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6. 中國畸形崛起全球文明遭劫

        許多中國人為中國的崛起感到亢奮,我卻感到憂心,因為中國這種崛起是極不健全的畸形崛起。雖說一個衰弱的中國較一個強大的中國更可怕,也並非毫無道理,但我發現,持此論調者通常沒有較深入的認識到中國畸形崛起極有可能會帶來的禍患。一般論者或多關注中國的透支式、竭澤而漁式生產作風會摧殘全球生態,卻大大忽視了其他一些同樣重要的禍患 :
(1)全球文明國家會為了打進中國市場,而默許或認同中國許多違反現代人類文明的價值觀,從而導致全球平均文明水平下降;
(2)由於中國崛起乃主要靠當局以武力控制近十億勞動力、有效壓制其勞工權益並由官商壟斷經濟成果而達致,這由當局控制的十億奴工將嚴重破壞了國際間的公平貿易,令全球文明地方的生產事業無辜焦頭爛額;
(3)中國輸出大量不合安全規格的產品,嚴重危害使用者的健康。

畸形崛起害苦全球
        中國這十億奴工的威力,不僅已反映於中國到去年近六千億美元的出口總值,也見於中國長期成為反傾銷最大被投訴戶的地位。據《世界貿易組織半年度反傾銷報告》指出,在2005年首六個月的96宗反傾銷調查中,就有廿二宗即四分之一指向中國,情況最為嚴重。而當中更能說明中國貨平通天下,無堅不摧的是,從 1995年到2004年間,投訴中國反傾銷的指控竟有三分之二來自第三世界的發展中窮國!
        中國挾其龐大、廉宜和馴服的勞動力,逐步剷除了原本星散於全球的製造業,令其他窮國更窮,令富國失業率長期高踞,不然就要減少工作福利兼延長工時。全世界都因中國靠刻薄成家的畸形崛起而受罪。
        過去許多資本家、理論家或野心家倡言在中國問題上應將經濟跟政治分開處理,現在我們已經看到,當政治腐敗和極權到某個程度,本身就會成為一個經濟問題;當一個政府可以操控數以億計的人口,使之任其奴役,然後投入國際貿易,本身就是摧毀其他循規蹈矩的國際貿易對手的必勝邪術。

極權統治難有 「市場經濟」
        美國早在《1930年關稅法》中提出了「非市場經濟國家」〈non-market economy country〉一詞稱 ,「國家操控式經濟」下的產品無法反映商品的真實價格,此法甚有遠見,也合情合理,往後每用以反傾銷的指控。這是為甚麼中國現在非常渴求被承認為 「市場經濟國家」,更不時對拒絕承認中國為「市場經濟國家」的政府冷言冷語。一個共產國家居然強迫各國承認自己是「市場經濟國家」,就好比一隻猴子強迫所有人承認自己像人類那樣用兩腿走路和沒有尾巴,誰不承認就咬誰。這是個滑稽得令人窒息的中國式笑話。
        在中國的不斷苦纏、哭鬧、利誘和施以公關計謀下,至今已有逾四十個國家承認中國為「市場經濟國家」。任何稍為認識中國經濟的人都會覺得這是荒謬的,就如趙 高指鹿為馬那樣,但在這問題上,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有像美國、日本和歐盟那樣的本錢可以向中國說不的。但我深信,在中國對個別目標作更大的苦纏、哭鬧、利誘 和施以公關計謀下,美國、日本和歐盟也是早晚會加入指鹿為馬行列的。
        現在中國的 「市場經濟」說到最好聽,也只是非驢非馬,怎稱得上具有充分的「市場經濟地位」呢?其次,一個在政治上如此極權的國家,一個自立國以來沒有一個合法獨立工會、藉此嚴厲操控勞工薪酬和福利的國家,有可能推行文明國家的 「市場經濟」嗎?張五常說,「沒有人否認,這些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個奇蹟,可能是歷史上最神奇的。」而且 「對得神奇」!又智珠在握地說,「中國做對了些什麼?答案大致上我是找到了。」姑且不論中國的經濟增長數據是否有 Thomas Rawski、Lester Thurow 或 Lawrence Klein等教授所指的捏造灌水成份,但一個政權靠牢牢的操控著這十億奴工、刻薄成家、發財不立品,又操控著外界用以了解問題真相的資訊,這種「經濟發展」到底有甚麼難度,有甚麼神奇?

