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8. 中國文明該死而不死的代價

        來了挪威一年多了,我就像個好奇的稚童闖進了令人目眩的大觀園那樣,留連不去。許多當地人請我比較挪威和香港或中國。我總是說,差別實在太大了,這幾乎是兩個完全相反的世界。我解釋說,這不僅是因為中國仍然以嬰兒肉做菜,或者這裡的人也沒有人要像成千上萬香港人那樣居於籠屋,而是還別有其他。儘管這樣,他們看了我呈上的香港籠民照片後已同意香港跟挪威極不相同,覺得香港籠民的待遇顯然連這裡的畜生也不如,等我再呈上廣東嬰兒湯照片後,他們往往已經噁心得無法再跟我討論下去。
        他們問,為甚麼中國會搞成這樣呢?我說,因為我們中國人的祖先過去幾千年做錯的事太多太多了,而且這些錯都是看來嚴重得鬼哭神號的大錯特錯,今天不淪落也是說不過去的。香港比大陸文明一點,也只是英國統治了一個半世紀之功。

書本上不是說中國有五千年偉大文明嗎?
        中國人的文化的一大特色是空談,甚麼「禮義廉恥」、「天下為公」、「五講四美」之類都是嘴巴上說說而已。就如中國文化大師梁漱溟( 1893-1988 )說,中國文化是一個「理想自理想,現實自現實,終古為一不落實的文化」。用英語的概念來講,中國人講的中國文化十倨其九是理想文化,即 ideal culture,而不是現實文化 (real culture),這是許多中國人甚至大學教授讀了一輩子中國書還是以其昏昏的重要原因,也是許多外國人被中國文化迷惑,感到無所適從的罪魁之一。只要明 白中國人愛講理想文化少提現實文化這一點,你已經掌握了中國文化的命門,不會錯到哪裡去。
你為甚麼不為中國文明的衰落而難過呢?
        任何文明,不是理所當然的非要長生不老千秋萬世不可的。一個文明如果已經老邁不堪,以至必要以極昂貴的方法延續殘生,如郭巨「為母埋兒」式的「殺子文化」,又或如鄧小平說的 「以死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之類,那麼這個文明確實已到了該死的時候。該死而死,簡直是要狂歡慶祝的,就如古羅馬帝國和其他幾個所謂人類古文明的消逝一 樣。要是那個已墮落腐敗的羅馬帝國也像中華帝國那樣用盡一切活命手段,如匪夷所思的思想控制、愚民政策、非人酷刑和瘋狂殺戮等等,說不定也能死拖活拉到今 天。在技術上羅馬帝國和其他已消逝文明是完全有可能這樣做的,只是世界上絕大部份民族也不會墮落到中國人那樣,為求自己活命而徹底不擇手段。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若跟今天中國大陸對法輪功信眾的迫害比較,簡直是微不足道。該死的死不了,這是好事,還是人類大災難?儘管那些已墮落腐敗的帝國或文明在生時總會以為自己必垂諸千秋萬載,而且篤信沒有了他們世界就會末日,但是在他們滅絕之後,世界居然沒有因而終結,甚至看來是變得比以前活得更好。中國比這些已消逝的文明都更狂妄自大,更自我中心,你看看它的名字「中國」-----自誇在萬國之中,不僅無知,簡直是狂妄。但中國人一般不會覺得這有甚麼問題,這就是問題所在。
那麼中國人的祖先犯了些甚麼大錯呢?
        譬如在兩千多年前統一中國的思想,腰斬學術自由,獨尊極度推崇階級制度、人倫差等和奴才社會的儒教,將忠、孝、繁殖後代這些價值提昇到荒唐胡鬧的地步,更胡鬧的是,這個「後代」也僅指男性而言。另外壓抑正規宗教,綑綁婦女天足一千年,縱容皇權兩千年,蹧蹋生態環境三、四千年,而且越演越烈。最近幾位洋學者出了幾本關於中國人從古到今蹧蹋環境生態的好書,你不妨看看。伊懋可教授 ( Mark Elvin,1938- ) 的《大象的撤退-----中國環境史》〈The Retreat of the Elephants:An Environmental History of China 〉,講述中國人怎樣在過去四千年摧殘大自然,終令原本四散於中原的大象幾乎絕跡於中國;第二本是夏竹麗 (Judith Shapiro,1953-) 的《人定勝天:革命時代中國的政治與環境》〈 Mao's War against Nature:Politics and the Environment in Revolutionary China 〉,講述毛澤東蹧蹋中國生態的荒唐史;第三本是 Elizabeth C.Economy 的《變黑的河流:中國前途的環境挑戰》〈 The River Runs Black:The Environmental Challenlge to China's Future 〉,講述中國怎樣擁有全球最污染城市中的六個,在最污染的城市兒童一天吸入的廢氣等於吸食兩包香菸,全國三分之一的土地受酸雨侵蝕,全國四分之三流經城市 的河流不宜人類飲用或養魚,在廣東省某個處理電路板的地方,水中含鉛量是世界衛生組織所定標準的兩千四百倍等等。
但為甚麼那麼多人仍然歌頌中國人崇尚自然呢?
        這是中國人講一套做一套的傳統。而且中國人都萬眾一口的說中國人崇尚自然,外人又怎敢造次,不為所惑呢?所以中國文化中有極大的欺騙性,歸根結底,還是如中國文化大師梁漱溟說的,中國文化是一個 「理想自理想,現實自現實,終古為一不落實的文化」。

