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5-2 江澤民與中共同樣懼怕「真善忍」

        國際共運的歷史是用上億人的血寫成的。每一個共產國家幾乎都有斯大林式的肅反。濫殺無辜動輒以百萬、千萬計。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共產陣營幾乎一夜之間丟掉了大半壁江山。中共從這件事汲取的教訓是:停止鎮壓、廣開言路就等於自取滅亡。如果廣開言路,血腥暴行如何掩蓋?意識形態上的欺騙如何自圓其說?如果停止鎮壓,人民豈不是沒有了恐懼的威脅,而敢於選擇共產黨以外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共產黨賴以存在的社會基礎何在?
        中共萬變不離其宗,所以欺騙民眾一定要欺騙到死,鎮壓人民就一定要鎮壓到底,這就是「六四」後高喊「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的江澤民在極度恐懼中得出的結論。
        此時,中國卻出現了法輪功。雖然法輪功在一開始被許多人認為是具有祛病健身奇效的氣功,然而人們卻漸漸注意到法輪功的核心並不是其簡便易行的五套功法,而是以「真善忍」指導人們做一個好人。

(一)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講「假惡鬥」
        法輪功倡導「真」,這包括說真話、做真事。而中共卻一直依靠謊言洗腦。如果人人講真話,民眾就會知道中共原來是靠投靠蘇聯、殺人、綁架、逃跑、種鴉片、假抗日等等起家,「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建政之後又在歷次運動中欠下纍纍血債,這對中共來說簡直是末日臨頭。
        法輪功倡導「善」,包括遇事考慮他人,與人為善。而共產黨一直提倡「殘酷鬥爭、無情打擊」。中共的模範英雄雷鋒說「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冷酷無情」。其實中共不但對敵如此,對待自己人也好不到哪兒去。中共的開國元老、元帥,包括國家主席都受到過毫不留情的批鬥、毒打和酷刑。對於「階級敵人」的屠殺則更令人髮指。如果「善」在社會上佔據上風,那些以「惡」為基礎的暴政和群眾運動就無法出現。
        《共產黨宣言》說:「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這代表了共產黨的歷史觀和世界觀。法輪功則倡導出現矛盾時反思自己的問題,這種世界觀無疑是向內自省的,與中共向外的鬥爭哲學截然對立。
        鬥爭卻是共產黨獲得政權和維持生存的主要手段。週期性地發動整人的政治運動,就是讓自己不斷充電,「煥發革命鬥志」。這種暴力與謊言的再加強再熟悉過程,也是刷新人們恐懼,從而維持其統治的過程。
        從意識形態上來說,共產黨的賴以生存的「哲學」與法輪功的教導是截然對立的。

(二)信仰使人無畏,而中共卻要靠恐懼維持政權
        認識和掌握了真理的人是無畏的。基督教曾經過將近300年的迫害,無數的基督徒被羅馬皇帝砍頭、燒死、淹死,甚至直接餵獅子,但基督徒沒有屈服;歷史上佛教在經曆法難時,也都有類似的堅貞表現。
        無神論宣傳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讓人相信沒有天國地獄、沒有善惡報應,從而放棄良心的束縛,轉而看重現實的榮華與享樂。此時對人性中的弱點才可利用,威逼、利誘才會充分發揮效力。而信仰者能夠看穿生死,看破紅塵,此時世俗的誘惑與生命的威脅變得輕如鴻毛,使共產黨失去控制人的著力點。

(三)法輪功在道德上的高標準使中共很難堪
        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中共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尤其是1991年8月蘇共垮臺和隨之而來的東歐劇變,給中共帶來極大的恐懼和壓力,內外交困的形勢使其統治合法性和生存受到了空前的挑戰。此時中共已經無法用馬、列、毛的原教旨主義整合其黨徒,而轉向了用全面腐敗來換取黨徒的忠心。換句話說,只要誰跟著黨,黨就允許他通過貪污等方式換取不入黨就得不到的好處。尤其是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後,中國從官倒橫行到房地產和股市的投機,從包二奶到走私遍地,黃賭毒蔓延。雖不能說「洪洞縣內無好人」,但民間對於中共反腐早已失去信心,認為中高級幹部的腐敗比例超過一半以上。
        此時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展示出來的道德風貌打動了民眾尚存的內心善良,引來上億民眾的敬意,參與修煉,法輪功這面道德的鏡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不正。

(大紀元配圖)
(四)法輪功的發展與管理方式讓中共十分嫉妒
        法輪功的發展方式是人傳人,心傳心,採取的管理方式是來去自由,鬆散管理。這與中共的嚴密組織十分不同。儘管如此,中共每週一次乃至多次的政治學習、組織生活卻形同虛設。黨員對黨意識形態的認同幾乎等於零,而法輪功修煉者則自覺實踐著「真善忍」。同時,法輪功對人身心健康的改善,使修煉人數快速增長,修煉者自覺自願地學習李洪志先生的系列著作並自費弘法。短短七年的時間,就從無到有,發展到一億人。當時,中國幾乎所有的公園,都有法輪功晨煉時的功法音樂聲。

