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係話緊你 葉偉強 - 見血時評 | 2015-07-31 | 人氣:124
 

江澤民宋祖英海政招待所淫亂幽會內幕曝光圖
江澤民任人唯親釀惡果
「康師傅」能領「免死牌」,得益於黨內權鬥的慘烈,應該感謝「大老虎」、「老老虎」們,因為習王置周於死地,江曾必與之決一死戰,到時鹿死誰手還真難預料,就算習王最後勝出,最終只會兩敗俱傷。迫於嚴峻的現實,習王只能作出如此「明智」選擇。
有北京政壇人士曾透露,周永康能爬到中共權力核心,非因他有特別能耐,而是他有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作靠山。兩人關係曾被形容為「如膠似漆」,甚至有傳言指兩人有姻親關係。有中石油一名官員指,周永康早在主政石油年代,就是江澤民朋友和心腹。周原本想留在石油系統內,但江澤民給了他更有權力的位置。而周永康主政四川期間,當地人都稱他「大流氓」。他常常吹噓是「江澤民的親戚」、「中央派我來的」、「我是江主席身邊的人」,狐假虎威。周永康官運亨通,二○○七年成為政治局九常委之一,身兼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積極跟隨江迫害法輪功,犯下纍纍血債。曾有消息傳出,江澤民提拔周永康,就是為了讓周永康照顧退休後的江家利益。如果當初確定公安部長時,能從全國的公安廳長中競選產生(進行筆試、中組部考察政績、徵求民主黨派的意見、徵詢民意、中央政治局委員進行無記名投票選舉產生),又何至於釀成今天這個多輸的局面?!
下級官員由上級決定,表面上用起來令人放心,但從長遠來看則潛伏著巨大的危機。沒有競爭就沒有壓力和動力,是以人治的模式選拔幹部。下級官員想的不是提高綜合素質,為人民服務幹出實績,而是絞盡腦汁討好上級,向上級請客送禮等。一朝大權在握,便想盡辦法將賄賂上級的錢撈回來,再大賺特撈,通過插手基建、賣官、干預案件等貪污受賄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由上級決定的官員也缺乏責任心、自豪感和自信心,而「大石壓死蟹」(比喻以大壓小,專制下容不得民主),下級對上級只能唯唯諾諾,點頭哈腰,不敢提出批評和反對意見,下級成了上級的跟尾狗,上級的錯誤難以糾正。下級官員由上級決定,工作業績不與前程掛鈎,沒有公平合理的上升渠道,不被上級青睞的其他幹部會覺得很不公平,工作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必然大受打擊。與此同時,是騾是馬必須拉出來溜一溜才見分曉。上級根據利益、親疏、關係、喜好等因素使用幹部,必然導致用人不當,而當發現問題時已鑄成大錯,釀成不可挽回的嚴重後果,難以清理。

習近平穿新鞋走舊路
自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福建、浙江、上海期間的大批舊部飛黃騰達,這折射出其用人的鮮明思路,即重用有淵源、信得過的放心幹部,而政壇「陝軍」也正隨著習近平而興起。二○○七年青海省委書記趙樂際調任陝西省委書記,如今趙樂際官拜「吏部尚書」,而中辦主任栗戰書也曾在陝西工作多年,他與趙樂際都可以說是「陝軍」的關鍵人物。近期以來,中國有兩個省份更換了一把手。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瑉和安徽省委書記張寶順年滿六十五歲退休,兩省省長李希、王學軍分別順位推升書記,安徽省委副書記李錦斌則候任省長。李希、李錦斌是昔日陝西省委的老搭檔。而王東峰也因曾擔任陝西渭南市市長而得到重用(習近平老家富平,正是渭南下屬的一個縣),被認為是未來天津市長的熱門人選。江澤民執掌大權後大量起用「上海幫」,現在習近平又大量起用大批舊部和「陝軍」,用人模式並未得到根本改變,仍舊不公不義。
過去中共高舉民主大旗,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而將全國各階層的力量匯聚起來反對國民黨,國民黨也因一黨獨裁腐敗而敗退台灣。但中共建政後,背信棄義,民主聯合政府最終演變為一黨專政,導致中華民族飽經磨難後仍走不出人治的怪圈。
制度決定人的思想和行為,官員的產生不是由人民選舉並受人民監督,要求他們能為人民服務只能是癡人說夢。一黨專政,官員只能對給予其烏紗帽者負責,好人會變壞,壞人會變得更壞,考慮的只會是個人私利和小團夥的利益,對下則作威作福,魚肉百姓。萬惡的專制獨裁,一個人說了算,雖然可帶給官員無窮無盡的利益,但卻嚴重損害了廣大人民的利益而最終被人民推翻(最好是改革或改良避免兩敗俱傷),這是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

憲政民主是正道
十三億人口的泱泱大國,符合條件的中高級幹部卻嚴重缺乏,何故?其實,社會每一時期各方面的人才都有,關鍵是能否有好的政治制度將其選拔出來。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改革實踐證明,只有放開(即市場化改革,醫療衛生、教育、文化等應加快放開)才能搞活,當然也要在確保社會穩定的前提下逐步推進。有競爭機制才有責任心、自豪感和自信心,有合作才能優勢互補、協調一致和高效運作。走向憲政民主是一個過程,但必須沿著這個正確方向走下去才能為國家民族開創光輝燦爛的未來。
改革的目的和歸宿,是要將每個人幹事創業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充分發揮出來,把潛能挖掘出來,做到人盡其才,物盡其用,而要做到這一點,離不開逐步推行民主法制,使民主法制共同推進,相互配合,互相促進,最終完成實現憲政民主的目標。我們也明白,由於各方博弈激烈,某些方面不是習李王想改就能改的,但循序漸進總是可以的,且不能走偏更不能走錯方向。村級已實行直選,為什麼不可以逐步推進到鎮級和縣級?非不能也,是不願放棄利益也!習總控制著軍隊,又會亂到哪裡去?!
體制不改,努力白費。一黨專政,官官相傳,無官不貪,官官相護。最大的腐敗是用人腐敗,不願妥協和放棄非法利益,後果嚴重。現在的困局是毛皇死後的翻版。穿新鞋走舊路,後果如何?我們可以用唐代杜牧在《阿房宮賦》的最後一段作答:「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使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來源轉自:
【2015年7月號 爭鳴總453期(大陸)李 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