而醒,當即翻身坐起,側耳傾聽,發覺來人眾多,至少有五六十人,正快步向谷中而來。
         狄雲吃了一驚:「怎地有人能進雪谷來?」他不知谷中山峰蔽日,寒冷得多,外面積雪已融,谷中融雪卻要遲到一個月以上。狄雲一轉念間,心道:「這些人定是一路追趕而來的中原群豪。現下血刀老祖已死,什麼怨仇都已一了百了。嗯,水姑娘的表哥一定也來,接了她去,那便再好不過。他們認定我是血刀門的淫僧,辯也辯不清楚的,我還是不見他們的好。讓他們接了水姑娘去,我再慢慢出去不遲。」
         他繞到山洞之側,躲在一塊岩石後面。聽得腳步聲越來越近,突然間眼前一亮,只見一群人轉過了山坳,手中高舉著火把。這夥人約莫有五十餘人,每人都是一手舉火炬,一手提兵刃。當先一人白鬚飄動,手中不拿火把,一手刀,一手劍,卻是花鐵幹。
         狄雲見他與來人聚在一起,微覺詫異,但隨即省悟:「這些人便是一路從湖北、四川追來的,花鐵幹是他們的首領之一,當然一遇上便會合了。卻不知他在說些什麼?」見一行人走進了山洞,當下向前爬行數丈,伏在冰雪未融的草叢之中。這時他和眾人相距仍遠,但他內功在這數月中突飛猛進,已能清楚聽到山洞中諸人說話。
         只聽得一個粗澀的聲音道:「原來是花兄手刃了惡僧,實乃可敬可賀。花兄立此大功,今後自然是中原群俠的首領,大夥兒馬首是瞻,惟命是從。」另一人道:「只可惜陸大俠、劉道長、水大俠三位慘遭橫死,令人神傷。」又一人道:「老惡僧雖死,小惡僧尚未伏誅。
         咱們須當立即搜尋,斬草除根,以免更生後患。花大俠,你說如何?」
         花鐵幹道:「不錯,張兄之言大有見地。這小惡僧一身邪派武功,為惡實不在乃師之下,或許猶有過之。這時候不知躲到哪裡去了。他眼見大夥兒進谷,定是急謀脫身。眾位兄弟,咱們別怕辛苦,須得殺了那小惡僧,才算大功告成。」
         狄雲心中暗驚:「這姓花的胡說八道,歹毒之極,幸虧我沒魯莽現身,否則他們一齊來殺我,我怎能抵擋。」
         忽聽得一個女子的聲音道:「他……他不是小惡僧,是一位正人君子。花鐵幹才是個大壞蛋!」說話的正是水笙。
         狄雲聽了這幾句話,心中一陣安慰,第一次聽到她親口說了出來:「他不是小惡僧,是一位正人君子!」這些日子中水笙顯然對他不再起憎惡之心,但居然能對著眾人說他是個正人君子,那確也大出他意料之外。
         突然之間,他眼中忽然湧出了淚水,心中輕輕地說:「她說我是正人君子,她說我是正人君子!」
         水笙說了這兩句話,洞中諸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誰也不作聲。火把照耀之下,狄雲遠遠望去,卻也看得出這些人的臉上都有鄙夷之色,有的含著譏笑,有的卻顯是頗有幸災樂禍之意。
         隔了一會,一個蒼老的聲音道:「水侄女,我跟你爹爹是多年老友,不得不說你幾句。
         這小惡僧害死了你爹爹……」水笙道:「不,不……」那老人道:「你爹爹不是那小和尚殺的?那麼令尊是死於何人之手?」水笙道:「他……他……」一時接不上口。
         那老人道:「花大俠說,那日谷中激鬥,令尊力竭被制,是那小和尚用樹枝打破了他天靈蓋而死,是也不是?」水笙道:「不錯。可是,可是……」那老人道:「可是怎樣?」水笙道:「是我爹爹自己……自己求他打死的!」
         她此言一出,洞中突然爆發了一陣轟然大笑,笑聲只震得洞邊樹枝上半融不融的積雪簌簌而落。
         笑聲中夾著無數譏嘲之言:「自己求他打死,哈哈哈!撒謊撒得太也滑稽。」「原來水大俠活得不耐煩了,伸了頭出來,請他的未來賢婿打個開花!」「誰說是『未來』賢婿?水大俠去世之時,那小和尚只怕早跟這位姑娘有上一手了,哈哈哈!」更有幾個人厲聲相斥:「世間竟有這般無恥的女子,為了個野男人,連親生父親也不要了!」也有人冷言冷語地諷刺:「要野男人不要父親,世上那也多得緊。只不過指使姦夫來殺死自己父親,這就駭人聽聞了。」又一人道:「我只聽見過什麼『戀姦情熱,謀殺親夫』。今日世道可大不相同了,居然有『戀姦情熱,謀殺親父』,哈哈哈!」
         大家聽了花鐵幹的話,先入為主,認定水笙和狄雲早已有了不可告人的勾當,憤恨她衛護「姦夫」,因此說出來的話竟越來越不中聽。這些江湖上的粗人,有什麼污言穢語說不出口?