西方的侵略須為中國的沒落負責嗎?
        中國人有一句話,叫良藥苦口,但也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中國起碼胡混了兩千多年,到清中葉以後,社會發展已經走到窮途末路,整個社會其實已是一具活死人。 西方列強的文明對中國來說是求之而不得的補品,所以我們若真的要怪罪於西方列強,那就是這些列強沒有以更強硬果斷的手法管治中國,促使國人如中國愛國者梁啟超那樣呼籲國人對日治下的台灣「虛心效之」,或如另一個中國愛國者孫中山那樣呼籲將英治下的香港模式傳遍中國。
        我相信,若列強當時能一鼓作氣將中國全面殖民,或將中國瓜分,後果都很難比今天的情況更壞。雖然中國人都很擅於將異族異地殖民,也對以他們看來是高人一等 的漢文明取代異族的文明甚感自豪,甚至以提昇野蠻人的文明為天職。但當中國遇到在自己之上的文明時,卻極端抗拒被人教化、提昇。中國拒絕教化、提昇的後果,只是傷害了自己。中國最後的一次機會也許是二次大戰日本侵華,要是日本戰勝中國而佔領中國一段時間,迫使中國人改革,中國尚有起死回生的一線生機,情況就如當年日本甲午戰爭戰勝、佔領台灣後即明令女子放足、男子斷髮和禁食鴉片,並將台灣從 1895 年九成文盲建設為 1945 年時的九成以上識字,社會發展傲視整個神州那樣。台灣因為被日本所佔而因禍得福,而日本也能從二次大戰後被盟軍所佔而學會民主政治,中國本土炎黃子孫的學習能力沒有理由會比台灣人或日本人差。不過,假如二次大戰真的日本戰勝而佔領中國,我又擔心日本會被中國這個龐然大物大傷元氣甚至被同化,倘如是,將不僅 是日本的災難,也是整個亞洲甚至全人類的大不幸,因為日本大抵不能像現在那樣造福世界了。

中國共產定要為中國的沒落負責嗎?
        許多人,特別是中國人,包括許多反對共產黨的中國民族主義者,和甚麼新儒家之類都普遍有一種他們看來是不證自明的想法,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都是好的,至少是瑰寶遠多於糟粕,中國現在這樣墮落,都是共產黨禍國六十年的結果。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問題不在中國文化,而在中國共產黨。我認為這是誤人無數的淺見,尚幸這淺見今天只是多在華人的圈子裡流行,在國際間學術界已紛紛為人所揚棄。須知文化本身必經極長時間的醞釀累積方成,不可能一夜之間就可以所謂翻天覆地, 可以翻天覆地的極其量只是問題的皮相。中國共產黨能夠在無數中國人的歡呼下君臨中國,當然不是無緣無故的,這是因為中國共產黨跟中國文化其實有許多共通之處。可以說,中國共產黨只是將中國文化中的主要特性如弄虛作假、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私無公、明爭暗鬥、人治掛帥、裙帶作風、葉公好龍、過猶不及等等進一步發揚光大,不同的只是,老夫子穿上革命裝而已。所以,沒有中國久已準備了的特有惡土,中國共產黨勢難崛地而起,而中國共產黨則在完全沒有反思自省自覺能力下,甚至自以為已擺脫了傳統中國文化的情況成為中國文化的繼承人,也就是集受害人和劊子手於一身,埋葬自己,也埋葬他人。要突破中國這個封閉的惡性循環,外來高質文明看來是無可替代的。
〈原載於2005年3月《開放雜誌》〉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