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5-4 江澤民如何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

        江澤民利用中共「全黨服從中央」的組織原則,和中共所掌握的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媒體、公安、警察、武警、國安、司法系統、人大、外交、偽宗教團體等等為迫害法輪功服務。中共的軍隊、武警直接參加綁架、抓捕法輪功學員,媒體替江氏集團散佈謊言抹黑法輪功,國家安全系統為江澤民個人服務,提供、收集材料,製造謠言、提供假情報。人大和司法系統為江澤民和中共的犯罪行為披上「合法」、「法治」等等外衣,矇騙各界人民,淪落為江澤民的工具和保護傘,公安、檢察、法院執法犯法,充當江澤民的打手。外交系統在國際上散佈謊言,用政治、經濟利益誘惑、收買一些外國政府、政要和媒體,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保持沉默。

(大紀元配圖)
        江澤民在1999年部署鎮壓法輪功的中央工作會議上聲稱:「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煽動和加強了中共的鎮壓意志和氣焰。在整個鎮壓的部署上,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方針,由此展開了一場全面的鎮壓運動。
(一)動用媒體封鎖消息
        「名譽上搞臭」的實施,是由中共絕對控制的媒體進行的。1999年7月22日,在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的第三天,中共控制的媒體開始了舖天蓋地的反法輪功宣傳,以北京的中央電視台為例,在1999年期間,中央電視台每天動用7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節目,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開始,加上所謂自殺、他殺、有病拒醫死亡等案件,極盡能事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蔑和抹黑宣傳。

(大紀元配圖)
        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把李洪志先生在一次公開場合表示「所謂地球爆炸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中的「不」字剪掉,並以此誣蔑法輪功宣傳「世界末日」。更有甚者,以移花接木等手段,把普通刑事罪犯的犯罪行為移植到法輪功學員頭上,以欺騙世人。如京城瘋子傅怡彬殺人、浙江乞丐毒殺案等等神經病、殺人犯都栽贓到法輪功頭上,然後利用媒體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無端仇恨,為不得民心的血腥迫害尋找藉口和支持者。
        中共絕對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台和電台,全部超負荷開動起來,全力進行誣蔑法輪功的宣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餘萬篇次,毒害了無數不明真相的世人。
        中國駐外使領館也擺放大量所謂揭批法輪功的畫冊、光碟和單行本;外交部網站上,專門開闢所謂揭批法輪功的專題欄目。
        不僅如此,1999年底,江澤民更是赤膊上陣,在新西蘭舉行的亞太高峰會上,把中共製作的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人手一冊發到與會的十多個國家的元首手中,這種低劣手法在國際上讓人恥笑。在法國,江澤民又一次違反中國憲法,更直接通過外國媒體宣佈法輪功為「邪教」,以圖達到其「名譽上搞臭」的目標。
        一時間黑雲壓城,大有文革再來的肅殺勢頭。
        最為惡劣的,是在2001年1月導演了一場所謂的「自焚」鬧劇,並通過新華社以從未有過的速度向全世界散播,嫁禍法輪功。這場鬧劇,後被包括服務於聯合國的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內的多個國際組織認定為虛假編造。在面對質詢的時候,一名參與製作電視節目的工作人員辯稱,中央電視台所播放的部份鏡頭,是「事後補拍」的,鎮壓者的流氓本性暴露無遺。人們不禁發出疑問,那些「視死如歸的法輪功弟子」,怎麼會和中共當局如此合作?

