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垃圾政權 葉偉強 - 見血時評 | 2017-08-19 | 人氣:45

香港六七暴動中的文革恐怖主義襲港。(網路圖片)

暴亂期間,警員重裝戒備,嚴陣以待暴徒。(網路圖片)






1967年,警察毆打暴徒畫面。(網路圖片)

六七暴動時有巴士被焚燒(右),警方需出動大批人手應對(左)。(網路圖片)
         五月,中共一直稱為「紅五月」,因為有國際五一勞動節,有為中共成立作思想上與組織上準備的五四運動(一九一九年),還可加上一九二五年中共在上海領導罷工的五卅慘案。但對港共來說,還有一九六七年五月開始的六七暴動。今年五月正是五十週年,所以有些香港傳媒組織專輯作出回顧與探討,還有立場不同的兩部相關電影要在香港放映。
紅五月暴動五十週年
         今年對六七暴動的熱烈討論,除了五十「大慶」之外,還因為不但傳說有關檔案可能被銷毀,更因為有一股「左傾翻案妖風」出現而形成對立面。
         本來,六七暴動是文革左傾路線早已定論,不止是改革開放後對文革路線的全部否定,實際上暴動在一年後就被中央制止,就是已被認定是錯誤的了,否則何不乘勝追擊,解放香港?須知,中共的紅衛兵當時已將香港改名為「驅帝城」。
         去年八月,財團法人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在台北主辦了由香港導演羅恩惠拍攝的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之所以「消失」,不但因為領導與參與暴動的人士相繼逝世,還因為擔心港共銷毀檔案,讓真相被掩蓋與歪曲,便於發起「左傾翻案妖風」。相對於中共嚴厲管制歷史檔案,西方民主國家都規定有解禁日,而且不會刪節或銷毀,包括當時港英當局如何強硬對付暴動者。
         例如媒體根據英國的機密檔案查出,當年五月二十二日,港督戴麟趾向英國發出告急電報,指示威者的口號包括「殺死戴麟趾」,群眾又慫恿警察叛變。七月八日,約三百名中國民兵越境與香港警察爆發槍戰,五名警員殉職,當時廣州解放軍一度想攻入香港。七月十三日開始了炸彈浪潮後,英方不得不提升應對策略。解密檔案顯示,七月二十四日英國內閣舉行部長級會議討論香港局勢,出席者包括聯邦事務大臣Herbert Bowden及國防大臣Denis Healey等人。會上曾討論若共軍攻港,港英駐軍必然打敗仗,從而嚴重影響英國在東南亞的地位,所以有必要預先阻止北京出兵,其中一個可能的措施,就是在香港設置一個小型核武以震懾中國。然而核武提議後來不了了之。

中港檔案可能「被消失」
         反之,中國的武裝暴動計劃至今未見檔案出現。例如羅恩惠訪問了擔任總理周恩來助手負責溝通港澳事務的吳荻舟的女兒吳輝,她在整理父親遺物時發現老爸曾向周恩來報告而阻止一批武器(八千把大刀與海巡槍)運送給香港的暴動人士,否則「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鬼子當然也包括不愛國的假洋鬼子,傷亡必然更大。最近,暴動期間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統戰官員的何銘思還透露,中央曾阻止一些內地單位從停泊西環三角碼頭的內河船上,將一批輕機槍運上岸分發給左派機構。如果不被阻擋,豈止林彬被燒死,還有更多的警民被掃射死。
         即使阻擋了大刀與輕機槍,暴動還是造成五十一人死亡,除了開槍,就是愛國人士放置的「土菠蘿」。死亡人數中,警、軍、消防十二名,其他死亡三十九人中,被警方槍殺十七人,其他是被炸死、燒死等等。可見,暴動者死十七人,其他二十二人是被暴徒炸死、燒死的平民。也怪不得從此「左仔」在香港成為乞人憎的稱呼與身份。去年年初被梁振英定性為「暴動」的旺角騷亂只是丟磚頭、樹枝、瓶子等雜物,與六七暴動比較,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現在許多人把暴動的罪名加在當年新華社負責人梁威林身上,說他擔心自己被揪回國內批鬥而在香港製造衝突,他就可以坐鎮香港。但是如果沒有中央的支持,暴動規模能那樣大嗎?看看北京官方喉舌大小評論的打氣加油、各大城市的遊行聲援、廣東民兵越界抓人掃射,還有北京紅衛兵火燒英國代辦處;沒有中央的支持與縱容,可能嗎?

兩部電影唱對台戲
         現在把制止暴動的功勞都歸在當時的總理周恩來身上,那麼當時毛澤東與林彪扮演什麼角色,權傾一時的中央文革小組又是什麼角色?這些檔案還沒有公佈出來,所以真相還沒有大白。這些檔案在北京會不會被消失?不要忘記,燒死廣播人林彬的兇手至今尚未揪出。
         當年在香港六七暴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知識分子,許多作出了反省。例如金耀如、羅孚、廖一原等,現在還活著的吳康民、何銘思等也都批判六七暴動的左傾錯誤;但是例如當時鬥委會主任的楊光,身為「大公無私」的工人階級,卻到死也不吭一聲。而現在的中央,似乎鼓勵這個人而進行風光大葬,他生前還獲特區政府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本身不就帶有「平反」性質?
         於是當年暴動的「小巴拉子」就聞風而動。例如有人寫了本《香港左派鬥爭史》,為左傾路線的錯誤翻案,聲稱六七暴動與大陸的文革沒有關係,後來他在鳳凰衛視更聲稱:「這是北京欠下香港愛國同胞的債!」
         與羅恩惠的電影「對著幹」的是故事片《中英街一號》,把當年的共產暴動與近年的佔中公民運動連在一起,企圖混淆黑白,抹黑佔中運動。其導演說:「如果文化大革命是一個荒謬的年代,如果現在仍有人認為,要做一些互相鬥爭,再搞另一場文革,是否很荒謬?」
         這是對文革無知卻來談文革的荒謬言行。文革由「四個偉大」的毛澤東親自點燃、發動、指揮、領導,還有「林副主席」的解放軍支左;香港的毛澤東在特首辦,解放軍在特首辦邊上;除非他們想搞文革,其他什麼人都搞不起來。為何這部電影如此捉錯用神?無非藉抹黑佔中來為六七暴動翻案。

當中共馴服工具並不容易
         一些研究六七暴動的學者,面對這股妖風,尤其是振振有詞的「反英抗暴」「愛國運動」,有些也逐漸失去獨立的學術精神而逐步調整自己的立場。因為隨著北京越來越左的立場,翻案不是沒有可能,識時務者為俊傑啊。
         這使我想起港共的可憐命運。一九七六年我剛到香港時,港共正在奮力疾呼「打倒鄧小平為首的右傾翻案妖風」!沒有多久毛澤東嗚呼哀哉,不久就大肆吹捧鄧大人三起三落、英明神武。他們什麼時候有獨立的人格?
         當年參與暴動的紅衛兵現在已垂垂老矣,大部分是不堪回首話當年,然而也有一小部分淪為香港「義和團」。即使要做中共的馴服工具也非易事,要不斷察言觀色、調整立場,甚至受到羞辱,在失去利用價值後就被丟在一邊。
         民主潮流滾滾向前,傷天害理的文革難以翻案,何況這個六七暴動,它們都沾上鮮血,豈能輕易被抹掉?

來源轉自:
【2017年6月號 爭鳴總476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