(大紀元配圖)
        共產黨說法輪功和中共「爭奪」群眾,是「宗教」,實際上法輪功帶給了人一種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國人失落已久的祖宗文化和傳統的根。法輪功之所以讓江澤民和共產黨如此害怕,是因為這種傳統的道德一旦和群眾溶為一體,則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了其迅速擴大的趨勢。這種久遠傳承的價值觀被共產黨幾十年硬給切斷和篡改,重新拾回傳統本身就是歷史的選擇,一種廣大群眾經歷苦難後自己選擇的回歸,這種選擇的必然結果就是明辨是非,拋棄邪惡,當然也就是對共產黨的一套從根本上的否定和拋棄。這就等於點了中共的死穴。尤其當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的時候,中共發自內心的恐懼與嫉妒可想而知。
        同時,中共對社會是一控到底的,農村是「村村都有黨支部」,城市中黨支部深入到街道辦事處,軍隊、政府和企業的最基層都有黨的組織。這種絕對的壟斷性和排他性是中共維持政權的重要手段,《憲法》中美其名曰「堅持黨的領導」。而法輪功的修煉者顯然更願意以「真善忍」為標準。在中共看來,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否定黨的領導」。

(五)共產黨認為法輪功信仰「有神論」危及其執政合法性

(大紀元配圖)
        真正的有神論信仰,對於共產黨一定是重大挑戰。因為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來源就是所謂的「歷史唯物主義」,因為要建立「人間天堂」,所以只能依靠人間的「先鋒隊」,也就是「共產黨」的領導。同時「無神論」使得道德善惡可以被共產黨隨意解釋,因此也就根本無真正道德善惡可言,民眾只要記得黨永遠「偉大光榮正確」就行了。
        然而有神論給了民眾一套不變的善惡標準,對法輪功修煉者來說,一件事情對不對是用「真善忍」來衡量。這對於中共一貫的「統一思想」顯然也成了障礙。
        如果總結下去還有很多原因,但是上述五個原因中的任何一個對中共都十分致命。其實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也可以說出自於同樣的原因。
        江澤民靠謊報簡歷起家,當然害怕「真」;以鎮壓民眾而飛黃騰達,當然不喜歡「善」;以勾心鬥角的黨內鬥爭維持權力,當然不愛聽「忍」。
        江澤民心眼之小,妒嫉心之強,從一件小事上可見一斑。浙江省余姚縣(現在改為市)有個「河姆渡遺址博物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當時的「河姆渡遺址博物館」的招牌題詞是由喬石所寫。1992年9月,江澤民去參觀時看到喬石寫的題詞,臉就陰沉得很厲害。陪同人員很緊張,因為他們知道一方面江容不下喬石,另一方面江愛出風頭,走到哪裏題詞要擺到哪裏,連去「濟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和「鄭州市退休工程師協會」都要題詞。博物館領導不敢怠慢心胸狹窄的江澤民,於是在1993年5月,藉口博物館整理後重新對外開放,換上了江澤民的題字。
        毛澤東號稱「雄文四卷」,《鄧小平文選》裡也有一套「貓論」的實用主義思想,江澤民費盡腦汁只想出來三句話,還要號稱「三講」。印成書後,經過中共組織系統層層推廣,強制訂購才銷出去,而黨員不但對江澤民沒有絲毫尊敬,反而到處流傳他與女歌星的緋聞,以及他在國外賣唱「我的太陽」,在西班牙國王面前梳頭等等臭事。法輪功創始人平民出身,講法時各路教授、專家、留學生雲集,許多博士、碩士甚至不遠萬里飛去聽法。李洪志先生洋洋灑灑講上幾個小時不需要草稿,隨即把講課錄音直接抄錄到紙上就可出版成書,這都令虛榮、妒嫉、心胸狹窄的江澤民無法忍受。
        江澤民的生活極其荒淫腐化,花費9億給自己購置豪華專機,動輒拿出國庫裡上百億人民幣交給兒子做生意,利用裙帶關係把所有的親屬和親信提拔成部級以上的高官,庇護親信貪污犯罪,無所不用其極。因此,江顯然十分懼怕法輪功的道德力量,更害怕法輪功講的天堂地獄、善惡報應是真的。
        江澤民雖然掌握中共最高權力,但是由於缺乏政績和才能,時時擔心自己在中共殘酷的權力鬥爭中被趕下台,對其「核心」權威非常敏感。為了清除異已,江澤民耍陰謀詭計除去政敵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在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和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江澤民把異己趕下台,自己卻不顧有關規定,戀權不退。
        1989年,中共新的總書記江澤民等有次舉行中外記者會,當一個法國記者問及一個女大學生因「六四」被發配到四川農場搬磚,當地農民多次強姦了她。江回答說:「我不知道你說的事情是否是事實。她是暴徒。如果是真的,那也是罪有應得。」文革中張志新在中共監獄裡被輪姦和割喉,這在江澤民看來也都是「罪有應得」。由此可見江澤民的流氓變態和殘暴人格。
        概括地說,江澤民的陰暗心理、獨裁權慾、殘暴人格和對「真善忍」的恐懼成為江澤民無端發起鎮壓法輪功的原因。這與共產黨組織是高度一致的。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