         水笙滿臉通紅,大聲道:「你們在說……說些什麼?卻也不知羞恥?」
         那些人又是一陣哄笑。有人道:「卻原來還是我們不知羞恥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好,好!水姑娘,我們不知羞恥。你和那小和尚在這山洞中卿卿我我,把親父的大仇拋在腦後,那就是知道羞恥了?」另一個粗豪的聲音罵了起來:「他媽的,老子從湖北一路巴巴的追了下來,馬不停蹄的,就是為了救你這小婊子。你這賤人這麼無恥,老子一刀先將你砍了。」旁邊有人勸道:「使不得,使不得,趙兄不可魯莽!」
         那蒼老的聲音說道:「各位忍一忍氣。水姑娘年紀輕,沒見識。水大俠不幸逝世,她孤苦伶仃地沒人照料,大家別跟她為難。以後她由花大俠撫養,好好的教導,自會走上正途。
         大夥兒嘴上積點兒德,這雪谷中的事嘛,別在江湖上傳揚出去。水大俠生前待人仁義,否則大家怎肯不辭勞苦地趕來救他女兒?咱們須當顧全水大俠的顏面,這件事就別再提了。我說呢,咱們還是快去抓了那小和尚來是正經,將他開膛破肚,祭奠水大俠的英魂。」
         說話的老人大概德高望重,頗得諸人的尊敬,他這番話一說,人群中有不少聲音附和,都是:「是,是,張老英雄的話有理。咱們去找那小和尚,抓了他來碎屍萬段!」
         眾人嘈雜叫囂聲中,水笙「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忽聽得遠處有人長聲叫道:「表妹,表妹,你在哪裡?」
         水笙一聽到這聲音,知是表哥汪嘯風尋她來了,自己受了冤枉,苦遭羞辱,突然聽到親人的聲音,如何不喜?當下止了哭泣,奔向洞口。
         有人便道:「這癡心的汪嘯風知道真相,只怕要發瘋!」那姓張的老者道:「大家別吵,聽我一句話。這位汪家小哥對水姑娘倒是一片真情,雪還沒消盡,他就早了兩日闖進谷來,想是路上不好走,失陷在什麼地方,欲速則不達,反而落在咱們後頭了。各位,這人也是命裡不好,大家嘴頭上修積陰功,水姑娘跟那小和尚的醜事,就別對他說。」群豪中有些忠厚的便道:「正該如此!水姑娘一時失足,須當讓她有條自新之路。何況這大半也是迫於無奈。否則好端端一個名門閨女,怎會去跟一個邪派和尚姘上了?」
         卻有人說道:「汪嘯風這麼一個漂亮哥兒,平白無端的戴上了一頂綠帽子,未免太委屈了他吧,哈哈!」「這叫做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錢兄,你出門這麼久,嫂子在家中寂寞孤單,說不定你頭上這頂帽兒,也有點綠油油了呢?」「他媽的,你奶奶雄,這會兒你老婆才寂寞孤單!」「不錯,不錯,我老婆寂寞孤單,你尊夫人這會兒有陪伴,風流快活,一點兒也不寂寞孤單……」活未說完,砰的一聲,肩頭已挨了一拳。眾人嘻笑不絕。
         只聽得汪嘯風大叫「表妹,表妹」的聲音又漸漸遠去,顯是沒知眾人在此。水笙奔出山洞,叫道:「表哥,表哥!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汪嘯風又叫了聲:「表妹,表妹,你在哪裡?」水笙縱聲叫道:「我在這裡!」
