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咒到你死 葉偉強 - 荒唐年代 | 2015-02-01 | 人氣:227
 
導讀:中國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對中共的新聞審查和輿論嚴控形成了有力的挑戰,開始動搖中共依靠謊言維持的政權,中共對互聯網的管控一波接一波。2015年初始,繼關閉中國本土出產的133個「微信」公眾賬號後,中共又屏蔽了大陸民眾「翻牆」使用的網路代理服務(VPN)。
中共2015年展開新一輪的互聯網封鎖。繼Gmail及Outlook電子郵箱被封后,多家提供網路代理服務(VPN)的公司1月23日表示,中共近來加強了對VPN的屏蔽,以阻止中國網民「翻牆」瀏覽被禁的海外網站。此前幾天中共國家網信辦關閉了133個微信公眾賬號。中共軍報1月23日刊文稱這些微信公眾賬號上的討論動搖中共執政地位等。
中共封禁VPN服務 阻網民翻牆
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允許個人和公司訪問被中共屏蔽的網站,是中國網民「翻牆」普遍使用工具之一。最近受到干擾的服務被個人廣泛使用,主要影響手機。
路透社1月23日報導說,VPN提供商Astrill,Strong VPN和黃金蛙(Golden Frog)等自去年年底開始遭到中共封鎖。黃金蛙總裁Sunday Yokubaitis說,「本周對我們和其他提供商的VPN的攻擊比過去的更加複雜。」
黃金蛙稱,其設在美國及澳大利亞的代理伺服器遇到困難,建議用戶改用設在香港及荷蘭的代理伺服器。VPN服務供應商Astrill表示,在中國已無法正常使用它的VPN服務,用戶用iPhone使用Gmail郵箱開始受到影響。
今年1月8日,提供免費VPN服務的fqrouter也通過其官方Twitter表示,其服務已經被正式關閉。VPN Tech Rumo則在1月5日宣布,它的很多IP地址已被屏蔽,中國部份地區使用L2TP協議的用戶無法連接上伺服器。
海外一個監察互聯網的網站發起人通過郵件向《環球時報》表示:「防火牆正在協議層面上封禁VPN,這意味著防火牆毋須逐個確認VNP供應者的身份並封鎖其IP地址。現在,防火牆可以在運輸過程中發現VPN流量,並將之封禁。」
一名網路安全分析師曾表示,在中國提供VPN服務的公司必須向中國工信部登記,否則將被封。互聯網研究學者安替當時就擔心,如果對VPN的管理形成政策,那就等於把VPN的數據傳輸變成了CCTV的傳輸信號。
受到影響的VPN提供商正在進行技術升級以對抗中共高度複雜的長城防火牆。

官媒罕見承認防火牆升級
在媒體普遍曝光中共封閉VPN服務同時,中共政府智庫網路安全專家對官媒《環球時報》稱,「長城防火牆已經被升級」,這是官媒罕見的承認中共屏蔽突破防火牆的技術工具。
互聯網通過信息的自由傳播和分享把全世界連接為一個更加密切的整體。全世界每個國家本應該都在其中。但是,中共政權的統治必須依靠謊言。信息自由是中共的天敵,封殺自由信息成為中共必須,中共耗費巨資建立長城防火牆的目的就在於此。
中共的思想控制正逐步失效。中共黨刊《紅旗文稿》近期刊文稱現在中共意識形態宣傳面臨的五大挑戰,其中「破網技術」和「無線網路攻擊技術」被列其中。
大陸網民野火認為,中共封網,使得很多民眾沒有辦法了解國際社會動蕩和真正情況。因為如果全部信息都通透了,那就可能使中國接近民主化,而民主化的變革就會使統治者的根基發生動搖。

軍報指微信公號動搖中共執政地位
中共擁有全世界最複雜的審查制度和裝備。被視為有可能削弱共產黨領導的內容,都會在網上被禁止。去年4月以來,中國已有180萬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體賬號被封鎖。在過去數個星期,中共已經屏蔽了Gmail和其他谷歌產品。
中共政府還屏蔽成千上萬個海外網站,以阻止中國網民了解政治敏感信息,其中包括Facebook、Twitter、獨立媒體大紀元、新唐人等。
中國最大互聯網綜合服務提供商之一騰訊公司1月20日關閉了133個微信公共賬號。當局稱這些賬號傳播不同於官方宣傳的黨史國史信息。約一周前,中共國家互聯網辦公室剛關閉24家網站、9個欄目和17個微信公眾號。
1月23日,中共軍報刊文《某些微信隱藏「看不見的手」》,稱「心戰」。國家的傾覆,始於思想的瓦解。軍報舉例突尼西亞、利比亞和埃及等國家政權,都是被「推特」推倒,一夜之間垮台的,值得深思。
軍報還稱,「網路時代的敵人,手中拿著的可不僅是刀槍劍戟,還有滑鼠鍵盤!」並指某些微信公眾賬號從根本上動搖中共的執政地位云云。
湖北武漢一位網民說:「要是你不永遠黑著良心捏造事實,這種所謂的謠言怎麼會引起你的恐懼?一個真正公平公正法制民主的政權,豈會被小小的社交平台推倒?」
原陝西電視台記者馬曉明表示: 「由於政府控制的媒體,政府本身進行新聞發布,這些不真實的因素,所以人們現在對它發布的新聞往往持懷疑態度。」

陸民翻牆 共產專制瀕崩盤
大陸網路作家荊楚:「互聯網對它是一個很大的衝擊,他們感到很恐慌,要想方設法給網路戴上緊箍咒。」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台》編輯朱欣欣:「根本不可能完全壓制民間的自由的聲音,中國現在的社會矛盾尖銳突出,同時老百姓的覺悟和思想已經空前的開放和提高,當局是無法控制的,它這樣做只能加速它自己的崩潰。」
學者何清漣認為,中共的信息封鎖與思想控制,最多只能延緩一個惡政的死亡進程,無法起死回生。
政論家伍凡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共產黨內心非常恐懼、非常害怕網路,害怕由網路興起「顏色革命」。 他們意識到網路這個危險性,所以現在中共在網路強調實名制、想要加強控制,但因為有六億五千萬網民也控制不住。
自2012年11月1日中共進入18大敏感時期以來,不但動用了140萬警察和「志願者」維持穩定,也在網路上開展了嚴厲的封網舉措。中共內部文件披露,自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亡美國成都領事館以來,中國大陸超過1200萬人次訪問了海外大紀元、新唐人等披露真相的網站,而中共封堵了7200萬人次的翻牆努力。

來源轉自:
責任編輯:李曉清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