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7. 回教世界與中國何以友好?

        哈佛大學杭廷頓教授〈Samuel Huntington,1927-〉在其《文明的衝突》(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 一書中,說害怕中國和伊斯蘭世界結盟,從中共年來對回教世界的武器供應,以及中共與回教國家之間如膠似漆的親暱表現,這個憂慮確是甚有道理的。
        但這現象實在耐人尋味。查中國對回教徒的殘害與侮辱,罄竹難書,世所罕見,清朝為鎮壓西北部的回亂 ( 即回民口中的 「起義」),剷平回教汗國,先後屠殺回民以千萬計,令十字軍東征中死難回民之慘烈也相形見絀,令以色列的暴行也顯得瑣碎。中共掌政,長期殘暴鎮壓西北部回 民的立國或復國運動,文革期間更曾膽敢鼓勵回民吃豬肉,強迫回民養豬,關閉清真寺,甚至強迫回民仿豬爬、學豬叫,甚至戴豬頭,掛豬腸子遊鬥。
        再以整體文化格局而言,中國人徹底世俗,宗教精神蕩然,一切利字當頭,萬事以吃為先。回教視豬、狗和病死動物為 「不潔」,生人勿近,中國人居然通通放進嘴裡大嚼。一個篤信無神、多神或泛神,一個堅信一神。一個不准借貸附利息,一個是高利貸之邦。論情操,一個貪生怕 死,或為財而死,一個為了宗教信念視死如歸,連中國的殘暴狡詐也無法將之根滅。唯其如是,伊斯蘭世界還是看來與中國異常友好。除了美國這個共同敵人令他們團結起來之外,到底還有甚麼原因?

踐踏人權聲氣相投
        伊斯蘭世界和中國在某些很重要的價值觀上出奇一致,譬如對人權、民主、平等等概念的蔑視。別的不說,伊斯蘭世界對婦女的壓迫,和中國對老百姓的壓迫,已經難以見容於現代文明世界。雖然無數中國人仍然執信「天下無不是之父母」,但現代文明世界也已經不容許父母虐待子女,也不容許政府虐待國民。「家有家規、國有國法」的中世紀奴隸主法寶已經失效。伊斯蘭世界 和中國同樣以中世紀的價值觀勉強拐進現代文明世界,舉步維艱,很不容易找到一個完全不會理會自己虐妻虐兒、為所欲為的朋友。這實在是很美妙的享受,對於挽回過氣世界盟主的一點點尊嚴和自我,尤為重要。這就是所謂「不得干預別國內政」的義蘊所在。但「不得干預別國內政」也很容易發揮到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譬如俄羅斯血洗信奉回教的車臣,波斯尼亞、科索沃的回教徒慘被種族清洗,中共仍以「不干預別國內政」為由,袖手旁觀,見死不救,而且還豺狼塞路。同樣諷刺的是,搭救這些回教徒的居然是伊斯蘭世界視為死敵,並且是信奉基督教的美國。
        過去,伊斯蘭世界跟中國同樣發展了一些相當燦爛的科技文明,前者有阿拉伯數字〈最初從印度傳入〉、十進位制、代數學等,後者則有紙張、印刷術、火藥、羅盤 等等,單看這些,誰不肅然起敬,焚香頂禮呢?但兩者卻始終發展不出、也拒絕移殖自由、人權、寬容這些精神文明,結果是糟蹋了無數技術發明。伊斯蘭世界跟中國都因為欠缺了這些精神文明而由盛而衰,同樣兩者至今都沒有對其「死因」深刻反省。從這一點看,這兩個文明卻又是性相近,大有物以類聚的先天條件的。