自焚騙局(大紀元配圖)
        謊言是害怕陽光的。在造謠誣蔑的同時,中共全力封鎖消息,對所有有關法輪功的海外新聞,以及各種法輪功學員的合理申辯,都無情地予以封鎖滅殺。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和其他資料,統統予以銷毀,所有試圖採訪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外國新聞媒體,一律採取極端應對措施,或把記者趕出中國,或者威脅海外媒體,以市場利益迫其自律收聲。
        對試圖把法輪功真實情況以及當局殘酷鎮壓資料傳遞到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當局也採取了極端和血腥的打壓手段。例如,遼寧省大石橋市南樓經濟開發區東江村 60歲左右的婦女李艷華,2001年2月19日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然後被活活打死,警察為掩蓋罪行,誣陷她是「癡迷法輪功而死」。僅清華大學,就有10多名教師和學生因傳遞法輪功資料而被中共判以重刑。重慶大學女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魏星艷被強姦一案被揭露後,有7名重慶法輪功學員被判重刑。

(二)罰款抄家剝奪生存權利
        「經濟上搞垮」是由整個中共國家機器進行的。在被鎮壓的五年以來,數十萬中國法輪功弟子被施以恐嚇性罰款,少則數千元,多達幾萬元。這些罰款,沒有任何法律條款作為根據,由地方政府、單位組織和派出所、公安局隨意進行,被罰款人也不會收到任何法律文件作收據。
        抄家,既是一種經濟掠奪方式,又是一種恐嚇方式。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隨時面對警察的抄家,抄家者拿走現金和財物,在農村,有時候甚至連家中的存糧也不放過。同樣的,這些被抄走的財物沒有任何收據,大多由執行抄家任務的人中飽私囊。
        同時,法輪功學員也面臨下崗失業的懲罰,農民則面對收回土地的威脅。中共甚至連已經退休的老人也不放過,許多退休的老年人被停發或少發退休金,收回所居住房。一些從事商業活動的法輪功學員,則被沒收財產,凍結銀行存款。
        在執行這些政策的時候,中共採取了連坐的政策,凡是單位企業有法輪功學員,單位領導人和職工被迫停發獎金,停止晉升,以在社會上製造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而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被面臨下崗失業、小孩失學、住房收回等等威脅。所有這些,目的都是為了截斷所有法輪功學員的經濟來源,以迫使其放棄信仰。

(三)酷刑折磨肆意殺戮
        最血腥的「肉體上消滅」則基本上由公檢法系統執行。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0日以來的5年多時間中,通過民間途徑傳出、並且得到證實的至少已有114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佈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截止2004年10月1日,死亡案例高發地區依次為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山東、四川、湖北等。其中年紀最小的亡者只有10個月(山東省煙台棲霞寺口鎮南橫溝村法輪功學員王麗萱的兒子孟昊),年紀最大的 82歲(四川省南充市營山縣青山鄉二村法輪功學員楊永壽),婦女約佔51.3%,50歲以上的老人約佔38.8%。有中共官員私下透露,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目,實際上遠遠高於這個數字。
        而施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各種酷刑,更是多不勝數,毆打、鞭打、電刑、冷凍、捆綁、長時間鐐銬、火燒、烙燙、吊刑、長時間站、跪、竹籤和鐵絲穿扎、性虐待、強姦等等等等。2000年10月,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看守人員將18名女學員衣服剝光後把她們投入男犯監牢……。所有這一切,斑斑在冊,罄竹難書。

(大紀元配圖)
        濫用「精神病治療」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眾多酷刑之一。正常、理智、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進精神病院,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有的被迫害致瘋;有的由於藥物發作很快死亡。

(大紀元配圖)
        調查結果顯示,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佈中國23個省市自治區,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的精神病院參與了迫害。從案例的數量及分佈範圍看,對法輪功學員的濫用精神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政策。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並遭受長時間捆綁、電擊等酷刑,至少15人被這樣迫害致死。
(四)超越法律體制的610辦公室
        1999年6月7日,江澤民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毫無根據地誣蔑法輪功,把對法輪功問題的處理定性為一場「政治鬥爭」,把法輪功打成中共的政治敵人,刺激中共的鬥爭神經,並下令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因為成立於6月10日,對外稱為「610辦公室」。隨後,這個「610辦公室」從上到下遍及全國各級政府,具體負責打擊法輪功的所有事務,中共黨委領導下的政法委,媒體、以及政府機關的公檢法部門和國安等都是其打手。「610辦公室」名義上在國務院掛牌,實際上是一個在國家和政府體制之外的黨務組織,不受任何法律條文以及國家政策規定的限制,是一個超越國家法律體系和政府體制的,擁有極大調度國家資源的超權力機構,類似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作惡多端。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之後,1999年7月22日,新華社發佈中共中央組織部負責人、中共中央宣傳部負責人等的講話,公開支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一切都從共產黨的嚴密組織上,配合了江澤民邪惡計劃的實施。