         東北角上一個人影飛馳過來,一面奔跑,一面大叫「表妹!」突然間腳下一滑,摔倒在地。水笙「啊」的一聲,甚是關切,向他迎了上去。原來汪嘯風聽到了水笙的聲音,大喜之下,全沒留神腳下的洞坑山溝,一腳踏在低陷之處,摔了一交,隨即躍起,急奔而來。水笙也向他奔去。
         兩人奔到臨近,齊聲歡呼,相擁在一起。
         狄雲見到兩人相會時歡喜親熱的情狀,心中沒來由的微微一酸。他始終不能忘情於師妹戚芳,雖在雪谷中和水笙同住半載,心中從未對她生過絲毫男女之情。只是相處日久,一旦分手,總不免有依依之感,心想:「她隨表哥而去,那是再好也沒有了,但願她今後無災無難,嫁了她表哥,一生平安喜樂。」
         忽聽得汪嘯風放聲大哭,想必是水笙跟他說了水岱逝世的消息。過了一會,見汪嘯風攜著水笙之手,並肩過來。
         汪嘯風嗚咽道:「舅舅不幸遭難,我……我……我從小得他撫養長大,他待我就像是親生兒子一般。」水笙聽他說到父親,不禁又流下淚來。汪嘯風低聲道:「表妹,自今而後,你我再也不分開了,你別難過,我一輩子總是好好地待你。」水笙自幼便對這位表哥十分傾慕,這番分開,更是思念殷切,聽他這麼說,臉上一紅,心中感到一陣甜甜之意。
         兩人漸漸走近山洞。水笙忽然立定,說道:「表哥,你和我即刻走吧,我不願見那些人了。」汪嘯風奇道:「為什麼?這許多伯伯叔叔和好朋友,大家不辭艱險地前來救你,在雪谷外守候了大半年,可算得義氣深重,咱們怎能不好好地謝謝他們?」水笙低下了頭,道:「我已謝過他們了。」汪嘯風道:「大夥兒千里迢迢地從湖北趕到這兒,同來同往,豈不是好?再說,舅舅的遺體是要運回故鄉呢,還是就葬在這裡,也得向長輩們請示。陸伯伯、花伯伯、劉道長這三位怎樣了?」
         水笙道:「你和我先出去,慢慢再跟你說。花伯伯是個大壞蛋,你別聽他的胡說!」汪嘯風自來對她從不違拗,這時黑暗中雖見不到她風姿,但一聽到她柔軟甜美的語聲,早已心醉,便想順她意思,先行離去。
         忽聽得山洞口一人道:「汪賢侄,你過來!」正是花鐵幹的聲音。汪嘯風道:「是,花伯伯!」水笙大急,頓足道:「你不聽我話麼?」汪嘯風心想:「花伯伯是舅舅的義兄,長者之命,如何可違?這許多朋友為了相救表妹,如此不辭辛勞,大功告成之後卻棄之不顧,自行離去,那無論如何說不過去。這一來,我聲名掃地,以後在江湖上怎能立足?表妹是小孩子脾氣,待會哄她一哄,賠個不是,也就是了。」當即攜了她手,走向山洞。
         水笙明知花鐵幹要說的決不是好話,但想:「我清清白白,問心無愧,任他如何污言誣陷,於我何損?」當下便隨了汪嘯風走去,臉上卻已全無血色。
         兩人走到洞口。花鐵幹道:「汪賢侄,你來了很好。血刀惡僧已被我殺了,但還有一個小和尚漏網,咱們務當將他擒來殺卻。這小和尚是害死你舅舅的兇手。」汪嘯風大叫一聲,刷的一下便拔劍出鞘,跟著回頭向水笙瞧去,急欲看看這位表妹別來如何。
         火光之下,只見她容顏憔悴,淚盈於眶。汪嘯風心下憐惜,卻見她在緩緩搖頭,問道:「怎麼?」水笙道:「我爹爹不是那……那……人害死的。」
         眾人聽她這麼說,盡皆憤怒,均想:「我們為了你今後好做人,瞧在水大俠的面上,才不洩露你和小淫僧的醜事,這時候你居然還在衛護小淫僧,當真是罪不容恕了。你連『小和尚』三字也不肯說。還在『那人、那人』的,實是無恥已極!」