中國領導兩面人誤導回教領袖
        伊斯蘭世界居然和中國異常友好的另一原因是,中國人-----或者說是中國領導-----熱衷於弄虛作假,演猴子戲。這一點過去我已略有論及,最近在克林頓剛出版的自傳中再得印證。克林頓在書中這樣推崇江澤民「他迷人、風趣……總會聆聽不同意見。」 ( He was intriguing ,funny.....always willing to listen to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香港人恐怕不會有幾個會覺得江澤民風趣,和樂於聆聽不同意見,倒會想起他大罵香港記者「聽風就是雨」、「悶聲發大財」,too simple sometimes too naive 時的凶相。即使是深受當局洗腦的大陸民眾,相信也不會對江澤民有克林頓這樣的正面評價。但我相信克林頓這樣說不盡是外交辭令,也是發自內心。原因是中國領 導人素來有一傳統,就是對著國民扳起臉孔,呼奴喝婢,對著洋人就嬉皮笑臉,討洋人歡心。江澤民敢搥胸頓足的教訓美國記者,教訓訪問他的華萊士〈Mike Wallace,l918-〉「聽風就是雨」、「悶聲發大財」、「頭腦簡單」嗎?江澤民會見克林頓時敢不裝得泱泱大度、側耳聆聽克林頓的意見嗎?你甚麼時候會看見江澤民對著中國人民會嚷著要亂彈琴,作天才表現的?又或聽到他在中國人民面前朗誦林肯誼歌「民有、民治、民享」的蓋茨堡獻詞?連精明、直言得多的前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女士〈 Madeleine  Albright , 1937- 〉也只是略帶尖酸的說江澤民「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的柴郡貓常咧嘴而笑,好想傾倒眾生,卻弄出幾分奸相來。」〈 Cheshire cat,somebody who tries to be charming, but is quite wily . 〉就是說,他們即使不覺得江風趣,也覺得他滑稽而已。這與我們對江的負面印象還是頗有距離。
        在洋人面前,特別在美國人面前,連神聖不可侵犯的鄧小平也得哈腰賣乖,欣然戴上一頂大得惹笑的牛仔帽向著記者扮鬼臉,矮化自己,美國民眾怎能想像得到這就是囚禁魏京生二十年、殺人不眨眼的暴君?他們怎會相信世界上會有這樣一個虛偽做作的民族?在公開場合尚且如此,關起門來怎樣吮廱舐痔、「有辱國體」真的不敢想像。毛澤東關起門來就對日本的訪問團說不用為侵略中國感到內疚,更遑論道歉。但中國領導人或討或逗平民開心,與民同樂,只會發生在外國,中國民眾是沒 有這個福份的,因為「寧予外族、不予家奴」仍然是中國政治的鐵律。中國領導曲意逢迎外人的伎倆,外國人是極難識破的,這對促進外國政府對中國友好,作用極 大。中國統治者歷來虐待同胞,善待外人,令即使是廣受尊崇的人權鬥士如曼德拉,也不得不像玉通和尚被紅蓮 「破身」那樣,擁護起比南非白人政權更野蠻的中共政權來。中共領導一手打壓新疆爭取擺脫暴政或復國的回民,另一手嬉皮笑臉的向回教國家領袖討好賣乖,尋常回教領袖又怎能洞觸其奸?

還是因誤會而結合
        但要是伊斯蘭世界真的與中國那樣水乳交融,為甚麼印尼和馬來西亞的回教徒與華人的關係那樣惡劣呢?看看奈波爾 〈V.S.Naipaul,1932-〉在其大作《在信徒的國度:回教之旅》〈Among the Believers:An Islamic Journey〉中在這兩地的遊歷和深度文化探討,就可見即使是較世俗的印尼或馬來西亞回教徒也是跟中國人「同住難」的。當然,中國境內的回教徒也是難以與中國人同住的,但中國的社會控制和資訊封鎖遠比印尼和馬來西亞嚴厲,要了解伊斯蘭文化和中國文化相遇的境況,觀察印尼和馬來西亞容易得多。也許有人在傳媒上看到以色列或美國治下的回教徒很慘,但要是統治以色列和美國的是中國人,相信那裡的回教徒連被傳媒報導的機會也沒有!因為一切都是「國家機密」!可笑的是,許多人,當中甚至包括回教徒,就是因為美國容許報導回教徒對美國迫害的指控,而中國則嚴禁報導回教徒對中國迫害的指控,而相信美 國就是回教徒的頭號敵人,而中國就是回教徒的老朋友。看來伊斯蘭世界之所以能夠普遍和中國保持友好,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國人沒有大批移民到這些回教國 家,以致雙方都沒有機會深入了解對方,繼續作搔不著癢處的蜻蜒點水式文化交流。彼此繼續霧裏看花,保持距離,是中國和伊斯蘭世界進一步結盟的必要條件。就如中國的鄰國很容易討厭中國,你去問一問印度、日本、台灣、菲律賓、印尼、越南等等國家的人就知道,但千里之外、連中國、台灣也無從分辨的國家卻每每美化中國那樣,都是離不開 「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的人間定律。
〈原載於2004年8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