(大紀元配圖)
        有眾多的案例證明,凡是和法輪功有關的案件,公安局、檢察院和法院都無權自主處理,必須聽命於這個「610辦公室」。許多被捕、被關押、和被虐待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向公檢法體系查詢投訴的時候,都被告知需要「610辦公室」來決定。
        而這個「610辦公室」的存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其在向中共所有體制內機構下達命令的時候,大多數時候沒有書面命令和通知,只有口頭傳達,而且規定所有聽傳達者不許錄音、不許錄像甚至不許文字記錄。
        這種臨時專政機構,正是中共歷來無法無天的慣用伎倆。在中共歷次政治整肅運動中,都是以這種非正常手段和非正常的臨時機構領導,如中央文革小組,來把共產黨的暴政推向全國。
        中共在長期暴政和高壓統治過程中,用暴力、謊言和封鎖資訊練就了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使其殘暴和謊言欺騙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規模和程度更是空前絕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積累了系統有效的整人、害人和殺人的方法和經驗,殘酷、狡猾與奸詐。前言例子中的丈夫受不了警察的威脅和騷擾,下毒手掐死了善良的妻子。這正是中共以媒體欺騙、政治壓力、株連、威脅等等國家恐怖主義手段扭曲人性、煽動仇恨的惡果。

(五)利用軍隊和國庫財政力量
        中共對國家軍隊的控制使其在鎮壓人民時敢於肆無忌憚、為所欲為。這次對法輪功的鎮壓中,江澤民不但動用警察、武警,而且在1999年7-8月間,當全國有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要上訪北京,為法輪功申訴冤情時,江澤民直接動用了軍隊武裝,在北京市內一些地方佈置了士兵,除此之外,還在通往北京的要道上佈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配合警察攔截和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直接調動中共的武裝力量為血腥迫害掃平了道路。
        中共對國家財政的控制,成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經濟後盾。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經在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大會上承認:「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中共究竟動用了多少國家經濟資源和人民的血汗收入來迫害法輪功,但是推算一下就不難看出會是天文數字。2001年,來自中共公安內部的消息顯示:僅天安門一地,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天的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人民幣,即一年的支出達6億2千萬到9億1千萬。全國範圍內,從城市到邊遠的農村,從派出所警察,到公安局,再到各級「610辦公室」人員,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估計至少僱傭了數百萬人,這筆工資花費可達每年上千億元人民幣。不僅如此,江澤民花費巨額經費擴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和建立洗腦中心和基地等。例如,2001年12月,江澤民一次性投入42億元人民幣建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中心或基地。江澤民還用金錢刺激和鼓勵更大批的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很多地區,每抓到法輪功學員獎勵數千乃至上萬元。而在對法輪功的迫害邪惡至極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中共一次性獎勵所長蘇某5萬元人民幣,副所長邵某3萬元人民幣。

(大紀元配圖)
        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是這場邪惡迫害的始作俑者和策劃指揮者,他利用了中國共產黨的運動機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對這場歷史罪惡負有不可逃脫的責任。而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及其長久歷練出來的殘暴機制,江澤民也根本就不可能發起和進行這場邪惡迫害。
        江澤民和中共互相利用,冒天下之大不韙,為一己和一黨之私而反對真善忍,是這場罪惡與荒謬能夠發生的真正原因。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