         汪嘯風見各人臉上均現怒色,很覺奇怪,心想表妹不肯和眾人相見,而大伙又對她頗含敵意,中間定是另有隱情,便道:「表妹,咱們聽花伯伯吩咐,先去捉了那小和尚來,將他千刀萬段,祭我舅舅。其餘的事,慢慢再說不遲。」
         水笙道:「他……他也不是小和尚。」
         汪嘯風一愕,見到身旁眾人均現鄙夷之態,心中一凜,隱隱覺得不對。他不願即行查究此事,還劍入鞘,大聲道:「眾們伯伯叔叔,好朋友,請大家再辛苦一番,了結此事。姓汪的再逐一拜謝各位的大恩大德。」說著一揖到地。
         眾人都道:「不錯,快去捉拿小惡僧要緊,別讓他出谷跑了!」說著紛紛衝出洞去。
         不知是誰在洞口掉了一根火把,火光在谷風中時旺時弱,照得「鈴劍雙俠」二人臉上也是一陣亮,一陣暗。兩人執手相對,心中均有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狄雲心想:「他表兄妹二人定有許多體己話兒要說,我這就走吧。」正想悄悄避開,卻聽得有兩人快步走來,一人道:「你從這邊搜來,我從那邊搜去,兜個圈子,再在這裡會合。」另一人道:「好!這一帶雪地裡腳印雜亂,說不定那小淫僧便躲在附近。」先說話的那人壓低聲音,笑道:「喂,老宋,這水姑娘花朵一般的人兒,小淫僧這半年中艷福可是不淺。」另一人哈哈大笑,道:「是啊,難怪那姓汪的心甘情願戴這頂綠頭巾。」兩人嘻嘻哈哈的說了幾句,分手去尋狄雲。
         狄雲在旁聽著,很為汪水二人難過,心想:「花鐵幹這人真是罪大惡極,捏造這些無恥謠言,污損水姑娘的聲名,於他又有什麼好處?」他不知花鐵幹生怕水笙揭露自己種種奸惡行徑,務須先下手為強,敗壞她的聲名,旁人才不會信她的話。狄雲抬頭向洞中望去,只見水笙退開了兩步,臉色慘白,身子發顫,說道:「表哥,你莫信這種胡說八道。」
         汪嘯風不答,臉上肌肉抽動。顯然,適才那兩個人的說話,便如毒蛇般在咬嚙他的心。
         這半年中他在雪谷之外,每日每夜總是想著:「表妹落入了這兩個淫僧手中,哪裡能保得清白?但只要她性命無礙,也就謝天謝地了。」可是人心苦不足,這時候見了水笙,卻又盼望她守身如玉,聽到那二人的話,心想:「江湖上人人均知此事,汪嘯風堂堂丈夫,豈能惹人恥笑?」但見到她這般楚楚可憐的模樣,心腸卻又軟了,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表妹,咱們走吧。」
         水笙道:「你信不信這些人的話?」汪嘯風道:「旁人的閒言閒語,理他作甚?」水笙咬著唇皮,道:「那麼,你是相信的了?」汪嘯風低頭黯然,過了好一會,才道:「好吧,我不信便是。」水笙道:「你心中卻早信了這些含血噴人的髒話。」頓了一頓,又道:「以後你不用再見我,就當我這次在雪谷中死了就是啦。」汪嘯風道:「那也不必如此。」
         水笙心中悲苦,淚水急湧,心想旁人冤枉我、誣蔑我,全可置之不理,可是竟連表哥也瞧得我如此下賤。她只想及早離開雪谷,離開這許許多多人,逃到一個誰也不認識她的地方去,永遠不再和這些人相見。