假冒偽劣產品怵目驚心
        各國除了因中國的畸形崛起而無辜受刑之外,也極有可能被來自中國的劣質製品殘害身體。外國人越來越愛買中國貨,不但是因為輸入的中國貨越來越多,也是因為他們在中國崛起後失去工作或工資被減而不得不改買廉價得多的中國貨。但中國國內產品的品質之劣,已到了災難失控的地步,有沒有可能生產平均素質合格、合乎人類使用的產品以供外銷,實在極成疑問。請重溫以下人盡皆知的中國產品新聞:
〈餿水污水糞水泡製臭豆腐〉、〈飲食中竟摻入罂粟成分貴州 215 家餐館停業整頓〉、〈劣質奶粉充斥阜陽,上百嬰兒受害近半死亡〉、〈毛髮水醬油讓人發毛〉、〈無鉛汽油兩成不合格〉、〈北京市質監局抽檢顯示北京燈具合格率不足兩成〉、〈珠寶零售抽查僅三成合格〉、〈餅乾四成不合格糖果兩成不能吃〉、〈上海超過四成安全防護品不合格〉、〈深圳批發市場四成菜農藥超標〉、 〈每天1500斤蔬菜臭河湧中洗,河湧水鎘元素超標40倍〉、〈廣東近五成毛巾不合格〉、〈近五成雪糕不合格,部分大腸桿菌超標 24.4倍〉、〈抽檢顯示兒童服裝五成多有問題,玩具合格率僅為 5%〉、〈傢俱抽檢六成不合格〉、〈近八成童車不安全,兩成多童裝不合格〉、〈突查八家毛絨玩具廠,僅一家合格〉、〈廣東毛絨玩具九成不合格〉、〈休閒服甲醛超標嚴重〉、〈粵香菇紅白瓜子全不合格,木耳含過量鉛汞,茶葉有殘留農藥〉、〈九成新轎車甲醛超標5.6倍以上〉、〈新車釋苯氣,京婦中毒亡〉、〈九 成半內地啤酒甲醛超標 6 倍〉、〈木傢俱甲醛超標近8倍〉、〈廣東查出皮蛋鉛超標8 倍〉、〈穗餐館紙巾細菌超標 17 倍〉、〈新車甲醛超標 26 倍〉、〈部分印刷廠甲苯超標 30 倍〉、〈蘇浙查獲有毒茶葉,染色碧螺春含鉛超標 60 倍〉、〈福建查獲有毒龍眼 1300 公斤,二氧化硫超標 100 倍〉、〈廢膠製飯盒致癌、有害成分超標 160 倍〉、〈熟食大腸桿菌超標 160 倍〉、〈部分冷飲大腸菌群高於標準值 240 倍〉、〈「菊花茶」硫磺薰製,廠家自稱的「純天然飲品」菊花茶,二氧化硫含量超標 2000 多倍〉、〈江西劣質口服液細菌超標逾萬倍〉、〈「雪牌」美顏霜,水銀超標3萬倍〉、〈消毒濕巾竟然細菌超標數萬倍〉、〈北京特殊化妝品四成合格,祛斑品汞含量超標4萬倍)、〈「娃哈哈」乳酸菌飲料:細菌超標 8 萬倍〉、〈祛斑化妝品汞超標 10 萬倍〉!
        像這樣一個極度污染、粗製濫造兼弄虛作假的國家,居然成為世界工廠,也夠荒唐、危險吧。可是,絕大部份外國人在中國官民合力長期宣傳下,心目中的中國依然 是個極富文明之邦,哪會想到中國為自己人製造的產品會惡劣到這個地步,哪會相信中國人會那樣的喪盡天良。起碼在我接觸過討論過這問題的數以十計外國人中, 沒有一個對中國產品有這樣的認識,而且也不會相信〈他們充其量只知道國際傳媒廣泛報導的劣質奶粉,導致大頭嬰事件〉,直到我揭示有關資料和數字之後,他們才嚇得發呆。我對他們說,中國人這樣弄虛作假並不 純是因為窮 〈譬如比中國更窮的地方也不聞有類似事件發生〉,最重要的是,人的價值在中國文化當中是極其輕賤的,加上倫理道德上毫無制約,復因中共50年來對人性價值 和理想主義的摧殘,坑蒙混騙已成中國國技,即使謀財害命也多視作等閒。

黃禍在望文明遭劫
        中國人為自己同胞製造的產品低劣得如此觸目驚心,為老外生產時是否就可以一下子變得貨真價實、童叟無欺那樣的戲劇性呢?我看是,既無心,也無力。早前首批欲進軍歐洲市場的國產陸風牌〈Landwind〉越野車在德國的 「車毀人亡」式安全測試報告〈怕還沒有測試車內的甲醛和苯含量〉,就已說明許多問題。這是為甚麼中國每年因安全、衛生超標犯例而給退運的出口貨量驚人。但中國當局大抵為了面子,恆稱這些因安全超標造成的退運為外國用以刁難中國的「綠色壁壘」。關注中國環境的萬洪富教授就指出,農業生產污染物指標,聯合國有 2522 項,美國有四千多項,而中國僅涉及62 種,甚至連二惡英這類強致癌物,都不在 「黑名單」上,「我國的『綠色食品』,在發達國家看來,甚至連『安全食品』都算不?」一直為中國食品安全奔走呼告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朱兆良說,中國農業使用化肥之多獨一無二,特別是氮肥,中國有著不到世界十分之一的耕地,但是氮肥的使用量卻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居世界之首。這不僅損害環境,而且導致了在食品 中的有害殘留;並稱,以畜禽糞便作有機肥生產綠色蔬菜也有問題,原因是養殖業大量使用化學藥物和微量元素以飼餵畜禽,畜禽糞便本身就是污染之源。的確,中 國生產的許多食品特別是肉類由於嚴重超標而長期被摒諸歐盟門外,大都只能傾銷到香港或非歐盟國家。
    然而,各國海關也只能抽樣檢查進口貨,加上中國貨排山倒海而來,漏網之魚必不在少數,加上通過非正規途經、不經本國政府抽檢的進口貨,日積月累,有多少玩 具、茶葉中的鉛、多少肉類中的抗生素、多少成衣中的甲醛侵進歐美國家的使用者體內,從而窒礙當地兒童智力的發展,摧殘當地人的體質,令世界的文明地帶「中國化」,這才是最嚇人的黃禍。
〈原載於2005年12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