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五雷誅滅 葉偉強 - 大陸貪腐檔案 | 2015-06-30 | 人氣:116
 

王坦率說:「國家、法治、問責三要素在中國的歷史裡都有DNA」,這就間接地承認了民主和法治的普世價值。
王岐山之清醒和絕望
四月二十三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便裝常服,在中南海與美籍日裔政治學者福山、經濟學者青木昌彥和商人德地立人三人在中南海進行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不成系統」的、王本人說「也算作『信號』」的談話,外界解讀不斷。
王素來直來直去,穿了便裝就更少些約束,所以並不需要對王的談話做多少索隱。他的談話,其實只有兩重意思,分別表達了清醒和哀歎。
首先,王坦率說「國家、法治、問責三要素在中國的歷史裡都有DNA」,這就間接地承認了民主和法治的普世價值。王明確表達:「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不行。眾所周知,「中學為體」就是「四項基本原則」,就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王清醒地認識到了「改旗易幟」的必要性。這在當今的中共高官裡,絕對是另類。
其次,王同時也明確地認為法治和司法獨立「不可能」。這就徹底揭露了習氏「依法治國」的虛偽性。他說「司法一定要在黨的領導之下進行,這就是中國的特色」。但同時,他也認為「執政的領導出現腐敗」,「長期執政的黨的自我監督、自我淨化壓力很大」。王這樣的說法似乎有矛盾,但這正是王頭腦清醒的表現。一方面,他認識到,對於中國這樣具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中國的事情運行還要很慎重」、「中國需要幾代、幾十代才能實現現代化」。在當前現實的條件下,擺脫共產黨還不行也不可能;但另一方面,這個共產黨又腐敗無可救藥,反腐根本難以實現,這個腐敗的黨完全不能承擔起領導國家的重任。這才使他發出了「難啊,自己監督自己啊」的哀歎。王不會不知道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的鐵律,他絕望!
王本人在道別時還特別提醒德地立人說:他今天說的話「他們(指福山和青木)未必完全理解。你明白了嗎?你再跟他們兩位解釋一下。」而德地(他與王是老朋友)更把這次談話完全發表了出來(相信必定是得到王同意甚至授意),這正是盡在不言中。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官方媒體對王這次會見和談話隻字不提。估計他們倒是明白的,所以,就不能言傳了。
值得注意的還有,德地的談話記錄特地提到車過景山時福山說到那「是明朝最後皇帝崇禎自縊身亡的地方」。這段似乎題外的話是不經意之筆?恐怕這裡倒真需要「索隱」:福山和德地是否在點題,是否在暗示:習氏政權恰就是中共的最後一幕。

習王反腐的死結
五月的網路,流傳著一種說法,似乎習王反腐已有停頓跡象,原因是江曾聯手反撲,習王敗下陣來。有網路文章甚至說「從多個方面傳出……王岐山危險了的信號」。
這類說法考究起來並無確切證據,最近美國之音的焦點訪談裡多數人也認為證據不足。首先,習王早就認識到,反腐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首先是習王本人輸不起,「開弓沒有回頭箭」,習本人就說過「個人生死,在所不惜」,明白沒有退路。其二,江曾勢力,經過擒賊擒王的歷次戰鬥,尤其是徐、郭等幾十上百個軍中爪牙束手就擒,反腐雖處於膠著狀態,但江曾明顯已處於劣勢。一段時期以來紛紛傳說習王多次遇刺,如果這是事實,就更加證明江曾大勢已去,只剩如此伎倆(還是秋瑾、汪精衛的時代耶?)。可以斷言,江曾鹹魚翻生不可能。須知,凡政變終於成功,最終還是需要順乎民心。慈禧的辛酉政變殺了肅順,但仍繼續了肅順重用漢人的正確路線才得以「同光中興」。華國鋒政變繼續「兩個凡是」就終於下台,鄧小平靠「改革開放」才得以維持。如果說當前反腐有所停頓,那不過是習王的戰略休整或部署過程而已。可以預言,還會有大老虎被打,反腐還會繼續相當一段時間。
習王反腐的真正死結在於習氏堅持一黨專政。王岐山說「自己監督自己難啊」,就是這個意思。以毛共造反以來固有的搶江山坐龍廷思想及其掠奪本質,到現在的中共官員貪則千億計,淫則論百數,這是他們的基因屬性和本質屬性,豈會改變?於是才有了貪官打不盡,春風吹又生。雲南昆明不是連續三任書記都是前任倒下去,後任接著貪嗎?煌煌「八項規定」之下,不是吃喝不降反升嗎?區區反腐,能反得盡嗎?再說,時至今日,中共的官無論大小,只要有一點權,有幾個不貪?貪官真的全被整肅,中共靠誰來統治人民?
反腐不可能成功,習王心裡明白。王之哀歎和絕望,即在於此。

當心維穩槍口下的冤魂
最近的黑龍江民警槍殺徐純合事件,似乎是件小事,因為被槍殺的是個「垃圾百姓」。
但真即使是「垃圾百姓」也是一條人命啊!今年三月三日,原人民出版社總編輯曾彥修先生逝世,習近平、劉雲山等還送了花圈。人們稱道曾老先生一生不整人,甚至寧可自判右派也不願害及他人。但中共矢口不提這位老資格的中共黨人自費出版過一部著作《天堂往事略》,論證了蘇共垮台根本上是緣於「政酷民貧」四個字。他說:「任何老百姓沒安全感。所以宣佈蘇聯結束時,沒一個人出來講話,沒一個人出來反對,共產黨內也沒一個人出來。在一個國家生活,如果絲毫沒有安全感,生活在恐怖氣氛中,這個是最可怕的。蘇聯的垮台就垮台在這個上面。」這一論證,與習近平說的「竟無一人是男兒」截然不同。
徐純合被警察一槍斃命了。公安部認定警察是合法處置,但剪輯的錄影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民眾質疑和抗議。此類事何止一件,早已是「新常態」了。說遠點,就有楊佳(咽不下冤氣殺警而被殺)、夏俊峰(擺攤謀生的小販反抗欺壓而被殺)、聶樹斌(被以「殺人」冤殺)、周秀雲(為討薪被惡警打死),直到最近的五月十三日,湖南長沙又有警察打人事件,老百姓無不同情冤死者。視頻顯示長沙那兩個司機被打昏,渾身是血,而長沙警方則說是「輕傷和輕微傷」。難怪徐純合案件被說成是警方合法執法了。暴力維穩之下,從知識份子到「垃圾百姓」,誰還有安全感?(貪官污吏沒有安全感是罪有應得)
曾老先生的書,習氏讀過嗎?夏衍的名篇《包身工》是大陸語文課本的範文,習應該是讀過的。夏文的最後一句:「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當心呻吟著的那些錠子上的冤魂!」這裡,一些人是否也應該被警告:當心被暴力維穩的那些槍口下的冤魂! 又想起了柏林牆之被推倒,想起了齊奧賽斯庫之曝屍街頭,想起了景山吊頸的崇禎,也想起了戈爾巴喬夫、葉利欽……。

來源轉自:
【2015年6月號 爭鳴總452期(大陸)林方之】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