         她拔足向外奔去,將到洞口時,忍不住回頭向山洞角落望了一眼。這半年之中,她日夜都在這角落中安身。她性好整潔,十指靈巧,用樹皮鳥羽等物編織了不少褥子、坐墊之類,這時臨別,對這些陪伴了她半年的物事心中不禁依依。一瞥之間,見到自己織給狄雲的那件鳥羽衣服,那日狄雲生氣不要,踢還給她,此後晚上她便作為被蓋,以御寒冷,這時心中一動:「這些人口口聲聲說他是淫僧,要跟他為難,若是找到了他,他寡不敵眾,那便如何是好?」當下停住腳步,凝望著那件羽衣,一時彷徨無主。
         汪嘯風見那件羽衣放在她臥褥之上,衣服長大寬敞,式樣顯是男子衣衫,心頭大疑,問道:「這……這是什麼?」水笙道:「是我做的。」汪嘯風澀然道:「是你的麼?」水笙衝口便想答道:「不是我的。」但隨即覺得不妥,躊躇不答。汪嘯風道:「是件男子衣衫?」
         聲音更加乾澀了。水笙點了點頭。汪嘯風又道:「是你織給他的?」水笙又點了點頭。
         汪嘯風提起羽衣,仔細看了一會,冷冷地道:「織得很好。」水笙道:「表哥,你別胡猜,他和我……」但見他眼神中充滿了憤怒和憎恨,便不再說下去了。汪嘯風將羽衣往臥褥上一丟,說道:「他的衣服,卻放在你的床上……」
         水笙心中一片冰涼,只覺這個向來體諒溫柔的表哥,突然間變成了無比的粗俗可厭。她不想再多作解釋,只想:「既然你疑心我,冤枉我,那就冤枉到底好了。」
         狄雲在洞外草叢之中,見到她受苦冤屈,臉上神情極是淒涼,心中難受之極:「我是個低賤之人,受慣了冤屈,那不算得什麼。她卻是個尊貴的姑娘,如何能受這不白之冤?」想到這裡,義憤之心頓起,雖知山洞外正有數十個好手在到處搜尋,人人要殺他而甘心,卻也顧不得了,當即湧身躍進山洞,說道:「汪少俠,你全轉錯了念頭。」
         汪嘯風和水笙見他突然跳進洞來,都是吃了一驚。狄雲這時頭髮已長,已不是從前拔光頭髮的小和尚模樣。汪嘯風定了定神,才認了出來,當即拔劍出鞘,左手將水笙推開,橫劍當胸,眼中如要冒出火來,長劍不住顫動,恨不得撲上去將這人立時斬成肉醬。          狄雲道:「我不跟你動手。我是來跟你說,水姑娘冰清玉潔,你娶她為妻,真是天大的福氣,不必胡思亂想,信了壞人的造謠。」
         水笙萬料不到他竟會在這時挺身而出,而他不避凶險地出頭,只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又是感激,又是擔心,忙道:「你……你快走,許多人要殺你,這裡太也危險。」
         狄雲道:「我知道,不過我非得對汪少俠說明白這事不可,免得你受了冤枉。汪少俠,水姑娘是位好姑娘,你……你千萬不可冤枉了她。」
         狄雲拙於言辭,平平常常一件事也不易說得清楚,何況這般微妙的事端,接連結結巴巴地說了七八句話,只有使汪嘯風更增疑心。
         水笙急道:「你……你快走!多謝你的好意,我只有來生圖報了,你快走!他們人多,大家要殺你……」
         汪嘯風聽到水笙言語和神色間對他如此關懷,妒念大起,喝道:「我跟你拚了!」嗤的一劍,向狄雲當胸疾刺過去。
         這一劍雖然勢道凌厲,但狄雲這時是何等身手,一身而兼「神照」、「血刀」正邪兩派絕頂武學之所長,眼見汪嘯風劍到,身子微側,便已避開,說道:「我不跟你動手。我叫你好好地娶了水姑娘,別對她有絲毫疑心。她……她是個好姑娘。」
         他說話之際,汪嘯風左二劍,右三劍,接連向他疾刺五劍。狄雲若無其事的斜身閃開,心中奇怪:「這人從前武功很好,怎麼半年不見,劍法變得這麼笨了?」
         汪嘯風猛刺急斫,每一劍都被他行若無事地閃開,越加怒發如狂,劍招更出得快了。
         狄雲道:「汪少俠,你答允不疑心水姑娘的清白,我就去了。你的朋友們都要殺我,我可不能再多耽擱了。」汪嘯風出劍越來越快,狄雲單是內力深湛,輕功卻是平平,雖然內功是本,輕功是末,但此道未得人指點,於對方的快劍漸感難以應付,當下伸指一彈,錚的一聲輕響,中指彈在劍刃之上。
         汪嘯風只覺虎口劇痛,長劍脫手落地,忙俯身去拾。狄雲伸掌在他肩頭一推,這一掌並沒使多大力氣,不料汪嘯風竟然抵受不住,給他一推之下,登時幾個觔斗向後翻跌了出去,砰的一聲,重重撞上山洞的石壁。
         水笙見他跌得十分狼狽,忙奔過去相扶。
         狄雲愕然,他絕不想將汪嘯風推倒,只是要阻止他拾劍再打,哪想到他竟會摔得這麼厲害,實是大出意料之外。他跨上兩步,也想去扶,說道:「對不起,我當真……我不是故意的。」
         水笙拉著汪嘯風的右臂,道:「表哥,沒事吧?」汪嘯風心中妒憤交攻,不可抑制,認定水笙偏向狄雲,兩人聯手打了自己之後,反來譏諷,左掌橫揮過來,拍的一聲,重重打了她一個耳光,喝道:「滾開!」水笙吃了一驚,表哥竟會出手毆打自己,那是從未想過的事情,伸手撫著臉頰,竟是呆了。汪嘯風跟著又是一掌,擊中她的左頰。水笙驚懼之下,撲在狄雲的肩頭,只覺這時候只有他方能保護自己。
         狄雲側身擋在汪嘯風之前,怒道:「好端端的,你……你幹麼打人?」只聽得山洞外腳步聲響,有幾個人叫道:「山洞裡有人爭吵,快去瞧瞧,莫非那小淫僧藏在裡面?」
         水笙退後兩步,對狄雲道:「你快走吧……我……我多謝你的好意。」
         狄雲瞧瞧汪嘯風,又瞧瞧水笙,說道:「我去了!」轉身走向洞口。
         汪嘯風大叫:「小淫僧在這裡,小淫僧在這裡,快堵住洞口,別讓他逃走了!」水笙急道:「表哥,你這不是害人麼?」汪嘯風仍是大叫:「快堵住洞口,快堵住洞口!」
         洞外七八名漢子聽得汪嘯風的叫嚷,當即攔在洞口。狄雲快步而出,一人喝道:「往哪裡逃?」揮刀向他頭頂砍落。狄雲伸手在他胸口一推,那人直摔了出去,撞向身旁的三人,四個人紛紛跌倒。眾人叫罵呼喝聲中,狄雲快步逃了出去。
         群豪聽得聲音,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狄雲早已去得遠了。有十餘人發足疾追,狄雲心中害怕,躲在長草叢中,黑夜之中,誰也尋他不著。群豪只道他已奔逃出谷,呼嘯叫嚷,追逐而出。
         過了好一會,狄雲見到汪嘯風和水笙也走了。汪嘯風在前,水笙跟在後面,兩人隔著一丈多路,越去越遠,終於背影被山坡遮去。
         片刻之前還是一片擾攘的雪谷,終於寂寞無聲。
         中原群豪走了,花鐵幹走了,水笙走了,只剩下狄雲一人。他抬起頭來,連往日常在天空盤旋的兀鷹也沒看見。
         真是寂寞,孤零零的。只有消融了的雪水在輕輕地流出谷去。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